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副業還清了創業欠下的30萬負債”,這屆年輕人太難了

創日報2019-09-11 07:37:18

“搞副業”逐漸成為現在年輕人的剛需,生活帶來的壓力促使他們開始尋求人生更多的可能,去尋找自己的Plan B


有人發展自己的興趣愛好為副業,在熱愛的基礎上增收;有人利用第一職業積累的資源發展副業,主業副業齊發展。越來越多的人不再滿足於“專一職業”,“斜槓青年”成了流行。你的planB是什麼呢?

作者/李曉蕾 馬微冰 常皓靖

來源/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

創業見聞(ID:chuangribao)授權轉載


這屆職場年輕人不止只有Plan A,還有Plan B,甚至N種無限可能。

 

隨著生活成本的逐漸增加,很多年輕人的薪資開始捉襟見肘。基本房租和生活費用不說,以不算過分的升級消費需求算,一雙AJ一千多塊,一瓶SK-II一千多,對於一二線城市平均萬元左右的薪資水平來說,僅依靠日常工作的一份薪水,明顯滿足不了。


因此,在工作之餘,尋找一份合適的副業,成了一些年輕人的選擇,甚至是剛需。

 

最近,“副業剛需”這一話題,戳中了這屆年輕人的敏感神經,引發大討論。“不管你做什麼工作,都要有自己的Plan B”,搞副業已經成為現在年輕人的共識。


Tech星球(ID:tech618)遴選了6位操持副業的年輕人,與他們聊了聊自己的Plan B計劃,來聽聽這屆職場年輕人的不尋常經歷和人生故事。


1

“開飛機,難擺脫肥宅生活,但當DJ可以”

  

Dr.Ethan ,1997年出生  

  主業:飛行員,副業:音樂製作人&DJ;  


飛行是我的追求,音樂也是。

 

飛行員是很多人可望不可及的職業,可以整日在藍天白雲中翱翔。每當有人聽到我是飛行員,都會投來很羨慕的眼光,神祕、高薪就是外人給我們貼上的標籤。

 

其實,我們的工作日常和上班族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只是時間不固定。要看公司安排的航班,比如今天飛個單班來回,早上起床洗漱穿制服上班,體檢、拿材料、上飛機、起飛落地。然後起飛落地,回家。

 

看似我們一天經歷了好幾個城市,但也只是簡單的兩點一線,沒有太多的故事,每次安全落地就是我最大的心願。由於工作環境,我每次都要保持高度集中的精神狀態,沒能有太多交流,平時一個人在家也就是聽聽歌,打打遊戲的肥宅生活。

 

真正接觸到DJ,是在大學的時候,當時通過航空人員執照理論考試,獎勵了自己一個打碟機。大三在美國度過的那一年。因為機緣巧合認識了樓下做音樂的黑人鄰居,兩人沒事兒進行一下切磋交流。在黑人朋友的影響下逐步發展到hiphop,而且得到了朋友的極大誇讚,並揚言要以四百美金的價格買下他的beats,之後一“入坑”爬不出來了。


剛開始只是摸索,喜歡上之後,就自己嘗試著自學制作。兩三年後,有次偶然發現自己做出來的歌還能賺錢,由此打碟這個愛好便成為了飛行之後的副業。

 

2017年,我成了VFine的簽約音樂人。平時飛完航班回家,有的時候靈感爆棚,泡在電腦裡一個下午,做出東西真的很開心,有的時候飛駐外的航班,可以約約不同地方的志同道合的音樂人,拿上電腦一起交流,不同想法的碰撞很有意思。


每天航班回來後,有靈感有想法,就做做歌、編曲,然後給到簽約的公司,幫我做發行和管理,製作好的歌曲基本上是給說唱歌手做伴奏,收入來自歌曲的使用權,我在VFine的平臺上賣出歌曲版權,平臺會根據不同用途對製作好的歌曲去統一定價。



我是一個很執著的怪人,飛行員喜歡上電子音樂,但我不服只能聽音樂,非要去自學打碟,又不服只能放別人的音樂,非要去自學制作,又不服自已只能製作一種音樂,非要嘗試各種各樣的風格,又不服自己只能做電子,非要去學做流行和說唱。

