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是無人也自香!知名投資人馬雪徵去世,享年66歲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9-09-10 15:55:14

本文字數:3127|預計6分鐘讀完

縱橫商界30載的馬雪徵,特別喜愛一首明朝的詠蘭詩,其中末兩句是“西風寒露深林下,任是無人也自香”。


撰文丨楊楊

編輯丨陳曉平 



知名投資人、博裕資本創始合夥人馬雪徵因病於近日去世,享年66歲,她曾為鄧小平擔任過翻譯,因操刀聯想收購IBM個人電腦業務而為人所知,是中國最知名的商界女性之一。


倘若有人想從言行打扮上揣度馬雪徵的職業,恐怕十有八九要失算。


無論是作為 CFO 還是 PE 投資人,馬雪徵與這些職業的典型臉譜之間都相去甚遠。她很少給人以壓迫感 :或是職業性的“嚴謹、不苟言笑”;或是不得不在忙碌中擠出時間來應付對話而表現出來的不耐煩 ;又或是一本正經的禮貌,眉梢眼底卻盡是疏離。


一般而言,你也很難感覺她心生戒備。馬雪徵反應敏捷且語速很快,往往你的問題剛問完,她的回答已經滔滔而來,那些話語像是不需要思量、在路上迎著她而來的。


即便是當年談論收購 IBM 的 PC 部門,那十幾億美元、長達 4 年的併購也彷彿只是閒話家常。談到有趣處便兀自笑了起來,而且自信別人也會覺得有趣。那種神情,就像她家鄉天津的相聲演員在抖出一個包袱前,認為一定能逗樂觀眾一樣自然。


一個更明顯的例證便是,身處“中性”的商業社會,並不妨礙馬雪徵享受“女人的特權”。她說很少在機場商店解決行頭,雖然這是 PE 投資人的常態。


楊元慶悼念馬雪徵


“身為女人而無法享受逛街、打扮的樂趣,該有多遺憾?”她會因為愛馬仕的一季新產品而談興大發,也會酒逢知己般和味千集團的 CEO 潘蔚在一起笑談用ZARA 或者 H&M; 等快時尚搭配其它奢侈品的著裝心得。據說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早年去香港時,都是馬帶著他去中環挑選合體的衣服。


十七年的聯想歲月


若回顧她的職業經歷,很難找出馬雪徵何以能保持這種性情的原因。1990 年馬雪徵加入聯想,一待就是 17 年 ;此前的 12年她在中國科學院工作,在這個與學者、諾貝爾獎獲得者頻繁接觸的國家頂尖科技學術機構中一路做到正處級 ;2007 年從聯想CFO 任上退休之後,馬雪徵加盟美國老牌 PE 機構 TPG(Texas Pacific Group,德克薩斯州太平洋集團),成為投資人。


無論哪一段經歷都足以使馬雪徵成為另一種人,但她不單沒有,反而迷惑了旁觀者 :何以這種反差並沒有割裂馬雪徵的職業生涯?甚至連她的女兒也曾開玩笑說 :“我真不知道我媽媽是怎麼做 CFO 的,她只有小學六年級的算術水平,代數都沒學過。”


旁觀者的迷惑,無礙馬雪徵一度成為聯想“最有權勢”的人、名副其實的“女二號”,《財富》雜誌曾經這樣描述 :聯想之所以成為今天的聯想,馬雪徵功不可沒。她是香港聯想與北京聯想合併、將神州數碼從聯想分拆以及 IBM PC 併購案的直接操盤人,同時還參與制定了聯想的發展戰略。


知名製片人王利芬曾經這樣評價馬雪徵 :她頭腦特別清晰,對事物判斷直逼本質,又有極強的行動能力。“所以,她做什麼事都會成。


頗為出人意料的,當年加入聯想,“是我主動說服柳總的”。馬雪徵回憶,當時聯想內部甚至還開過一個會討論要不要馬雪徵。一方面,柳傳志不明白,緣何馬雪徵願意離開中科院而加入聯想。即便是在中科院體系中,當時的聯想只是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而彼時的馬雪徵卻已是中科院兩個處的處長,甚至有機會升任副局長。


柳傳志的另一考慮,或許是馬雪徵的“背景”:聯想最初的班子都出自中科院計算所,馬的專業卻是歐美文學,給李約瑟這樣的科學家做翻譯似乎才是正道。


馬雪徵實際上也這麼想,“我覺得自己的最強項還是與別人溝通”,馬雪徵從來沒想過要去做CFO,多年後回想起當年的這個決定,她依然覺得“很正確”。讓她振奮的,是 1988 年與柳傳志在香港的那次會晤,“在那麼艱苦的環境下,柳總與他的部下們談宏圖、談戰略,如同指揮千軍萬馬、運籌帷幄的將軍”。而在中科院,馬雪徵顯然無法找到這樣的存在感,她早已開始考慮,是否該找一份更“結果導向”的工作?


