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家公司闖入心理賽道:9000萬抑鬱症患者市場 僅一家融資到B輪

鉛筆道2019-09-11 07:50:16


記者 | 劉小倩

編輯 | 吳晉娜


6月,美國一家將冥想融入現代元素,通過提供音頻冥想內容、助眠故事及放鬆身心的App Calm宣佈完成2700萬美元A輪融資,此輪融資使該公司估值達2.5億美元。和普通App不同,Calm直接從產品服務中獲利,而非廣告費用,項目年營業額達到7500萬美元。

Calm的走紅,讓人們再一次認識到了“孤獨經濟”這門獨特的生意,它的受眾正是如今無處無在的孤獨而焦慮的現代人。其實,一直以來,國內也不乏在這個領域進行探索的創業者。通過鉛筆道DATA檢索發現,與“心理”“睡眠”“抑鬱”等關鍵詞相關的項目約400個。

今年以來,國內心理領域的創業項目也紛紛獲得融資。據鉛筆道不完全統計,截至8月,今年已有4家公司完成新一輪融資。行業內也第一次出現了B輪融資,還有大部分項目仍在A輪附近徘徊。

據世界衛生組織報告,全球有3.5億人受困於抑鬱症。在我國已確診的9000萬抑鬱症患者中,每年約有28萬人因抑鬱症自殺。雖然心理健康領域市場很大,但因為家庭環境、病恥感、社會偏見等因素造成實際的用戶需求卻很小。因此,業內人士也認為,心理領域的創業普遍還太早期,既無法一瞬間被點燃,也難以被澆滅。

鉛筆道也發現,在心理健康領域,創業的玩家眾多,但切入點和運營模式各不相同,相關創業者都表示難以界定。然而,無論從哪個角度切入,業內人士都認為,這是一個不能只“談錢”的生意,既要保證可靠性,不忽視專業倫理,又要保持開放性,提供滿足用戶需求的服務。


注:本文內容主要來自鉛筆道記者採訪和網絡公開信息,論據難免偏頗,不存在刻意誤導。


融資浪潮一波三折

 

今年7月,壹心理宣佈完成數千萬元B輪融資,資方為楓海資本。截至目前,這是國內心理健康賽道的最高融資輪次,也是第一次有這個行業的企業能夠達到B輪。

除了壹心理,今年5月,壹點靈完成A+輪數千萬人民幣融資;7月,抑鬱研究所獲投數百萬,資方為梅花天使、伯藜資本;8月,昭陽醫生宣佈完成近5000萬元A2輪融資,本草資本領投,國金投資跟投。

在如今的資本寒冬下,各個賽道表現平平,曾經的熱門賽道甚至有所跌落,很多投資機構的投資策略也更加偏向保守。在壹心理創始人黃偉強看來,心理這個賽道卻沒有明顯的變冷。“因為從未在這個賽道加速過的投資機構,在今年,也未曾失去對這個賽道的關注。

黃偉強回憶8年前剛創辦壹心理時,市面上與心理健康相關的互聯網創業項目還寥寥無幾,甚至可以用冷清來形容。“那時候,在心理領域創業是一件孤獨而且充滿不確定的事情。”

在他看來,五年前的“雙創”熱潮確實推動了這個賽道的發展。當時,隨著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公眾會更多地去關照自己的內心,文化、娛樂、精神類的消費隨之興起,心理健康自然也包含在其中。

“那個時候,很多這個領域的公司都拿到了A輪融資,吸引了一波投資機構。阿爾法心理創始人姜巍回憶。

然而,問題也很明顯。當時大多創業項目,都以心理諮詢機構為主,強調社會和情感功能的修復,無法治療急性症狀。一旦患病,患者仍需要藥物和心理諮詢同步進行,用戶的增長和粘性就大打折扣。

姜巍表示,“因此後面的發展似乎與投資人期待的快速增長相反,市場還是在慢慢向前,但行業少見密集投資。”

但是,隨之興起的互聯網醫療,讓這個剛剛起步就停滯的賽道又一次看到了希望。

“心理疾病與其他疾病不同,這部分人群更具備互聯網化的可能性。患者無需依賴生化指標的檢測或物理檢查,通過醫患溝通即可確定病情。”於是,2015年5月,林昭宇創辦昭陽醫生。當時像林昭宇一樣的人還有很多,大多以互聯網醫療為切入口進入心理健康賽道,將精神疾病醫療的線下環節轉到線上。