 

既然做,就做到最好,我感覺到80歲我還是個能蹦能跳的DJ。


2

“靠做副業,我還清了創業欠下的30萬負債”

  

張宇 ,1986年出生  

  主業:某知名互聯網公司內容運營  

  副業:健身房合夥人、兼職寫手   


做副業這件事,我從2016年堅持到現在,做了快3年。


2016年開始,兼職寫手是我的副業。這兩年,靠副業每年能有十幾萬左右的額外收入,幾乎與我的正職工作相當。目前為止,我利用副業還掉了因買房、學健身、創業欠下的近30萬負債。


後來愛上了健身,機緣巧合,我又把健身發展為一個副業。2017年,我和朋友合夥開了一家健身工作室,場地有300多平,年租金接近40萬。


開始的兩個月業績比較好,賣出了十幾萬的課時費,但後來進入“健身淡季”,高額的房租也實在難以承擔。很快,面臨經營難題,只好選擇將健身房關停。


為了做好健身房,我停了半年的工作,去拜名師學藝,開始也是滿腔熱血。但後來健身房效益不好,我每個月收入幾乎不到兩千,根本養不活自己。更主要的是,我當時還要還老家買房的房貸,每個月還得給些錢接濟家裡,自己也不忍心跟家裡人說這些事,怕他們擔心。


那段時間,我有一些精力就集中在做兼職寫手的副業上。平時接一些技術文章寫作和企業服務領域文章的活。其實,一直以來,我做副業的原因都是,希望靠副業解決經濟上的難題。


健身房關閉之後,我到一家知名的互聯網公司做內容運營。我的工作一直都跟寫作直接相關,80%的時間都在寫文章。工作之外的時間,也接一些寫作的兼職。幫醫療公司、教育行業的創業企業等都寫過,從技術類的文章到企業服務分析,還有一些區塊鏈企業的宣傳稿都寫過。


最拼的一段時間,要寫到凌晨兩三點。印象最深的一次,因為對方稿子要得急,只好定半夜三點的鬧鐘起來寫稿,寫到六點,終於在答應對方的時間內交付了稿件。


有時候,朋友或者之前的合作伙伴都會推薦一些大的品牌項目,每個月有固定的收入,但體驗過幾次之後發現,這種類似的外包工作實在太累了,有些錢我是不想掙的。


欠債還清之後,我就不想繼續這麼累了,於是接的活就開始變少,但會把單價提高。現在,我基本都是週末寫,一週兩到三篇,或者更少。有點收入即可,也可以有更多時間做我喜歡的事,比如讀書、旅行、攝影。


我基本沒有娛樂活動,不看電視劇、不看綜藝、不看微博、不刷抖音,除了堅持健身,就是讀書、寫作。我喜歡重複做自己喜歡的事,也許5年或者10年後,我可能還會再次把健身這個事業做起來,把副業再次變為主業,但現階段還是多學點本事。


我最真實的感受是,不能完全依靠副業,一定要有主業強力支撐你基礎的經濟需求。有句話說得特別好:不要用你的業餘愛好,去挑戰別人吃飯的本事。


3

“炒幣很難賺錢了,準備再去搞少兒編程”


 劉以以,1991年出生  

  主業:區塊鏈媒體記者,副業:炒股炒幣  


無論炒幣還是炒股,說白了其實都是一種投資。

 

2014年我剛畢業,在一家會計事務所實習,跟財務相關。那會兒算是股市的小牛市,身邊的同事,乃至下樓買個菜,發現大媽都在炒。

 

當時我基本什麼都不懂,操作非常傻,不過也算是掙到過錢。第一次投進去的本金就漲了20%。但我也知道,這種副業是不可能養活自己的,本金都靠著工資出,無非就是幾千或者小几萬。

 

本利不高,投入1萬塊在裡面的話,收益翻一倍也只能是2萬,基本都只能是短線投資。

 

股票這個東西,沒有市場消息,不認識人或者對資本市場的操作沒有任何瞭解的話,是賺不到大錢的。

 

