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在中國的180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芭莎藝術2019-09-05 06:46:27

邱志傑《紋身2》,藝術微噴,120×90cm,1994年

8月19日,“攝影180年在中國”於銀川當代美術館開幕,展覽第一次集中展示了自攝影術發明以來,中國攝影史上500餘件、數千張著名攝影家的原版原作,揭示了攝影在中國的180年曆史。


=========

 史上最大規模中國內容攝影原版展覽  


1839年,法國人路易·達蓋爾宣佈“達蓋爾攝影法”成功,攝影術自此誕生。或許當時沒人能預料到,在這短短的180年間,攝影不僅徹底改變了人們的觀看對象和觀看方式,更與社會、政治的變革緊密相連。

為紀念攝影術問世180週年,銀川當代美術館舉辦展覽“攝影180年在中國”,中國攝影史上500餘件、數千張著名攝影家的原版原作首次被集中展示,為觀眾呈現了史上最大規模的中國內容攝影原版展覽。



小伊利法萊特·布朗《中國女孩》,版畫,22×30cm,1856年

埃米爾·瑞斯菲爾德《女樂師》,蛋白照片,18×26cm,約1870年


展覽分為四部分:“晚清:原版的重拾”、“民國:藝術攝影的搖籃”、“紀實:從畫意到新紀實”、“當代攝影:新理念”。四大板塊構成一個完整的體系,解讀攝影作為藝術形態在中國發展的歷史,用影像藝術的語言捕捉歷史的瞬間、記錄歷史的場景、塑造歷史的記憶。

本次展覽的策展人陣容也頗具分量,主策展人由克里斯多夫·菲利普(Christopher Phillips)擔任,泰瑞·貝內特(Terry Bennett)、陳申、曾璜和王春辰分別擔任展覽四個板塊的策展人。




掃描二維碼,

關注正版“時尚芭莎藝術”官方微博,

更多精彩藝術內容,絕不容錯過!




=========

 從晚清到當代:攝影在中國的180年  


鴉片戰爭讓中國被迫走向開放,誕生於西方的攝影也隨之被帶入中國。中國最早的照相館出現在租界,由西方人創辦經營,主要拍攝肖像照。直到第二次鴉片戰爭後,中國人才逐漸成為攝影業的主體。


展覽第一部分“晚清:原版的重拾”不僅展現了早期繪畫與攝影的交織和互動,以及不同的感光材料和製作技術,也“重拾”了一些被遺忘在歷史中的19世紀早期的攝影藝術家們。策展人泰瑞試圖追溯考證攝影師的身份和動機,以此透視晚清攝影的脈絡。


阿芳(華芳照相館)《廣州街景》,蛋白照片,20×26cm,約1870年

繽倫照相館《清末兩婦女與兒童合影》,蛋白照片,27×21cm,約1870年


民國以前,攝影在中國只是作為一種技術,而並非藝術創作的媒介。隨著一批文人學者和知識分子投身於攝影藝術之中,北京光社、上海華社(中華攝影學社)以及黑白影社等攝影團體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出來。中國攝影藝術走向了其現代意義上的轉型期,從機械複製的時代走向了藝術創作的時代。


金石生《光與影》,銀鹽紙基,31.5×21cm,約1940年
金石生《剪影》,銀鹽紙基,22.5×30cm,1934年


然而由於政治和經濟的多種因素,上世紀50年代後,紅色和紀實攝影成為中國攝影的主流,攝影成為政治和意識形態的工具。1976年後,“文革”的結束和改革開放使中國迎來了一場影像藝術的革命,“四月影會”和“人人影會”等民間攝影團體以反叛傳統的實踐開啟了影像藝術的破冰期。


王福春《火車上的中國人》銀鹽紙基,61×51cm,1995年

展覽的第四部分聚焦當代攝影藝術,作為當代藝術的重要媒介之一,攝影以其圖像再生的本質和快捷、靈便和自由的特性為藝術家所青睞。策展人王春辰以圖像的內涵與觀念的不同區分傳統攝影與當代攝影藝術,他認為“當代藝術家藉由攝影手段及其圖像來表達更強烈的姿態和含義”。



繆曉春《慶》,激光沖印柯達專業相紙,372×480cm,2004年

蒼鑫《54-19交流系列II》,藝術微噴,105×95cm,1999年


1999年,美國攝影史學者、策展人克里斯多夫·菲利普第一次來到中國,他被中國攝影藝術家們稚拙卻充滿熱情的自我表達所震撼,自此開始了對中國攝影藝術的長期關注和研究。

時尚芭莎藝術專訪本次展覽的主策展人克里斯多夫·菲利普(Christopher Phillips),與之探討中國攝影史的跌宕起伏。


克里斯多夫·菲利普

獨立策展人和評論家、前紐約國際攝影中心(ICP)策展人


BAZAAR:這次展出的大量作品都是攝影“原版原作”,攝影原版的意義是什麼?


克里斯多夫·菲利普這次展覽的一個亮點的確是對攝影原版的展出,它們是最接近攝影師原始底片的版次,更像是攝影師個人美學的體現,少一些機械複製藝術的意味。對觀眾而言,如果你真的想要了解一位富有創造力的攝影師的思考和工作過程,通過攝影原版作品是最佳的方式,這也是這次展覽之所以著重攝影原版的原因。


BAZAAR從西方的視角看待中國的180年攝影史,你認為中國攝影藝術的發展與西方相比有何自身的特殊性?


