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讓你不舒服的關係,都是錯的

簡易心理學2019-09-10 14:04:25



如果一段關係讓你覺得不舒服,

那麼大概率是要快刀斬亂麻的。



作者:蘇眉細細

來源:蘇眉細細說(ID:sumeixixi01)



三觀不同,不必強融 

 

高中時候,曾經有一個朋友,好得鑽一個被窩,吃一碗麵,混穿彼此的衣服。

 

無論什麼事,都會第一時間和對方分享,甚至同時喜歡一個男孩子,都彼此謙讓。

 

別人見到一個,就會問:怎麼你自己,她呢?

 

原以為可以這樣好一輩子,沒想到,高中畢業後,便漸漸失去聯繫。

 

去年閨蜜的女兒考上了某部委公務員,我陪她去商場買生活用品的時候,竟然遇到高中同學。

 

激動的寒暄擁抱之後,說起閨蜜女兒的事兒,她羨慕之餘,脫口而出:“你們家背景很強大啊……”

 

我說了句“其實現在的公務員考試真的很透明很公正啊”,不料,卻引起了她的各種吐槽。

 

聽著她對生活的種種不滿與偏執的理解,我忽然不知道說什麼。

 

腦子裡閃過一句話: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就在你面前,卻無法靠近你

 

臨走加了微信,看她的朋友圈,基本是各種促銷活動求贊,偶爾給我發個砍價的鏈接。我默默幫她砍了幾回,沒說話。

 

當你成為飛鳥,翱翔天空,當我成為游魚,潛入海底,我們,就成了你和我,橫亙著魚與飛鳥的距離。

 

難怪陳奕迅唱:“為何舊知己,到最後變不到老友,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知乎上有一個問題:好朋友為什麼逐漸疏遠?有一個高贊回答:漸老的歲月和漸遠的三觀。瞬間戳中了內心最柔軟的部分:


曾經形影不離,後來卻漸行漸遠;

曾經無話不談,再見卻相對無言;

說好同甘共苦,如今卻海鹹河淡。


不知道從哪一刻開始,彼此都覺得了累,也曾試著想挽回,卻更覺心力憔悴。


其實,如果一段感情維持地很累,那就不要繼續了。愛情是這樣,友情更是如此。因為好的關係,都應該是舒服的





費勁的關係,都是錯的

 

學生時代讀魯迅,最喜歡的就是他和閏土的友誼。

 

兩個人是少年閏土跟隨父親給魯迅家幫傭時認識的。由於年紀相仿,很快玩到一起,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閏土健康活潑,教給魯迅捕鳥、抓獸、看西瓜,還告訴魯迅好多高牆大宅內見不到的新鮮事兒,讓魯迅羨慕不已,親熱地喊他“閏土哥”,兩人情同手足。

 

後來,幫傭結束,閏土父親要帶他回鄉下時,急的少年魯迅大哭,閏土也躲到廚房裡不肯出來。

 

兩人再次相見,已經是中年。魯迅吃過飯正在喝茶,閏土忽然來了,魯迅激動的站起來說“閏土哥,你來了?”

 

閏土此時已經有六個孩子,而且接替父親,成為魯迅家的幫傭。他體態臃腫,一臉滄桑,望著魯迅,半天囁嚅著,本能地喊了一句:老爺……

 

曾經兩小無猜的好朋友,真情還在,中間卻已經隔了一條河。這條河太寬,裡面隔了歲月,盛滿了人生酸甜苦辣,再也無法逾越。




 

就像《半生緣》裡曼貞對著昔日的戀人說的那樣,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這樣的情形,我們也曾經遇到:


曾經睡在上下鋪的兄弟,一起翹課追女孩不分彼此的好友,畢業十年、二十年後,人生也已經大不相同,有人在北上廣橫刀立馬,有人在海外拿了綠卡,有人卻下崗失業一團亂麻……

 

同學會重逢,除了一起回憶過去,就只剩掩不住的尷尬。

 

往日真情猶在,只是生活環境大不相同,我可能再奮鬥十八年,也無法輕鬆地坐下來與你喝杯咖啡,曾經兩小無猜的我們,終於活成了不同的階層。  

 