到2017年,股市開始橫盤,我就不怎麼玩了。之所以炒股,或者說之後炒幣,都只是希望能靠信息差或者判斷給自己掙些零花錢。當時工資也不高,炒股就是盼著能多賺1000塊錢,多吃幾頓好的。

 

2018年3月,轉行到一家區塊鏈媒體做區塊鏈記者,從那時開始,我開始真正意義上的買比特幣和其他的一些虛擬數字貨幣。投了1萬多本金,6月的時候,錢包餘額翻了一倍,變成了3萬多。

              

那陣子算是一個小牛市,很快,沒等我焐熱這筆錢,行情一下就跌下來了。其中一個幣跌了90%,我的20000塊一下縮成了2000。很多山寨項目腰斬的情況也時有發生。

 

炒幣炒了這麼久,靠頻繁交易真的是很難賺錢的。因為,大部分“投機者”或者“投資者”自己的交易行為就很不好,追漲殺跌,沒有一個交易員專業的素養,最多就只能賺賺零花錢。

 

和大多數人一樣,因為主營業務沒有達到滿意的收入,只能靠另外的方式來補足。有人做微商、賣特產,有人炒幣、炒幣、炒鞋。還有一種,副業是某種技術性或者與本職工作有相關性的,通過副業讓自己未來的職業多一些選擇。

 

人性逐利,也貪婪。很多時候,哪怕知道了內部的一些交易信息,知道莊家會拉盤,但選不好拋的點,也很容易把賺到的錢再賠回去。

 

之前很多人宣稱,自己靠買比特幣實現了財務自由。但現在看,已經很難了。我準備什麼時候去學一下少兒編程,也許以後副業搞編程,做“一個懂程序員的老師”也不錯。


4

“白天說唱音樂人,晚上夜店調酒師”

 

孫航,1995年出生  

  主業:rapper,副業:調酒師、音樂老師  

 

我從小就喜歡音樂,副業也都是和音樂相關的。

 

我爸是個音樂迷,從小學就開始讓我接觸音樂。從小學電子琴聲樂,上了小學學的小號,後來就一直在軍樂團,做首席小號手。

 

前年從首師大畢業,剛開始想著從事本業進入樂團,但後來一想到,以後要天天瘋狂練習吹號,就感覺枯燥,便選擇了自己更喜歡的說唱音樂,2018年參加新說唱全國46強,18年19年獲得listen up全國亞軍。

        

       

大學期間,自己不愛上課,總喜歡跑到校外去做一些兼職。當時樂團也會聘請我們,去給小朋友教課。一週有2-4節課,一節課2個小時300塊錢。有專車接送,正好利用業餘時間還掙點零花錢。

 

大學四年,教小朋友授課成了穩定的副業。但隨著畢業開始全身心從事音樂,就很少再去做老師教課了,音樂還是自己更喜歡的職業。

 

目前,自己一個人在做音樂,自己作詞作曲,自己接演出。平時會去一些livehouse,每場演出費用有2000。演出不是天天都有,有時一個月最多對接到6-7場,有時只有1場。

 

做音樂的都是這樣,不像平時上班那麼固定。時間允許的時候,我還會去一個清吧做調酒師。最初是因為自己經常去,漸漸成為常客和老闆熟絡了。後來自己也有時間,也對調酒很感興趣,就做起了調酒師。

 

調酒師是一門技術活,當時跟著老闆學了3個月,才完全學會。我們每天6點半到12點,從週日到週四,一個月有5-6000的收入。平時還能編編曲錄錄歌,晚上去做調酒師,看看在店裡形形色色的客人,和朋友一起把酒言歡,很是愜意。


5

“游泳教練和演話劇,探索別樣的人生可能性”

 

 江楓眠,1990年出生 

  主業:某外企工程師 副業:游泳教練、排練話劇  


2012年,我畢業後,在江蘇老家的一家外企做工程師。

 

那時候,工作之餘,經常參加市、區的游泳比賽,打出了一些名氣。很多人跑來問我,怎麼學游泳。一開始,我提供免費的、口頭上的指導,後來開始正式寫教案、做宣傳,開班做這件事,7節課收1000元。

