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靜騙局維權追蹤:誰該還錢?

獵雲網2019-09-11 08:01:43

廣州承興應收賬款債權轉讓確認通知書流出,對應付款方蘇寧的責任人是誰?

文丨獵雲網 ID:ilieyun
作者丨時一
“我作為湘財14年的老客戶,幾千萬資產放在這,但現在心靈以及所有的情感受到極大的傷害。我們的資產通過你們走信託通道,但湘財是怎麼管理的?你們這個底層資產確權過程存在這麼大的漏洞,隨便一個快遞小哥就能在中間作假,人家不騙你騙誰?”
“你們有牌照、有資格、有能力,不是P2P,拿的是像我這樣14年老客戶的信任以及血汗,你們不愧對投資者嗎?”
在8月12日湘財證券投資人維權溝通會上,面對投資人王女士氣憤填膺的質問,湘財證券董事長徐燕及其他高管低頭沉默。
投資人通過湘財證券走信託通道將資金投資於羅靜旗下公司的應收賬款融資,按照合同,應收賬款債務人主要是蘇寧旗下的蘇寧採購中心。隨著羅靜利用虛假應收賬款合同詐騙案發,蘇寧也立馬撇清關係稱公司與此應收賬款融資無關。
羅靜案上演“羅生門”,湘財投資人卻成最終“受害人”——產品到期卻無法按時拿回本金。另外,同時踩雷的,還有湘財證券代銷的雲南信託管理的部分信託產品。
在此事件中,湘財、雲南信託的風控能力受到質疑。實際上,湘財證券、雲南信託做應收賬款確權是怎樣一個流程?在以前的同類產品回款中,誰是真正的打款方?能獲得近百億元應收賬款融資額,那融資方的業績又是如何,特別是償債能力?最終投資方能回款的可能性又有多大?關於這些信息,投資人被湘財證券、雲南信託以“警方已介入為由”拒絕告知實情,但紙終究包不住火。
多次上訪,維權難
“羅靜案”已發酵近2個月,而湘財證券的投資人維權也持續1個多月,且仍在繼續。
湘財證券是於1996年成立的老牌券商,目前為A類券商,旗下金匯系列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下稱“金匯系列”)踩雷羅靜案。該產品主要投向廣州承興(已更名為“廣東中誠實業控股有限公司”)的應收賬款融資,羅靜為融資方實際控制人。
目前金匯系列還有三期在存續,分別是金匯25號、26號和27號,並分別於8月8日、8月底、9月底到期,涉及資金規模共5.56億元。
很多湘財投資人除了購買金匯資管計劃外,同時也購買了雲南信託管理的雲湧系列信託計劃(下稱“雲湧系列”)。該系列產品主要投向羅靜旗下的廣州承興和廣東康安貿易有限公司(下稱“廣東康安”)應收賬款融資,涉及資金規模約16億元,且多數由湘財代銷。
據投資人描述,湘財證券踩雷後,並沒有第一時間通知投資人,而是在未徵求過投資人的意見下,非公開式出臺“3322兌付方案”。
  • “3322兌付方案”是霸王條款?

