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大佬戴志康跌落,風水寶地送於馬雲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9-09-10 15:59:47

本文字數:4639|預計8分鐘讀完

戴志康的成功,源於個人努力,他的失敗,在於機關算盡。


來源丨稜鏡(ID:lengjing_qqfinance)

作者丨孫春芳 周純 郭亦非 編輯丨楊顥



如今,投案自首的滬上聞人——證大集團董事長戴志康不知道還相不相信風水一說了。


9月1日,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官微公告稱,2019年8月12日以來,該局陸續接到群眾報案稱,上海證大文化創意發展有限公司(簡稱“證大公司”)旗下“撈財寶”平臺及“證大財富”公司涉嫌非法集資,警方遂受理開展調查。


8月29日,“證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戴某康、總經理戴某新等人向警方投案自首,並稱在公司經營過程中存在設立資金池、挪用資金等違法違規行為,且已無法兌付。


“風水壞了,命運也就壞了。”七年前,戴志康在復旦大學地產金融同學會上大談風水。


戴志康說,2001年的時候,馬雲來找他,想買戴志康在上海開發的房子。“馬雲說,1998年,我買了你的杭州湖畔花園的房子。”彼時,馬雲和他的17個夥伴一起在湖畔花園創業,而湖畔花園正是戴志康的首個地產項目。


按照戴志康的說法,因為風水太好,馬雲以後成立的所有公司都註冊在湖畔花園,湖畔花園成了馬雲的創業紀念館。


戴志康的創業比馬雲要早很多,五道口金融學院畢業的他,曾兩闖海南,綠城宋衛平當過他的下屬,馬雲買過他的房子,復星郭廣昌跟他爭過地。


他曾經是股市大佬,文玩界大拿,樓市大鱷,互金大神,每個領域他都能謀得先機,提早佈局。但而今,四大皆空,他又成了那個最早的“出局者”。


掘金股市,第一桶金


湖畔花園,是馬雲的福地,當年卻差點把戴志康拖垮。


1993年,戴志康在海南創業,掌管著中國第一家公募基金——富島基金,投向股市和房地產。


戴志康曾回憶說,當時在海南投資無非是土地,投了之後往往爛尾,於是找了個人來打理這些地,這個人就是後來綠城的掌門人——宋衛平。


宋衛平是杭州大學歷史系畢業的,南都集團總裁周慶治是宋的同學。通過宋的介紹,戴志康認識了周慶治。周當時日子難過,有一塊4000畝的地要出手,想讓戴志康買下一半。


戴志康說,自己花3000萬買下了一部分土地,周是解脫了,而戴自己卻深陷泥潭,直到四五年之後中國樓市開始火爆,這塊土地升值,開發的湖畔花園小區隨後也名滿天下。


戴志康雖然大談風水,但他說他不相信風水。確實,作為一個寒門子弟,他的成功,源於個人努力,他的失敗,在於機關算盡。


1964年,戴志康生於江蘇南通海門的一戶平民家庭,在家中六個孩子中排行第四。


1981年,戴志康考入中國人民大學財政系國際金融專業,1985年進入“金融黃埔軍校”——中國人民銀行總行研究生部(五道口金融學院)學習,1987年畢業後進入中信實業銀行總行,擔任行長辦公室祕書。


1988年,戴志康辭去行長祕書的職位,前往海南創立了“國際金融公司”,然而公司半年多沒一筆業務,戴志康灰頭土臉回到北京,轉而進入德累斯頓銀行中國代表處。


1989年,戴志康的同學、時任東英金融集團有限公司(香港)董事長的張志平到人民銀行海南省分行任行長,兼任海南證券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他邀請戴志康來手底下做事。戴志康遂再一次來到海南,任海南證券公司辦公室主任。


1992年,戴志康組建了中國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富島基金,並募集到了6000萬元資金,用於股市投資及房地產開發,這其中,就包括上述湖畔花園的土地。


這一次戴志康又失敗了。1993年股市雪崩,戴志康募集的資金全部賠光,還負債1個多億。而他投在杭州地產項目上的資金也陷入了半死不活的境地。


戴志康


此時,戴志康的人生拐點來臨,他的證大系橫空出世。


1994年,戴志康與“五道口”的校友朱南鬆等人一起,用20萬元,創建上海證大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證大發展”),戴志康任董事長。其中,戴志康佔股65.67%,其兄戴志祥佔19.33%,朱南鬆佔15%。


