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杜布菲:這個世界上沒有醜人和醜物

芭莎藝術2019-09-05 06:48:36

讓·杜布菲《Childbirth》,1944年

讓·杜布菲被稱為“原生藝術之父”,他的作品大多像“兒童畫”,但是這些作品中卻飽含著深情,是藝術家對於純粹與真實的追求。他曾這樣說道:“我相信野蠻的價值,我指的野蠻是直覺、熱情、情感、暴力與瘋狂。” 


=========

 尋覓 


讓·杜布菲(Jean Dubuffet)被稱為原生藝術之父,他很早便接觸藝術,卻很晚才提出原生藝術的概念。這期間,讓·杜布菲一直在尋覓那個能夠吸引他並與之產生共鳴的藝術形式。學術界一直認為,原生藝術主要包括三個類別的作品:精神病人的藝術表現、通靈者的繪畫、具有高度顛覆性與邊緣傾向的民間自學者的創作。


讓·杜布菲《Beach with Bathers (Plage aux baigneurs)》,1944年

藝術家讓·杜布菲

1901年,讓·杜布菲生於法國諾曼底海岸的勒哈佛港,一個經營酒商的富裕家庭。小時候,他就曾在當地的一所美術學校就讀。高中畢業後,17歲的讓·杜布菲決定投身於藝術創作,於是他獨自一人離家,前往巴黎的朱利安學院學習。


讓·杜布菲《Grand Jazz Band (New Orleans)》,1944年

讓·杜布菲《Eater (Mangeuse)》,1944年


但僅僅入學六個月,讓·杜布菲就決定退學。他十分質疑學校所灌輸的關於文化和藝術的價值觀,認為在學校所學的知識和繪畫技能徒勞無功,所以他離開學校並試圖去尋找屬於自己的藝術之路。


讓·杜布菲《Cyclist with Five Cows》,1943年


但這條路怎會走得一帆風順,讓·杜布菲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困難。他斷斷續續地畫畫,卻總是覺得不合心意。他甚至決定停止藝術創作,轉而幫助家裡打理葡萄酒生意。


讓·杜布菲《Man Eating a Small Stone》,1944年

從上世紀20年代末到30年代,讓·杜布菲做過生意、去工廠打工、當過士兵,他也數次拿起畫筆,但又數次停下。這期間,不少新的藝術形式應運而生。他不想去追隨,不想去畫別人畫過的東西。他討厭一切陳詞濫調,他還在不停地尋找那個顛覆的、全新的藝術形式。


藝術家讓·杜布菲在創作


俗話說,四十不惑。40歲後的讓·杜布菲終於決定全身心投入在藝術創作上。1945年,讓·杜布菲受瑞士洛桑市之邀,到那裡做了一次文化交流。正是這次旅程,使其藝術創作有了徹底的轉機。


讓·杜布菲《The Violinist》, 1944年


掃描二維碼,

關注正版“時尚芭莎藝術”官方微博,

更多精彩藝術內容,絕不容錯過!




=========

 原生藝術 


在瑞士的旅程中,讓·杜布菲有機會參觀了幾家精神病院的藝術收藏,其中的很多畫作都出自精神病人之手。這些畫作雖質樸簡單,但藝術家卻從中感受到了強烈且濃厚的情感。


讓·杜布菲《Nude Man with a Hat》

讓·杜布菲《Shadows Cast in the Pine Forest》, 1944年


讓·杜布菲之前就曾讀過一些相關的書籍,此次參觀更加讓他意識到,在精神病患者、囚犯、主流文化的叛徒和棄兒等人群的創作中,隱含著一種野性的表達。這些從未接受過藝術教育的人所創作出來的作品,在讓·杜布菲看來反而具有某種真正的創造力。


讓·杜布菲《Michel Tapié》,1946年

讓·杜布菲《Mangeurs d'oiseaux from Matière et mémoire ou les lithographies à l'école》,1945年


於是,當讓·杜布菲回到法國後,他積極研究這種遊離於傳統藝術之外的、與陳舊樣式完全不同的藝術,重讀漢斯·普林茨霍恩撰寫的《精神病人的藝術表現》一書,並前往歐洲各地的精神病院,收集精神病患者所創作的作品。在讓·杜布菲的探索下,他提出了“原生藝術”一詞,並將之前收集的材料和圖片放入《原生藝術筆記》一書中,藉此推廣“原生藝術”這個概念。