克里斯多夫·菲利普:攝影術首先是由西方發明,隨後引入亞洲地區。一些亞洲藝術家對攝影表示懷疑,因為它與西方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的聯繫非常緊密,所以這使得攝影的“名聲”不太好(笑)。中國近百年的歷史是如此地跌宕起伏,大大小小的內外戰爭讓中國攝影不像是西方國家一樣有著單一、穩定和持續的發展。在戰爭年代,攝影被視為對抗敵人的一種武器,中國攝影藝術因此有強烈的個性和特色。如果不瞭解中國的歷史,是無法理解中國攝影史的。


嚴明《小人物-抽沙機上》,銀鹽紙基,51×61cm,2009年

BAZAAR:中國攝影直到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才作為一種藝術媒介,你認為這種轉變的原因是什麼?

克里斯多夫·菲利普從廣闊的語境來說,從1890年到1930年左右這段時間,在世界範圍內掀起了一股攝影藝術運動的浪潮,從英國、法國開始,到美國等國家,這是一個國際性的運動。而這時在中國從事攝影的都是一些受過良好教育的精英階層,他們有能力出國旅行、瞭解世界的動向。這段時間對於中國攝影來說是一個全新的發現,這次展覽也讓更多的人注意、瞭解到中國攝影也參與到了世界性的運動變化之中。


BAZAAR在你看來,目前中國當代攝影或影像藝術的狀況和方向是什麼?


克里斯多夫·菲利普:在我1999年剛來到中國時,那時中國年輕的新生代攝影藝術家們雖然並不專業,但是充滿熱情、自信和想象力,並且雄心勃勃,他們的作品無比驚豔。從2005年以後,中國藝術家們越來越專業,有些太專業,也有些急於求成,不像從前那樣相信自己的想象力。這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也是全球化和當代藝術急劇擴張的結果,很多年輕藝術家現在面臨這樣的困境。但是我發現目前中國當代藝術發展得最好的是3D動畫作品像杭州張培力工作室的年輕藝術家們,以及陸揚的作品都非常有創造力。


米玉明《冷系列-我在世界尋找我走丟的雙胞胎姐妹》,藝術微噴,100×100cm,2012年


=========

 攝影的研究與收藏該如何進行?  


洪浩《我的東西-結算2007(上)》,微噴相紙,120×216cm,2008年


直到近幾年,中國攝影史研究和攝影收藏才逐漸走進人們的視野中,正如著名藝術史學家呂澎所不斷強調的:攝影作為20世紀最重要的藝術形態,作為21世紀最活躍最具活力的藝術形態,在中國藝術史、美術史上是缺失的一頁。陳申、曾璜等學者已經在其中耕耘了數年,直到今天得以將這數百年的歷史呈現在展覽之中。

為進一步推動攝影史的梳理和研究,“攝影180年在中國”研討會於8月20日和22日分別在銀川和北京召開,由美術史家巫鴻擔任學術主持,邀請數十位專家學者共同探討交流中國攝影史的學術動向。

徐肖冰《樹上的哨兵》,銀鹽紙基,61×51cm,1940年

魏德忠《凌空除險》,藝術微噴,61×51cm,約1960年


中國攝影收藏則是另一面缺失的存在,大部分的博物館和美術館不僅尚未建立起完善的收藏體系和收藏生態,也並不具備攝影收藏的條件和能力,巫鴻坦言中國的機構攝影收藏“才剛開始”。

泰瑞·貝內特對此卻抱有積極的期待:“中國的機構和美術館、博物館有一個相當大的優勢。因為他們是可以從頭開始去進行很好的規劃,決定這個美術館做什麼主題,想收藏什麼攝影作品,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優勢和非常好的開始。”



張新民《深圳8.10股潮》,銀鹽紙基,40.6×50.8cm,1992年


相較之下,攝影的個人收藏反而比機構收藏更具有主動性,結構和體系也更清晰。“機構收藏是比較被動的。”同時身為策展人和中國早期攝影的重要藏家,泰瑞分析道:“美術館和博物館常因資金調動上的困難,無法及時購買一些特殊的攝影作品,會錯失許多機會。而個人收藏通常是有計劃、有主題的,比如這個收藏者專門或者是有意識地收藏以北京,或是與北京有關的攝影作品,這樣一來他的收藏就是有結構的。”

姜健《主人系列》,藝術微噴,100×80cm,1997年

在陳申看來,目前中國的公立美術館的主流收藏主要集中於書畫、瓷器和青銅器等,歷史照片和原版照片的收藏是最弱的一項,因此他提出中國需要建立攝影博物館。

而中國攝影收藏除了面臨“收”的問題,如何“藏”也面臨著不小的困境。“在國外的博物館,影像的收藏是有專門的部門和技術來進行保管的,從溫度、溼度到如何修復,而不是說收藏了就浪費了”,巫鴻說道。供職於美國喬治·伊斯曼博物館的影像文物保護專家宋琦明則指出:中國的影像保護還存在不少技術上的短板,同時缺乏影像保護的專業人才培養。


馬六明《芬-馬六明系列一》,藝術微噴,150×100cm,1993年


如王春辰所言,“攝影的本質和來源是人類的另一種本能——圖像的創造。”自攝影誕生之初到現在,從記錄真實、製造真實到觀念的真實,攝影藝術的邊界和意義得到了無限延展。展覽“攝影180年在中國”以影像的方式揭示了人類文明的進程,也掀開了中國的攝影研究和收藏的一角。


張大力《拆-平安大道》,手工銀鹽相紙,100×150cm,1999年


正在展出




展覽:“攝影180年在中國”

時間:2019年8月19日-2019年11月14日

地點:銀川當代美術館




精彩回顧:

1+1=2,立體主義+未來主義=?

女性穿衣不自由?“美”究竟有沒有標準?

庫布裡克逝世20週年,最大規模回顧展在倫敦展出,絕不能錯過!
















[編輯、採訪、文/鄭杜若][圖片提供/銀川當代美術館]

[本文由《時尚芭莎》藝術部原創,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https://weiwenku.net/d/201298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