1995年,中國資本市場發生了“327國債事件”,管金生做多頭,戴志康則成了眾多空頭中的一員。結果,管金生失敗,戴志康從中賺到幾百萬元,這才是戴志康的第一桶金。


這一年,股市低迷,戴志康大舉抄底,戰略投資四川長虹等股票,通過低吸高拋,賺得盆滿鉢滿。


回頭來看,1995年之後,戴志康走出陰霾,到達第一波人生巔峰。1999年,在互聯網概念火爆時,戴志康集中投資電廣傳媒、中信國安、東方明珠為代表的網絡股,賺了不少,並在一年後互聯網泡沫破滅前成功清倉。


股市低迷,轉戰地產


股市低迷之後,戴志康開始轉戰房地產。


1998年,杭州房地產市場終於復甦。於是,戴志康用自己的證大發展從富島基金那裡花了3500萬元將“湖畔花園”買了過來。結果,“湖畔花園”銷售非常好。1999年,證大又在杭州開發了“蓮花港家園”,也大獲成功。


在杭州牛刀小試之後,戴志康轉向了更大的戰場——上海。


1998年、1999年的上海,房地產比較低迷,地價相對便宜,戴志康便大把買入地皮,等漲上來後轉手。


王小平(化名)從事地產媒體行業二十多年,他說,當時拿地都是協議轉讓,拿地時無人競爭,並且還可以分期付款,戴志康就運用槓桿原理,四兩撥千斤,賺了不少錢。“比方四億的一塊地,戴只要拿出四千萬就能拿下地,隨後等土地升值後再一轉手,就賺了,其實跟炒股差不多。”


從1998年到2001年,戴志康在上海浦東低價購入2000多畝土地。


曾研究過證大發展案例的財經學者邢會強表示,戴志康彼時的地產開發模式是:以開發住宅來回收現金流,以開發商業地產來享受土地增值收益。


此舉其實跟後來王健林開發萬達廣場如出一轍,只不過戴志康走得更早,拿的地更核心,開發的產品更精緻。


戴志康開發的房子走的是綠城宋衛平和星河灣黃文仔的路線——精品項目,其中不乏一些名滿滬上的頂級豪宅——包括馬雲後來買的九間堂別墅。


戴志康開發的浦東聯洋社區,因其格調高雅,佈局合理,且佔據世紀公園旁有利位置,在多年後發展成為上海的高端社區代表,雲集了滬上眾多金融人士和中產家庭。


開發房子的同時,金融科班出身的戴志康也在搞資本運作。2003年,戴志康上海的房地產項目通過借殼“四海互聯網”在香港上市,並更名為上海證大房地產有限公司。


此時,戴志康依然炒股。2005年5月,證大發展從鄂爾多斯國資委中受讓*ST天然1.2億股(佔總股本25.586%),轉讓價格為每股0.60元,合計7200萬元。2008年6月,待禁售期一過,上海證大開始不斷減持股份,到2010年2月,總計套現大約為11億元,淨賺10億多元。


儘管在住宅開發和股市上賺了不少,但戴志康堅持走精品路線,導致開發週期過長,資金迴流太慢,影響了他此後的發展速度。


2007年,戴志康拍下上海新國際展覽中心對面一幅地塊,這塊地後來開發成喜馬拉雅中心,戴志康堅持在這個項目上只租不售,使得投入30億資金的項目,需要超過10年時間才能回本,同時承擔著巨大的運營成本。


王小平說,彼時,證大地產的現金不是很多,不過,戴志康擅長搞資本運作,玩的就是空手套白狼。


2008年左右,證大發展聯合平安等金融機構成立多支信託投資計劃,曾拿下新華人壽、西安國投、交通銀行、上海銀行、太平洋保險等金融企業的股份。


手裡沒錢,拍下地王


正是習慣了這種操作,才讓戴志康在資金明顯不足的情況下,敢於拿下外灘地王。


當然,另一層原因則是,當時戴志康和復星集團的郭廣昌早有默契。


2010年2月1日,上海外灘8-1地塊的土地拍賣正在進行。據《新地產》報道,郭廣昌為拿下這塊地佈下了“雙保險”,除了旗下復地集團聯合體以外,上海證大亦是郭廣昌的棋子。


彼時,通過幾度增持,復地已擁有上海證大20%的股權。


據當時媒體報道,在會場外的休息區,郭廣昌與戴志康時而簡短交流;而在拍賣進程之中,郭廣昌甚至幫戴志康不時舉牌。


最終,上海證大以92.2億元的總價拿下了外灘8-1地塊。


此時,戴志康轉而想自己主導開發外灘地塊,用他自己的話說,“我看到旁邊是豫園和外灘老建築,覺得這塊地必須開發成中國的地標性建築。”


