我不敢談戀愛,我揹著KPI

反褲衩陣地2019-08-30 03:23:00

單身小姐妹給我發來一張照片,是她們公司團隊的合影,此刻她已經可以置身事外地跟我開玩笑:你看,某某身邊站的這些妹子,簡直是按照得寵程度在排位啊!


就在不久前,面對這張“後宮”大合影,小姐妹的態度大概還是糾結、內傷、小委屈——


這位英俊的某某,是她們公司某部門的領導,不僅人帥,還是碼農中少數帶情商的,做起事來強勢中帶著體貼,玩起來大方風趣,在滿坑滿谷格子襯衫脫髮男中,他是身穿合體西裝、頭髮茂密、小腹緊實臂膀有力的唯一存在,小姐妹對他十分心儀。


小姐妹本人也是個顏值過關的美人,在直男遍地的IT大廠,同樣是個讓人無法抵擋的對象。


這看上去完全像是一段辦公室戀情的開始——畢竟在許多大廠,跨部門戀愛,只要對方不是財務、HR,簡直跟相親戀愛一樣平靜無波:技術男找市場女,男設計娶女編輯,行政女嫁運營男……構成了上地、後廠、東北旺,乃至張江、黃埔等地的主要新婚家庭。


奮鬥在大廠,不搞同事就沒得搞啊!各家大廠常常偏居城市一角,拘著成千上萬年輕男女天天996,和城裡人約個會艱難得像是跨越城市的異地戀,還沒熱就先涼了。好不容易方圓百米內出現個平頭正臉的,當然按捺不住要撩個騷——尤其還是部門平級關係,否則垂直上下屬互撩,事涉調薪、業績、年終獎,處處是死線。


小姐妹和某某的關係正是最讓人心癢難耐的那種:比動心多,又還戀人未滿;而且就像所有還沒有曝光的辦公室戀情一樣,不管私下裡交換了多少隻可意會的眼神,他們在人前也還是一本正經,有時要故意假裝一段陌生的距離,有時要故意混雜在人群裡大聲玩笑。


但是這也是所有辦公室戀情中最難以抵擋的那一種:對所有996加班狗來說,她和他幾乎是朝夕相處,看到這張臉的密集程度甚至超過了同居男女——而大部分各加各班的夫妻、情侶,工作日每天見面的有效時間扣除睡覺、社交之類可能也就兩三個小時;要是不住在一起,比如你在海淀,對方在亦莊,見面次數簡直如同月經。曾經碰到一對職場精英夫婦開玩笑,每年年底各顧各密集出差的時候,明明是住在同一間房子裡的兩個人,經常一個月也碰不到一面,完全是隻存在在彼此微信裡的雲配偶……


如果是寫言情小說,那麼每個橋段都可以寫一萬字:是加班加到身心俱疲,永遠一擡頭就可以看到不遠處那張令你心動的臉;是通宵達旦一起開會、寫方案被虐得生不如死的同病相憐和相濡以沫;是午間餐那一頓頓麻辣燙、川湘菜……吃遍周邊每一家餐廳的《蘭花小館十二點見》;是深夜無人的辦公室點來的麻小、鴨脖和啤酒,還有那一句放下心防的“和你一起加班我就不介意”;是你遇到困難、被老闆challenge的時刻,不動聲色的解圍和援手;是表面看上去一本正經,卻總是忍不住想對你好,部門聚餐選你喜歡的餐廳、忙起來錯過午飯永遠記得幫你帶回的盒飯和星冰樂……


都是細枝末節,但是難以抵擋。



然而也就像大部分無疾而終的辦公室戀情:始於有人幫你扛KPI,死於扛不完的KPI。


小姐妹尚未開始的北京愛情故事,遭遇了全司第二季度KPI暴提50%,很快涼了。無他,KPI逼得人焦頭爛額,多難看的路數只要奏效全都得拋出來,暗戰、勾心鬥角、誰有用誰上,全掛子的武藝施展出來,什麼桃紅色濾鏡都默默消失,只剩下赤裸裸的數字,像懸在頭頂上的達摩克斯之劍,誰還顧得上什麼曖昧?


她和他同屬一個副總裁分管下的兩個職能部門,平時互相配合,結果KPI沒完成,到底是他先慌了,在年中述職會上一股腦把責任全部推給了她的部門,厲聲厲色地批評她執行不到位,才導致他的方案注了水。那一刻,小姐妹真切地懂得了白髮魔女和李莫愁,她冷冷看著這個誇誇其談的男人,兩年共事累積下的情感在那一刻全部灰飛煙滅,“全世界都可以負我,但沒想到連你也負我!”


