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支付戰爭:微信、支付寶砸下 130 億,補貼刷臉支付

知曉程序2019-09-11 06:30:54

本文來自公眾號一本財經(ID:yibencaijing),作者歐拉,知曉程序經授權發佈。

現在的中國,基本進入了無現金社會。
只要帶著手機,走遍天下都不怕。
那麼,你有沒有想過,新的支付時代將是什麼樣子?
微信和支付寶似乎給出了答案:今年下半年,兩大巨頭盯上了「刷臉支付」,開始全國發展代理商,打響新的支付戰爭。
支付寶官方稱,要拿出 30 億來補貼市場。而多位代理商透露:「微信的補貼金額更誇張,是 100 億。」
支付寶的刷臉支付設備叫「蜻蜓」,微信的叫「青蛙」。
「『青蛙』就是吃『蜻蜓』的。」一位代理商透露,兩者已劍拔弩張,火藥味十足。
一邊是巨頭們的撒幣鏖戰,另一邊,黑客們已蓄勢待發,並找到了破解刷臉支付的方式……
刷臉支付真的可以替代手機,成為新時代的支付方式嗎?
01 線下之爭
去年 12 月,支付寶推出了刷臉支付設備「蜻蜓」。
這是一款長得像 iPad 的電子設備。它們被擺在商戶的收銀口,用戶不用手機,直接通過攝像頭掃描人臉,即可完成支付。
支付寶曾經表示,之所以把它取名為「蜻蜓」,是希望它能像擁有 2.8 萬個複眼的蜻蜓一樣,快速、準確地識別物體。
3 個月後,微信也推出了類似產品,名字很有意思,叫「青蛙」。
「『青蛙』是吃『蜻蜓』的。」一位刷臉支付設備的服務商稱,巨頭一上場,就火藥味十足。
▲ 支付寶的「蜻蜓」和微信的「青蛙」
目前,兩大巨頭爭奪市場的方式,主要是加盟代理:巨頭先授權給服務商,服務商再去全國發展代理。
在各大社交平臺,都可以看到刷臉設備招商加盟的廣告,其用語極具誘惑力:「萬億規模市場」「風口項目,抓住機遇,成就未來」。
▲ 服務商在 QQ 群發佈的招商加盟消息
一位服務商平圩稱,他將代理分為全國、省級、市級、區級四個等級,不同等級的代理,繳納不同的加盟費。
「省級代理 29999 元,區級代理只要 2999 元。」平圩稱。
代理們如何賺錢?
為了讓代理拼命幹活,平圩制定了一些補貼政策,比如每拿下一個商戶,就獎勵 300 元;每臺設備還會有廣告的分潤。
代理級別越高,分潤比例越高。
▲ 服務商制定的代理政策
各家服務商給代理的優惠大同小異,代理費低一點,分傭的抽成就高一點;代理費高一點,抽成就低一點。
除了給服務商、代理商補貼之外,支付寶和微信給商戶的補貼也是驚人的。
多位服務商稱,目前,支付寶「蜻蜓」的普遍價格是 1500 元左右,但很多代理商都會給折扣,一些代理甚至只賣 299 元一臺。
如果商戶達到了指定的支付要求,支付寶就會給商戶返 1200 元。
而微信「青蛙」的報價比「蜻蜓」略高一些,但最高補貼也比「蜻蜓」高,可以達到 1540 元。
這些補貼政策,相當於白送,甚至倒貼錢讓商戶裝刷臉設備。
支付寶官方表示,已拿出 30 億來補貼市場生態。微信,似乎也不甘示弱。
「我們得到內部消息稱,後者已準備拿出 100 億來做補貼。」一位服務商透露。
今年 7 月,陳慶成為了「蜻蜓」的市級代理商。
他算過一筆賬:代理費 4 萬元,6 位員工每月的人力成本 1.8 萬元,只要發展 100 個商戶,基本就能覆蓋成本,「肯定不虧」。
他按每臺設備 800 元的定價跟商戶談,最低就賣 299 元。
他並不想靠設備賺錢,而是在看後面的費率、廣告等收益。
最近兩個月,他每週可鋪 5 到 6 臺設備,「按照這個速度,四五個月就能回本」。
很多代理商都是被「暴富」、「風口」等詞吸引過來的,他們都曾經在支付大戰中嚐到了甜頭。
每當巨頭要推廣新的支付設備時,就會提供大量的補貼,進來得越早,賺得越多。
目前來說,市場還處於早期,補貼很高,代理商只要認真做,基本都能賺錢。
他們將這稱為:「巨頭打架,小鬼吃撐。」
巨頭牙縫中的肉,就足夠將他們養肥。
02 巨頭打架
兩大巨頭拿出 130 億培育市場,它們到底有著怎樣的野心?
有人說,這是第四次無現金支付革命。
前面三次,分別是 POS 機、NFC 和二維碼支付。
POS 機,最早是用於銀行卡支付。
NFC,是用使用了NFC技術的設備,比如手機,來「刷機」支付。但它已經被後面出現的二維碼支付取代,淪為雞肋般的存在。
現在最主流的支付方式,就是二維碼支付。
而「刷臉支付」,就是想對二維碼支付發起挑戰。
前面三次的支付,依然需要「介質」,而這次,什麼都不需要帶,直接刷臉就可以。
如果刷臉支付是未來,這裡必然成為新的流量入口,兩大巨頭將為此不惜拼死一戰。
得入口者,得流量;得流量者,得天下。
問題是,刷臉支付是未來嗎?
不管是代理商,還是商戶,對這個新技術的態度並不明確。
