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在悄悄犒賞這個陪00後長大的APP

虎嗅網2019-09-05 16:11:53



題圖@視覺中國


“垮掉的一代”作為謂語,安在80後頭上過,也安在90後頭上過,唯獨沒有00後。你幾乎聽不到類似說法,即便有類似說法,也從沒掀起什麼風浪。

 

80、90後群體形象的話事人,來自彼時擁有社會主流話語權的父輩們——那一代人,受時代侷限,無力理解伴隨新技術發展的晚輩們的個體成長經驗。當80、90後進入社會,逐漸扮演起父輩角色,互聯網已經極大程度消滅了信息不對稱,不同代際的人更趨近於相互理解,對00後的包容程度前所未有。

 

2010年後,智能手機催生了移動互聯網狂潮,當信息由對稱變為爆炸乃至過載後,新的情況出現了,不同信息載著不同人群駛向幽深處,旁人不得而知。00後作為移動互聯網原住民,是該時期下網絡文化現象的重要參與者。儘管這些現象展示了關於00後的某個切面,卻無助於大眾認清這個群體的全貌。

 

時至今日,有關00後的討論大都片面,甚至獵奇,以至於某種意義上,人們還在按照預想中的樣貌尋找00後。這何嘗不是另一種刻板印象呢?

 

從二次元這件事說起

 

“二次元”是迄今為止,外界貼在00後身上最顯眼的標籤。國內二次元文化在最近10年發展達到了空前高度,並且主要參與者由00後構成。這是以00後群體行為為主、為數不多的能讓外界感知明顯的文化現象。

 

工信部在2017年的報告稱國內“二次元”人群總數接近3億,且97%由90、00後構成。同年由網易發佈的漫畫大數據分析表明,95後和00後用戶佔據了平臺用戶的95%。在註冊數2億的快看漫畫(下稱“快看”)上,有超過50%的用戶為00後。



另一方面,00後又為群體標籤化感到無可奈何。且不說並非全體00後都喜歡二次元,光是二次元的00後群體,其內涵與外在形式就完全不同。至於“分不清虛擬與現實”的說法,更是妄圖以個例代表全部的汙名化帽子。

 

“二次元”之所以在00後這一代集中展現,究其根本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多方面因素所致。

 

在傳播介質上,相較於以紙質漫畫為主的80、90後,00後有機會接觸到更多數量、更多類型、更多形式的泛二次元內容。與此同時,國產漫畫的環境不斷轉好,社會包容度上升的同時,也因互聯網降低了創作門檻,由此直接催生了幾年前的“網絡漫畫爆發期”。

 

各類互聯網基礎設施的逐漸完善也為二次元用戶的沉澱提供了去處,讀者或者說粉絲,是漫畫產業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但在上世紀90年代,國產漫畫處在真空期,孩子們看漫畫的渠道不僅少,也缺乏交流方式,更不用提形成圈子。圈子決定了氛圍的濃郁程度,沒有這些,二次元很難形成傳播,變為一種文化現象。

 

國內三大漫畫節——ChinaJoy、中國國際漫畫節、西部國際動漫文化節,分別在2004、2008、2009年首次舉辦。90後到這個階段大都過了二次元深度用戶的年齡,而早幾年,國內並沒有類似平臺出現。三大漫畫節摸索出成熟的運營模式前後,00後正值青春期。

 


智能手機則產生了更加深遠的影響,就像快看CEO陳安妮說的,當人們獲取信息的方式更多集中在一小塊屏幕時,圖片勢必要比文字更受歡迎。說得再具體點,這種因技術發展對某項技藝的推動往往是巨大的。如果司馬遷寫《史記》時,沒有簡牘只憑口口相傳,後人怕是見不到這絕唱之作了。

 

接下來,閱讀習慣推動了漫畫形態,由從頁漫過渡至製作更為便捷的條漫。從這個角度說,漫畫爆發在00後這一代幾乎成了必然結果。它在本質上和60/70後讀(刊載於報紙上的)武俠小說、80後讀青春文學沒有任何區別,都是特定時代下的產物。

