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性偷拍、內部混亂、批量關店,被吹上天的“民宿”水到底有多深?

銷售與管理2019-09-05 23:29:12

解決銷售難題,傳播管理智慧  快來關注我吧!

銷售

觀點

洞察

案例

職場


微信最近又改版啦,為了讓大家能第一時間瀏覽,

請大家點擊上方 “銷售與管理”  → 點擊右上角“...” → iPhone的朋友點選“設為星標 ★ ”(安卓的朋友點選“置頂公眾號”)


☆銷管頭條每天文後都會有彩蛋喲,不要錯過哈!昨天中獎名單已出,請看文後留言第一條~


作者:朱末

來源:快刀財經(ID:kuaidaocaijing)


1

當藍海變成紅海,一路野蠻生長的民宿在點燃消費新熱點的同時,問題也如滾雪球般越積越多,看似鮮花著錦的民宿市場背後,已是烈火烹油。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被貼上文藝、桃源、浪漫等種種美好標籤的“民宿”,從問世之初起就自帶熱度,話題不斷,引無數玩家競折腰,由此開啟了一場全國範圍內聲勢浩大的“上山下鄉”運動。
 
但再繁盛的草木,被過度“燎原”之後,也註定荒蕪一片。不知從何時起,民宿華麗的外袍下,已佈滿蝨子,95%的民宿都在嚴重虧損,空置鬼屋愈演愈烈,加之運營管理問題頻出,行業發展逐漸泡沫化。如今,莫干山、大理、麗江等早期的先驅者都已開始割肉逃離,大批撤退。
 
從剛出道時的萬眾追捧,到形勢陡轉直下,民宿雖餘熱猶在,但不可否認的是,它正從神壇步步跌落。這個結果,既是市場的必然選擇,更是民宿的“原罪”使然。


1

狂歡後的“落寂”
 
據《2018中國客棧民宿行業發展研究報告》顯示,截至目前,我國大陸客棧民宿總數已達42658家,預計到2020年,民宿市場規模將超300億元。
 
作為典型“標杆”,乘著消費升級和政策支持的東風,從2012年開始,與上海相近的莫干山民宿闖入大眾視野,迅速走紅。到2017年年底,莫干山民宿突破1000家,上千民宿林立山頭,好不壯觀。

▲ 昔日莫干山民宿盛況
 
同樣“驚人”的還有價格,莫干山一線民宿的房價通常在1000元起步,週末、節假日1500-2000元,單價最高的“法國山莊”週末單間房的價格就要6000元,仍一房難求,供不應求。
 
彼時,民宿成了門賺錢的好路子,跑馬圈地者越來越多。不少返鄉青年從改造自家老宅到著手開分店,不足一年時間就收回了成本,生意越做越大,莫干山接連成功的商業案例,讓無數投資機構蜂擁而至,地價越擡越高,擴張越來越快,各方失衡之下,惡果開始顯現。
 
從2016年入冬開始,這個演繹“民宿奇蹟”的地方開始進入瓶頸期,大量民宿業主反映入住率下降反常,市場行情之差不同以往。
 
曾經的營銷轟炸不再管用,服務和價格的不成正比嚴重影響了遊客對莫干山民宿的印象,加上週邊地區分流,莫干山民宿開始轉冷。
 
生意的持續低迷,令向來高傲的莫干山民宿不得不放低姿態,有些精品民宿甚至將價格降低至299元,卻仍難挽頹勢,大批民宿苦撐無果後,只得關門歇業。
 
無獨有偶,民宿“鼻祖”麗江的日子也不好過。昔日麗江某民宿業主回憶:“最巔峰的2013年,那時的國慶假期,平時賣80的要賣到400以上,大廳沙發借宿一晚都能賣200,古城邊3公里之內根本找不到停車位,正常你租下一家客棧,可能連院子都沒蓋好,隨便加價100萬就有人要接。”


但今時不同往日,一輪輪高位接盤下,業者的營收壓力不斷加大,旺季週期的縮短更是雪上加霜。“行業的集體恐慌,或許就快要出現了。”這位受訪的匿名民宿主最終給出了帶有幾分悲情的結論。
 
這個說法並非空穴來風。民宿第一品牌“花間堂”創始人張蓓在2017年3月突然宣佈離開公司,業內譁然。張蓓於2009年創立花間堂,並逐漸將該民宿品牌拓展到包括麗江、香格里拉等8座旅遊城市,幾輪融資過後,估值已逼近5億。
 