浙江一家支付公司的客戶經理何鑫偉稱,他們公司的主業是POS機業務。刷臉支付興起後,總公司決定兼顧這塊業務。
但兩個月下來,成績並不理想。「我們在全國有三千多位客戶經理,兩個月鋪的設備總量也就幾百臺。」他說。
「很多商戶毫無需求。」代理商馬曦稱,基本所有商戶都已經有了二維碼支付,「根本沒有必要再花錢搞一臺刷臉設備」。
除非,白送。
因此,馬曦和陳慶採取的方式一樣,先安裝,再靠後面的補貼賺錢。
但設備裝好後,他發現使用率很低。
「一些商戶一個月的流水只有幾百。」馬曦很著急,跑去商店裡蹲點,看對方是否使用設備。
他發現,很多用戶還是堅持使用手機支付。
「現在手機就像是人的一個器官一樣,他們基本不需要刷臉支付。」馬曦稱。
此外,刷臉支付的技術還存在缺陷。
「會有年輕人覺得新鮮,嘗試一下,但還是覺得手機方便。」馬曦稱,這是因為刷臉支付不是百分百成功的。
比如微信的「青蛙」,現在還是第一代產品,「經常出現背光、識別不清的情況。刷十次,有三兩次會不成功」。馬曦稱,一旦用戶覺得第一次使用不成功、體驗差,他可能就會永遠放棄這種支付方式。
「調研結果顯示,並不是所有場景都能提升效能的。」微信支付行業應用副總經理郭潤增曾公開承認,在一些快餐場景中,刷臉的支付效率反而變低了。
而刷臉支付目前適用的場景,主要集中在一些用戶不太方便使用手機的場合。
比如游泳館、加油站,等等。
也就是說,真正適用刷臉支付的場景並不多。
馬曦曾經也做過 NFC 的推廣,最開始轟轟烈烈,最終一地雞毛。
而這次的刷臉支付革命,他也擔心是個偽命題。
他更怕補貼降下來之後,刷臉支付的設備無法再推廣出去。
03 盜刷風險
除了刷臉支付使用不便之外,很多人對於這個新技術,尚存質疑。
「現在有的技術在三公里之外就能識別人臉,客戶沒有表達主觀意願就去刷臉,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情。」
最近,央行科技司司長李偉就公開對刷臉技術的安全性提出了質疑。
隨著刷臉支付的逐漸落地,不少黑客也盯上這個領域。
「任何技術剛上線的時候,都會存在漏洞,抓住機會,就可以狠賺一把。」黑客小K稱。
目前,大部分的人臉識別,都是單目識別——意思是,只有一個攝像頭。
如果是單目識別,「點頭、搖頭、眨眼這些簡單動作,我們已可以通過圖像和視頻合成,輕易攻破」,小 K 稱。
於是,技術商又考慮使用雙攝像頭的雙目識別,並陸續加入結構光,做成 3D 攝像頭。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3D 頭像又出現了。
8 月 5 日,南鬥星仿真機器人創始人兼 CEO 王峻向媒體爆料:他用自己幾年前製作的 3D 打印蠟像頭,測試支付寶的刷臉支付功能。
通過這個「假人」,他在某出行 app 上,成功購買了一張從南京到寶華山的火車票。
金融行業常使用的脣語識別,也並非百分之百安全。
「現在人臉遠程控制的技術比較成熟,三維虛擬人技術可以很容易模擬出人臉,這樣一來,破解脣語識別就變得很簡單了。」上海引波科技創始人袁華安稱。
「其實,無論是哪種人臉識別技術,我們都可以破解。」小 K 稱,他們只是看破解的成本是多高,帶來的利益是多大。
任何新技術的出現,都會引發一場激烈的「攻防之戰」,攻擊方找到漏洞,然後防守方封堵漏洞。
在一次次的惡戰中,防守方的城牆變得越來越堅固。
直到達到某種平衡:攻擊獲得的利益,低於攻擊的成本。此時,黑客們才會悻悻而歸。
其實,考慮到刷臉支付並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銀行、支付寶等早已制定了策略,減少用戶損失。
針對盜刷問題,銀聯已明晰賠付政策的「風險全賠付」原則。
而支付寶也採用了保險兜底的方法。
技術不成熟,市場無剛需,還存在安全隱患,刷臉支付,真的可以成為未來支付的主流嗎?
「目前來看,還得觀望。」馬曦認為,這個市場還處於早期,現在下結論還太早。
儘管支付寶和微信砸下 130 億來培育市場,但和以前它們鋪天蓋地搶佔二維碼支付風口時相比,這一次其實只算小試牛刀。
2019 年春節前後,支付寶一共花了 20 億給全國人民撒紅包。
不過,服務商和商戶可不管最終這個模式是否能成——任何新業務的推廣、新流量的變遷,對他們來說,都是大賺一把的機會。
* 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 關注「知曉程序」,微信後臺回覆「微觀」,瞭解更多行業資訊。

https://weiwenku.net/d/201347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