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小夥深山學藝,練成真功夫“掌上乾坤”,一年漲粉百萬人!

新聞夜航2019-09-10 17:17:11

全文共2600字,閱讀大約需要6分30秒


哈爾濱85後小夥16歲起深山拜師學習“手掌臂畫”,為完成老師的遺願在網上展示推廣“掌上乾坤”!


最近熱映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裡,有兩個鏡頭讓人印象深刻:一個是內藏乾坤的山水畫卷,一個是哪吒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


中國山水畫講究寫意,揮毫潑墨間一展氣韻生動。誇讚這樣的作品,人們常說妙筆生花,可在哈爾濱,85後帥小夥孫笠凱繪製水墨丹青卻不用筆,而是用手指、手掌和手臂。小夥子把這種畫叫“手掌臂畫”。十六年前,為拜師學畫,家境貧寒、中途輟學的他隻身前往張家界風景區,紮根深山七載;後來,老師病故,他又扛起了傳承旗幟,網上直播一年多就吸粉百萬,視頻播放量更是高達4000萬。



究竟是怎樣的畫卷,可以吸引這麼多看客?又是哪些因緣巧合,讓小夥子別尋天地,闖出了改變命運的一條路?隨著他的娓娓道來,一段段往事鋪展開來,如掌紋上的命運,清晰可見。只不過,這個小夥的命運,也是“我命由我不由天”。


自幼痴迷繪畫

英語老師竟成“引路人”


“結識”孫笠凱,源自網上的一段視頻:一曲《高山流水》的伴奏下,一個長相清秀的小夥子右手蘸墨,時而掌上滾石,時而肘帶清泉,時而指甲點鬆……少時,一幅氣象萬千的山水畫躍然紙上。視頻下有上百條粉絲留言,有人誇他長得帥,有人誇他畫得好,還有人說他“掌上有乾坤,簡直是個天才”。當然,也有人客觀評價:“世上沒有天才,他應該只是比別人更努力”。


畫畫這條路,31歲的孫笠凱走得的確並不平坦。“我老家在大慶農村,母親種地,父親做木工。那時村裡根本接觸不到畫畫的人,更別說特長班了。”他的繪畫啟蒙,就是臨摹小畫本和圖書插圖。後來,上了初中,從村裡到了鎮裡,身邊一些喜歡繪畫的小夥伴,家裡經濟條件好的,會定期到市裡的特長班學畫,可孫笠凱當時的家庭條件,依舊無法支撐他走這條路。



不過,他並沒有放棄夢想。當時聽說高中招收藝術特長生,他想通過這種方式深入學習繪畫。但命運弄人,那年當地因故掐斷了生源,這條路也走不通了。小孫文化課不好,決定退學去打工。在此期間,英語老師的一個信息,徹底扭轉了他的命運。

到鎮上讀中學後,孫笠凱寄宿在英語老師家。老師知道他喜歡畫畫,總鼓勵他。“當年,老師想給大家把課講得更生動,打算把英語書裡的小圖畫放大,因為她不會畫,又不像現在可以藉助掃描儀、投影機等,就讓我幫忙。那段時間,在我們學校英語老師之間傳遞的插圖課件,都是我畫的。”小孫說,為了酬謝也為了鼓勵他,老師每次讓他幫忙畫畫,都會拿厚厚的一沓卷子紙,上面幾頁是畫課件插圖用的,下面的紙是送給他畫畫的。因為這份“用心”的回報,師生結下了深厚的情誼,小孫輟學時,英語老師還一度挽留。


後來,英語老師的丈夫給一位在張家界發展的冰城籍畫家當助手,聽說畫家想招一個學員,連忙把消息告訴給在外打工的小孫。自此,16歲的小孫踏上了他的“另類”學藝路。


遠赴張家界拜師 

為學畫一兩個月下一次山


孫笠凱學畫的地點,在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金鞭溪景點,“老師的畫廊,就開在金鞭溪的駱駝峰上。周邊大山環繞,最大的煙火氣息,就是遊客和山上五六家大大小小的店鋪。”舉目無親的他吃住在老師的畫廊裡,早晨五點多起床,打掃完畫廊的衛生,便開始了一天的繪畫練習。小孫學畫的老師叫馮晶彬,哈爾濱人,曾是一名機電工人。