但不久後,似乎又出現了問題。創業者和投資者又發現,首先,醫療是剛需低頻行為,不符合互聯網注重用戶使用頻率和粘性的打法;其次,醫療不同於電商,場景多發生在線下。互聯網醫療被證偽,融資遇冷,很多以互聯網醫療為切入口的心理項目也備受質疑。

林昭宇回憶,那兩年雖然一度被投資人吐槽“增長速度過慢”,但他並不在乎,他始終認為對醫療項目而言,“慢就是快”。如今,用了4年的時間,林昭宇把基礎架構搭建完成後,昭陽醫生也迎來了爆發性增長。

大市場,小需求

 

據世界衛生組織報告,全球有3.5億人受困於抑鬱症。在我國已確診的9000萬抑鬱症患者中,每年約有28萬人因抑鬱症自殺。人們的心理健康,越來越成為影響生活質量的關鍵因素。

曾經有網友調侃,週末北京奧森附近的咖啡廳裡,孩子在旁補課,家長在做心理諮詢尋求開導。網友預測,這一現象,會隨著9月的來臨,變得更加尖銳。一到開學,溫柔可愛的媽媽角色進入尾聲,為了孩子作業頻頻崩潰的老母親上線。

看似市場龐大,但我國該領域的創業項目近些年來未有較大起色。

“大市場,小需求。”壹心理創始人黃偉強這樣總結。“因為很多人有學習心理疏導方面的需求,但這種需求卻不容易落實到尋找心理服務上來。”

回憶起患病的那段時光,直到現在,昭陽醫生創始人林昭宇還記得家人的反應。他將自己的“儀式感”反覆講給家人聽,“考試時,選擇題的答案必須填寫在題後的括號裡。可我會反覆將答案確認三次,前兩次分別是在字母下面打勾和在題號前面寫上選項。”

然而,家人卻不知道林昭宇得病了,所以開始也不在意,沒有帶其尋醫。“可能他們認為精神疾病與重症相關,而我除此之外的所有表現都非常正常。

抑鬱研究所創始人任可也能感受到這一點。在沒有確診之前,即使她聽到“抑鬱症”一詞也從不放在心上,“大多數互聯網創業者壓力都挺大,失眠、焦慮等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在她看來,如果她哪天告訴同事,“自己今天抑鬱,不想工作”,身邊的好朋友大多一笑了之,也從不放在心上。

可是當她從醫院出來後,任何一個擦肩而過的陌生人都會讓她感到精神敏感。“嚴重抑鬱症患者”,醫生的話語還在她的腦海裡盤旋,恐懼、孤立、絕望等負面情緒一湧而上。

她害怕得到其他人的同情以及特殊對待,病恥感密不透風地將她裹住,任何與此相關的詞彙都成為了恐懼的源泉。

疾病教育的匱乏,讓大部分公眾不敢言病。“殺死我們的不是抑鬱症,是歧視。”任可在自己的公眾號“抑鬱研究所”上寫道。

心理賽道創業者大多分兩類

 

曾有人戲稱,抑鬱症是一種“精英病”。姜巍表示,只不過是有些時候,認知較高的用戶會更關注內心。“平白無故的,你會認為自己有心理疾病嗎?”同理,大部分相關創業者一定親身感受過心理疾病的痛點,才會產生相應需求。

鉛筆道發現,心理健康領域的創業者,大部分都曾經遇到過一些心理問題等,還有一部分是相關精神醫學專業的人士。

任可就屬於前者。

當北京某醫院精神科醫生確診後,她再度輾轉多家北京三甲醫院,所有的醫生都給出了相同結論。“重度抑鬱症,中重度焦慮症,伴隨嚴重自殺傾向,建議立刻住院治療。”

任可只是眾多抑鬱症患者中的一員,這部分人群病恥感強。精神疾病造成的軀體化、認知障礙,又給患者造成極大心理負擔,從而延誤就醫。

與任可患過抑鬱症,通曉用戶路徑,而後在這個領域創業不同,黃偉強則是科班出身的專業人士。

他從高中就開始接觸心理學,大學唸的應用心理學專業。2007年大學畢業後,進入了一家互聯網公司開發心理測評產品。“這是一個很好的接觸用戶的工具,這個工具可以教育用戶還能提供一筆收入。”

一年後,黃偉強便開始了心理領域的創業生涯。對於當時而言,業態還有點超前,市場教育難以展開。他開始嘗試針對線下的創業項目,EAP公司博曼心理。壹心理是他創辦的第三個心理健康賽道項目。有了前兩次的創業經驗,操盤起壹心理來,黃偉強得心應手。

