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總不願擡頭看月亮,只顧低頭吃月餅

旅物2019-09-11 07:49:00


小時候除了寒暑假外及過年以外,最心念著的便是中秋節,那時候無比迷戀著甜食。在我記憶裡,中秋節總是圓的——月亮是圓的,月餅是圓的,家人團坐一起的桌子也是圓的。
 
而我總是能想起孩時中秋節的月餅。圓圓的焦黃色一大張,一指厚,上面點綴著芝麻粒兒,湊前聞,烤後面餅的香聞直往鼻腔裡鑽。賣得也不貴,2塊錢一張。再小點的也就1塊,15一張的。月餅裡面沒有餡兒,拿現在的話來說就是一張甜甜的烤大餅。它被薄薄的塑料袋套著,袋子上常印著“中秋佳節”或“閤家團圓”之類的字樣,周圍再配上嫦娥奔月或龍鳳呈祥的圖案,紅彤彤的很喜慶。農村人總是喜歡紅色,從小到大的被套是紅色的,上面印著龍鳳或牡丹,牡丹花下一定襯著捋綠色的葉子,裡面裝著結結實實的棉花,新年裡的衣服對聯是紅色的,鞭炮紙兒是紅色的,年節後的清晨起床開門,像是遍地在一夜間便開滿了紅色的小花朵,從家門口一路開到祠堂,再綻放著遠遠地直開到離了人煙的田間,原來夜裡都是花開的聲音......說遠了,它只是簡簡單單地告訴你——我就是一張餅,一張圓圓的烤餅。
 
但就是這麼一張餅,從記事初起到能準確回憶出停留在舌尖上的味道,幾十年過去了,我還記得那種味道。以今天的標準來說,那餅不怎好吃。面一般,烤的手藝火候也一般,估計是捨不得放油還是怎地,總見很多月餅像乾涸的田地一樣裂著口子,用手一掰,細碎的面渣落到衣服和桌面上,我拿手指把一粒粒餅渣蘸起送進嘴裡,把桌面上的餅渣清理完後才開始小心翼翼地吃手裡成塊的月餅。
 
我總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然後長久地咀嚼,慢慢地咽入肚裡。儘可能地讓麥香和蔗糖的甜味兒在口腔裡迴旋停留。之所以這麼做不是因為會吃,而是月餅每咬一口便小一點,吃得快了便只能盯著弟弟手裡的餅子幹流口水了。當然,饞得急了,有時候也會用暴力搶奪他的月餅。虛長几歲的優勢在孩時最能直觀地體現出來——高出一頭,身形大一圈,拳頭自然也更有力。
 
那時中秋節,學校放假?(這個真不太記得了)總之,家裡會做好一桌子平日不常吃的菜,雞鴨魚肉定是少不了。農村天黑得晚燈也不太亮,一切都是稍許的昏暗中進行著。唯有小小的煤爐灶臺那一圈散發著桔色的燈光,一根黑色電線掛著燈泡垂吊下來,如果看得仔細些還會發現有不少蒼蠅盤在電線上睡覺,黑色的丁丁點點,一動不動,就像從出生到死亡一直都沒離開過那根電線。
 
灶臺旁窗戶上指頭粗的欄杆因長年被煤煙薰著結了層酥脆發黑的鐵鏽,手指放上觸摸,便撲撲往下掉。窗外是一片齊腰深的雜草,草叢裡總有唧唧叫喚的蟲子,在安靜的夜裡直往你耳朵裡鑽,再晚一會兒,青蛙蛤蟆的叫喚聲也準時地加入進來。鑽過草叢就是趕集用的市場,平日裡幾乎沒人,只餘下襬攤用的水泥檯面在月光下發出淺淺的光。穿過市場,再走過窄窄的草地便能看到一排瓦房,瓦房裡有和我們一樣溫潤的亮光,孩子也和我們一樣圍在爐灶前。
 
