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情令》之後,又有59個耽改劇來了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9-09-05 13:21:55

本文字數:4501|預計7分鐘讀完

耽改劇一度被視作成功的捷徑,但無論何種題材,想要成為爆款都絕非易事。


來源丨大魚財經社

撰文丨楊雅芳 編輯丨王曉玲



屬於《陳情令》的夏天結束了。在這部爆款的帶動下,耽改劇突然成為一個熱門網劇類型。


據文娛媒體新劇觀察報道,在《陳情令》之外,2019年共有59個耽改劇項目,其中3部已殺青,9劇備案待拍攝,其餘四十多部售出影視版權,正在籌備當中。


時間回到一年前,《陳情令》開機時,在許多人看來,這是塊“毒餅”,唯有十八線小透明會接主演,比如肖戰和王一博。


劇組開機時,讓肖戰在B站擁有一席之地的角色北堂墨染尚未亮相,王一博還只是《天天向上》中不愛講話的鑲邊主持,二人既非科班出身,也不是紅極一時的流量藝人。


彼時,捧出頂流朱一龍的《鎮魂》未播,此前改編自耽美小說的劇集中,最著名的一部是2016年初播出的《上癮》。隨後上線的二十餘部耽改劇,幾乎都如同石沉大海,毫無聲音。

 

耽改劇一度被視作成功的捷徑,但無論何種題材,想要成為爆款都絕非易事。


從毒餅到爆款

 

《陳情令》的總製片人楊夏開始籌備項目時,並未期待最終能得到怎樣的回報,“就是想把它拍出來”。原著小說《魔道祖師》連載於晉江文學網,是平臺上唯二兩部收藏數過百萬的作品之一,粉絲眾多且戰鬥力極強。在《陳情令》之前,該IP先後被改編為廣播劇和動漫,其中動漫作品截至發稿播放量已超24億次。

 

2016年初,楊夏在微博首頁看到很多人在討論《魔道祖師》,當時小說臨近完結,已在互聯網上走紅,擁躉眾多。


吃下朋友安利,花了幾天看完原著後,楊夏當即被《魔道祖師》打動。“整體看上去,小說的畫面感特別強,在情節和人物方面,是近幾年少有的能夠打動我的作品。”楊夏說。

 

原著雖是仙俠背景,卻設定了一個低魔世界。主角們除了有金丹會御劍之外,與普通人無甚差別,沒有幾生幾世,也沒有仙界魔界。恰恰是這點擊中了楊夏,這事一部全景式講述人物命運、挖掘人性的故事,脫離傳統仙俠劇中常見的“修仙之人無情無慾與深情摯愛”的主題,更像是一部書寫江湖夢想的武俠小說。


 

同年4月,楊夏所在的新湃傳媒開始與晉江接觸,洽談《魔道祖師》的版權。當時,她已經萌生了做一部電視劇的想法,將文字以視覺化的方式呈現出來。6月27日,新湃傳媒買下《魔道祖師》的影視及遊戲版權。

 

在此之前,新湃主要業務集中在投資、演唱會運營及音樂產業,在劇集製作方面沒有太多經驗,《陳情令》是新湃傳媒第一個大型項目,也是楊夏初次擔綱製片。作為業界新人,面對這樣一部粉絲眾多的IP大作,楊夏壓力特別大,她坦言,“直到最後一集播出,這口氣才能送下來”。

 

從籌備到播出的過程中,楊夏有太多次感覺項目要進行不下去了,不論是面對粉絲,還是面對業內B端,每一步都走得很艱難。

 

劇本前後磨了兩年,為了儘可能保留故事精髓和人物風采,編劇團隊先後做了三個版本的分集大綱,光在這件事上就花了四五個月的時間。在世界觀架構及美術概念設定上,《陳情令》團隊用了6個月的時間,在場景、造型、道具等方面進行設計,不僅追求顏值達標,還要求提煉出中國傳統文化的意境精髓。

 

劇組開拍三個月,先後發生兩件事,一是劇組不幸發生火災死了兩個人,二是溫情的飾演者孟子義被傳帶資進組,加戲改設定。


這讓當時正在緊張拍攝的劇組一下子被推倒了公眾視野下,尤其是加戲問題,觸動了原著粉絲的逆鱗。雖然劇方多次解釋,並不存在加戲一事,但粉絲們認為,如果不是他們當時在《陳情令》官博下罵了20多萬條,播出的版本恐怕就不是今天的《陳情令》了。

 

自那之後,楊夏覺得麻木了,這或許就是操刀一個大IP所必須要承受的,惡評與謾罵都在她的預設之中,反而是後來的口碑反轉出乎意料。在發佈澄清聲明後,《陳情令》官博閉麥一年之久,直到開播前的兩天才再度發聲。



