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病男童被爸媽帶回家,臨走緊抓床沿不放,網友看哭,捐100萬救他

乙圖2019-09-10 16:00:00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9月2日,乙圖刊文《重病男童被父母抱回家準備後事,他緊抓床沿:再救救我,我不想死》關注來自來自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八岔赫哲族鄉的5歲男童王研,因為患白血病治療9個月後病情危重,父母準備放棄治療,帶其回家料理後事,臨行一刻,孩子死死抓住床沿不鬆手,想留下來治病的故事,引發了500多萬網友的關注,2.9萬多名網友在6小時內為孩子籌集了100萬治療費。圖為病房裡王曉江在照顧兒子。


當晚,小編聯繫到正在河北燕郊某醫院治療的王研父母,一家三口十分感動,“感覺就像坐過山車一樣,從絕望到希望,太謝謝了。”王研的父親王曉江說,“沒有想到有這麼多網友關注和幫助他們一家,這個社會太溫暖了。接下來會想盡一切辦法,幫助孩子治療,決不放棄。”圖為9月2日晚,河北某醫院的一家三口。


今年42歲的王曉江來自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八岔赫哲族鄉,2013年和小4歲的妻子王秀相識結婚,原本已步入中年的王曉江夫妻最初沒考慮過生孩子,但是意外懷孕後不忍心打掉,2014年生下了兒子王研。沒想到2018年10月,兒子王研反覆發高燒,跑了好幾家醫院,最終在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被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圖為患病前的王秀和兒子。


在醫生的指導下,夫妻倆幫王研辦理了住院手續開始接受化療,但是王研的治療過程很不順利,剛住院就患了腸炎,高燒不退,僅僅第一個療程便花了8萬元,這可愁壞了夫妻倆。自從兒子病後,王曉江平時只要有時間就去打零工,洗碗搬磚都幹過,但是解決不了治療費。圖為王曉江在街頭尋找工作。


在結束7次化療後,全家負債已經30多萬,但孩子的癌細胞依然在漲,躺在出租房裡生命垂危。看著兒子,王曉江心急如焚,他在和醫生反覆溝通後,確認無法給出有效治療方案,醫生坦言,按照孩子目前情況,如果繼續化療也可能會走掉,但不化療走得更快。夫妻倆看著兒子,跑到屋外抱頭痛哭了一場後只有認命,準備喊輛車把孩子接回去安排後事。圖為病床上因為難受哭泣的王研。


夫妻倆收拾好行李,就在王曉江抱起孩子時,發生了令夫妻倆崩潰的一幕。王曉江說:“兒子一隻手抓住床沿不鬆手,我們就問他兒子你咋了?爸媽帶你回去了,把手鬆開啊。他閉著眼,流著淚說‘爸爸再救救我,我不想死,我害怕。’聽孩子這麼說,我們倆眼淚控制不住,我趕緊去醫院求醫生,醫生說他真沒辦法了,讓我們轉院看看有沒有辦法。”當天王曉江連夜喊了120救護車到了河北某醫院。圖為病房裡,王秀摟著兒子。


“由於路上顛簸勞累,到達醫院後兒子感染更加嚴重了,面色蒼白。檢查後,醫生說兒子病情很嚴重,肺部有抗藥菌,這比真菌還要難治療,需要做抗感染治療,並且需要用靶向藥、C-ART治療及移植。”王曉江說,孩子抵達河北的醫院住院沒有幾天時間,王研由於肝脾腫大,每天疼得直哼哼,無法入睡,夫妻兩隻能夠輪流幫忙輕輕撫摸肚子,以此來消減王研的痛苦。圖為病床上熟睡的王研。


由於王研每天疼得直哼哼,夫妻兩幾乎沒有睡超過半小時。孩子病情雖然很嚴重,但是連醫生都說他很堅強,任何檢查、治療他都配合得很好,王曉江說:“王研常問我‘爸爸我會死嗎?我不想死,我害怕,我想在爸爸媽媽身邊。’聽孩子這麼說,我心如針扎,握著他小手就忍不住想哭。”圖為王曉江和兒子。


王研在沒生病前,喜歡畫畫和捏橡皮泥,但是現在他連坐都坐不起來,偶爾疼痛不厲害的時候,王曉江會給他紙筆,讓他做點自己愛做的事,王曉江流著淚說:“兒子說要送給爸爸媽媽一人一幅畫,但畫了兩天也沒畫完一幅,每次畫著畫著,他就握不住筆了。”更讓王曉江一家絕望的是,醫生說孩子預計需要100萬治療費,要知道為了給孩子治病,家裡的農用車和房子都已經賣了。圖為躺在病床上畫畫的王研。


9月2日,乙圖刊文重病男童被父母抱回家準備後事,他緊抓床沿:再救救我,我不想死》關注了王曉江一家的命運,下午剛剛上線,就引發網友的強烈關注,在從下午1點到晚上7點短短6個小時內,29590位網友為孩子獻出愛心,籌齊了100萬治療費。王曉江希望通過乙圖感謝所有幫助孩子的愛心網友和機構。圖為9月2日晚,王曉江和兒子。(圖/阿雷 文/糖糖)原創作品,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https://weiwenku.net/d/201335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