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張圖,讓你的時間比別人貴丨推薦

人間theLivings2019-05-25 11:39:27


想要在北京三里屯、中關村等地喝到一杯喜茶、奈雪或者樂樂茶,你的耐心需要比一個五米的隊伍還長,但最起碼你還能喝到;而如果你想要喝一杯傳說中的茶顏悅色,恐怕就只能買機票飛去長沙......排隊了。

 

雖然茶顏悅色的名氣已經不小於喜茶們了,但目前它只在長沙開店,絲毫沒有“出圈”的跡象,茶顏悅色的創始人呂良總說沒錢不去別的地方開分店。不過今天有人看到了希望——“阿里入股茶顏悅色”的消息刷屏了一天。

 

茶顏悅色在路上了,網友們紛紛猜測。不過這裡想說,吃貨們可能過早樂觀了。

 

和阿里......關係不大

 

茶顏悅色於2014年創立於長沙,是長沙目前最火的新茶飲品牌,目前有100多家直營門店。而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近期,茶顏悅色的運營主體湖南茶悅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蘇州元初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成為新增股東,持股比例6.32%。

 

蘇州元初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公司)的股東之一,就是杭州阿里巴巴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因此“阿里間接投資茶顏悅色”“阿里入股茶顏悅色”的消息開始甚囂塵上。其實,被投的蘇州元初投資合夥企業和阿里的直接關聯性並沒有外界想象中那麼大,阿里今天也並沒有作出什麼反應。

 

不過,主人公茶顏悅色官方還是發出了《關於和馬爸爸傳緋聞的一些說明》一文,迴應了所有有關茶顏悅色的討論。

 

“投資我們的其中一個公司是阿里投資的,也就是‘爸爸的爸爸叫爺爺’的邏輯關係,熱搜所言‘阿里入股茶顏悅色’不算準確......雖然這次新聞是八杆子才打得著的間接關聯,我們也深感榮幸。”

 

“擴張外地市場的事情目前是確有嚮往,團隊一直把將這份長沙特色帶到全國作為努力打拼的美好目標,但目前還沒有具體的時間和計劃,主要還是歸結到能力問題。”

 

......

 

略顯活波的文風,掩不住茶顏悅色一顆低調的心。

 

儘管投資茶飲、投資茶顏悅色還沒有被寫在阿里的戰略投資版圖裡,但茶飲賽道依然是一個近年大熱的投資標的。今年三月份,茶顏悅色就完成了來自天圖資本的數千萬元A輪融資,上個月,完成了來自元生資本和源碼資本的戰略投資(未披露金額)。

 

錢,茶顏悅色應該是不缺了,但它暫時確實還出不了長沙。

 

什麼時候能喝到茶顏悅色?

 

茶飲行業還十分熱鬧。僅是2018年一年,全國現製茶飲門店數就增長了74%。喜茶奈雪們一直在加速開店的步伐。茶顏悅色這個長沙茶飲地頭蛇,就一度被認為是喜茶、奈雪的有力競爭者。

 

因為有著獨特的風格以及不錯的產品口碑,茶顏悅色2018年累計開出100家店,擴張速度令人咋舌。其創始人呂良還曾經告訴過虎嗅精選,今年茶顏悅色會再開100家,其在長沙的店面數累計將達到200家。而長沙約有800萬人,平均每人每年會買兩杯茶顏悅色。

 

茶顏悅色在長沙的地位近乎壟斷,這也是喜茶們到現在也還沒在長沙打開自己的局面的原因之一。此前,虎嗅曾看到在長沙地標五一廣場,曾密密麻麻開了十餘家茶顏悅色,幾乎是從各個角度合圍了五一廣場。

 

成績如此,但其實呂良並沒有一套成規則的打法。虎嗅精選寫過,呂良從沒有規定店面類型,有地就開,以密度來佔領用戶心智。“我們比較接地氣,十平方米擠擠也開,在購物商場裡幾百平米也開。目的是為讓消費者想喝的時候就能買到。”呂良說。

 

對於為什麼茶顏悅色還沒有走出長沙,他是這樣解釋的:“如果基本功不紮實,異地開店肯定會稀釋口碑,我們在二線城市將口碑積攢起來也不容易。”

 

區域玩家在自己的“圍城”中活得很好,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但是走出圍城之後呢?對茶顏悅色來說,未知的東西太多了。呂良的一句“現在沒打算去全國“,可能真不是一句客套話。

