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正變成一座金礦,可以掙很多錢但不適合人居住

虎嗅網2019-09-10 18:35:15


題圖來自視覺中國,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賓FUN世界(ID:E_media2019),撰稿:小花


“你們這些串酒吧(挨個酒吧喝酒)的人,快給我滾蛋,滾蛋。”尤金·庫克拉(Eugen Kukla)扯著喉嚨,對著樓下街上120多名在大半夜吵吵鬧鬧,破壞居民區日常安靜的醉漢大吼道。


庫克拉一邊用手機拍下這些醉酒遊客大鬧的場面,一邊在嘴裡重複唸叨著剛才的罵人的話。人群中,有的遊客卻覺得很有趣,甚至有人還笑著對著他的手機揮手。


(捷克布拉格的攝影師尤金·庫克拉)


但是對55歲的庫克拉,一個捷克布拉格的攝影師來說,這一點兒都不覺得好笑。


“我是在表達我真實的感受,表達長期以來、年復一年、在我內心形成憤懣不滿”,庫克拉說道。布拉格市中心滾雪球般的串酒吧生意,耍酒瘋的遊客經過他四層高的家的時候大吵大鬧,影響了他和家人的生活。“這樣子已經持續有10或15年了,而且事情變得越來越糟。”


在現場的英國《衛報》記者見證了庫克拉的遭遇。


《衛報》記者在當地也參加了一次由布拉格市政當局組織的串酒吧體驗活動。


布拉格是歐洲乃至世界的一座著名的歷史旅遊城市,如今,這個捷克首都和這個國家的最大城市,也因為激增的遊客,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便宜啤酒世界聞名


在布拉格的大小街頭,混雜著來自澳大利亞、新西蘭、德國、法國、巴西、比利時和阿曼尼亞的等不同地方的遊客,他們懷著不同的目的來這裡,但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取樂和喝酒。


(到布拉格旅遊的遊客數量排前十的國家,德國排在第一位,中國排在第六位)


壯觀的人潮就是布拉格“過度旅遊”(over-tourism)的一個形象的證據。


所謂的“過度旅遊”,就是指過多旅遊者遊覽一個受歡迎的目的地或景點,給當地的環境和歷史遺蹟造成破壞,並導致居民生活質量的不斷下降。


“過度旅遊”這樣一個通常發生在巴塞羅那、阿姆斯特丹、威尼斯、愛丁堡的現象,如今已經降臨至捷克的布拉格。而在1989年之前,這座城市對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遊客基本是關上大門的。


布拉格素以美輪美奐的巴洛克和哥特式建築聞名全世界,享有巴洛克和哥特式建築之鄉的美譽,現在的布拉格還有一樣東西——啤酒,聞名世界。便宜的啤酒,引得全球大批遊客在此流連忘返。


(2012-2018年,到布拉格旅遊的遊客數量人數變化情況)


這些遊客從世界各地浪潮般湧進布拉格,2000年這個數字達到262萬人次,2012至2018年間,來布拉格的遊客人數又飆升了幾百萬,2018年錄得的遊客數字高達800萬人次。預計,今年遊客的數字還會進一步增長至900萬人次。


醉酒遊客行為出格


列儂牆,是布拉格修道院大廣場的一面牆,自上世紀80年代起,人們開始在上面塗寫約翰·列儂(John Lennon)風格的塗鴉畫以及披頭士(Beatles)樂隊的一些歌詞。後來列儂牆也逐漸成為捷克青年表達理想的一個象徵性符號。


可如今,表達愛與和平理想的列儂牆卻慘遭毒手。在導遊的催促下,被一群“串酒吧”喝醉的腦殘遊客在上面亂噴亂畫,面目全非。


除了列儂牆,捷克還有一些景點也未能倖免於難。


據布拉格市政廳介紹,在給遊客熱情供應了很多啤酒下肚後,導遊會經常慫恿遊客在景點地標擺出過激的姿勢拍照。


在布拉格康帕公園裡,有些遊客爬上著名捷克藝術家大衛·切尼(David ern)製作的大型爬行嬰兒塑像身上;在卡夫卡博物館裡,有些遊客甚至將啤酒倒進院子裡的兩座男性雕塑的嘴巴里。


2014年,布拉格當局對一則投訴進行了調查。當時,由前首相溫斯頓·丘吉爾的孫子尼古拉斯·索姆斯爵士(Nicholas Soames)揭幕的一處塑像,本來是用來紀念在二戰中為了保護倫敦,捷克斯洛伐克飛行員與英國皇家空軍飛行員一起並肩英勇作戰的(就是電影《倫敦上空的鷹》的故事),但是,沒想到竟然被人在上面撒了尿。


