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肝癌去世後兒子也患肝癌,妻子消失,90後小夥拿鉅額賬單蒙了

乙圖2019-09-10 15:59:45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床上的賬單一張有6米,幾張總長度16米多,金額23萬多元,就是這些賬單和數字把我老婆嚇跑了。我不怪她,就是心疼孩子,孩子已經沒有媽媽了,我現在更不能放棄他。”2019年8月28日,在湖南省兒童醫院附近的出租屋裡,29歲的李昌文展示了兒子看病的賬單。這三年時間他的父親和兒子先後被診斷患有肝癌,妻子也離開了他。


李昌文來自湖南省懷化市麻陽苗族自治縣隆家堡鄉老竹溪村,原本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平時他和妻子常年在外打工,一家人過著簡單平淡的生活。2016年,李昌文的父親突然感覺身體不適,被診斷患肝癌中晚期,李昌文傾盡所有救治父親。然而2017年9月,經過將近一年的治療後,李昌文的父親最終撒手人寰,人財兩空。圖為出租房裡,李昌文抱著孩子。


然而,厄運依然沒有放過這個家庭,2019年2月初,李昌文6個月大的兒子李家慶突然感冒,原以為只是普通的流感,但吃藥後仍不見好轉。李昌文反覆幾次帶著兒子到縣醫院進行治療,效果時好時壞,直到第三次去的時候,一位老醫生髮現孩子肚子有點異樣,懷疑孩子腹內有腫瘤,建議去大醫院檢查。圖為病床上的李家慶。


2019年2月28日,李昌文帶著兒子來到湖南省兒童醫院,醫生給小家慶做了一系列檢查。3月1日,小家慶被確診為肝母細胞瘤。醫生告訴李昌文,肝母細胞瘤就是“兒童肝癌”,但不是不治之症,現在孩子的情況不太好,需要馬上接受腫瘤切除手術,之後再進行化療。圖為病房裡,李昌文母親幫著照看孩子。


獲悉消息,李昌文腦袋一片空白,自己還沒有從父親患肝癌離世的悲痛中走出來,兒子又檢查出肝癌。由於孩子需要立即手術,李昌文來不及悲傷,四處奔波和親戚朋友借了點錢,籌夠了孩子的手術費。可讓李昌文沒想到的是,今年5月1日,孩子做完手術正需要父母陪伴的時候,他的妻子悄悄地離開了醫院,然後把李昌文電話拉黑,李昌文無數次聯繫,至今都聯繫不上。圖為李昌文並沒有怨恨妻子,當年結婚時自己承諾要給她幸福,卻無法兌現。


接連的不幸讓這個一米八的漢子近乎崩潰,李昌文說:“那段沒時間好崩潰,很多次都想著抱著孩子從樓上跳下去,兒子也就不會再受病痛的折磨。可是想想年近60的母親,再看看懷中呀呀學語的兒子,只能把眼淚往肚裡咽,想盡一切辦法借錢來給兒子看病。可如今能借的親戚朋友都已經借過好幾次,想再借一分錢好難。”圖為李昌文喂孩子吃飯。


在醫院,同病房的病友知道了李昌文的遭遇,看著那麼小的孩子沒有了媽媽,都非常同情。平常買飯的時候會多買一份給他,出租屋的室友有自家孩子已經穿不了的衣服、鞋子也都會送給李昌文。圖為病房裡的小家慶,不難受時很可愛。


父親去世,妻子離開,家中只剩下年邁的母親,李昌文要照顧孩子又不放心母親,為此他將母親接到醫院附近的出租屋裡,有時候也可以幫他做飯,照顧一下孩子。可在經歷接連的打擊後,李昌文的母親也開始出現身體不適的症狀,吃了藥也不見好,為了省錢救孫子,老人連醫院都沒敢去,怕萬一又查出什麼病怎麼辦。圖為李昌文母親說起這個家,黯然淚下。


目前,李家慶已經做了六次化療,醫生說後期化療加上後續一系列治療費用至少還需要60萬,自孩子生病以來已經花費20多萬,其中大部分都是向親戚朋友借的以及貸款。李昌文已經沒有收入來源,當時父親治療已經花光了家中所有積蓄,如今又欠下了17多萬外債,但他依然不想放棄,失去了父親,不能再失去兒子了。圖為李昌文展示孩子的賬單。(李江麗)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您願意幫助這個家庭,可長按識別二維碼查看項目詳情,進行捐助。如不能識別,可將二維碼保存到手機相冊,打開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掃描識別。該項目由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919大病救助工程發起,在民政部指定的互聯網募捐信息平臺“水滴公益”發起募捐,並負責項目的審核、執行及信息反饋。該項目最終解釋權歸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所有。詳情請關注“水滴公益”平臺動態。監督電話:4009-010-919。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1335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