髒話脫敏

虎嗅網2019-09-05 16:12:38


本文為Lens微信公號“WeLens”(ID:we-lens)授權轉載。Lens是一個致力於發現創造與美、探求生活價值、傳遞人性溫暖的文化傳播品牌。封面來自視覺中國



一幅漫畫調侃了特朗普在G7峰會上把其他國家領導人晾在一邊,還在琢磨丹麥的格陵蘭島。


特朗普想買這個島,丹麥首相弗雷澤裡克森迴應很“荒謬”。


對此,特朗普說:“ 這個女人的發言討人厭(nasty)了。”這個詞有令人討厭、骯髒、噁心等含義。


《紐約時報》稱,特朗普特別愛用該詞來形容那些他不喜歡的女人。在丹麥首相之前,希拉里·克林頓、梅根王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等都已中過招了。


當然,更直接的髒話他也沒少說。



美國一項調查顯示,政客們公開講髒話的現象正急速飆升。在幾年前,這還是一件挺不光彩的事兒。


2016年,美國議員們一共發了193條帶髒話的推文。但隨後2年,這一數字增長了12倍。


今年只過了8個月,髒話推文已是2016年的10倍,看來2019年記錄被刷新不是問題。



政府關係公司GovPredict給出了2014-2019年的統計數據。其中,橙色代表“shit”,紅色代表“fuck”,黑色代表其餘的常用髒詞。


統計數據也顯示,正是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後的那一年,政客爆粗的次數迎來井噴。 


2018年初,特朗普把海地和一些非洲國家稱作“糞坑”(shithole)。


CNN發現,在特朗普用這個詞之前,“糞坑”在政客們的推文裡出現過7次,而在之後,它在一年時間裡就出現了480次。受其影響,“屎”(shit)及其衍生詞成了2018年使用頻率最高的粗口。


01. 政客們最常講什麼髒話


美國曆史上從沒有哪位總統像特朗普這樣滿嘴"屎尿屁",《紐約時報》直接把他稱為:“髒話總統”。


《時代》評論說,“如果特朗普政府是一部電影,那一定是限制級”。



選一些特朗普的髒話:


“中國正在把海里的屎(shit)扯出來。”——評論中國在南海建立軍事基地


希拉里·克林頓“被奧巴馬乾了(schlonged,“性交”的粗俗表達)”。——抨擊未能在辯論中按時登臺的希拉里


“告訴他們:滾吧。(go fuck themselves,字面意思為“X他們自己”,侮辱性較強,意為讓別人滾蛋、閉嘴)”——斥責將總部遷往海外的美國公司



對特朗普的反擊:他就會瞎編!


有樣學樣,特朗普的反對者們也用髒話來反擊他。

       


“這位總統每天都在瞎扯淡(make shit up)。”——《紐約客》作家瑞安·利薩批評特朗普編造奧巴馬沒給陣亡士兵家屬打電話的消息


       


“聽聽總統先生說的。都是一堆沒用的屁話(bullshit,字面意思“牛屎”,意為胡說八道)。”——特朗普將槍支暴力事件部分歸咎於電子遊戲,民主黨人柯瑞·布克很不滿


“共和黨人才懶得鳥百姓(Republicans don't give it a shit )。”——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佩雷斯在一場集會上說


在佩雷斯爆了這句粗後,民主黨官方網站上開始銷售一款T恤,衣服上印著“民主黨人願意鳥百姓”(Democrats give a shit about people.)



02. 為何突然“愛”說髒話?


“這些政客已經是在政壇摸爬滾打了多年的老手了,他們頻繁爆粗絕不會是一時的任性。”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卑爾根教授說,“他們相信說髒話能讓他們更受歡迎,所以才會說。這當然有風險,但他們願意冒這個險。”


比起彬彬有禮的辭令,粗口能表達更強烈的情感,從而塑造敢講敢說、“有態度”的形象。


哈佛大學曾對18歲~29歲的年輕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正直”和“真誠”是他們最看重的總統品質——而罵髒話正是樹立這種人設的便捷方式。


奧洛克用粗口向他的支持者致謝


去年,在輸掉州選舉後,議員奧洛克對他的支持者說:“我可真TM(fucking)為你們驕傲。”


這句話一經播出就成了網上的熱門話題。


支持者熱情地向他喊話:“我們也TMD為你而驕傲。”


奧洛克的粗口被印在了各式商品上


一向優雅知性的英國前首相特蕾莎·梅,也曾用粗口來拉近和民眾的心理距離。


在2017年下議院大選的時候,梅姨稱自己是一個“特別TM難搞的女人”(bloody,是英國人最常用的髒字,“該死的”“TM的”略粗魯說法)


當時,脫歐談判馬上就要開始,英國人擔心梅會在談判中服軟,這種心態影響了保守黨的選情。


梅必須得打造出頑固、不易妥協的形象。


在這句粗口裡,梅用的“bloody”一詞既沒有太出格,又抓住了媒體的興奮點——梅姨和這句粗口占據了好幾天的媒體頭條。


梅的粗口登上報紙頭版


政客也常用粗口來吸引或轉移人們對一個話題的關注。


約翰·梅傑曾是英國的保守黨黨魁,有一次,在結束電視訪談後,他把3個反對歐洲一體化的同僚罵作“混蛋”(bastard,冒犯性一般)