 

00後的生活方式

 

用二次元概括整個00後群體顯得非常智力偷懶。即便對00後二次元愛好者來說,這三個字也遠遠沒法說明他們的狀態。有意思的是,如果你問一個00後二次元愛好者,二次元意味著什麼,他多半也說不清楚。

 

原因無他,作為一種文化形式,二次元就像已知的其它文化形式一樣,早已與生活融為一體,它從生活中來,也迴歸生活,你不可能將其一分為二。馬雲一大把年紀了還給科研計劃起名叫“達摩院”,你能說馬雲沉迷一次元嗎?

 

以漫畫起家的快看,有著互聯網公司裡純度罕見的00後用戶群,看上去,他們只要繼續發掘更多漫畫就夠了。但在快看內部,一直有個“快看世界”的奇怪說法。意思是,這世界豐富多彩的很,看漫畫並非唯一選擇。在漫畫不更新的時候(通常是周更),孩子們當然可以被暗示去追其它漫畫以填充額外時間,快看卻持開放態度。

 

“在快看想做什麼都可以。”其中一人告訴虎嗅,在快看曾叫“V社區”的欄目裡,幾乎每位發帖的漫畫作者下面都有上萬條留言。“這麼多用戶好像只能通過留言功能釋放自己。”快看團隊意識到00後們更多的需求其實並沒有被滿足,僅僅靠漫畫是不夠的。後來“V社區”被改成“世界”,所有人都可以發聲。

 

飽滿的表達欲是00後的重要特徵,願意表達,也會表達。實際上,00後的知識儲備與視野,可能超過了以往任何一代人在同齡時的表現。“表達的另一種形態是創作。”快看告訴虎嗅,除了討論漫畫劇情,00後也喜歡創作同人作品、替角色配音,或者用短視頻表達主張。豐富的內容形態形成了快看內部包括漫畫大v和00後素人kol在內的多級創作者梯隊。

 

國漫崛起和這些表達不無關係。早在2017年,由中國國際動漫節發佈的產業大數據就表明點擊破億的作品中,國產原創漫畫佔比90%以上,人氣榜前列也多數都是國產漫畫。在快看,超過30部作品評論過百萬,頭部作品吸引了超過2000萬讀者關注追更。

 

這得益於漫畫作者與讀者之間的高密度互動。通過這些互動,漫畫作者更清楚如何創作出真正受歡迎的人氣作品。實際上,日本職業漫畫作者受制於渠道限制,往往不能及時聽到讀者的反饋——著名的《週刊少年JUMP》只是通過排名和點擊機械地決定是否保留作品。這也是日漫在國內00後的影響力與日俱減的緣故,讀者無法看到作品後面的人。

 

快看還發現,00後與漫畫角色之間隱約呈現出類似於“偶像與粉絲”關係的跡象——去年,他們發起了一個叫做“看見漫畫偶像”的活動,有點像虛擬版“創造101”,然後發動投票。最終有超過500萬人參與了投票。這讓快看意識到,在微博上追星的,和在快看上追漫畫的兩個群體間具有某種特性。00後是真正有機會把漫畫產業推向娛樂產業的群體,而這顯然意味著更多可能性。除此之外,快看曾舉辦線下漫畫家籤售活動,連續打破多城籤售記錄。以上這些在過去都是不可想象的。

 

漫畫家籤售現場


圍繞作者+作品,形成的圈層文化,是00後群體的典型特徵。每個00後都有5—10個不同的圈子。在快看APP上,已經建立了數百個不同的亞文化圈,大的圈子關注人數超過600萬。而作者與讀者、讀者與讀者之間交流如此方便,就像身處同一個朋友圈。

 

快看製造了一個屬於00後的社區,而不只是供他們看漫畫的地方。這裡就像過去20年來誕生的各類型中文社區一樣,有自己清晰的辨識度與文化風格。在《怦然心動》圈子中,“1072”代表著男女主角江應憐和狄淇兒,“企鵝”是狄淇兒的暱稱。用戶使用著屬於他們的語言體系進行交流,彼此心領神會。