2019年6月27日,《陳情令》在騰訊視頻首播。開播效果並不盡如人意,豆瓣開分4.8分,網友吐槽肖戰飾演的魏無羨過於嬌俏,王一博的藍忘機則被斥沒睡醒。但隨著劇情推進,演員漸入佳境,開播次周VIP會員更新至首個劇情轉折部分,主要演員紛紛貢獻演技高光時刻。豆瓣評分一路走高,截至8月14日VIP會員更新完結,升至7.8分。

 

從各方數據看,《陳情令》是今夏當之無愧的爆款。8月18日,《陳情令》總播放量達到50億,最高日播放量達2億;2019年1月1日至7月31日的百度指數資訊峰值最高的劇集中,尚未播完的《陳情令》排在第6名,在它之前的是《都挺好》《少年派》等上星劇;電視劇音樂專輯銷量超過百萬張,是全網銷量最高的OST專輯。

 

8月20日,《陳情令》面向非騰訊會員更新最後兩集,徹底收官。但與《陳情令》相關的故事並未完結。


在騰訊視頻發佈的排播計劃中,後續未曝光花絮與獨家策劃的《夏日回憶錄》將陸續放送,不久前,《陳情令》劇方也敲定了泰國粉絲見面會和中國演唱會。

 

據楊夏透露,目前兩部《陳情令》大電影已完成拍攝,正在後期製作,不久將與觀眾見面。一部院線電影也在籌備中,自研的《陳情令》卡牌RPG遊戲也將於年底發佈。同時,《陳情令》延生周邊陸續上線官方商城,除了飯圈常見的掛件、立牌和Q版玩偶之外,還與其他品牌聯名發售了漢服及飾品。


耽改劇的禍與福


耽美的誕生與現實主義相悖,本意是指沉溺於唯美、浪漫的事物,在日本及歐洲代指唯美主義。


上世紀90年代,“耽美”一詞隨日本漫畫進入中國,詞義發生變化,在國內專指BL(Boy’s Love),耽美文學更傾向以女性化的視角去創作理想中的美好愛情。

 

進入21世紀,互聯網上湧現第一批耽美小說寫手。十餘年間,耽美小說中不乏廣受讀者好評的佳作,但受制於題材,這類作品極難在傳統平臺上線,直到視頻網站興起,網劇元年到來,耽美小說改編劇才有了生存空間。

 

國內第一部翻出水花的耽美劇是改編自柴雞蛋的同名小說《逆襲之愛上情敵》,這部製作粗糙的劇集成為了耽美劇以小博大的典型。


次年,柴雞蛋借勢上線另一部耽改劇《上癮》,一經播出,24小時內就收穫了1000萬點擊量,刷新當時的網劇首日最高點擊量,之後更是輕鬆破億,一時風頭無兩。

 

現在,耽改項目學會了低調,前期魔改劇情,儘可能模糊男主間的感情線,在播出階段不做宣傳,悄無聲息上線。

 

《鎮魂》最初播出時,外界對這部劇並沒有太高期待。原著出自知名耽美作者Priest,卻不是她手中熱度最高的IP;又逢樂視突然撤資,原定主演之一不演了,朱一龍趕來救場;被放在世界盃期間播出,粉絲調侃為“自殺式檔期”。即使是自帶濾鏡的粉絲看來,這部劇除了朱一龍和白宇兩位男主的演技外一無是處,劇情改編雷人,特效粗製濫造。

 

《鎮魂》更多成就的是兩位主演,時至今日,朱一龍穩坐微博超話排行榜的第二位,僅次於蔡徐坤。《陳情令》與之不同,在劇粉眼中,這部劇無論是劇情改編、服化道設計,還是主演配角的演技都值得稱讚。

 

談及“耽改劇”這個話題,《陳情令》總製片人楊夏拒絕作出迴應。在她看來,《陳情令》是一部片武俠風格的仙俠劇,不存在什麼敏感。在改編的過程中,楊夏更看重原著的精神內核和人物設定,儘可能還原原著的名場面名臺詞,觀眾之所以驚喜,“可能是之前對我們期待比較低”。


 

近40部耽改劇中,跑出《逆襲》《上癮》《鎮魂》《陳情令》四部爆款,從比例來看,耽美比言情走紅的可能性高太多了。2018年全國網劇上新數量為330部,其中絕大部分是正常性向作品,其中觀眾普遍想得起名字的作品不超過10部。


CP變現之路

 

觀察過往耽改劇發展歷程,爆款耽改作品的必備條件,是擁有一個強大的CP粉群體。一般情況下,劇情中互有感情糾葛的一對被稱為CP(Couple),而延伸到現實世界,劇中CP的扮演者也常被拉成一對,術語叫做RPS(Real Person Slash)。