“一開始很相信湘財,但得知這個“3322兌付方案”時,感覺雷鳴轟頂,就像被十分信任的多年老友欺騙了一樣。”王女士控訴道。
“3322兌付方案”具體是,湘財證券尋找第三方機構接手已到期的金匯產品,並實行兩年半內分四次付清投資人的本息回款,每次回款比例分別是:本金的30%、30%、20%、20%+利息。值得注意的是,該方案所付的利息年化率是2%,且只付一年半。而金匯系列投資期限就是一年半,也就是說後面的兩年半沒有利息。
 (金匯25號產品的“3322兌付方案”)
獵雲網瞭解到,最初,投資人在簽署合同過程中不能錄音、不能拍照,合同裡沒有湘財證券蓋章,未寫第三方是誰,湘財也不做擔保,且投資人不能持有合同。
另外,合同裡還寫明:“投資人承諾不再通過向湘財證券提起訴訟、仲裁能任何方式進行索賠,亦不再向有關監管部門、自律組織、媒體投訴、舉報,以致損害湘財證券聲譽。”同時,還要投資人承諾不以任何方式向任何第三方披露或利用該信息。如若違反,湘財證券有權暫停支付剩餘的未支付清算款,並有權要求投資人賠償損失。
“這是霸王條款,對投資人毫無保障,相當於湘財證券把風險完全轉移給了投資人。”湘財10年老客戶文先生表示。
為要求更改方案,從8月6日開始,二十幾名投資人前後三次上訪湘財證券北京分部,最終才見到湘財證券董事長徐燕。
在三次上訪溝通會上,面對投資人提問的“是否有找蘇寧確認應收賬款的真假?如果以前一直是蘇寧打款,為何一出事,蘇寧就否認了?”這些問題,湘財高管幾乎都用統一話術回答“目前已經報警,警方已介入,不方便透露。”
8月9日,在投資人第二次上訪溝通會上,湘財證券副總裁嚴穎自認,“我們是傻白甜踩雷了。”並表示在事情發生後,湘財第一時間出方案就是為了給投資人一個答覆。
“不出這個方案還好,出來後才讓我更生氣,我都想知道這方案是誰出的。”現場一位一直很冷靜的投資人突然大拍桌子氣憤說道。
8月12日,在第三次溝通會上,對於投資人的訴求,湘財證券董事長徐燕堅持稱,“湘財做的是通道業務,有責任但也是受害者,湘財已經盡力了。”
據湘財證券2018年年報顯示,湘財2018 年營業收入 9.89 億元,同比下滑 26.85%;淨利潤 0.72 億元,同比下滑 83.26%。業績確實不太好看,但這理由投資人不接受。
  • 湘財證券應收賬款確權流程曝光

投資人三次上訪溝通,無果。
王女士終於在第三次溝通會上怒斥,“你們湘財否做到了盡職、盡調的嚴謹性?你們對底層資產確權是否盡到了毫無疑慮性?我這裡有一份是關於你們如何做確權的錄音,可以作為證據。但凡你們對這個事情上點心,都可以把這個確權漏洞避免掉,但你們是怎麼做的?”
根據王女士的描述,湘財金匯系列相關負責人告訴她,湘財金匯系列的應收賬款確權,先是蘇寧採購中心南京總部在廣州承興的應收賬款轉讓確認函上蓋章,再將確認函快遞到蘇寧採購中心北京分部,然後湘財相關人員就上門領取。
王女士認為,整個過程沒有面籤、沒有雙錄,漏洞百出、容易造假。
從後來獵雲網獲得的幾份廣州承興的應收賬款債權轉讓通知書(下稱“債權通知書”)資料顯示,蘇寧採購中心在確認收到通知書下蓋章,但沒有相關負責人簽字和蓋章;而云南信託、廣東康安方面有負責人蓋章。更有一些債權通知書上的應收賬款沒有寫到賬日期。這些債權通知書複印件是投資人在8月26日上訪雲南信託時,由雲南信託現場提供。

(圖:廣州承興、廣東康安應收賬款債權轉讓通知書,投資人提供)
確認流程不嚴謹,無責任人簽字,一個“蘿蔔章”就能搞定的確認書,就可以讓湘財和雲南信託將十幾億元投出去。
據此前其他媒體報道,“羅靜案”涉及的應收賬款融資額近百億元,主要債務人是蘇寧和京東。羅靜出事後,京東也是第一時間站出來“甩鍋”,後來提交證據稱,“在警方調證過程中出具了21份未結賬款的確認函,經核實均為偽造。”
8月20日左右,又有消息傳出稱,京東前員工許某因涉“合同詐騙”被正式批捕,並被指是“羅靜案”關鍵人物之一。據其他媒體報道,該員工此前在京東3C事業部擔任採銷經理一職,自2016年起負責承興與諾亞三方供應鏈融資業務的推動,並於今年5月突然離職。
而同樣踩雷的諾亞財富和湘財證券、雲南信託、摩山保理等公司是否存在有員工與融資方內外勾結的情況,還需警方調查取證後方可定論。
在投資人看來,“羅靜案”已經是一個騙局,湘財證券的不擔當做法有可能讓投資人進入另一個騙局。
投資人集體認為,“如果湘財、雲信收到的應收賬款確權書是真的,蘇寧應需馬上還錢;如果是假的,就是湘財、雲信賣給投資者一個假的信託產品,理應立即承擔賠償。羅靜是誰?幹了什麼?跟這次產品回款沒關係,投資人只承擔蘇寧破產的風險。
但湘財證券仍堅持,“湘財不是債務人,不具有償還義務;投資人不籤‘3322兌付方案’,就只能等司法結果。
  • 信託產品回款路徑:蘇寧真的是湘財、雲信的打款方嗎?

