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告官醫生”江鳳林:傷醫行為,不能妥協

醫學界2019-09-05 23:33:29


江鳳林與長沙市公安局嶽麓分局、長沙市人民政府及第三人劉某白行政處罰及行政複議決定一案已庭審結束,這次江鳳林能得到他想要的公道嗎?



8月20日,“砰”的一聲,審判長再次敲響法槌,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中審判庭內,一場5個小時的庭審結束。江鳳林站了起來,坐了太久,他有點累了。


作為一名醫生,江鳳林以自己並不喜歡的方式出了名,身為全國首例醫生狀告警方及地方政府在傷醫事件中不作為案當事人,他屢屢成為媒體報道的焦點。


“許多年沒聯繫的同學,因為這件事找我詢問情況,默默無聞這麼久突然出名了,卻不是因為我的醫學成就。


不被理解、不被看好,江鳳林的“維權”之路並不順利,一審、二審敗訴,高院再審之後,有人認為江鳳林“小題大做”,浪費司法資源,這讓他感到心寒。


“我不是刁民,追求公平正義難道有錯嗎?如果不是警方處罰、政府行政複議、法院判決存在問題,事情不會走到這一步!


一個醫生的“至暗”時刻


5個小時的庭審,江鳳林幾乎沒有發言,委託律師周濤全權代理,他為數不多的發言是在審判員發問環節。


“醫院急診科不能開住院單這在哪裡都是個笑話,要尊重醫院裡的診療流程,不能想怎樣就怎樣。因患者病情危重,我建議其趕緊去隔壁的急診科就診,患者家屬接受了建議,退號後在急診科救治,作為門診醫生我盡到了告知義務,相當於為其提供了一次免費的諮詢服務,根本不構成醫患服務關係。事實上,該患者的首診在急診科!


庭審結束後江鳳林簽署庭審記錄


庭審現場,2比8的“對陣”讓人能感受到江鳳林所要“推翻”的東西過於龐大。坐在再審申請人席上的只有江鳳林和周濤,另一邊則由警方、市政府、第三人等8人組成。


周濤與警方代理律師的“交鋒”異常精彩,旁聽觀眾有人拿起手機查詢周濤律師的個人履歷。


坐在再審申請人席上的江鳳林聽著、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面無表情,作為一個醫生,江鳳林更願意出現在診室而不是法庭。


當聽到劉某白80多歲父親的“控訴”時,江鳳林的臉色突然陰沉下來。


“就差留著眼淚,跪下來求江醫生救救我們,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不給我們看病呢?”劉某白的父親在法庭調查環節回憶起事發時的情形。


