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後手機裡的祕密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9-09-10 15:59:18


本文字數:6324|預計11分鐘讀完

我們找了9位來自不同城市、不同年齡段的00後,與他們聊了聊。


來源丨經緯創投(ID:matrixpartnerschina)

作者丨經緯主頁君



隨著互聯網人口紅利迎來拐點,00後逐漸成為互聯網平臺聚焦的潛在用戶。

 

根據國家統計局2010年進行的人口普查數據,00後的人口總數為1.46億。這1.46億的00後成為了新的流量紅利——他們大多在小學階段就擁有了自己的智能手機,比起PC時代他們在網上泡的時間更久,也會把大把的零花錢投入到遊戲、直播、追星等愛好中去。可以說,誰抓住了00後的心,誰就搶佔了移動互聯網的前沿高地。

 

關於00後,一直有著各種各樣的“傳聞”,比如,00後都喜歡玩QQ,喜歡玩各種陌生交友App認識新朋友,喜歡二次元和宅、喜歡混飯圈打投……但其實,00後的人群覆蓋了小學、初中、高中、大學這4個不同階段的群體,每個群體都有著各自不同的喜好和習慣。


我們下載了一些00後的常用App試用,發現它們大多比較複雜,功能繁多,初用者很難找到一些功能的入口,使用起來也比較費力,甚至需要搜索教程或相關經驗。


一位業內人士分析道,00後App複雜可能是因為需求分層。比如QQ有一個磅礴的系統,這些功能本身是在用產品去滿足各種需求,所以必然會變得越來越複雜。但是對用戶來說,雖然有很多功能,但他們可能只使用了自己熟悉的功能。此外,QQ是一個混雜產品,把遊戲社交等方向都放在裡面,嚴格意義上來說QQ是一個矩陣了。從產品的角度來講,簡單的產品是最好的產品,但到了後期,產品要被賦予更多的意義,承載更多的責任,這就已經不是產品的問題,而是公司的問題。

 

我們找了10位來自不同城市、不同年齡段的00後,與他們聊了聊——他們的上網喜好和消費習慣,發現了很多有意思的現象:

 

有的人會在快手上給主播打賞6000塊,但也會用拼多多買9.9的染髮劑和美瞳;

 

有的人經常和老師一起打王者榮耀,互送增加親密度的禮物,親密度達到了最高級別;

 

有的人極其討厭擴列和曖說說,認為QQ應該是一個乾淨而純粹的社交圈;

 

有的人每時每刻都和朋友共享位置,和朋友之間沒有隱私;

 

也有的人已經成為了社畜,開始用起了釘釘;

 

……


在我們的採訪中,00後呈現出了多姿多彩的喜好和用戶習慣,但也有著一些普遍的共性:偏好影音娛樂,喜歡看直播短視頻、普遍打遊戲,喜歡在遊戲中社交、消費觀容易受到潮流影響,有著強烈的消費意願。


伴隨著00後的崛起,誰抓住了00後,誰就抓住了市場。而要抓住00後,就要懂得他們的心。今天這篇文章,我們選取了6位比較有意思的00後的口述,希望讓你更瞭解00後。


我給主播打賞了6000塊 

但我也用拼多多  

仙女,女,北京

2007年出生,六年級

 

仙女手機桌面截圖


每天睡覺之前,因為沒人陪我聊天,我都會打開快手看直播。

 

我最早下快手是在我三年級的時候,同學推薦說這個挺好玩的。當時我特別討厭直播,覺得有什麼好玩的,不就是說說話。後來我發現,裡面有很多人可以聊天,可以看她們每天打扮成不同的樣子。

 

我喜歡看網紅直播,因為她們長得好看。以前我最喜歡的主播是一個廣東惠州的小網紅,我覺得她長得特別美,只要一有時間就會去看她直播,沒時間也抽時間看,整個人都沉迷於看她的直播無法自拔。追她直播的那兩個月裡,我給她打賞了6000塊。

