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病男童被父母抱回家準備後事,他緊抓床沿:再救救我,我不想死

乙圖2019-09-10 15:59:58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哈爾濱某醫院附近的出租房內,王曉江5歲的兒子王研在第7次化療結束後,癌細胞依然在漲,躺在床上生命垂危。看著兒子,王曉江心急如焚,他在和醫生反覆溝通後,確認無法給出有效治療方案,醫生坦言,按照孩子目前情況,如果繼續化療也可能會走掉,但不化療走得更快。夫妻倆看著兒子,跑到屋外抱頭痛哭了一場後只有認命,準備喊輛車把孩子接回去安排後事。圖為河北醫院裡,王曉江在照顧兒子。


夫妻倆收拾好行李,就在王曉江抱起孩子時,發生了令夫妻倆崩潰的一幕。王曉江說:“兒子一隻手抓住床沿不鬆手,我們就問他兒子你咋了?爸媽帶你回去了,把手鬆開啊。他閉著眼,流著淚說‘爸爸再救救我,我不想死,我害怕。’聽孩子這麼說,我們倆眼淚控制不住,我趕緊去醫院求醫生,醫生說他真沒辦法了,讓我們轉院看看有沒有辦法。”於是王曉江連夜喊了120救護車到了河北某醫院。圖為病床上的王研。


王曉江說:“由於路上顛簸勞累,到達醫院後兒子感染更加嚴重了,面色蒼白。檢查後,醫生說兒子病情很嚴重,肺部有抗藥菌,這比真菌還要難治療,需要做抗感染治療,並且需要用靶向藥、C-ART治療及移植。”圖為如今的王研病情危重。


今年42歲的王曉江來自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八岔赫哲族鄉,2014年與妻子王秀生下王研,孩子可愛懂事,很惹人喜愛。直到2018年10月,王研開始反覆高燒,夫妻兩跑了好幾家醫院,到哈爾濱某醫院做了詳細檢查才,孩子被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至今已經有9個多月。圖為王曉江妻子王秀在照顧兒子。


自從兒子病後,家裡負債累累,王曉江平時只要有時間就去打零工,洗碗搬磚都幹過,但是解決不了治療費。原以為孩子可以好轉,可未曾病情卻越來越嚴重。王曉江說,若是續不上費,只能選擇帶孩子回家了。圖為王曉江說起兒子,潸然淚下。


抵達河北的醫院住院沒有幾天時間,王研由於肝脾腫大,每天疼得直哼哼,無法入睡,夫妻兩隻能夠輪流幫忙輕輕撫摸肚子,以此來消減王研的痛苦。王曉江說:“癌細胞太高了,孩子很痛苦,他在病房裡哭,我在走廊哭!”圖為病床上哭泣的王研。


由於王研每天疼得直哼哼,夫妻兩幾乎沒有睡超過半小時,尤其是妻子王秀,由於患有嚴重的失眠症,心臟也不好,每天喝湯藥吊著,靠吃藥才可以勉強入睡。王曉江說:“最近媳婦兒熬得受不了了,她身體不好吃不消了,一直說不想治了,走了好幾次讓我給求回來了。”圖為面對困境,王曉江妻子王秀情緒低落。


孩子病情雖然很嚴重,但是連醫生都說他很堅強,任何檢查、治療他都配合得很好,王曉江說:“王研常問我‘爸爸我會死嗎?我不想死,我害怕,我想在爸爸媽媽身邊。’聽孩子這麼說,我心如針扎,握著他小手就忍不住想哭。”圖為醫生給王研檢查。


王研在沒生病前,喜歡畫畫和捏橡皮泥,但是現在他連坐都坐不起來,偶爾疼痛不厲害的時候,王曉江會給他紙筆,讓他做點自己愛做的事,王曉江流著淚說:“兒子說要送給爸爸媽媽一人一幅畫,但畫了兩天也沒畫完一幅,每次畫著畫著,他就握不住筆了。”圖為王研想畫畫,卻沒有力氣。


現在除了孩子的病情,最讓王曉江發愁的是治療費用,目前每天的治療費都在1萬左右。王曉江現在能做的,除了每天做飯給母子倆送去,就是抽出時間出去尋找兼職,可是醫生給出的所需100萬費用預算讓他很絕望,家裡農用車和房子為了治病都賣了,還欠下了30多萬外債,孩子只是想活著,難道真的是奢望嗎?圖為8月27日的一天費用超過1萬元。(圖/阿雷 文/糖糖)創作品,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幫孩子,請直接掃描二維碼即可查看項目詳情,進行捐助。如果不能直接掃碼,可將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小星欣新生命發起,並負責項目的審核、執行及信息反饋。該項目最終解釋權歸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所有。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1335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