最初,馬雪徵憑藉一口流利的英語,獲得聯想香港總經理助理的職務 ;此後升任集團副總經理,主管包括財務部、司庫部、企業傳訊部、人力資源部門的整體運作管理。她的工作習慣是,與全球司庫、首控官、全球首席會計師、首席審計師、投資者關係負責人、M&A; 負責人等 6 名直接向自己彙報的主管,每週保證一個小時的溝通。


在擔任聯想 CFO 那些年中,馬雪徵對併購、投融資並不陌生,2005 年 TPG 投資聯想控股,馬雪徵直接參與了“從最初的談判到大家協同作戰收購 IBM PC”的整個過程 ;聯想早期對搜狐、金山、FM365 的投資中,也有馬雪徵的身影。2007 年,馬雪徵“由實業而 PE”的轉型,雖出人意料,卻也並不顯得突兀。


聯想收購IBM電腦業務,來源:每週電腦報


她很清楚,“一個人倘若離開了特定的平臺,就不會有太強的權力”,而聯想正是賜予她這種權力的平臺。但她更清楚借力這個平臺自己能做什麼、想做什麼。


2006 年 5 月底,馬雪徵交出了兩份文件,一份是聯想集團收購 IBM PC 業務後的第一份年報,另一份則是退休申請。在辭呈中,馬雪徵提起了已被自己擱置長達 6 年的想法,去做投資人。對於遲來的新徵程,她說 :“如果到了 60 歲,就沒有公司會要我了。”不過,她長期擔任聯想集團的獨立非執行董事一職。


女文青的商業冒險


轉作投資後,馬雪徵代表 TPG 完成了對達芙妮、物美等的大手筆投資,並在2011 年初組建自己的 PE 公司博裕資本,並出任董事長。博裕投資了阿里巴巴集團、網易雲音樂、居然之家、曠視科技、同程旅遊、藥明康德等企業,總募集規模為近百億美金。


“當我突然變成了一個女商人,接觸的對象從原來的學術界與政治界的談判對象,轉變成那些可以計較到可笑程度的人時,我是痛苦的。”轉型並非沒有陣痛,馬雪徵對此也毫不諱言。


1952 年出生於天津的馬雪徵,自言從小接受的是鼓勵式教育,“一直是功課最好的學生,在很多事情上也自信可以做得比別人更好”。在進入商業企業的兩三年時間裡,“我的自信差了很多”,馬雪徵回顧說。


最終還是柳傳志的方法論起了作用。“我跟柳總這麼多年,他指導自己行為的法則就是天下沒有做不成的事情。環境不好有環境不好的做法,環境好有環境好的做法。”馬雪徵說她一直堅信這一點。曾經是純粹知識分子的馬雪徵,在面對那些舉著酒杯說“你要是不喝就是瞧不起我”的人時,也學會了把酒灌下去。



與此相比,對馬雪徵來說,從頭學習“營銷、市場、財務”,反倒是件相對輕鬆的事情。2006 年 11 月 TPG 創始合夥人 Jim Coulter 在邀請馬雪徵加盟時,曾經對她有過這樣的評價 :學習能力強、溝通能力強、多任務處理能力強。當然,馬雪徵真正的祕訣或許是,她從不諱言自己的“無知”,並且總能找到恰當的解決方案。馬雪徵稱她“沒有包袱”:有成績的時候沒有包袱,沒有成績的時候更沒有包袱。


1978 年被分配到中科院做對外合作項目後,馬雪徵接受的第一個項目是給李約瑟做翻譯。在翻譯過程中,她甚至會直接向臺下包括原中科院院長方毅等在內的專家們發問,“這詞是什麼意思”。


聯想時期也如此,“我真的不是一個有過財務教育背景的人”,她的策略是,如果自己做得不好就改,“不能埋怨別人,而且一定要靠團隊”。當時,馬雪徵對內外部的專業人員經常講的一句話是,“有問題我就會問你們”。


2008 年在轉入 TPG 後第一次接受採訪時,馬雪徵也毫不諱言,“我真的不是很懂私募基金投資”。當然,除了依靠團隊,對自己認定的事情,馬雪徵也習慣了全力以赴並樂在其中。


“我不會像職業經理人那樣只想打工賺錢”,轉入 TPG 最初那段日子,為了儘快加強對 PE 行業的瞭解,她的生活就是“密集地看企業”,有時候甚至一天看兩三個。從這點或可瞥見馬雪徵緣何把自己界定為“中性人”。


那個在華盛頓的杜勒斯機場(Dulles Airport),因為航班延誤而滯留並隨性坐在地上的馬雪徵,與當年聯想年會上那個身著藍底碎花唐裝、邊唱《健康歌》邊盡情跳舞的馬雪徵,在精神上,並無二致,對應著柳傳志對她的評價 :冰雪聰明之餘,更難能可貴的是責任心和溝通能力。


然而要說馬雪徵是為著這一句讚美,那倒也未必。


她說,她愛著明朝一位少有人知的詩人薛網的詠蘭詩,“我愛幽蘭異眾芳,不將顏色媚春陽。西風寒露深林下,任是無人也自香”。


https://weiwenku.net/d/201335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