 

一開始的時候,我只是單純的看直播,不打賞。後來我發現直播的時候,只要有人送了穿雲箭,直播間就會發紅包。我一般能搶1快幣到2快幣(編者注:1快幣=0.1元),人少的時候,可以搶二十多快幣。只要一搶到,我就會去給我喜歡的那個主播刷禮物。那段時間,我總共搶了四五百塊,全都刷給了她。

 

後來,刷著刷著變成了習慣,我開始自己花錢刷。因為那個主播直播的時候會說,打賞得最多的榜一是大哥,榜一可以加微信,榜一怎樣……當她這麼說的時候,我就會給她瘋狂打賞,搶著當榜一。有一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是榜一。

 

那個主播還會和別的主播PK,看誰收到的打賞多。她輸得特別慘的時候,我就想給她發一個穿雲箭。(編者注:一個穿雲箭是288.8塊,是快手最貴的禮物)現在想想我也覺得挺貴的,我平時很喜歡買化妝品,但我一般也只買幾十塊的,最貴的也就兩百多。我還用拼多多,因為我們老師經常在班級群裡發鏈接讓我們幫她砍一刀,我也下了這個軟件,沒事就上去逛逛,買了9.9的染髮劑和美瞳。但是給她打賞的時候,我都沒有心疼過。

 

但有一天我發現,我給她刷禮物的時候,她就屁顛屁顛跟在我後邊,天天給我發微信,各種誇我。結果一不刷禮物,她再也不理我了。

 

我有點被打擊到了,覺得她太勢利了,越看越覺得她討厭。有一段時間,我看她直播,發現她和誰PK,我就去對面打賞。她發現之後問我,你怎麼跑對面去了?我也懶得理她。

 

後來我越想越氣,就去快手的官方賬號上投訴那個主播。因為快手禁止未成年人打賞,我先內部投訴她,說如果不退,我就去外面投訴。很快,快手就把我給她打賞的錢都退回來了。我給其他人打的都只退了80%,她的100%都退給我了。她太勢利了,這是報應,懂不?報應。

 

現在我覺得她又矮,雙眼皮又不自然,一看就是整的,還有很多人喜歡她,也不知道為什麼。

 

現在,我喜歡另一個惠州的主播,因為她顏值很高,又不會自己炒作,她都沒有CP,她說她只有閨蜜,比較單純,還挺可愛的。只要一搶到紅包,我就都發給她,但我現在已經不會像追第一個主播的時候那麼瘋狂了。

 

我不喜歡那些充錢和不充錢

就天差地別的遊戲  

你猜,男,北京

2006年出生,六年級



你猜手機桌面截圖


我人生中的第一臺手機是在四年級的時候擁有的,那個手機只能玩微信,但我也不愛和同學聊天。我也沒有QQ,連賬號也沒有,我的賬號是我媽的。微信我也是百年一看,一看看一百年,因為我喜歡在上面玩跳一跳。

 

有一回手機摔碎了,不能玩了,我就用iPad玩跳一跳,後來又發現了“我的世界”這個遊戲(編者注:整個遊戲世界由各種方塊構成,玩家可以破壞它們,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塊隨意建造東西。為了在遊戲裡生存和發展,玩家需要通過伐木、挖礦、捕獵等方式獲取資源,並通過合成系統打造武器和工具。隨著遊戲的進行,玩家自立更生,逐漸建造出一個自己的家園。)

 

這個遊戲不能充錢,不能買皮膚,連比賽都比不了,這是一個很自由的遊戲,沒有厲害和不厲害之分,所以我很喜歡,現在它變成了我玩得最多的遊戲。

 

我們全班也就兩個人玩這個遊戲,大多人還是喜歡玩王者榮耀。我之前也玩過王者榮耀,但我不喜歡那些太殘酷、太激烈,充錢和不充錢就是天差地別的遊戲。我喜歡那種大家都在同一個起跑線上,不管有錢沒錢都可以一起玩的公平的遊戲。

 

我的大部分時間還是主要在學習,但上學的時候,我覺得無聊了,就想玩手機。基本上,我媽只要允許我玩手機,我就會玩我的世界。我媽如果心情好不管我,可以玩三個小時,我媽如果心情不好的話,我一拿起手機就念:還看手機呢?