當時麥克風還沒關,這句話被錄了下來。


事後梅傑說,這是一場意外,他絕對是無心的。但藉著這場難辨真假的“失誤”,梅傑與黨內的反歐盟分子劃清了界限。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是用髒話來轉移視線的高手。


馬尼拉是全球知名的“堵城”,杜特爾特卻把這賴給了教皇


在競選總統時,他罵教皇是“婊子養的”(son of whore,侮辱性很強的說法)


“我從酒店到機場花了5個小時。我問誰來了,他們告訴我是教皇。我想對教皇說‘你個婊子養的,滾回家去吧,別再來菲律賓了’。”


交通擁堵是菲律賓首都馬尼拉的痼疾,並不是因為教皇來了才偶發,國內要求治理的聲音一直沒停過。


但藉著一句粗口,杜特爾特一下就把矛盾轉移了。



杜特爾特也曾罵過奧巴馬“婊子養的,下地獄去吧”“而歐盟則應該下煉獄,因為地獄已經滿了。”他還經常在公開場合豎中指。


03. 民粹、女權……髒話與身份認同


傳播學教授珍妮弗(Jennifer Mercieca)認為,特朗普之所以一直在大放厥詞,說各種粗魯、政治不正確的髒話,就是為了表明自己與傳統政客不一樣。


珍妮弗說:“在整個競選期裡,特朗普一直在說整個政治圈都已經爛透了,沒有人值得信賴。而通過講那些一般政客不會講的粗口,特朗普讓人們時刻記得:他是政治圈外的人,他跟傳統政客不一樣。”


調侃特朗普滿口髒話的表情包:“‘屁話’加載中,請等待。”


這很符合民粹主義領袖的特徵。墨菲特在《民粹主義席捲全球》一書中寫道,民粹主義領袖會劃出楚河漢界,明確表態自己代表“人民意志”,要堅決地和“敵人”開戰。而敵人通常體現為當下的政治體制。他們需要有敵人,需要讓“危機”一直延續下去。


“民粹領袖需要持續地讓民眾相信,他不是體制的一部分,而且永遠不會成為體制。”政治理論家烏賓那堤說。


墨菲特發現,從特朗普到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都有不同於一般政治人物的行為舉止,這可能是他們特意為自己打造的形象。


也有女權主義者,希望髒話能成為打破男權政治的工具。


女議員拉希達用粗口招呼特朗普


今年1月,女眾議員拉希達對著人群說:“我們要去彈劾這個混球(motherfucker,侮辱性很強的詞,意為“混賬”,此處指特朗普)。”


此言一出,拉希達就遭到了批評。


女權主義者們認為這太雙標了:憑什麼男人們說髒話的時候,大家的態度是“哪個男人不說髒話”,而女人們說就要捱罵、被嫌棄野蠻粗魯?



事件發酵後,拉希達發推說自己不會就說髒話道歉:“面對強權,我會一直講真話。”這條推文得到了11萬個贊。


專欄作家Mari Uyehara則寫了篇文章,標題就叫《女政客都該多罵髒話》。她說:“我們生活在一個糟糕的時代,它要求我們女人必須講話強硬一點,如果媒體和政治機構適應不了,那是他們的問題。”


《讚美髒話》一書的作者亞當斯,指望女政客們能利用她們的影響力,來重塑社會對女人講髒話的接受度。民主黨的總統競選人吉利布蘭德已經在這麼做了。在當律師時她就發現,髒話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力量。如果想和男人們競爭,她就得像男人那樣說話。


變得更愛說髒話的不只是政客。亞當斯說,普通人在公共場合說的髒話也比過去更多



在社交網站上,人們罵人的次數遠遠高於日常交談。


媒體對髒話的處理力度也在降低,電視和網絡上出現的髒話都越來越多,這可能是人們愈發接納髒話的一個原因,也是結果。


就在15年前,美國副總統切尼因為罵議員萊希“玩蛋去吧”(fuck yourself,意為讓某人滾蛋、閉嘴),當時還搞成了大新聞。各大媒體盡顯自己在遮掩髒話方面的技巧。比如,《紐約時報》寫道:“切尼用了一個很粗俗的短語來告訴萊希他該去幹嘛。”


而現在,趕在媒體出稿前,政客的髒話就先在社交媒體上傳開了。


“在報紙、電視佔主導的年代,公眾不會在媒體上看到髒話。而現在,髒話滿天飛。”卑爾根說,這就為政客們使用髒話打好了基礎,“人們已經對髒話脫敏了。” 


參考資料:

https://www.msn.com/en-us/news/politics/f-bombs-away-why-lawmakers-are-cursing-now-more-than-ever/ar-AAFZb44?sf18867990=1&utm;_source=fark&utm;_medium=website&utm;_content=link&ICID;=ref_fark

https://www.politico.com/magazine/story/2017/04/24/politicians-cursing-tom-perez-democrats-215068

https://edition.cnn.com/2018/11/30/politics/politicians-profanity/index.html

https://www.gq.com/story/rashida-tlaib-and-f-bombs

https://www.pbs.org/newshour/politics/democrats-swearing-heres

https://www.bostonglobe.com/metro/2019/01/08/double-standard-for-potty-mouthed-politicians/P3ckaN5gZGrqMBeOBgmFlO/story.html


本文為Lens微信公號“WeLens”(ID:we-lens)授權轉載。Lens是一個致力於發現創造與美、探求生活價值、傳遞人性溫暖的文化傳播品牌。封面來自視覺中國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繫hezuo@huxiu.com


End


https://weiwenku.net/d/201306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