《怦然心動》

 

與其定義00後,不如陪00後長大

 

在快看的三層辦公室裡,有一層坐滿了技術研發人員,超過200人。他們的工作是幫助快看由一家以漫畫為主的內容平臺,變成持續產生各類受00後歡迎的內容的社區。

 

他們最多的感慨是,00後的想法和需求實在是太多了,根本不可能用某幾個詞彙就把整個群體概括。即便是數量有限的漫畫,每個人的喜好也不同。快看最開始嘗試著從漫畫入手,以不同類型的標籤拆解內容,再用算法為其匹配不同用戶。這件事的難度在於,僅僅有技術是不夠的,內容編輯要協助制定那些最準確的標籤。今天,編輯部和技術部是快看漫畫最大的兩個部門。

 

儘管快看是一個依靠內容起家的團隊。但他們有一個潛在優勢,就是懂00後。QuestMobile的報告稱快看為“00後移動網民最愛APP”。

 


這是因為,快看創辦之初,網絡國產漫畫正處爆發前夕,5年下來,快看成長為國內僅有的,獨立生產上游漫畫內容的公司,並陪伴了一代00後的成長直到他們步入成年。

 

《快把我哥帶走》是這期間誕生於快看上的現象級作品,無論從畫風、類型、風格,還是人物、劇情上,都大受00後歡迎。在這之後,這部漫畫改編成電影,拿下4億票房,遠遠超過國內漫改電影上乘之作——《十萬個冷笑話大電影》1億出頭的票房記錄,繼續收穫成功。這顯然與快看深諳00後的內容消費特徵不無關係。


 《快把我哥帶走》劇照


快看創立之初,CEO陳安妮曾有過“我們要把漫畫作品全部變成遊戲和影視作品”、“我們要成為中國的迪士尼”兩句豪言壯語。過去,快看實現這方面的底氣是“內容基因”,現在則是“懂00後”,而他們懂00後的方式除了陪伴之外,就是在技術方面的不斷加大投入。

 

基於數據反饋和分析技術來製作內容早已不是新鮮事,奈飛(Netflix)正是典型代表。這家公司與臉書、亞馬遜、谷歌三家著名的高科技公司被稱為“四劍客”,對技術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奈飛憑此創造了包括《紙牌屋》、《黑鏡》在內的一眾爆款劇集。

 

話說回來,夢想著成為“中國迪士尼”的快看,也的確頗有迪士尼當年的影子。通過動畫內容吸引低齡向用戶,陪伴其長大,然後是“孩子”的孩子,一代一代。時至今日,迪士尼生產的內容形式包羅萬象,用戶觀眾也早已不侷限於低齡向兒童。快看生在了一個更好的年代,技術引發了內容製作的革命,讓整件事變得更加從容高效。

 

隨著第一批00後成年,更多的00後也將成年。快看上的內容形態也將隨著00後成熟發生變化,誰也不知道最終會變成什麼樣子。不變的只有,陪伴這一件事。快看現在看上去並不著急賺錢,他們並不想破壞這個整體氛圍。“事實上,我們可以賺錢的方式有很多,周邊、漫改電影、動畫……但是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打造一個完善的00後社區。”快看的一位高管告訴虎嗅。

 

快看也有不急著賺錢的底氣。就在今天,快看創始人&CEO;陳安妮發佈內部信,宣佈獲得騰訊1.25億美元投資。在這個資本寒冬裡,這不僅是對快看實力的證明,更給快看更好地創造價值提供了燃料。從這點來說,這是快看和00後的春天。

 

不久前,陳安妮的朋友圈裡,說了這樣一起趣事:一個00後,專門寫信給陳安妮,內容是探討快看的商業模式。信的最後寫道,“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從家裡面拿一些錢,盡我所能來幫助快看,我也沒有太多錢,可能只能拿兩百萬。”


你看,這屆00後都已經學會研究商業模式了。


附上這封可愛的信


特別策劃

https://weiwenku.net/d/201306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