 

除了打遊戲,我喜歡晚上睡覺之前在被窩裡看動漫,我最喜歡看火影忍者,但最多看半小時就會被我媽發現。我的手機裡也下了A站和B站,但基本都在掛機狀態,我不愛用,我喜歡用騰訊視頻看動漫,但我沒錢充會員,是蹭我舅媽的。我也沒錢買手辦,但我們美術老師會送我手辦。

 

我的手機裡最多的,還是學習軟件。一起小學學生、同步學、少兒趣配音……這些都是我小學的時候下的,都是做作業用的。現在我用得最多的是網易有道詞典,直接照片一拍就翻譯好了。作業幫是我媽下的,她喜歡用它拍照看答案來幫我檢查作業。但我不喜歡用作業幫,我覺得這裡面很多答案是錯的,還不如自己寫,我不相信它。遇到不會做的題,我就問老師。

 

但我覺得等我上初中的時候,這些就可以全刪了,不用留那些無聊的東西。初中甚至可以把手機扔了,也不用玩我的世界了,因為已經沒有時間能玩手機了。


我每時每刻都和朋友共享位置,

我們之間沒有隱私  

期期,男,廣東汕頭

2002年出生,高一


期期手機桌面截圖

 

我手機的所有的App裡,我最喜歡的是Zenly,我把它放到了Dock欄裡,方便隨時打開。這是一個好友定位軟件,能隨時隨地看到朋友們的位置、手機的電量,也可以和朋友們用有聲音的表情包聊天。

 

這個App是我玩舞立方的朋友推薦的,去年我在遊戲城看到了舞立方的機器,試了一下覺得好玩,就老去玩,一星期去玩兩三次,認識了一幫朋友,慢慢地大家熟了,他們就給我安利這個App。

 

在這個上面的都是摯友,沒那麼熟不會加,因為這個軟件會隨時隨地共享位置,很多人會覺得太暴露隱私了。我在這面有5個摯友,我覺得我們之間好像沒有隱私,一切都可以跟朋友分享。

 

我喜歡在Zenly上看大家的位置,因為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地理上的陪伴,雖然大家不在一起,但能知道大家都在哪,感覺大家在不同的地方跳舞。想出去玩的時候,我們就會點開它,看看大家都在哪,然後召集大家一起出去玩。

 

大家都覺得00後喜歡玩QQ,但其實QQ是我小學玩的了,上了初中以後,我就只用QQ來登遊戲了,因為QQ實在是太幼稚了,像釐米秀那些,都是我小學玩的。聊天我基本都用微信了。

 

我也不喜歡社交軟件,我不會玩那些陌生交友App,因為我覺得很無聊。我有很多興趣愛好,比如籃球、舞立方和遊戲,這些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沒必要抱著手機社交。

 

因為喜歡打籃球和看NBA,我也算是半個鞋狗,沒事就會刷刷nice、毒、有貨這些App,買了四五雙鞋,我最喜歡的是AJ,但我沒錢買。我買了鞋就是自己穿,有時候會和朋友拍拍照片,不會去炒鞋。

 

遊戲我喜歡玩王者榮耀和吃雞,但我打遊戲從來不充錢,因為我技術足夠厲害,所以不需要哈哈哈哈哈。但我每天我最多也就打兩小時遊戲,因為我還沒成年,有健康系統,到時間就會強制下線。最近,我比較喜歡玩的是恐怖遊戲Evil Nun,中元節那天我玩這個遊戲把自己都嚇了一大跳。