 

《陳情令》播出第一週後,一段時長9分鐘的花絮物料流出,主要是兩名主演肖戰與王一博在備場等待期間互懟。視頻中,雙方言辭毫不留情,互戳痛點,很多人認為二人是面和心不和,這對CP已經提前宣告終結。

 

這段視頻被稱為“九分鐘”,好事網友逐幀研究,並將對該視頻的分析稱之為“九學”。萬萬沒想到,輿論很快翻轉,因兩人在視頻中的表現有別於平時出現在公眾眼中的形象,他們的CP粉從種種細節中得出結論,他們對彼此來說與眾不同,“九分鐘”變成了CP粉的糖。

 

RPS“博君一肖”火了,在微博CP超話榜上迅速躍升至第一,關注人數節節攀高,到《陳情令》完結時,粉絲數超過70萬,而在此之前,CP榜上最火的CP不過40餘萬粉絲。

 

CP粉創作力極強,在微博、B站、Lofter等平臺產出大量同人作品,不間斷為劇集本身造勢引流。《陳情令》播出期間,B站娛樂區熱門前10中,“博君一肖”相關的視頻常年霸佔8個位子;在Lofter上,“博君一肖”和劇中CP“忘羨”是熱門tag,眾多畫手寫手貢獻自己的腦洞。

 

通常情況下,CP粉大多不是“初戀追星”,擁有豐富的追星經驗,會做數據,戰鬥力非凡。2016年4月,王青、馮建宇靠粉絲投票,獲得音悅臺舉辦的音樂V榜盛典最受歡迎藝人獎,他們擊敗的對手是當時還未顯頹勢的鹿晗。

 

“博君一肖”的CP粉除了為兩位演員做數據以外,《陳情令》的成績也是他們日常操心的重點。這些CP粉的聚集地在一個被稱之為“嗑組”的豆瓣小組,小組鼎盛時期人數接近1萬人,進組條件之一是在豆瓣上為《陳情令》評分,要求評分“合理”。


所謂合理,大家默認為評四星或五星,且言之有物。電視劇臨近收官,小組管理員曾放出後臺截圖,顯示申請入群賬號已達到4萬人,加上組內的9千餘人,將近5萬賬號為《陳情令》打出高分,除了打高分,粉絲還自發組織舉報無理由的一星評論。

 

作為參考,《鎮魂》的總評分人數為7.7萬人,同期播出的《長安十二時辰》當前評分人數為26.4萬人。這也成了《陳情令》被詬病刷分的證據之一,目前接近50萬人在豆瓣上為這部劇打分。去年的爆款網劇《延禧宮略》的打分人數只有《陳情令》的一半,總播放量確是它的三倍。



“嗑組”的網友實時通過骨朵數據監控《陳情令》的播放數據,對比同期數據,預測當日播放量,分析與既定目標還差多少,鼓勵大家有條件就開著後臺自動播放。


7月29日,騰訊臨時宣佈,會員可在8月7日提前付費點播《陳情令》結局,比原定排播計劃提前一週收官。當時“嗑組”的第一反應不是自己要被當作韭菜割掉,而是擔心資源洩露,提前終結《陳情令》評分與口碑一路上漲的走勢。

 

CP粉反而期待著被割韭菜,《時尚芭莎》出了一期王一博與肖戰的雙人電子刊,6元一個閱讀碼,截至發稿,購買解鎖超過51萬人次。

 

粉絲們希望有個品牌金主邀請肖戰和王一博雙人代言,就像去年《鎮魂》火暴時,朱一龍和白宇曾一起拍攝了肯德基和妮維雅的廣告。或者像《逆襲》,在全國各地開見面會。他們甚至還會想象,哪個節目組會邀請兩人蔘加綜藝,借CP之勢,必然話題度極高。


《陳情令》收官時,演員們紛紛用“來日方長”一詞向觀眾道別,“博君一肖”的CP粉也希望自己嗑的CP可以“來日方長”。

 

只不過,大部分RPS的結局都是解綁後各自瀟灑,在當下的大環境中,想要謀求更好地發展,摘掉身上的CP標籤是必然趨勢,比如現在的黃景瑜。

 

為了留下最好的回憶,8月14日《陳情令》VIP會員更新至結局的那天,“嗑組”解散。同樣是在這一天,王一博被曝出緋聞,雖然其所屬經紀公司樂華娛樂隨後發佈聲明,澄清緋聞不實,但對於CP粉來說,這是一記重拳,不少人選擇脫飯。

 

“下一個會更乖”,CP粉們給自己打氣,開始尋覓新的對象。2019年的夏天結束了,還會有下一個夏天。


本文首發於大魚財經社。


https://weiwenku.net/d/201303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