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決戰,如何才能必殺委內瑞拉?

楊毅侃球2019-09-10 18:38:51


男籃世界盃不過剛剛進行了4個比賽日,可對中國籃球而言,卻漫長得如同一個世紀。
我們幾乎從未見過這樣的景象,中國籃球霸佔了所有的熱搜榜,每一個詞條都在講述那個夜晚的某一個片段,無論你是否願意回首,“郭艾倫罰下”、“周琦發球”、“李楠叫暫停”這些字眼都會被人記住,它不一定會被寫進歷史,卻會塞滿人們的回憶。
多年以後,你註定還會記得這個夜晚。但唯獨有一些人,他們現在要做的事情是忘記那個晚上——因為對中國男籃來說,他們除了反思,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北京時間9月4日的晚8點,曾經在里約奧運會擊敗中國男籃的委內瑞拉隊,已經摩拳擦掌,他們當然希望在小組賽最後一場中打出漂亮的阻擊戰,取得通往十六強的門票。
兩支同樣都是1勝1負的球隊,誰贏誰就晉級下一輪,這樣的生死戰,中國隊到底應該怎麼打?
首先要做的事情,是確立心理的優勢,請一定要相信,我們就是比對方更出色的球隊。
是的,委內瑞拉在FIBA的國際排名還要高過中國隊,3年前在奧運會他們還曾經戰勝過我們,但這並不是一個我們應該懼怕的對手。
且不論比賽是在我們的地盤五棵松舉行,僅說兩隊的實力對比,在中國隊損失了部分鋒線球員的同時,委內瑞拉出徵中國的12人裡,則少了他們的內線大將格雷戈裡·艾克尼克,身高2.11米的艾克尼克,原本是委內瑞拉陣中唯一的內線支柱,這位大學在NCAA名校克萊頓擔任主力中鋒的內線,可以說已經捍衛委內瑞拉禁區多年,世界盃預選賽他還場均為球隊貢獻10.1分8.0籃板,在失去他以後,委內瑞拉的12人名單,最高的球員不過2.05米。
與此同時,他們保留了8名出戰了奧運會的舊將,這固然意味著球員們相互之間甚是熟悉,可同樣也標誌著:這已經是一支老齡化球隊了,比如他們的鋒線主將何塞·巴爾加斯已經37歲高齡。如今的委內瑞拉,是一支平均身高只有1.96米,平均年齡達到了30歲的隊伍,我們遠比對手高大,遠比對手有活力!
其次,中國隊需要做的一件事情是更新情報,去發現老對手身上的新變化。
如果你瞭解委內瑞拉,會知道他們全隊來頭最大的球員,是身披5號球衣、一臉凶悍的後衛格雷戈裡·巴爾加斯,在過去許多次世界大賽上,他雖然得分未見得特別高,但防守凶狠、組織得力。包括在職業賽場上,他也是委內瑞拉罕見的能在歐洲高水平聯賽立足的球員,效力以色列勁旅海法馬卡比期間,他曾經兩次當選以色列聯賽最佳防守球員,一次加冕助攻王。
但在如今的這支球隊中,格雷戈裡·巴爾加斯已經連續兩場比賽擔任替補,這是他們主教練費爾南多·杜羅的刻意安排,要給球隊留出強力的後手拳嗎?似乎並不是,因為目前擔任先發的19號赫斯勒·吉倫特,的確是比巴爾加斯更重要的球員了。
連續兩場比賽,吉倫特都有投進超遠三分的表現,尤其是在和科特迪瓦一戰中,吉倫特打出了本屆賽事外線球員最精彩的表現之一,全場18投11中拿下28分7助攻,反觀巴爾加斯兩場比賽合計只得到7分,且沒有投中任何三分,甚至杜羅教練的信任度也已經向吉倫特傾斜,所以中國男籃的防守策略也需要有相應的調整。
事實上,吉倫特和巴爾加斯同生於1986年,在他們共同效力的俱樂部瓜羅斯,巴爾加斯也已經淪為了吉倫特的替補,甚至都已經要為此重返以色列。
第三,對委內瑞拉的比賽特點,我們需要做出更正確的應對。
這是一支典型的拉丁美洲球隊,他們的防守充滿侵略性,經常會選擇全場防守,以及在中線附近對持球人予以夾擊。但他們在防守延續性上的短板,以及他們的內線高度,會使得這樣的撲擊變得愈發地具有賭博性,只要中國隊能夠耐心對待,在撕破第一道防線後,我們就能獲得更多的進攻空當。
而在防守端,中國隊也需要切記對手是一支投射點相當之多的球隊,7號的薩莫拉、9號的丘里奧、21號的德懷特·劉易斯都有可能連續命中三分球,一旦這些人從掩護裡穿出,我們究竟是要立刻換防,還是盯防球員從掩護前搶過,我們需要更好的防守溝通,但無論如何,都不要給予對手太多的投籃空間。此外,這支委內瑞拉隊,其實並不擅長破解聯防,即便是面對科特迪瓦隊,他們也經常在攻聯防時被逼到24秒倒數計時,全靠吉倫特的神奇三分才能化險為夷——充分了解對手後,中國隊才能先掐住委內瑞拉的命脈,再握住命運的咽喉。
小組賽只剩這最後一戰,中國隊能否晉級16強,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生死對決。2天前,我們雖然輸掉了一場極度遺憾的,原本有可能讓中國籃球向前邁一大步的比賽,可只要這能夠拿下委內瑞拉,這一步終究還是會邁出去。
我們要繼續昂首向前了,去佛山,讓世界再看看什麼是中華功夫!
https://weiwenku.net/d/201337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