 

雖然都是大熱的茶飲品牌,但其實,在模式上茶顏悅色更適合對標的並不是喜茶、奈雪,而是CoCo和一點點。

 

茶顏悅色和喜茶們的價格並不在一個價格帶。目前在長沙,一杯茶顏悅色的均價在16~20元,這比喜茶們(喜茶在長沙的價格為25~35元)便宜了一大截。另外,開店的場景也有差別,茶顏悅色目前是以街鋪為主,不像喜茶奈雪主要開在商場。

 

而像CoCo和一點點一樣的標準化,並不容易。

 

一方面,跨區域的管理和幾百家門店的標準化服務是最大的難點,如果做不好充足的準備,顯然就不能盲目擴張。

 

對掌管著幾百家甚至幾千家門店的連鎖餐飲品牌來說,在複製粘貼的擴張過程中,怎麼保證門店的運營效率不掉隊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

 

喜茶雖然勢頭正猛,也一直都在小心平衡擴張速度和異地運營這兩件事。“比如規模和品牌口碑、規模和運營質量。為了保證這些平衡,如何做‘運營’這件事我們已經思考了很多年。你說你管理團隊很簡單,但異地管理其實比較難。”喜茶創始人聶雲宸曾經對虎嗅這樣說過。

 

再加上,如今對一個新茶飲品牌來說,線下店的數量不是唯一的要求,在一二線城市,它們越來越依賴線上化。

 

目前的茶飲品牌的線上化選擇都比較獨立,除了例行公事選擇外賣平臺,它們更傾向於做自己的小程序,比如喜茶的“喜茶go”、Coco的“CoCo都可手機點單”......新近加入茶飲市場的瑞幸咖啡乾脆用的是自己的APP。

 

在線上化的趨勢下,門店管理已經上升到了大數據的層面。直接掌握用戶的數據,通過數據分析,一方面可以瞭解用戶喜好,指導產品研發;另一方面,便於掌握和預測銷量,能夠做好採購成本的控制。隨著數據的增多,對開店選址等也有幫助。

 

想要進軍北京上海,茶顏悅色要補的課還有很多。

 

另一方面,如果要去外地開店,第一家店應該選在哪裡?這對茶顏悅色來說還是個問題。

 

在餐飲企業中,跨區域擴張時的第一家店能不能成功十分關鍵。北京上海,消費者還在喜茶奈雪的門店前樂此不疲的排著隊,CoCo和一點點的門店數量也在肉眼可見的增長。第一站去哪裡?目前在茶顏悅色身上還沒有看到最好的答案。

 

再加上,在喜茶們的攻勢下,守住長沙或許已經成為茶顏悅色的首要任務。

 

就在上個月,位於長沙五一商圈惠農大廈的喜茶湖南首家門店已經正式亮相,今年喜茶預計在長沙開出4家店,另外三家分別是惠農大廈店、悅方ID MALL、長沙IFS店。據報道,喜茶還為長沙“量身定製”打造糖油粑粑Celato、黑色酒鬼酒Celato、湖南剁辣椒Celato等具有長沙特色的產品。

 

喜茶進軍長沙,還是茶顏悅色走出長沙?茶飲市場的故事還看頭十足。

 

不過話說回來,資本一定是希望它走出長沙的,這不難猜測。畢竟讓這個火到不行的IP出圈,為資本而戰,是“投資”的使命。接下來就看是誰的話語權更大了。

 

“活得久一點吧,這個行業裡最老的就是coco和一點點,做了二十多年,我希望茶顏也能做久一點。做飲料應該是一門長情的生意,對經營者是這樣,對顧客也是這樣,像是可口可樂,爺爺、爸爸和兒子都喝它。“在接受格隆匯的採訪時,呂良曾經這麼形容自己對茶顏悅色的期待。

 

綜上所述,正如呂良所說,茶顏悅色確實還沒做好走出長沙的準備。長沙以外的人們只能等它的能力達到了呂良的要求的那天,才能喝到這杯茶顏悅色了,那這裡就先希望它不會讓翹首以待的吃貨們失望。


End

複製口令 【 HAPhflaX 】打開最新版本虎嗅APP,即可領取虎嗅黑卡權益,3日內有效哦。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ww.wxwenku.com/d/201306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