於是,小姐妹惱羞成怒、火力全開地反擊了。她不但翻出微信對話截圖、郵件截圖,有理有據地反駁了他,甚至連心中的痛愛也順勢轉化成嫉恨還擊了過去,她當著全公司中高層說:如果某某能多花些心思去見見媒體和KOL,而不是隔三岔五就和部門小姑娘搞團建,數據不會這麼差。


同事本是同林鳥,KPI臨頭各自飛。



在局外人的想象中,相愛的人可以互相支持,一起做成一件事,多麼帶感!


你看現在電視劇都不流行瞎他媽愛得死去活來了,談戀愛也要有職業感。大火的幾部劇裡,男女主靠著網絡安全競賽走到一起;男女主為了把品牌開到巴黎經歷了愛恨情仇;男女主是商戰對手、是房屋中介搭檔、是創業公司合夥人……


唯一的bug是,他們乾的這些事業,通通都要讓位於談戀愛。80%的劇情用在甜寵撒狗糧、或者吵架鬧矛盾,剩下的20%用來幹活兒(所謂幹活兒,也只是假模假式地開開會、陪客戶應酬,PPT都沒見寫一個!),然後公司就上市了,男的就霸道總裁、女的就行業精英了。


年輕人真要相信,立刻就傻逼。畢竟那些要生要死的創業劇,都是沒背過KPI的人寫的。


真正的現實是:何以解high,唯KPI。再濃得化不開的感情用KPI都能給你解了,上解夫妻關係,下解同事曖昧。


前不久看見李國慶離開噹噹幾個月後憤憤不平地接受媒體採訪,公開跟他老婆撕破臉,怨恨之情溢於言表:“噹噹一有什麼事俞渝跑來問我的時候,我都說,我已經受盡了你的迫害,這15年,你把你一半的精力用於對付我。”


幾千字的採訪,可以概括為一句話:俞渝為了爭權奪利,費盡心機搶我股份、奪我業績、廢我支持者,而我念舊情,被她得逞了。


俞渝沒表態,如果開口,大概會是另一篇《老公永遠不靠譜,我能怎麼辦?》。


不是不唏噓。我還記得多年前,那時電商界還一片荒蕪,他們倆是圈子裡有名的模範夫妻,提到噹噹,就會提到他們相濡以沫、互相成就的愛情。新聞稿裡到處都是俞渝如何放棄她在華爾街的輝煌,與李國慶雙劍合璧,讓競爭對手無所遁形,可以想見,在彼時,夫妻感情是好的,對彼此十分滿意得意,才忍不住炫耀給世人知道。


到了現在,噹噹還很好,但賢伉儷在江湖裡已經只有憤恨的罵聲。


私人感情無須臧否,因為內中真相只有當事人才知道。


能夠走下去的辦公室戀情,到了最後,基本都需要實現轉型。潘石屹與張欣攜手創下的輝煌,穩定下來後,張欣退出單獨做自己的事。直到潘石屹後來開始放羊,張欣才又重新出山。


沒別的,工作是為了什麼?現實一點是業績、是利益、是權力,高級一點是成就感、價值實現。胼手胝足打江山的階段過去,情勢更復雜、遇事也無法立刻分出對錯、個人成長的快慢、對局勢的判斷、對隊伍的去蕪存菁……勢必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大撕逼,如果是情侶,還要加上對感情、對家庭的雙重消耗。


什麼騷,什麼浪,什麼盪漾,KPI都能給你耗得乾乾淨淨。



位高權重如此,打工基層亦如此。


新聞說我國結婚率到了十年最低,除了許多人分析的買房壓力生育壓力之外,最關鍵的問題是:在許多行業裡,壓根找不到人結。


在男女充盈的大廠還有相愛的可能,要在全是姐妹的媒體業、公關業、廣告業,那可更是姐姐妹妹站起來,一心只拼KPI。畢竟,KPI能轉化成現金、資歷、甚至車子房子,讓一個人也能活得像一隻隊伍。LOVE是啥?找客戶爸爸要麼?


然而講真,辦公室催生愛情的效率確實比相親高。並肩作戰的信任、說不完的公司八卦、鬥爭形勢,抱不完的怨……簡直情不知所起,已經欲罷不能。只不過,即使是最甜蜜的時刻,亦需要在心底裡留一絲清明:這份感情,能不能活出辦公室之外?


想一想,還是願每間辦公室裡悄然而生的每一絲情愫,都能被妥當安放。讓它成為你疲憊時刻私心裡的一點溫情,乃至漸漸長成大樹,幫你找到畢生同伴。而不是被KPI攪合成一場龍捲風,把生活和工作全都毀滅成渣渣。


祝你謀生之餘,亦謀到愛。



插圖來自藝術家Jeff Östberg

微信&微博:反褲衩陣地




週一的文章,

引起不少私信討論,


點擊標題閱讀⬇️

《姚晨給所有中年人指了一條路》



不知道你是否同意?

不如看過之後說說你的觀點。





↙️點這裡,看全部推送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1258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