在林昭宇成為一名專業人士——精神科醫生前,他也曾患過精神疾病。因此,他既能夠明白用戶的需求,也知道如何從專業的角度去為患者提供幫助。

後來接受媒體採訪時,他回憶到,半年時間內不間斷地提及此事,家人才將十多歲的林昭宇帶到精神科專家檢查,醫生診斷為強迫症。

大學時,林昭宇便選擇了臨床醫學系,畢業後成為一名精神科醫生,而工作單位就是中國第一家精神病醫院——廣州市惠愛醫院。至今,他已有17年臨床經驗。

模式分散,難以界定

 

當鉛筆道問及相關人士心理健康這個賽道的模式分類情況時,大多數都表示,這個賽道的特點是玩家眾多,難以有清晰的模式界定。

昭陽醫生是一家精神心理診療服務平臺。當患者在線下醫院初次確診後,後續預約複診、藥品購買、心理諮詢等都可以在“昭陽醫生”平臺上進行。目前,項目已經覆蓋了全國近50%的一線臨床精神科醫生,已有數萬名患者持續使用“昭陽醫生”App。平臺上藥品月營收超過500萬元,並以每月近20%的速度在增長。

任可的抑鬱研究所則瞄準了更為細分的抑鬱症患者。平臺以公眾號為依託,上線知識付費課程和相關電商產品。同時,平臺還能為患者對接醫院的精神科和線下的心理諮詢平臺。在任可的3萬社群粉絲裡,每天還有專家坐診和工作人員維護。現階段,抑鬱研究所聚集了全網55萬粉絲,主要盈利來源是心理測試量表。

壹心理則是切入輕度和中度抑鬱人群。黃偉強希望將壹心理打造成一個全生態的心理服務平臺,包含媒體內容,心理健康測評、心理科普課程,以及一對一的心理諮詢服務等。他表示,更重要的是,壹心理還把心理內容、產品、服務提供給了合作方。如今,壹心理的合作渠道超過1500家。

除此之外,這個賽道還有依託機器學習,希望通過技術手段來治療心理疾病的阿爾法心理;以及挑選、製作優質白噪音助眠,緩解人們心理焦慮的潮汐等泛心理類產品;針對少兒自閉症、老人阿爾茨海默氏症的相關創業項目;關注個人成長的張德芬老師等等;以及從星座、二次元、運動等方式切入的公司。

曾有抑鬱症患者家屬向鉛筆道描述,“最怕的就是那樣的課程,一邊販賣焦慮,一邊又出品相關治療的課程。

在黃偉強看來,就目前而言,不能簡單地把心理項目當成一門生意去做。對於創業者而言,一方面要去遵守專業倫理的設置,保證服務的可靠性;另外一方面又要更加開放,擺脫很多專業束縛,做出符合這個時代語境的心理服務,讓更多的人樂意選擇通過心理服務,去解決他們內心的問題。

“心理疾病行業標準缺乏,除了一些公認的有治療效果的方式,其他的模式還值得商榷。在姜巍看來,冥想和正念等是可以治療焦慮的,也有相關科學依據。“但是如果只是通過上一門課,來緩解焦慮,可能還需要個人有較強的主觀能動性。

他也承認,不管哪一種模式都有弊病。以融入技術治療心理疾病的阿爾法心理為例。技術研發、成本價格、機器學習、數據餵養等,都是橫亙在他心頭的痛楚。此外,LTV(用戶終身價值)需要覆蓋成本,才能為企業帶來盈利。

談及行業壁壘,各創業者都有不同的認知,有人認為是技術、團隊,也有人認為是醫生。相同的是,大部分創業者都表示,行業還太早期,既無法一瞬間被點燃,但也難以澆滅。

 

校對 | 城北楊公


文章為鉛筆道原創,轉載或內容合作請聯繫客服(微信:qianbijun2018),違規轉載將依法追究相關責任。



閱讀完莫急走


我是本文作者劉小倩,相關行業創業者求報道,咱們微信聊聊:liuqian553903144。(加好友請註明公司、職位、事由哦)

讀者進群交流通道:qianbijun2018

優質項目報道通道:wujinna1015

優質項目融資通道:renguozhou2019

商務合作通道:renguozhou2019

(加微信請註明公司、職位、事由)



往期精彩文章



點擊“閱讀原文”,獲取最新版鉛筆道App。

https://weiwenku.net/d/201348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