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為何鍾愛圓圈?

芭莎藝術2019-09-05 06:48:31

達明安·赫斯特《Claridges》,鋁板油畫,90×90cm,2018年

圓,一個被稱作最完美圖形的幾何形狀,陪我們一同度過了N節數學課。但你可知道在那些極繁的定理之外,它還是藝術家繪畫列表中的“特別關注”嗎?時尚芭莎藝術今天便帶你遊歷圓無限延伸的抽象花圃,分別感受規律和迷幻的“亂象”風光。


在人類文明伊始,囿於當時低下的自然條件和社會形態,更容易對自然事物產生崇拜心理,其中太陽便是先民頂禮膜拜的圖騰之一。直至如今,我們依舊可以從石窟壁畫、古代土陶製品上看到祖先眼中的太陽——圓。


瓦西里·康定斯基《Circles in a Circle》,布面油畫,98.7×95.6cm,1923年

 

除此之外,在個別文化語境中,圓圈符號因為與象徵多子的事物有著相似之處,它也因此被視為生命與繁衍的象徵。而在現代藝術中,圓圈符號早已脫離對太陽的具象描繪,昇華為藝術家意志的抽象表達。


瓦西里·康定斯基《Yellow-Red-Blue》,布面油畫,127×200cm,1925年

瓦西里·康定斯基《In Blue》,布面油畫,80×100cm,1925年

 

其中,既有日本“波點教母”草間彌生(Yayoi Kusama),也有印度“用球大師”安尼施·卡普爾(Anish Kapoor)。除此之外,時尚芭莎藝術今天分別例舉三位不同時期的圓圈繪畫大師,看看他們如何處理這一極具表現力的符號語言。


掃描二維碼,

關注正版“時尚芭莎藝術”官方微博,

更多精彩藝術內容,絕不容錯過!




01
圓的視知覺力
瓦西里·康定斯基


若談及抽象主義繪畫,來自俄羅斯的藝術大師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絕對是此中焦點。


瓦西里·康定斯基《Swinging》,木板油畫,70.5×50.2cm,1925年

 

在近百年的時光中,康定斯基憑藉他對藝術的獨到見解和“迷幻”的繪畫為眾人稱頌。不過當我們拋開對藝術家既有成果的討論,試圖利用“視知覺”這一角度進行解讀,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瓦西里·康定斯基《Deepened Impulse》,布面油畫,76×100cm,1928年


一般來說,視知覺在心理學中是一種將到達眼睛的可見光信息進行解釋,並利用其來計劃或行動的能力,它包含了視覺接收和視覺認知兩大部分。


瓦西里·康定斯基《Composition VIII》,布面油畫,140×210cm,1923年


瓦西里·康定斯基《Diagonal》,布面油畫,20.5×58cm,1923年


以康定斯基於1926年創作的《Several Circles》為例,整幅作品在深色背景上呈現了數個大小各異的圓,部分人看後會產生一種遨遊宇宙般的縹緲的動態體驗。對於這一點,德國心理學家魯道夫·阿恩海姆(Rudolf Arnheim)是這樣定義的:“形式結構中原本存在一種客觀的張力,而只有當視覺經驗到張力之後,才會有這種運動的感覺。


瓦西里·康定斯基《Several Circles》,布面油畫,140×140cm,1926年


這種二維畫面所表達的“靜又不靜”之態,在阿恩海姆看來正是畫面“張力”的內在靈魂。除此之外,加之藝術家別出心裁的多元用色,使得觀眾對畫面整體的動態感知呈現出一種相互關照、相輔相成的對應關係。


瓦西里·康定斯基《Red Circle》,布面油畫,89×116cm,1939年


因此,當我們繼續觀賞康定斯基的抽象創作,定會被其大小不一、活躍跳動的圓圈所“矇蔽”,進而墜入藝術家此前設下的迷幻“陷阱”。 


02
空間貼紙
菲利斯·瓦里尼


裝置藝術(Installation Art)在日常生活中來說就像一位非常要好的好友,可極大程度融入我們的生活。也正是由於此原因,它一直以來備受藝術家的青睞。


菲利斯·瓦里尼《Rosso nero giallo blu per scudo trapezio e disco》,空間彩繪,2014年


瑞士現代藝術家菲利斯·瓦里尼(Felice Varini)便是創作裝置藝術的一把好手。在他的世界中,無論多大的畫布都無法容納其“浩瀚”的圓形創作,唯有將它置於整個空間中,他天馬行空的才華才能得以釋放。


菲利斯·瓦里尼《Triangle d’arcs et de cercles rouge noir jaune et bleu》,空間彩繪,2018年

菲利斯·瓦里尼《Corone e archi concentrici per l’angolo,arancioni》,空間彩繪,2004年


身處繪製著瓦里西作品的空間,觀眾便會自動陷入虛擬的錯覺環境中。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這種“混亂”的錯覺也並不會因為觀眾明確瞭解真實空間的樣貌而減弱。此中原因其實在於藝術家巧妙地運用了“錯視”(Optical Illusion/Visual Illusion)理論。


