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雅。

誰最中國2019-09-05 05:44:14

文字 |「誰最中國」

圖片 |「來自網絡 

首圖攝影 |「LILY」


風雅。
風雅是春聽鳥聲,夏聽蟬,秋聽蟲聲,冬聽雪,是掃石月盈帚,濾泉花滿篩的心境。風雅是樓上看山,城頭看雪,燈前看月,舟中看霞,是不以奢為尚,只因趣移情的自在。風雅是古鼎焚香,素麈揮塵,意思小倦,暫休竹榻,是帶雨種竹,無事鋤花的生活。風雅是山之光,水之聲,月之色,花之香,文人之韻致,美人之姿態,皆無可名狀,無可執著,卻足以攝夢召魂。

圖一| @子夜鳥PHOTO
圖二| @小白funny、圖三| LILY



風雅這個美好而豐富的詞彙源自《詩經》,在古人的解釋中,風雅多指向個人的修養與情操,它必然是在案牘勞形之外,又有一點可以探究的雅人深致。這份情志,和貧富貴賤的干係不大,更在於心靈的歸屬,心有所住,便能從庸碌甚至混亂的生活中脫身。


這讓人想到了“永和九年”,想到了王羲之,想到那日天朗氣清,惠風和暢,群賢佳人遊目騁懷,雖無絲竹管絃之盛,但飲酒賦詩,也足以暢敘幽情。
其實,歷史上的永和九年是一個真真正正的亂世——魏晉南北朝時期。這一年開春,北方的前燕與前秦就打了一仗,一場戰爭下來就有上萬人被斬首,鬧得很多地方都不安生。但這並沒有影響王羲之和友人曲水流觴,蘭亭雅集的心境。因為他們深深地懂得一切都是欣於所遇,暫得於己。如此,反而能在明媚的春光裡盡情儘性,留下千年風雅。




很多時候,我們以為的風雅是房間裡擺設的大書架,牆上掛的一幅水墨畫,桌上放的一床精緻古琴,興起時,泡一壺新鮮的茶葉,再燃一炷海南沉香。但如果書與琴都成了擺設,茶與香都成了門面,那就是附庸風雅了。其實,真正的風雅並非來自外在巧飾,它是絕假純真的心靈底色,是一種生命的返璞歸真。

攝影 | @小白funny


很長一段時間裡,自己也在刻意追求一種風雅的生活,希望自己和眾人不同,不世俗,不瑣屑。其實不過是想讓自己舉手投足間都流露出一種生活的愜意和滿足。後來才懂得,真正的風雅不但不是遠離生活的瑣屑,反而是扎到生活中去的。


作家王安憶說,作家是寂寞的,因此不適宜在孤寂的環境裡寫作,作家要生活在鬧事裡,貼近生活。可以見得,風雅是我們與世間萬物相處的方式,是一種生活的迴歸,也是我們本心的歸真。所以,它無關外物,無關世俗,只關乎自己的內心。


攝影| 阿ho圓滾滾




風雅並非不食人間煙火,而是一種不將就的生活態度,一種慢下來感知美好事物的細膩情懷。


“只恐深夜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那一晚東風嫋嫋吹來,吹散了雲彩,月亮便露了出來,揮灑出淡淡的清輝。花兒的香氣融在朦朧的霧裡,月光也灑向了院中的迴廊。害怕夜太深,花兒就此睡去,於是,可愛的東坡燃著高高的紅蠟燭,也不能放棄欣賞海棠花盛開的樣子。

攝影| 煙波裡的大棠棠

想來,這份精緻而美好的情感在今人的身上很難再覓。我們不得不承認,在科技發達、生活節奏加快的今天,我們過得是要比古人好多了,但丟失的東西也很多。比如對細微之物的洞察力,對自然之美和日常之美的感知力。

攝影| 誰最中國


如今,我們當然不可能按照前人的方式生活,因為時代環境有極大不同,但我們依舊可以在當下的生活中,去感知、去體會風雅之精神,重新給生活注入富有質感的細節。
比如插花、飲饌、造景、讀書、寫字、靜坐,這些都是日常中可居可遊的精神世界。即使時代摧枯拉朽、瞬息萬變,我們仍能在其中保持和風細雨的心境,依舊能活出一番詩意與風雅。


攝影| 南笙

編輯丨有喜
-參考資料-
《古人的雅緻生活·長物志》
《風雅是更有質感的生活》
- 特別鳴謝攝影-
首圖LILY、小白funny、子也鳥PHOTO
阿ho圓滾滾、煙波裡的大棠棠、南笙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進入『誰最中國』微商城
https://weiwenku.net/d/201297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