當地居民苦不堪言


類似這樣的事情使布拉格當地居民不堪其擾。


“我記得以前這個地方很安靜,在街上都很少遇到人,更別說遊客了,”43歲的布拉格居民卡羅琳娜·皮克(Karolina Peake)說道。


卡羅琳娜是一個律師,一直在列儂牆旁邊的房子居住。


(布拉格遊的著名打卡點——列儂牆)


“自從這面牆成了遊客打卡之地和《貝臺克旅遊指南》推薦的景點後,這裡簡直成了居民的噩夢。近這5年來,更加讓人忍無可忍。很多喝醉了的遊客來這裡,表現得好像他們要征服這裡一樣,而忘記了他們僅僅是來這裡旅遊。他們完全不尊重住在這裡的人,甚至逼得這裡的居民考慮是要繼續住在這裡,還是離開世世代代在這裡居住的地方。”卡羅琳娜·皮克憤憤不平地對英國《衛報》的記者說。


享受旅遊紅利同時也深受其害


去年,約瑟夫·切爾(Joseph Cheer)、克勞迪奧·米蘭諾(Claudio Milano)以及馬林納·諾威利(Marina Novelli)三人聯合對“過度旅遊”的現象進行了深入研究。


他們認為,“過度旅遊”就是遊客的過度增長使當地變得過於擁擠,永久性強迫改變了當地居民的生活方式,影響了當地居民對公共基礎設施的使用,以及降低了他們幸福感。


三人在一個論壇上發表了這個研究文章文章,並得出了一個結論:廉價航空和像愛彼迎(Airbnb)一樣提供廉價民宿的短租平臺的爆發式發展,給許多歐洲國家帶來了旅遊紅利的同時,也讓這些國家和當地居民深受其害。


 “夜生活市長”上任


“過度旅遊”的趨勢正在改變布拉格,威脅著長期居住在這裡的居民搬離家園,使這裡淪為徹底的旅遊區。


“這是一個‘恥辱’”,簡·斯特恩(Jan Stern)說。


這位今年剛剛上任的布拉格史上第一位“夜生活市長”,正在和當地的酒吧店主協商,勸說他們不要給串酒吧的人群提供酒。


簡·斯特恩還動用警力禁止在室外喧鬧,還居民一個安靜的生活環境。


(剛剛上任的布拉格史上第一位“夜生活市長”簡·斯特恩)


“重要的一點是,我們不會放棄我們歷史悠久的市中心。它是我們最寶貴的財產,不能讓它變成‘死區’,淪為夜生活的背景和廉價的旅遊景點,”斯特恩說道。


布拉格當局警告稱,這座城市正有可能墮落至以便宜的酒精和低級樂趣而出名的旅遊城市,對那些缺德的,被控以不尊重布拉格和當地居民的遊客,布拉格當局誓要施行更加強硬的措施。


將來,在布拉格,警察可能將會採取更多嚴厲的打擊措施。


“我們要傳達出這樣的信息,”布拉格一市政廳官員說道,“對那些製造喧鬧的遊客,我們將會採取更嚴厲的手段,甚至有市民呼籲要動用防暴警察。一個串酒吧的旅遊團如果人數達到了150人,就需要書面申請,而且必須要有警察在現場維護秩序。把那些喝得酩酊大醉的遊客帶到醒酒中心,並接受嚴厲的懲罰。”


“這對布拉格來說是當務之急”,布拉格1區的區長帕維爾·切辛斯基(Pavel Čižinský)發誓,要通過打擊串酒吧亂象和限制供酒的時間,來改變這座城市。同時,切辛斯基也鼓勵遊客去周邊的旅遊景點遊玩,而不只是集中在像查理大橋和九世紀城堡(布拉格城堡)這些遊客擁擠的地方。


(布拉格的遊人如織)


“布拉格市中心正在喪失正常的生活質量。”切辛斯基說道,他在布拉格的猶太區旁邊出生、長大,並且一直都住在這裡。“這個市中心正在變成一個金礦,在這裡可以掙很多錢,但卻不適合居住。這是一個很重要和關鍵的問題。”