旁聽觀眾因為吃驚發出輕微的聲音,周濤律師則請求審判長予以引導。


江鳳林不理解一個高校的退休教師為何會如此“誣陷”自己,更不理解劉某白為何讓80歲的父親以委託代理人的身份出庭。


庭審結束之後,劉某白的父親主動走過來想找江鳳林談談。


“有什麼事情咱們法庭上說!”江鳳林一口回絕,劉某白的父親怏怏而去。


有些人、有些事情不能被原諒


庭審中,劉某白的父親由於身體原因,中途退場接受醫療救治。


對此,江鳳林沒有生出“惻隱”之心,他覺得有些事、有些人不能被原諒。


“法庭上你的身份不再是老人,如果他來門診看診,我還是會當作患者來對待。


法庭上捍衛公平和尊嚴,江鳳林堅硬如鐵;診室裡面對患者,江鳳林溫暖體貼。


庭審結束第二天,江鳳林照常出診。一個老年患者在家人陪同下走進診室,江鳳林初步判斷是腦卒中,建議對方立刻走急診綠色通道,家屬連聲感謝。


診室裡,貼著江鳳林的個人手機微信二維碼,患者和家屬都可以成為他的微信好友,享受免費諮詢服務,他稱這是自己的特色服務。



事情剛發生的時候,江鳳林也曾反思自己是否有不當之處,思來想去,江鳳林覺得自己並無過錯。後來,湘雅三醫院及湖南省衛健委也“力挺”江鳳林診療過程無不當之處。


為了不耽誤病情,讓危重症患者走急診流程,對於江鳳林來說,這是標準診療流程,他不明白為何遇到劉某白就“失靈”了,而且慘遭“毆打”。


庭審現場,對方堅稱醫患雙方均存在過錯。二審法院認為,該案雖系行政訴訟,但起因仍是醫患矛盾。醫患雙方均應汲取教訓,將構建文明、和諧的醫患關係作為共同的社會責任。


“我沒有錯,衝突的根源完全在對方,都說一個巴掌拍不響,只不過這兩個巴掌都來自劉某白本人。


經歷這樣的事情,江鳳林至今依舊覺得匪夷所思。


“聽取醫生的專業意見,會有皆大歡喜的結果。這就是特權思想在作祟,辦理住院怎麼能隨心所欲呢?


告官的“風險”


2004年7月,江鳳林作為人才被引進到中南大學湘雅三醫院,他熱愛這份工作。


他深知,發起行政訴訟是一件充滿風險的事情,過程必將曲折艱難。


“這個事情千頭萬緒,牽涉到方方面面,要冒著很大的風險,不止是要賭上自己的職業生命!甚至......”


江鳳林的行動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這也堅定了他堅持走下去的信心。

“央視的兩次報道和同行的支持,讓我覺得自己乾的這件事情,十分有價值,是正確的事。


踏上“告官”之路後,江鳳林的朋友突然多了起來,不少人關心事情的進展,為他出謀劃策,加他微信的患者也會主動轉發該案的相關報道,為江鳳林加油打氣。


兩年多來,很少有人勸他停下來、不要繼續堅持下去,大多數朋友都建議他要依法維權,堅持到底。


訴訟並沒有影響到江鳳林的工作和生活,除了完成診療工作外,他還經常忙裡偷閒下基層義診、健康宣教,出版健康科普專著。這期間他榮獲了首屆中國優秀科普醫生獎,是湖南省唯一一位獲此殊榮者。


對於訴訟,他對“醫學界”說:“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我都快成了半個法律人士了。


對於患者,江鳳林依舊認為他們絕大多數心地善良,信任並尊重醫生。


“對患者一定要盡心盡力,作為醫生,不管自己遭遇了什麼,治病救人的初心,都不會改變!


醫生中的“少數派”


醫生被打不是少數,很多人選擇忍氣吞聲,江鳳林在醫生群體中是“少數派”。


較真,給了他走下去的動力。

他不明白,自己沒有過錯,為何卻硬要認同“醫患雙方均有過錯”。

他不明白,明明是毆打,為何被輕描淡寫成推搡、拉扯。

他不明白,為何面對清楚的事實,警方和政府卻“視而不見”。

他不明白,為何有人懷疑他沒事找事、宣洩私憤、訴訟成癮。

……


“診室風波”發生前,江鳳林就一直關注醫生被傷害事件,他也思考過如何處理這個問題,沒想到這事竟然落在了自己的頭上。


江鳳林最終選擇成為“少數派”。


圖片來源:江鳳林


“受了委屈之後還要嚥下去,我真做不到,我要做一個有骨氣、有血性的醫生。”


他一直在澄清一個事實:我狀告的是警方、政府在傷醫事件中的不作為、降格處理,不是針對劉某白。


“這個案件從始至終都不是個人恩怨,我不是為了宣洩私憤,我和劉某白之間原本就不存在私人恩怨。”


曾有醫生在被打後詢問江鳳林該怎麼辦?江鳳林並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


“我自己實際行動做個示範,推動法治進步,使涉醫違法犯罪案件不拖延、不降格,如果能實現這個目的,我就心滿意足了。”



 相關閱讀 

首例醫生狀告警察不作為案,醫師協會:堅決支持!

一個醫生,把公安局和人民政府告了!

“醫告官”二審開庭!江鳳林醫生維權太難了

敗訴,醫生告政府不作為終審判了

湘雅醫生狀告警方案逆轉?打了3年輸掉的官司,省高院又提審了……

傷醫者求“放過”當庭遭拒!湖南“醫告官”案再審開庭



本文首發:醫學界
本文作者:陳朝陽
責任編輯:田棟樑




版權聲明

 本文原創 如需轉載請聯繫授權


- End -


 

https://weiwenku.net/d/201313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