他自學成才,成了畫家,還有“畫壇奇才”的稱號,多年前受到墨汁滴落啟發,潛心研究和總結出了“手掌臂畫”,就是用手指、手掌和手臂取代筆,利用這些肢體部位的肌肉紋理作畫,展現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十幾年前,馮晶彬還在上海辦過個人畫展,並受到央視、鳳凰衛視等媒體的關注。2002年,他到張家界採風,被那裡的風景吸引,便留下開了一間畫廊。



孫笠凱在駱駝峰跟老師學畫整整七年。說他學藝之路“另類”,是因為他們不像現代師生那樣老師一點點教、學生一點點學,更像是傳統意義上的師父帶徒弟。“打完基礎後,我每天照著老師的畫,一點點臨摹,老師忙他的,我忙我的,偶爾老師看一眼我的畫,然後指點一二……”孫笠凱回憶說,老師很嚴厲,“他幾乎沒誇過我,但有一次,老師把作品拍照沖洗出來,也拍了一張我的作品,別人問這是誰畫的,他說是學生的,那是我感受到的唯一一次含蓄的肯定。”


老師的這種教學方式,讓孫笠凱很彷徨。“他先後招收過三名學生,只有我一個人留到了最後。”當時孫笠凱和一個女孩一起學畫,女孩有一年的美術基礎,所以一直是人家畫形體,他畫線條;人家畫五官,他畫形體;人家畫石膏頭像,他畫五官……這樣一路追趕,加上老師又很少誇獎,他一度想放棄學畫,但實在割捨不掉心中的夢想,於是堅持了下來。小孫解釋說,多年後再和老師聊天,他才知道,老師其實一直在默默觀察他,認可他才會教他更多。


孫笠凱的堅持,還體現在生活中。當年,他住在駱駝峰的木頭板房裡,南方冬季陰冷很難適應;山上的遊客和員工晚上離開景區,大山深處,只有寥寥幾人;從清晨到深夜,他幾乎就是在畫畫, “為了學畫,有時候一兩個月才下一次山,買點兒生活用品”……

為完成恩師遺願 

在網上開直播展示畫作


如今,小孫早已學業有成。2017年年末,回到哈爾濱生活的他,在網上開直播展示“手掌臂畫”,短短一年多,就吸引了100多萬粉絲,視頻播放量更是高達4000萬。“他的山水畫,給人一種清心、融入自然的感覺。” “太美了。”“看了,有遊歷名山大川的衝動!”網友們紛紛留言評價。


有人問他,網上直播一定能賺不少錢吧?可小孫偏偏一直在控制自己的直播量,想把更多精力用在畫畫上。孫笠凱坦言,別看自己是“85後”,但對直播熱情並不高,他開直播是為了傳承老師的繪畫技藝, “這也是我老師的遺願!”



原來,孫笠凱學習繪畫的第五年,馮老師病了,而且病得很重,“在我學畫的第七年,老師走了,我清晰地記得,他重病期間,躺在床上,拿著癢癢撓指導我畫畫的樣子。我坐在地上,每當畫畫出現失誤時,老師就用癢癢撓敲敲床,告訴我哪裡得改。”小孫說,那兩年,老師無數次跟他談到傳承,總是覺得之前教他的太少、太慢,現在想一股腦兒都教給他。


“在一個時間,遇到了某一件事,會影響一個人接下來的路。”孫笠凱說,自從自己的畫被越來越多的人認可後,他就決定,一定要把這門技藝教給更多的人!


小編有話說


這才叫“真功夫”,

文化遺產需要大家的維護與傳承!


重點推薦





來源:生活報(ID:HLJ_SHB)

龍頭新聞記者 薛宏莉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向原創致敬

《新聞夜航》熱線:0451-82898289

商務合作:13796212350

責   編:尚   城

審   核:劉   兵

監   制:李健宏

總監製:邢   喆



在看的你正在變好看

https://weiwenku.net/d/20133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