切辛斯基表示,很多人來這裡只是為了很簡單的目的,有些是為了房子,但是那些想要從遊客身上賺錢的人,把這裡的境況變得越來越壞。


到處都是旅遊業驅動的產業,在布拉格,隨街可以看到一系列廉價的紀念品商店,還有被當局戲稱為“像五彩繽紛的煙霧彈”的花哨房屋出租廣告。


從今年9月起,在布拉格老城廣場穿著熊貓衣服跳舞這些街頭賣藝,將會被視為是違反法律的行為。


但是,遊客到處串酒吧和其他與酒精相關的旅遊,破壞這個城市的寧靜,迫使越來越多居民離開,以便空出更多的房子來出租,這些才是“布拉格淪陷”的真正的罪魁禍首。


執法不力,醉漢依舊我行我素


不止列儂牆,附近的房子有時甚至是車子也慘遭亂塗亂畫。“這純粹就是毀壞財物”,一個布拉格當地女子說道。


再回頭說一下英國《衛報》記者參加當地組織的這個串酒吧旅遊活動。


這支在布拉格城內串酒吧的隊伍被帶到曾經通往古老的波西米亞國王景點的採萊特納街附近。


在那裡的一個露天酒巴,喝了大概2小時的酒,然後隊伍又從一個酒吧拉至另一個酒吧,一直這樣喝喝喝,持續好幾個小時。


隊伍每到一個酒吧,酒吧老闆都會給每個遊客提供一杯免費的便宜伏特加,以表歡迎。


儘管已是炎炎夏日,氣溫特別高,面對嘈雜喧鬧的遊客,當地居民也只能無奈又憤怒地關上窗戶。


(布拉格入夜的酒吧)


夜越來越深,串酒吧的遊客隊伍的熱情卻越來越高漲。


根據當地的法律,晚上10點過後,在布拉格的居民區遊客要保持安靜,但是帶隊導遊一點都沒有讓隊伍降低分貝的意思。


裝有啤酒自行車,一次過能夠為很多人的酒杯滿上啤酒,使得遊客能夠一邊享受無限量供應的啤酒,一邊隨著車上播放著的喧鬧音樂搖擺起舞。


但對周圍的居民來說,這不僅製造了噪音,還阻礙了交通和影響行人。布拉格議會曾建議要將其列入違法行為,但是被當地的一家啤酒廠控訴為“不公平”法規。


事實上,在布拉格,似乎沒人害怕法律。


在布拉格的一個街角,布拉格著名的派對區中心附近,一個女人因喝了酒嘔吐不停。而在幾碼開外,就有一個警察局。最後,陪同的當地官員來到了現場,在女人的要求下叫了救護車。


在瓦茨拉夫廣場附近,一條大街的一個酒吧外,一對夫妻躺在街上吸菸,而其他串酒吧的人員則圍著他們互相廝磨。


最後在那位陪同官員(要求《衛報》記者匿名)叫了警察,警察來執勤後,隊伍才安靜下來。但是他們沒有受到任何處罰,也沒有人被逮捕。


這樣的場景對卡羅琳娜·皮克來說很熟悉。“我試過對遊客抱怨,他們也感到很抱歉,但是導遊的態度卻很強硬,和我爭吵。”


(布拉格街頭)


“他們視這裡的居民為他們賺錢的絆腳石。很不幸,因為這些旅遊團,布拉格已經變成了‘黃金國’”。當地居民卡羅琳娜·皮克說。


遊客太過分,迫當局動真格


上個月,一起讓人特別憤怒的人為破壞公共財物,徹底惹怒了布拉格當地的市政府。


當時兩個德國遊客將塗鴉噴到了擁有600年曆史的查理大橋上,他們被處罰並被勒令賠償查理大橋的修復費用。後來,有一個捷克人在沒有任何授權許可下,獨自清理了塗鴉。


這件事也促使布拉格當地政府決定真正採取措施對待破壞城市的行為。其中一項就是在社交媒體上發起了“能做,不能做”運動,並將一些做出最令人討厭行為的人的臉打上馬賽克,發上網,告訴遊客要避免做出哪些行為。


當局也在布拉格地鐵上張貼了大量海報,警告遊客在晚上10點過後,在街上要保持安靜,否則將面臨400歐元(約合人民幣3174元)的罰款。


布拉格1區當局還鼓勵住在市中心的居民,一經發現在Airbnb出租或者其他短租的房子存在租客擾亂的行為,立刻向當地警方報告,這樣就可以會對房主予以處罰。


根據捷克的法律,組織串酒吧和以提供酒精飲料組織途步旅行的公司,也將會接受更加嚴厲的審查,審查範圍包括例如:是否存在沒有向顧客提供發票,或是向未滿18歲的少年提供酒精飲料等行為。


“與串酒吧活動有合作的酒吧將會面臨越來越多關於健康和安全問題的檢查,例如是否存在會人員數量超標等。”


布拉格1區的區長帕維爾·切辛斯基說,“我們不得不更加強硬……協商起不了作用。”