在這個“形勢大好”的當口離開,是因為這個看似前景無限的花間堂,至今還未實現盈利。更糟的是,即便花間堂的租房成本低於市場價,也無法換來花間堂的盈利能力。情懷無法變現,而市場行為最終還是要回歸商業本質。
 
張蓓的撤出,戳破了長久以來精心營造的的幻象。民宿從不是詩和遠方的落腳點,更多時候只會讓你踩上一地雞毛,跳腳不已。


2

問題的癥結出在哪
 
一個行業成長有多快,就有多混亂,李逵出名了,江湖上的李鬼就多了。
 
民宿最早源於日本,後興起於我國臺灣,強調消費者自身的體驗感和對當地文化的融入感,這種新奇又帶有情懷寄託的出行方式很快風靡至內地,備受擁躉。
 
但近年來,民宿曲解、偷換概念的現象不絕於耳。當藍海變成紅海,一路野蠻生長的民宿在點燃消費新熱點的同時,問題也如滾雪球般越積越多,看似鮮花著錦的民宿市場背後,已是烈火烹油。
 
1.准入門檻低,內部亂象叢生
 
一直以來,安全隱患如同毒瘤般深嵌在民宿行業內核中,頑壘難摧。
 
由於民宿經濟的複雜性,牽扯到公安、消防、旅遊、環保、市場監督、衛生等多個方面,導致民宿相關政策一直難以出臺。
 
民宿合規證照辦理難,使得大部分民宿長期遊走在無證經營的“灰色地帶”,既無備案,也未經過消防和衛生部門的檢查,各類問題層出不窮。
 
首當其衝的是客戶的隱私得不到保證,惡性偷拍事件屢禁不止。2017年2月,杭州遊客入住臺灣某民宿後,發現不到20平米的房間,卻在浴室和臥室內裝了3個煙霧警報器造型的攝像頭,不僅可以實時觀看,還可以存儲到手機,後續維權屢屢受阻,最終該案在臺灣高雄開庭審理。
 
今年五一期間,一對情侶入住通過Airbnb預訂的一家青島民宿後,在路由器裡發現針孔攝像頭,警方調查後發現,該民宿房主從3月份就開始偷拍,還經常轉發至網絡,簡直讓人細思極恐。這也從側面反映出,各平臺在針對房東的審核機制、入駐門檻及監管方面存在諸多漏洞。

▲ 偽裝成路由器的攝像頭
 
衛生服務問題則是民宿飽受詬病的另一大“硬傷”。價格足比肩高星級酒店的民宿大牌詩莉莉,配備的卻是過期洗髮水、有菸蒂燙痕的廁所、破洞床單、汙漬沙發、爬著小蟲的加溼器,面對大量投訴,詩莉莉在官方回覆之餘,並無具體改進;聲名赫赫的一晚2W的不捨野馬嶺民宿,入住房間水泥地開裂,廁所味道經久不散,其主打的私人管家制度,亦徒有其表,在顧客提出質疑時,本應立即補救的私人管家,卻毫無作為,導致顧客不歡而走。

▲ “詩莉莉”環境問題觸目驚心
 
在“口水仗”中無法脫身的不止連鎖民宿,單體民宿情況更為惡劣。重慶李先生攜家人前往雲南麗江旅遊之際,在預訂房間時,在綜合圖片效果及五分好評後下了單。
 
然而實際入住後,李先生半夜被蚊蟲叮咬無法入睡,向前臺反映時,管家竟對其調侃蚊子是客棧養的寵物,薰死一隻要賠100元。
 
經消協調查,發現該客棧存在“刷單炒信、差評隨意刪”等不正當競爭行為。事實上,“刷單”已成為民宿業心照不宣的潛規則,有的民宿店甚至每天花千元左右“刷單”,憑空編造好評,配以精心“美顏”過的照片。
 
當民宿漸漸演變成“偽命題”,即便使出洪荒之力,也無法得到正解。
 
2.同質化嚴重,“特色”牌被打爛
 
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民宿的誕生,正是對應酒店的無趣乏味。換言之,打造特色是民宿經營者賴以生存的基點。
 
但當越來越多的民宿經營者奔著市場紅利而來時,為了搶佔先機,複製黏貼成了最高效的方法,省錢又漂亮的idea在民宿圈內反覆抄來抄去。以“民宿天堂”雲南為例,據統計分析發現,截至2018年,雲南6466家民宿中,超多半的風格類型大同小異,換湯不換藥,真正能體現文化內涵、當地特色的東西基本看不到。
 
