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ne歷史劇》--蒙古帝國 之 元朝(下)

混子曰2019-09-05 23:44:05




22歲喪母,30歲喪妻,31歲喪父,

42歲差點死去,45歲起不停被貶謫,

49歲喪子,直到60歲還被貶,

終於在66歲,走到生命的盡頭。

蘇東坡這一生,風雨多,晴天少。

用現代話來講,實在太難了!

但他留下的印象,一直是嘻嘻哈哈。

即便生活已如此艱辛,他還是讓自己開開心心。


▲ 《蘇軾賞秋圖》作者:杜滋齡


有人曾對唐宋經歷坎坷的大詩人做過統計,

看他們現存的詩詞裡,帶“笑”字的篇數佔比有多少:


東坡約3000首,有344首帶“笑”,佔比11%;

東坡的偶像白居易,被貶江州,2741首有171首出現“笑”字,佔比6.2%;

同為唐宋八大家的柳宗元,被貶永州柳州,一生154首,僅7首帶笑,佔比4.5%;

而史上最悲苦的詩人杜甫僅為3.9%;


他們與蘇東坡一樣命途多舛,有的還沒東坡慘,可詩中卻鮮見快樂。


▲ 蘇東坡


這統計不能代表什麼,但多少能看出來:


“我太難了,但我一笑而過”,是蘇東坡本相。


他熱愛生活,能在滿目瘡痍的日子裡挑出快樂,在枯燥無味的路途中點出色彩。


人生最重要的能力,是無論生活多難,也能讓自己快樂。

所以,他讓自己開心,也順便取悅了世界。


而對於年歲漸長,抱怨生活,渾噩不停,

常嘆“已經再難有什麼能讓我們快樂”的人來說,

學會讓自己快樂,是東坡留給我們最好的禮物。


▲《蘇軾詞意圖》作者:範曾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飛時花滿城。

惆悵東欄一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


東坡是天生樂觀者,但政治上卻是幼稚鬼。因為他太真了。


王安石改革時,他覺得太激進了,懟了王安石,開始了貶官人生。後來,司馬光來了,東坡又覺得太保守,說以前王安石改革多好多好。東坡又被貶了。


一言概之,他不是在貶官之地,就是在去的路上。如此起伏的人生,換做常人早就崩潰了。


可他說:惆悵東欄一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身處凡俗心自清,把人間看得透徹清明。


▲蘇東坡


所以他與自己和解了:認清現實,放下過去,活在當下。


既然從文人落魄成農夫了,就接受自己,索性當個快樂的小農夫。


他跟朋友要了塊荒土,穿上芒鞋布衣,清草除石,引流灌溉,鋤地鬆土,插秧播種。直到吃著親手種的糧食,才心之所安。


沒錢落魄不要緊,他能從這農作中獲得快樂。


▲《蘇東坡小像》唐寅


一個人,只有開始接受生活,與自己和解,才會更坦然地面對波折的人生,也才能學會如何利用外界讓自己身心愉悅,找到自己的生活品味。


就如松浦彌太郎說:


你的愛好,你的生活方式,都是為了取悅自己,當你懂得取悅自己,你的生活自然有了品味。




竹外桃花三兩枝,

春江水暖鴨先知。

蔞蒿滿地蘆芽短,

正是河豚欲上時。


春天到了,鴨子想:春江水暖了,可以游泳了。


而蘇東坡想的是:蘆筍、河豚可以吃了!


東坡一生為口忙,他惦念著荔枝石榴與葡萄,不忘龍眼木瓜與櫻桃;想著豬肉鱸魚羊蠍子,饞著生蠔河豚與兔子。



我們的蘇東坡來到黃州後,自朝廷新秀一下子淪落小城官吏,工資驟減,一度在貧困線徘徊,糧食靠自己種,肉食更是難得吃上一回。對於吃貨來說,真的很痛苦了。


但東坡令人驚歎的地方是:在艱難時,也想盡方法讓自己吃得開心。


宋朝的肉食,主要是牛羊肉,而豬肉則為下品,所以價格便宜。東坡卻吃不起羊肉。


▲ 東坡肉


但他對吃發自內心的熱愛,為豬肉注入了靈魂。


他慢著火,少著水,待他自熟,等他火候足時自然美。


正如人生,慢慢享受,只管開心過活,火候到了就順利起來。


苦悶日子因那塊紅燒肉,開始變得活潑起來。


生活實苦,不如吃得開心點。


▲ 東坡酒煮蠔肉


當東坡貶到惠州時,身為罪官的他不敢與權貴爭羊肉吃,所以只好偷偷吃沒人要的羊脊骨。


愛做飯的人,往往能在貧瘠裡笑出聲來。


他發揮手藝,先把骨頭煮熟,倒點酒去腥,撒點鹽接著燒烤,把羊脊骨煮得嘎嘣脆。


寫信給弟弟說:“這羊蠍子能吃出海鮮的味道,連身邊的幾條狗都嫉妒我了。


最簡單的食材,能吃出滋味,是蘇東坡的高超能力。


▲ 東坡豆腐


記得有次東坡吃完肉打算誦經,佛印說:吃肉不可以誦經。


東坡默默地拿起一碗水裝模作樣地漱口,我漱個口再誦總可以了吧。


是啊,生活多苦都好,用清水漱漱口,總會有一絲甘甜。


▲ 《蘇東坡金剛經》(宋)蘇軾書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陽春三月的一天,東坡與朋友路上遇大雨,大家都沒傘,十分狼狽。只有東坡不這麼覺得。