儘管現在的布拉格遊客已經是人滿為患,但是匈牙利的首都布達佩斯卻十分羨慕布拉格。布達佩斯也擁有相當數量特色建築,同樣也深受過度發展的旅遊業帶來的新困擾。因為同樣是東歐城市,大多數遊客旅行的時候,都習慣把布達佩斯和布拉格連在一起遊玩。


(布拉格的外國遊客越來越多)


“從布達佩斯角度來看,布拉格的城市旅遊管理得比我們好太多了。” 在由50個企業主組成的私人協會工作的匈牙利人丹尼爾·耐摩特(Daniel Nemet)說。


丹尼爾·耐摩特可以稱得上是首都匈牙利布達佩斯事實上的“夜生活市長”,他豔羨道:“我們面臨許多同樣的問題,每天都有兩班從倫敦飛來的廉價航空來到布達佩斯。但是布拉格走在布達佩斯的前面,他們任命了正式的‘夜生活市長’,明確羅列了能做和不能做的事情的信息,積極主動出擊。布達佩斯可以從中學到很多。”


歐洲其他城市如何應對“過度旅遊”?


威尼斯


意大利水城威尼斯常年遭遇洪水淹沒侵蝕,每年3000萬遊客更讓威尼斯不堪重負。威尼斯當局打算採取更激進的措施來減少每年到威尼斯旅遊的人潮數量:針對遊客收取最低的入場費,一開始每人收取2.5歐元(摺合人民幣20元),慢慢上漲至高峰時期收取5歐到10歐元(摺合人民幣40到80元)不等的門票。


“他們中很多人只是來這裡一日遊,拍拍照片,”威尼斯的市政府官員憤慨地說。而這已經不是威尼斯第一次提出要懲罰性徵收反遊客稅了。之前,威尼斯當局威脅要對那些拖著行李箱走在路上,嚴重吵到當地人的遊客,收取高達500歐元(摺合人民幣3970元)的罰款,但是這個處罰一直都沒有實行。


但是,從2019年6月19日起,為了保護公共環境,規範遊客的文明舉止,威尼斯出臺了一項名為Daspo禁令,違反者一般會被罰款300歐元,以及繳納預定數額的罰單工本費。Daspo禁令同時賦予了威尼斯警方將違法者驅逐出威尼斯市中心的權利,有效期是2天到2年不等。


(威尼斯執法的警察)


巴塞羅那


巴塞羅那的加泰羅尼亞居民對遊客的憤恨達到了極點。遊客已經取代了移民,成為了加泰羅尼亞人的仇敵。這從2017年便出現在牆上的標語:“遊客回家,移民歡迎”中可見一斑。


廉價航空以及Airbnb上大量的廉價出租公寓,吸引了一堆亂七八糟的短途遊客來到這座城市,威脅著當地人從傳統的家園離開。巴塞羅那居民的強烈抗議,高喊“巴塞羅那不賣”,“我們不會被趕走的”。


西班牙媒體稱巴塞羅那的居民患上了旅遊恐懼症。儘管根據統計,2017年旅遊業給當地帶來了約300億歐元(摺合成2381億元人民幣)的經濟收入,但是巴塞羅那居民對遊客還是深惡痛絕,寧願他們不要來。


阿姆斯特丹


“對於那些不計一切後果,過度尋歡作樂”的遊客,阿姆斯特丹當局也是深受困擾。為此,他們發起了一個叫做“享樂和尊重”的活動,併發布了一個相關的視頻。這個視頻以那些來自英國和荷蘭,年齡在18至34歲的青年人為目標,記錄了他們讓當地居民和商人惱怒不休、破壞當地生活環境的行為。


包含一日遊在內,阿姆斯特丹每年遊客數量達到1700萬人次。為了減輕城市的負荷量,阿姆斯特丹當局已經採取措施控制相關行業的增長,包括限制酒店、紀念品商店、門票銷售點以及芝士售賣商店商店的增長。


馬略卡島帕爾馬


去年,因為旅遊短租推動了當地房租的上漲,西班牙馬略卡島的首府帕爾馬當局發起投票,要禁止幾乎所有像Airbnb一樣的短租平臺,將私宅用作短期度假公寓出租的行為。對那些短租旅客不尊重當地居民的行為,以及不遵守當地行為準則的遊客,馬略卡島上的居民都非常不滿。


馬略卡島的帕爾馬是歐洲幾個對假期租房採取嚴厲措施的城市之一。


今年,已有10個國家致信給歐盟委員會,要求在打擊短租平臺“爆炸式增長”的行動中獲得幫助。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賓FUN世界(ID:E_media2019),撰稿:小花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繫hezuo@huxiu.com


End


https://weiwenku.net/d/201337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