讓·杜布菲《Site avec 4 personnages》, 1981年
讓·杜布菲《Site avec un Personnager, 27 août 》,1981年

讓·杜布菲曾說:“藝術應由物質而生。精神應藉物質的語言發聲。每種物質都有其獨特的語言,而且物質本身就是一種語言。”在他看來,原生藝術是基於藝術家內心,以表達自己所著迷的現象為目的而產生的一種自發性需求。它使得每個人可以創造出屬於自己的表達語言和意義。


讓·杜布菲《Pollination of Palm Trees》,1948年

讓·杜布菲《Four Bedouins with an Overloaded Camel》,1948年


從讓·杜布菲那些看起來像兒童畫和史前壁畫的作品中,觀者就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這一點。他常常隨機取材,例如用碎石子、黏土、樹皮、蝴蝶翅膀等並不常用的材料進行創作,去發掘世界本來的真實。


讓·杜布菲《Léautaud, Redskin-Sorcerer》,1946年

讓·杜布菲《Snack for Two》,1945年


據說讓·杜布菲有一次在撒哈拉旅行,那裡一望無際,除了沙子其餘什麼也沒有。這樣的場景深深地震撼了他,他隨手抓了一把沙子,將他們黏在畫布上,畫布變得又粗又厚,然後他興奮地在上面刮出人、駱駝、太陽......這讓其十分興奮,他喜歡這種原始而又真實的感覺。


讓·杜布菲《Jean DubuffetBedouin》,1948年

讓·杜布菲《Arab》,1948年


讓·杜布菲希望可以通過自己的作品顛覆傳統對於美與醜的概念。“我堅決否認世界上有醜人和醜陋的事物,我對這種想法感到深深的反感。我想要的美感,和外觀沒有什麼關聯。任何地方,甚至是在最凋蔽的景象中,也可以有美。”在讓·杜布菲看來,藝術是和心靈對話,不是和眼睛說話。


讓·杜布菲《Sketchbook: El Golea, II》,1948年

讓·杜布菲《Jean Fautrier》,1947年

讓·杜布菲《Sketchbook: El Golea, II》


所以,讓·杜布菲不受傳統技法的限制,不斷創新、反抗,甚至不斷地建立自己再打破自己。那些粗狂的線條、陰鬱濃厚的色彩、畸形扭曲的人物肖像,都是陶醉和瘋狂的產物,是原生藝術所散發的獨特之美。


讓·杜布菲《Group of Faces I》 ,1946年

讓·杜布菲《The Jewish Woman》,1950年


=========

 影響 


讓·杜布菲的作品風格推動了街頭藝術的發展,諸如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凱斯‧哈林(Keith Haring)等藝術家都曾受其影響。正如馬格利特所說:“你認為那不是藝術或誤以為自己也能畫,是因為藝術家突破了邊界,不再做‘才能、技藝和一切狹小審美特性的囚犯’。”正是讓·杜布菲所提出的原生藝術概念,才使得人們開始關注除學院派風格外,這些存在於文化和藝術邊緣的作品。


讓·杜布菲作品


雖然讓·杜布菲一直希望保持原生藝術的純潔,但隨著時代的發展,原生藝術最終還是和其它藝術一樣被混雜在了一起。但就像作家洪米貞在《原生藝術的故事》一書中總結的那樣:“有許多人並不喜歡原生藝術,但原生藝術教會了我們一件事——真正的藝術不一定要展示在美術館或畫廊裡,真正的藝術家也不一定會迎合觀眾的口味。藝術需要觀眾主動去尋找,因為藝術家經常存在於最不為人所注意的幽暗角落裡。”




精彩回顧:
藝術家為何鍾愛圓圈?

她是印象派中的“寶藏女孩”,為何才華橫溢卻被時代辜負?

1+1=2,立體主義+未來主義=?
















[編輯、文/李佳祺]

[本文由《時尚芭莎》藝術部原創,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https://weiwenku.net/d/201298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