只見他穿著草鞋,拄著竹杖,快速地在樹林中穿梭,從容地在路上唱歌,雨停了就把這一切寫進詩裡。在東坡眼中,萬物皆可入詩。


▲ 《蘇軾月夜訪友圖》


詩,是東坡的熱愛,也是他失意時的盔甲,是對抗生活的小確幸。


當命運被拽入低谷,總要有熱愛去化解這樣的悲傷。


東坡來到赤壁時,也是他人生低谷時。


這個戈壁已在此等候他千年,它把所有的一切都為這個失魂落魄的失意詩人準備好了。


那時清風徐徐,江面如鏡,東坡一飲而盡,吟誦起詩來。這才會感到殘酷世界裡有了些快樂,困頓都隨酒氣蒸發,他眼中只有江山明月。


▲ 《蘇東坡赤壁夜遊圖》楊明義-馬伯樂-江南霞


他已年過半百了,嚐遍了人間的冷暖,他並沒罵這人間,只是悄然來到了這個地方,喝一壺酒,吟一首詩,就已經很開心了。


如同所有偉大思想的誕生一般,蘇東坡也用詩文凝練出了人生哲學。


“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


若從事物易變一面來看,天地萬物時刻都在變化;若從事物不變的角度看,萬物與我都是永恆不變的。


▲ 《蘇軾造像》


變與不變的辯證,讓蘇東坡真正意識到:所有的困苦都將逝去,永恆的是自己的初心。


他用詩給予自己安慰,也不小心安慰了後世的我們。


人生有點熱愛,有所堅持,靈魂就有所寄託,就能在槍林彈雨的現實世界中,找到一個屏障。


▲ 《蘇軾與米芾》作者:蕭平



東坡先生無一錢,十年家火燒凡鉛。

黃金可成河可塞,只有霜鬢無由玄。

龍丘居士亦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

忽聞河東獅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中國文人深受儒家文化影響,自古都活得沉悶剋制。


只有蘇東坡是個異數,他像個快樂的大男孩,在眾人不苟言笑時,也能哈哈哈哈哈哈。


林語堂說過:“蘇東坡是生性詼諧愛開玩笑的人。


他絕對是個“損友”,愛拿朋友打趣。他想:我都被貶得這麼慘了 ,總要給自己找點樂子吧。


他有個朋友叫陳季常,有點懼內。


我們的東坡生性豪放,常來找季常喝酒,有時還帶歌妓來喝花酒,這就惹得陳妻不開心了,常常用木棍敲打牆壁,惹眾人尷尬。


有次東坡找季常聊天,一直談到深夜不眠,陳妻受不了,就突然呵斥,嚇得季常柱杖都抓不穩,也打斷了他們的聊天。


回來後,東坡就打趣這位朋友:“龍丘居士亦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忽聞河東獅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河東獅吼由此風靡。



他也愛抓弄朋友,佛印最初只是個書生,有次他們看到京師有剃度的道場。


東坡就忽悠佛印:“你不是喜歡佛教嗎?為什麼不假裝侍者進去看看呢?


佛印一進去,人家看他有佛相,就幫他剃度了。


佛印剃度為僧後,東坡哈哈哈大笑:“人家都說,‘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還有‘時聞啄木鳥,疑是扣門僧’,你看,都是用僧對鳥,老兄,你今天怎麼就非要當個鳥呢?


只見佛印淡定地說:“我現在不就正對著你嗎?僧對鳥也。


鳥在宋朝是粗俗之語,言下之意,就是佛印現在是僧,正好對著的東坡就是隻“鳥”了


生活如同一堵牆,層層框住了無聊與沉悶。


可對於東坡這樣的人來說,永遠都能找到出口,哈哈大笑。


而朋友,就是那個出口。


▲ 《齡蘇軾留帶圖》作者:崔子忠作


我一直在想:

蘇東坡究竟有怎麼樣的魔力,千百年來一直被我們喜歡?


我覺得,無非是他懂得怎麼讓自己開心。

在那個克己復禮的時代裡,他活得自然,

在一條滿是荊棘的路途上,他過得自在。

廟堂進不去,他就去江湖裡浪跡,

生活不能順流而下,他就逆流而上,

沒錢沒權沒地位,他就寫詩寫詞遊山水。


不管生活多難,他都能取悅自己,暗夜突圍。

抓住苦難,絕地反擊,活成有趣的樣子。


困境就如生命的裂縫,那是陽光照進來的地方。

這束光,不僅讓蘇東坡在千百年來熠熠發光,

也照亮了918年後同樣暗夜突圍的我們。


來源:物道(ID:wudaoone),版權歸原作者。本號文章,歡迎分享,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編輯推薦更多精彩內容

(點擊標題進入)

  • 驚豔世界的中國風,一眼千年,美得像幅畫

  • 最後,我們都成了點贊之交

  • 人乾淨,心才貴

有趣、有料、有情懷、有故事
古典君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美物商城,為您挑選最有品位的禮物

https://weiwenku.net/d/201312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