菲利斯·瓦里尼《Rouge Jaune Noir Bleu entre les disques et les trapèzes》,空間彩繪,2015年

 

簡單來說,錯視就是我們的主觀感覺與客觀現實發成偏差的現象。而產生這種錯覺的基礎,往往出於自身錯誤先驗的帶領,或對不當參照系的感知。


菲利斯·瓦里尼《Neuf arcs de cercles》,空間彩繪,2017年

菲利斯·瓦里尼《273 Bd Pereire》,空間彩繪,2011年


所以對於觀眾來說,以何種角度欣賞瓦里尼的裝置藝術成為了難題。因為其作品最大的特點便是定點性,每一分毫的錯位都會使得畫面渾圓的視覺效果分崩離析,這極大地從客觀角度制約了觀眾的視野。


菲利斯·瓦里尼《Neuf arcs de cercles》,空間彩繪,2017年


而且,瓦里尼的每一處作品都像極了彩色的幾何形空間貼紙,攜帶著極強的趣味性。它最奇妙之處便是在無意間轉換了觀眾與所處場所的主客關係,只要踏入其中,便會淪為好奇心的“奴僕”。


菲利斯·瓦里尼《Quatre fois quatre》,空間彩繪,2017年

菲利斯·瓦里尼《Trois disques,deux pleins un vide》,空間彩繪,2011年



03
不只有標本
達明安·赫斯特


作為上世紀90年代英國年輕藝術家團體(Young British Artist)中的一員,達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早於1988年便憑藉其極具話題性的作品展“Freeze”而聞名。


達明安·赫斯特《Minoxidil》,布面油畫,320×320cm,2005年

 

然而你可知道,從1986年開始,赫斯特對於圓點畫(Spot Painting)的創作已經持續了近30年。甚至在2012年,高古軒畫廊(Gagosian Gallery)以“The Complete Spot Paintings:1986-2011”之名,完整展出了藝術家的圓點系列創作。


達明安·赫斯特《1,3-Dipentadecanoin》,布面油畫,48.3×43.2cm,1996年


在此係列畫作中,由於圓點的顏色都是隨機選擇的。所以為了避免畫面視覺效果過於混亂,赫斯特便以秩序感極強的方式排列它們。


達明安·赫斯特《Oxalacetic Acid》,布面油畫,45.7×35.6cm,2002年

達明安·赫斯特《Biphenol》,布面油畫,50.8×45.7cm,1995年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圓點畫其實並非全部出自赫斯特本人之手。與之相反,其中大多數都是其團隊和助手的創作成果。這一點雖說受到了評論界不小的質疑,但若從藝術本質上來說,大可將其歸類為藝術本身的自我複製。



達明安·赫斯特《Argininosuccinic Acid》,布面油畫,335.3×457.2cm,1995年

除了其最具代表性的圓點畫,赫斯特的另一類繪畫作品同樣趣味十足——旋轉畫(Spin Painting)。因為二者與後現代主義繪畫有著共同的相似性——運用挪用、調侃、反諷等手法,強調作品的大眾性。所以時至今日,它們甚至走入了流行文化的大門,成為了時尚視覺語言的一部分。


達明安·赫斯特《Beautiful,shattering,slashing,violent,pinky,hacking,sphincter painting》,布面油畫,⌀213.4cm,1995年


但圓點畫與旋轉畫在審美方式上的表現力卻大為不同。如前所述,圓點畫所表現的是一派秩序井然的規律圖景,而旋轉畫大多強調思緒與顏料的自然流動,和未經加工的原始魅力。此種“無動機創作”,在當代藝術領域可謂是充滿首創性的先鋒之舉。



達明安·赫斯特《Tributyrin》,布面油畫,35.6×45.7cm,2007年


在赫斯特眼中,他早已將繪畫視為獨立的生命個體。與其讓它藉由藝術家之手錶演自我,不如放任自由,在廣闊的藝術海洋中抒發暢想。從另一角度看來,也許這才是抽象繪畫的真意。


達明安·赫斯特《Gorgeous concentric baby blue target painting》,布面油畫,⌀182.9cm,2007年
達明安·赫斯特《Gorgeous concentric sunny yellow line painting》,布面油畫,⌀213.4cm,2002年


縱觀古今,蒼白的圓圈符號其實本無意義。但正是因為無數的藝術家善於提煉與總結自己對世界的看法,並共同選擇圓作為自己的創作語言,最後才使得其擁有了無限的藝術創造力,以煥發之姿詮釋藝術新思維。




精彩回顧:

1+1=2,立體主義+未來主義=?

女性穿衣不自由?“美”究竟有沒有標準?

庫布裡克逝世20週年,最大規模回顧展在倫敦展出,絕不能錯過!















[編輯、文/趙子琛]

[本文由《時尚芭莎》藝術部原創,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1298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