 

我是在小紅書上發現Evil Nun這個遊戲的,我喜歡看那些小推薦和穿搭,差不多一禮拜會去上去看一兩次。閒著無聊的時候,我也會看看抖音,在上面看帥哥美女穿搭搞笑類的視頻。

 

我覺得,外界對00後最大的誤解是——總以為手機就只能玩遊戲,但其實,00後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


我極其討厭擴列和曖說說,

QQ應該是一個乾淨而純粹的社交圈  

媆媆,女,四川成都

2001年出生,高三

 

媆媆手機桌面截圖


我手機裡最喜歡的App是QQ,自從2009年註冊了之後,我一直超愛這個App。

 

我主要喜歡和同學聊聊天,發個QQ空間的說說記錄一下生活,還會寫日誌。我喜歡發表有真情實感的說說,或是最近的美好生活,或是每一剎那的感悟。

 

毫不猶豫的說,我極其厭惡擴列和曖說說,感覺QQ應該是一個乾淨而純粹的社交圈。為了交友而交友的擴列,為了增加空間熱度的曖說說,都是對自己生活態度的一種汙染,沒意義,也沒有什麼用。

 

我也玩過釐米秀,感覺是QQ秀的升級版,不用充Q幣就可以換裝,也是表現自己穿衣風格的一種方式。但對我而言我還是更喜歡錶情包,可以精煉而生動地展現此刻的心情。我還喜歡裝飾我的QQ空間,所以我從初中開始就會充黃鑽,但不是每個月都買,有斷層期,得看零花錢多少。

 

從暑假開始,我用微信聊天好像漸漸的更多了。因為高考之前我老媽把我手機沒收了,一個星期就20分鐘玩手機的時間,就上一下QQ看看回復消息。不過這個暑假以後我就實現了手機自由,可以加同學們的微信了。但我的微信也是從這個暑假才開始好好經營的,就只加了一小部分人,而且平常聯繫出去玩啥的就那幾個好朋友。

 

相對來說,我還是更喜歡QQ,因為用的時間長,有感情了,畢竟是9位數的號。

 

用QQ還是微信我主要看心情切換,不過還真是容易出現bug。有一回我在微信問朋友,怎麼不回我消息?她說你哪給我發消息了?然後我發現是在QQ。類似還有,你為啥不去給我點贊?對方說,你沒發朋友圈啊?哦dbq(編者注:對不起)我發滴QQ空間。

 

很多人都說00後流行縮寫,但其實我也不太喜歡,感覺有點非主流的味道。最近好像流行什麼“everybody在你頭上暴扣” ,是一首rap裡的詞,挺火的,但我覺得花裡胡哨。

 

除了QQ之外,我比較常用的App還有旅行青蛙。這個遊戲是去年流行的,但沒幾個月熱度就過了,很多人都不玩了。但我覺得既然養了它就要一直堅持,只要時間允許,我每天都會點進去餵它食物,看看它又寄了哪些新明信片。

 

還有一些App是我捨不得刪的,比如王者榮耀、滾動的天空和跳舞的線,這幾個都是我妹妹下載的,她12歲,也是個00後。她早就有了自己的手機,但她還沒換新手機的時候,手機屏比較小就先用我的,因為我的手機屏大,更方便玩遊戲。

 

一開始,我想刪掉這些App,但她不讓,後來覺得都玩的不錯了,就不捨得刪了,她確實挺厲害的,王者比我玩得還好。

 

小猿搜題我讀高中的時候也會用,但用得不是很頻繁。因為我媽不怎麼讓我用,她讓我去問老師,以防我偷偷玩手機。

 

我覺得外界對00後最大的誤解是——叛逆、攀比、沒有人生目標、幼稚無腦。但我覺得不是這樣的,我們的生活除了網上展示的那些形象,還是很多元的。比如我這個暑假,學車、練琴、做手賬、看電影、寫影評、背文常……安排得滿滿當當的。