特色噱頭成了懸在頭頂的達摩克里斯之劍,進退維谷下,更多民宿又陷入了“為特色而特色”的怪圈。繼“狗窩”民宿、“墳墓”民宿之後,西安的“兵馬俑”民宿又一次刷新三觀,生搬硬套又驚悚怪異的兵馬俑人充斥房間各個角落,令人啼笑皆非。

▲ 無處不在的兵馬俑,就問你怕不怕
 
3.運維成本畸高,盈利遙遙無期
 
巴菲特說:“生意中最重要的兩條規則是,規則一,永遠不要賠錢;規則二,不要忘了規則一。”
 
從選址、設計,到團隊組建和後期運營,主流精品民宿已成為一項動輒數百萬投入的重資產項目,再加上後期的運營維護成本,即便是在成本管控、營銷推廣上做到極致,投資回報期也在5年以上,民宿生意遠非我們想象中的情懷創業。
 
民宿的資金困境,還有房租。大部分的民宿創業者都採用租賃房源的形式,房屋產權並不屬於經營者,租金一般需要一次性付五年或十年,且租金面臨隨時漲價或房屋被突然收回的風險。
 
而民宿的季節性較強,淡旺季營收差距懸殊,相較於傳統酒店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渠道策略,為增加曝光率和入住率,民宿主要依靠OTA的輸出渠道。OTA巨大的流量入口對獲客的確有所幫助,但高額的佣金,又讓不少民宿主有苦難言,利潤空間更為逼仄。
 
層層盤剝下來,大部分運營不善的民宿,除了為原房東創收,別無意義。



3

民宿的“未來”怎麼走
 
雖處在輿論的風口浪尖,但在“民宿”的賽道上從不缺競爭者,有人剛剛退出,立時就有新人上位,而大量資本的捲入,更讓戰局硝煙瀰漫。
 
截至2018年,中國民宿產業資本基金規模達1000億元,包含業內頂尖資本機構在內的專業機構達50餘家,多家民宿企業融資超過E輪,途家和小豬短租估值均超過10億美元,城市民宿和鄉村民宿品牌融資超過50筆。
 
變化正在發生。在線旅遊巨頭攜程扶持螞蟻短租推出“有家民宿”,採用代運營模式,由業主、民宿投資人等負責提供閒置房產,有家民宿負責進行統一託管,為每套房源配備專職線上線下管家,管家團隊全部由具備兩年以上五星級酒店服務經驗的人員組成。
 
背靠美團的榛果民宿同時放出風聲,其管家服務要達到五星級酒店同品質的打掃品質,依靠規模化的運營,實現比單家民宿經營的效率更高,降低業主更多的經營成本。
 
小豬短租也不再滿足於只做房東和房客間的媒介,傾力打造“攬租公社”品牌,為房東提供從設計軟裝、保潔維護到智能設備安裝的全套服務,並提供收益保證。
 
無論說的如何天花亂墜,其背後深意在於讓民宿業快速邁向2.0階段——即進行民宿的連鎖化、品牌化和集團化。


機會大量存在,洗牌仍在繼續,民宿的“未來”形態究竟會是什麼樣,現在尚無人能給出準確答案。
 
但就像電影《中國合夥人》裡說的:“我們一直想改變世界,最後才發現,其實是世界改變了我們。”
 
興起於對千篇一律反叛的民宿,若最終只能淪為標準化的市場經濟產物,那無疑是最諷刺的黑色幽默。


本文授權轉載自快刀財經(ID:kuaidaocaijing),掃描下面二維碼一鍵關注,擁有您的私人商學院



親愛的粉絲們,從7月1日贈書的活動規則有微調,點贊數前五名讀者+每日值班小編隨機精選五名讀者獲得贈書。今日贈書《從零開始做保險銷售》定價:42元。


介紹


《從零開始做保險銷售》分別從保險的基礎知識、保險計劃書的製作、保險合同的簽訂、客戶的探訪、客戶拒卻的解決、客戶的維護、不同類型客戶的銷售策略、客戶的開發、組織的增員等方面向讀者介紹了保險銷售的整體面貌。本書語言簡潔、通俗易懂,不但融入了諸多專業知識和經典案例,也還備了大量圖表,能夠為讀者帶來更多的閱讀樂趣。



https://weiwenku.net/d/201312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