母親系著圍裙立在灶臺前,持著鍋鏟的手上下翻飛著。我和弟弟圍在灶前,一開鍋蓋便湊上前用力地聞著,好香哇!然後幫忙著擺好碗筷上桌,留著肚子飛快地吃完飯後急忙把長椅搬到屋外。等著父母吃完後從袋子裡取出月餅,切好,一家人坐在長椅上看月亮。小時候不覺著月亮有什麼好看的,再圓你能有月餅圓麼?再好看你能有月餅好吃麼?再亮也比不過白天,況且月亮出來也就到了應該睡覺的時候了,我最不喜歡的就是睡覺。不過那時候沒有電視沒有收音機沒有小人書更別提什麼電腦網絡了,不睡覺好似也沒什麼別的事情幹。不像現在,老喜歡坐在有月光的洱海邊。

分餅時,我和弟弟總是分得最多且均勻,父母總是隻拿最小的那塊。吃餅之前,父母也總會和我們說些祝福期許的話,無非都是一些要努力學習呀,不要貪玩呀之類的。現在,他們會和我說,你一定要保重身體。
 
我細算了下,那時候父母的年紀和我現在一樣。但就算這樣,我還是覺著無論再過多久,都無法成為當時的他們。為人兒女在父母眼前,一輩子都是都是需要被照顧,被叮囑的對象。
 
16歲離家直到現在近二十年過去,春節偶有不回,中秋更是難見家人,月餅的口味也越來越多,皮薄餡多包裝精美,不過再也難見龍鳳呈祥和嫦娥奔月。
 
每年中秋我都會在這兒賣月餅,今年也不例外。唯有不同的話就是今年不再打算賣那些包裝精美餡多精緻的月餅了,雖然那些餅子或許需求更大賺錢更多——因為我吃到了一張很像小時候的餅子。

 
它有著普普通通的包裝,普普通通的樣子,雖然沒有龍鳳圖案,雖然和其它月餅一樣吃多兩塊也會起膩,但餅子上竟然也撒著一層芝麻粒兒,裡面裹著茉莉花或雲腿餡兒,一嘴下去竟然也有著淡淡的面香和溫暖的甜味兒。我不敢說它一定有多好吃,你們一定會喜歡,畢竟味道這種東西很主觀,但我喜歡就夠了。

 
這是大理白族的傳統月餅。這張茉莉花餡兒的餅子常年供於蒼山上的寺廟,雲腿餡的餅子則常作為單位部門採購的隨手禮,所有的成本都用在餅子的食材原料上,包裝樸素到基本不考慮美觀和檔次。餡兒也不似其它月餅,除了皮全是餡,茉莉花和雲腿只是很適當地出現在餅子當中,如果面和餡兒會說話,我想它們一定會說,咦,好巧哇,原來你也在這裡。


純芝麻粒兒的是茉莉花月餅


餅上帶芝麻粒兒和花生粒的是雲腿月餅,外以上兩種月餅長一樣,只能這樣區分啦。


餅子稍有油膩,置放於冰箱保鮮層幾小時後取出食用更好。餅子直徑大概一拃寬(20cm左右,具體沒量),比一指厚些。每份賣158元包郵,裡包含著兩張大大的茉莉花月餅和兩張大大的雲腿月餅。預售截止到9月1日12:00,然後安排現做,按順序3-5號發貨。常溫保質期15天。


有興趣嘗試這張大理白族傳統月餅的讀者

長按識別二維碼或點擊文尾閱讀原文

入手2份有優惠


如果你也想嚐嚐這麼一張普通的月餅,不妨入手一份,等月圓之夜時,記得喊上和家人朋友一起。
 
答應我,先看看月亮,再吃月餅,好麼。

點擊閱讀:路上四年,終在大理有個小小小小小家

關於作者【肥蟲】:帶著越南領養的土狗生活在路上,暫居大理,掙口飯吃而已。今天是在路上的第1313天,點擊【閱讀原文】逛路上的店,嘗試這張大理白族傳統月餅,記得給本文留言和好看哦。

https://weiwenku.net/d/201348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