 

當然,00後網戀,我覺得實在是不好的現象,不過這樣的00後應該在05年之後出生的,感覺現在初中生小學生還挺多的。但我覺得為了戀愛而戀愛太不靠譜了,我們這些世紀寶寶大多數都還是很正的。


不要以為00後都是小學雞,

其實我們已經是社畜了  

Sunshine,女,北京

2000年出生,大二


Sunshine手機桌面截圖


我覺得外界對00後最大的誤解是,覺得00後都是小學雞(編者注:幼稚的中學生或成年人),好像還停留在小學生的階段,其實00後已經進入社畜的階段了。

 

我是00年的,今年大二,但我已經開始實習了。因為這份實習,我不得不在手機裡裝了一個特別“社畜”的App——釘釘。

 

我在新東方教雅思,每天要用釘釘來簽到,寫教學日誌,和其他老師交流溝通。因為我是教學老師,只負責授課,班主任會根據教學日誌來檢查學生的學習情況,所以每次上完課都要寫日誌,我超級不喜歡寫日誌,但也不得不寫,社畜真的好難。

 

因為我一天要上8、9個小時的課,所以白天幾乎沒有時間玩手機,只有晚上有機會能玩。所以下班了以後,有大塊的時間的話,我喜歡看B站,社畜精神世界得到放鬆的需求就靠它了。

 

但我用B站不看動漫,我主要用它來看韓綜,我很喜歡李孝利,她的美是一種氣質,不是說光漂亮就行的那種。而且我本身比較喜歡韓語,娛樂的同時還能學習,提高語言水平,一舉兩得。

 

零碎的時間,我會看一些MV和vlog之類的,也會看看抖音,我喜歡看吃播。但我不會跟著網紅買東西,因為我之前上課選過類似的課題,還特意去了解過像李佳琦這一類的,可能把他們營銷手段分析過以後,就很難被帶動了。


另外,也有可能是因為我不經常網購,所以影響不是特別大。因為我做模特,所以像衣服這類的,我一般就直接穿商家贊助和提供的了。而且我喜歡逛街,所以需要什麼東西逛街的時候就買齊了。

 

對我來說,我最離不開的App是微信、網易雲還有B站。微信聊天;網易雲聽歌,我超級離不開音樂;B站追韓綜。

 

微信是我上大學才開始用的,大學之前我只用QQ。初高中的時候QQ空間相當於現在的朋友圈,但它是開放的,不是像朋友圈一樣只有共同好友才能看,而且大家的互動呀什麼的都可以看到,我想➕的人可以通過共同好友的QQ空間➕到,那時候覺得朋友圈越廣越好。但我們不會去暖說說,可能山東考生上網衝浪的時候比較少。

 

但後來上大學就發現,大部分同學都用微信,比較親近的朋友都會加微信,因為朋友圈的隱私性做得比較好。不過好像也分地區,北京大部分都用微信,我老家青島這邊的朋友還是用QQ的多。但我現在已經不怎麼玩了,像釐米秀這種功能我現在也不太會用,因為它出現在我的認知裡的時候,我已經過了熱衷這些的年紀了。現在我的QQ只用來看看高中同學聚會的通知之類的。

 

我覺得,不管是00後或者90後之類的,雖然每個年代的人都會被當時的時代背景影響,反映一些出一些較為普遍的特點,但畢竟每個個體都是不同的。00後的標籤就像我們常說的——錫紙燙都是渣男、韓國人一定都整容一樣,也算是一種stereotype(刻板印象),我希望,這種標籤可以成為一種我們樂於接受的生活狀態的象徵,變成像社畜、網民這種偶爾用來自嘲或者玩笑的態度,而不是限定一個人全部特點或者先入為主的偏見的枷鎖。


(應採訪對象要求,涉及人物均為化名)


https://weiwenku.net/d/201335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