然而,戴志康沒錢。



據業內初步預計,該項目總投資將達150億元之巨。到2010年年底證大地產只拿得出來大約10億元,還有接近36億元土地款的缺口和3.6億元的土地契稅及分期利息。


戴志康只好將外灘地王原項目公司股權轉給海之門公司,復星國際乘虛而入,佔股50%。戴志康則僅僅擁有海之門公司35%的股權,剩餘股份,綠城持股10%,磐石投資持股5%。不過,“雞賊”的戴志康使出“一致行動人”策略,讓綠城和磐石的股份全權委託證大管理。


依然缺錢的戴志康想通過信託等渠道融資,但未能成行,最終不得不將股權出讓。


戴志康一開始嫌復星出價太低,就引入了“白衣騎士”SOHO中國。據復星後來表示,“戴志康答應40億賣給潘石屹”,隨後,戴又跟復星報價:復星除了用42.5億元的總對價購買證大方股東合計持有的海之門公司50%的股權及股東借款,還需要增加至少0.4679億人民幣。復星不答應,戴志康就將股權賣給了SOHO中國。


這一出買賣,充分體現了戴志康的精明與“算計”。


隨後郭廣昌和潘石屹對簿公堂,最終在2015年9月,以SOHO中國作價42.47億元出售股權而告終。


出售地王股權後,證大獲得了一定資金,開始在上海之外發展。2013年,證大在南京原下關區(今已併入鼓樓區)先後拿下數個黃金地塊。另外,在江蘇、浙江、四川、山東、河北、內蒙古以及東北等地,證大地產也拿下地塊打算開發住宅及商業大拇指廣場項目。


2013年,證大還曾斥資約8.38億港幣,收購南非約翰內斯堡2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進行開發。


由於盤子鋪得太大,資金跟不上,項目大多爛尾,證大地產業績一直不理想。


2015年2月,戴志康突然以總價12.507億港元,將自己和女兒戴陌草持有的上海證大房地產有限公司42.03%股份,全部出售給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公司的全資附屬有限公司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國際)控股有限公司,相當於每股售價0.2港元,比每股淨資產淨值打了對摺。


戴志康事後的解釋是:“我們不留戀現今房地產上的這點漲幅,投資在其他領域漲幅肯定高於房地產,這一點沒有什麼遺憾。證大本來就不是房地產公司,將來也不是。對我而言,房地產只是我的‘客串’,是精神家園的建設過程,而這個過程我們已經完成了。”


提早出局地產的戴志康,在那時指出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互聯網金融、文化和投資。


五年佈局,死於P2P


事實上,戴志康在互金領域早有佈局。


2014年1月,撈財寶的運營主體上海證大愛特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在上海自貿區登記成立,註冊資本2942萬元,由戴志康任董事長。


即便是在自己的“老本行”金融業務上,戴志康也將自己的藝術家氣質展露無遺。早在2010年芭莎明星慈善夜上,戴志康以1000萬元標王價格,拍下曾梵志名為“太平有象”的油畫,吉象後來也成了他旗下P2P平臺撈財寶的Logo,寓意吉祥、喜慶。


在2015年接受澎湃新聞專訪時的他提到,金融體系裡所有發展方向,他最看好P2P。理由是金融脫媒、去中介化是未來金融行業的發展趨勢,而互聯網金融的本質就是如此。


然而,一向自信“對這個時代節點把握得蠻準”的戴志康,這次卻看走了眼。


經歷幾年發展的互聯網金融亂象叢生:錯配和自融盛行;監管日趨嚴格,金融去槓桿,導致投資者的風險偏好發生變化;網貸備案一再延期……一系列因素疊加,網貸行業在2018年迎來史上最大的爆雷潮,其中不乏多家規模超百億級的大平臺,也都落得清盤倒閉的下場。



戴志康的命運也再次改寫。


2019年8月12日,一則《關於上海證大投資諮詢有限公司提前終止全體員工勞動合同關係的通知》在社交媒體上流傳,讓外界開始關注撈財寶的兌付問題。


隨後8月14日、8月26日,戴志康兩次公開致信致撈財寶用戶,承認平臺正遭遇兌付危機,並表示不甩鍋、不跑路、不失聯,因為“這樣的行為配不上證大27年的招牌”。


根據官網的數據,撈財寶累計交易額313.5億元,截至2019年7月末,待償餘額49.96億元,涉及2.8萬人。


戴志康最終選擇了自首。


此時,無力迴天、身陷囹圄的戴志康不知道是否想過,當初如果把互金公司註冊在“風水極佳”的湖畔花園,結局會不會兩樣?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133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