 

那段時間,我每天的時間安排很緊——7點起床,7點半坐班車,8點半到公司,下午5點下班,5點半到游泳館,在游泳館附近吃晚飯,6點半上課,8點半結束,9點以後到家。

 

期間,我還參加了話劇表演,在晚上8點半教完游泳後,趕到10分鐘車程外的地方排話劇,通常要凌晨以後才能回家。以至於每天只睡5、6個小時,要靠喝咖啡強撐著才能工作。

 

所有聽過我的故事的人,都覺得我很折騰。

 

半年後,我靠教游泳賺了3萬元。話劇演出以公益性質為主,只有2-3次商演,賺了幾千元。

 

我做副業的初衷,是想買房買車,但靠8000多元的月薪,肯定是不夠的。但我又不只為了錢,市場上的游泳培訓都講究速成,我內心的衝動是想讓更多的人接受更好的游泳培訓。

 

此外,於我而言,游泳和話劇不僅是輸出的過程,也是輸入的過程,教會了我時間管理、鍛鍊了語言表達能力等。更重要的是,我認識了一群人,大家可以一起玩,也能夠彼此關心。儘管當時在工作上遇到了一些瓶頸和不如意,但因為副業的調劑和補充,讓我的狀態變得很好。

 

我認為,搞副業和話劇表演一樣,都是在探索不一樣的人生可能性。話劇看似人物形象五花八門,但是歸根結底還是專注於對人的好奇、對演員專業性的不斷探求。副業也是這樣,看似與主業沒聯繫,但是也要找到深層的聯繫,找到一點專注下去。


6

“未完成的創業夢,一直作為副業堅持”


  沈超,1991年出生  

  主業:產品經理,副業:內容KOL


從大學起,我就開始做副業,一直到現在。

 

2015年,我考上了北工研究生,學業課程比較輕鬆,一直有創業的想法,想依靠自己的能力掙點錢。

 

有次,在北京工作的發小要出差一週,讓我去他家裡幫他喂貓,就住在他家。發小在外出差,有個文件在家裡的電腦,讓我幫他編寫一下。隨著幫忙次數的增多,後來我仔細瞭解後,知道他是在京東做店鋪營銷,會和店鋪的商家對接需求,就想著在讀研期間可以和朋友一起創業。

 

當時正好淘寶有達人1.0計劃,我們就自己在平臺上建立賬號,朋友聯繫商家對接資源,我們這邊會根據商家需求,用圖文等方式幫助商家宣傳。淘寶達人1.0、2.0我們都在同步跟著,後來京東也開始做達人直播推薦這塊,我們也同步在跟進。

 

那時候,一個月至少能有2000-3000的收入,在我們同系學生中已經不少。但由於接單量不穩定,大學的創業項目,並沒有完全做起來。所以2018年研究生畢業後,還是選擇了專業對口的產品經理,月收入12K。

 

每天10點上班晚上6點下班,工作主要就是按需求文檔撰寫、原型設計、與業務對接需求,App日常運營等,原本的創業項目成為了副業還一直在做。

 

現在,我們以機構的形式對外接活,一般都是寫些小稿子,拍個產品視頻,每單500塊錢,有時也會將產品送給我們。寫稿子比較容易,拍視頻的週期不好定,短的一晚上能拍製作2-3個,複雜的兩天才能弄好,一個月的收入也能有1-2W。

 

之前本科學的編導,所以對副業興趣更高些,副業掙的錢也全都投入進去換了設備。如果不是因為不那麼穩定,我是很想作為主業發展的。

 

在我心中,內容KOL的副業比產品經理的主業更讓我痴迷執著,畢竟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更有動力。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章中 Dr.Ethan、張宇、劉以以、孫航、江楓眠、沈超均為化名。)

創業見聞


汲取商業能量
掌握未來能力


商務合作、企業專訪請聯繫:
15210204303


投稿、轉載、互推請聯繫:
China20163


長按掃碼關注
https://weiwenku.net/d/201348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