 



真正的情誼,無需討好

 

凡高與高更是同時代的藝術家,而且有過一段“同居”歲月。

 

那時候,意氣風發、充滿自信的高更一直是凡高嚮往的對象。

 

嚮往到極致,35 歲的凡高邀請 40 歲的高更來自己的小鎮上同住。

 

基於藝術家的相互欣賞,高更欣然答應。

 

凡高喜不自禁,為了迎接高更,他畫了《房間》,並按照畫中的情形佈置房間,還畫了那幅著名的《向日葵》,掛到房間牆上……

 

凡高對高更這個朋友,包含著熱情與期待,敬畏與嫉妒。複雜的情感,使得他們在一起的日子並不愉快。

 

除了藝術上的分歧,高更很快厭煩了凡高的過分的體貼與討好,覺得友誼不應該是這樣的;而凡高對高更的迷戀已經近乎瘋狂,那段日子,高更經常半夜醒來,被床邊凝視他的凡高驚出一身冷汗。

 

友情是平等的,情誼的天平一旦傾斜,就無法維繫。

 

在凡高近似瘋狂的舉動中,高更落荒而逃。凡高發現高更離去後,絕望地割下自己的耳朵寄給高更。

 

想一想,如果自己有這樣的朋友,會不會也心驚肉跳地逃走?

 

有句話說得好,友情生於共鳴,毀於分歧


 如果一段關係讓你覺得不舒服,那麼大概率是要快刀斬亂麻的。



 


 最好的關係是,我懂你

 

大家都知道,張愛玲有一個好友叫炎櫻。張愛玲的很多文章裡都有她,而且曾經說過:在這個世界上,炎櫻是無法替代的。張愛玲的兩次婚姻,炎櫻都是證婚人。

 

後來張愛玲與胡蘭成鬧分手時,胡蘭成還曾經求炎櫻斡旋。這麼好的兩個人,後來,卻老死不相往來。

 

我大概能想得出她們友情發展的過程:開始的時候,兩個人裡,張愛玲是主角,她才華橫溢,風頭正勁,炎櫻是作為配角存在的。後來,張愛玲去美國後,生活落魄,多虧炎櫻幫助。

 

但是,炎櫻有意無意在交流中談及自己的優渥生活與一場場愛情,讓敏感、缺愛的張愛玲很失落。

 

換了我們,大概一個朋友天天在身邊秀優越感,也是不爽的吧?




 

所以,後來張愛玲與炎櫻漸漸疏遠,甚至身後事也是交代給遠在臺灣的宋琪夫婦,而不是同在美國的閨蜜炎櫻。

 

除了感謝宋琪夫婦在她窘迫時的無私幫助,很大程度上,宋琪夫婦是懂得交友之道的人

 

他們低調沉穩,不打探張愛玲的隱私,也不利用她的名氣賺錢,只是在一邊默默關注,需要的時候,就出現,又不對外界洩漏她的行蹤和消息,這讓性格孤僻的張愛玲感到舒服。

 

其實,最好的關係,不是天天在一起,而是,我懂你。懂你的驕傲與自尊,明白你的不堪與無奈,看破不說破,默默站在你身後,護你自在舒服。

 




 擁有一份真情,是一種幸運


但是,感情也是有保質期的,很多時候,有些東西會在原本親密無間的兩個人之間,悄悄劃開一道口子,你的觀點我無法認同,我的三觀你覺得不爽,走著走著,彼此成了兩條路上的人。

 

所以管寧與華歆割席斷交,塞上與左拉決裂,張愛玲與炎櫻老死不相往來,而我們,那個曾經說好一輩子的朋友,也成了魚與飛鳥……

 

其實,結束一段關係,有時候並非壞事,畢竟,人生大部分的遇見,都指向別離。


有結束,才有開始,失去一份真情,再去迎接下一份真情,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end-


作者簡介:蘇眉細細,一個走路帶風的北方女子;多平臺簽約作者,流行期刊寫手;用走心的文字,寫百態人生,有溫度,有態度。微信公眾號:蘇眉細細說 sumeixixi01。

圖丨網絡,若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https://weiwenku.net/d/201333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