如今,還有一個疑問縈繞在投資人頭頂,就是,以前確實是蘇寧回的款嗎?
在8月6日湘財投資人第一上訪湘財時,湘財北京資管分部市場銷售總監楊某承認,湘財、蘇寧及廣州承興有一個共同的存管賬戶,而之前到期產品的回款就是由蘇寧的銀行賬戶直接打到賬上,一切都很正常。出事後,湘財也是第一時間報警。
但云南信託的回款路徑有些許不同。根據雲湧18號推介資料顯示,雲南信託在興業銀行開立母子賬戶,子賬戶名稱為廣東康安貿易有限公司(融資方),並預留該子賬戶作為應付賬款方付款賬戶。
推介資料裡的資金用途寫著,“用於購買廣東康安持有的電商龍頭作為付款方的應收賬款,信託存續期內可以循環購買基礎應收賬款,信託到期前由廣東康安溢價回購上述應收賬款,存續期間應收賬款還款資金可以用於抵扣廣東康安回購款。
(來源:雲南信託雲湧18號推介資料)
按照上述說法,可能存在,信託計劃在存續期間,舊的應收賬款到期後,廣東康安用新的應收賬款補上,那麼中間可能不存在回款或者已由廣州康安收取了應收賬款回款。等信託計劃到期,廣東康安就溢價回購,那麼整個過程就不存在蘇寧回款。此處僅為可能性之一,實際回款情況以銀行交易流水為實。
(來源:雲南信託投資人維權群)
最新消息,根據9月2日雲南信託發佈的關於即將到期的雲湧8號信息披露書顯示,雲南信託稱,公司未收到廣東中誠(即:廣州承興)對應的回購價款,亦未收到應收賬款付款義務人蘇寧採購中心的當期結算款項。
對於此前已回款的產品,到底有多少回款佔比是由廣州承興回購,有多少是蘇寧直接回款,湘財證券、雲南信託一直未對投資人透露。
獵雲網就湘財、雲南信託所說的回款、應收賬款轉讓通知書問題向蘇寧求證,蘇寧相關人員表示,蘇寧不存在對廣州承興的應付債務。關於蘇寧是否與廣州承興有業務往來,是否知道廣州承興在用應收賬款融資,該人員表示,其個人不知道。
  • 雲南信託投資人維權緊隨其後

投資人在湘財證券處維權暫時告敗,但事情遠未結束。
由信託公司雲南信託管理的雲湧系列多數是2019年成立,離到期日還很遠。而由湘財代銷的最快到期的是雲湧8號,到期日是9月25日。
據中國信託登記有限責任公司網站(下稱“信託登記網”)公示,目前雲湧系列產品共12個,成立時間從2018年8月起至2019年7月,產品期限均為12個月。其中,最新的是雲湧18號,於2019年5月開始募集。
據瞭解,雲湧18號的投資款剛打給融資方,羅靜就出事。而同時募集的雲湧19號因還未打款,最終將錢退還給投資人。
目前,作為雲湧系列的擔保人羅靜(同時也是融資方實際控制人)已出事,但云南信託只是在相關產品下發布臨時信息披露報告書,稱該事件可能對信託計劃運作產生影響。
(雲湧17號臨時信息披露報告書)
目前,雲南信託沒有明確雲湧系列到期是否能按時回款;對於快到期的,也沒有給出兌付方案。但云南信託對已於8月份到期的同類產品雲湧1號處理方式是延期一年,而一年後是否本息全部回款也很難說。
接下來,雲湧系列每隔一兩個月就有幾期產品到期,這也是湘財、雲南信託投資人重點維權的方向。
踩雷騙局,誰之過?
在這場維權拉鋸戰中,湘財證券以第三方不是債務人、法律不允許剛兌、合同不保本保息等理由,佔了上風。
而投資人只因簽訂的合同沒有寫保本保息、沒有寫投資產品的底層資產是假的時候主動管理人應該負何種責任,使得處於弱勢。
對投資人來說,這次維權更像一場“無人協助”的博弈,有理卻敵不過一張合同,無錯卻要遭受錢財損失,想上訴還要等相關的刑事案件處理結束。
而投資人在雲南信託這邊的維權仍是未知數。據瞭解,關於雲湧信託產品的兌付方案,目前由雲南信託與湘財證券共同商議,但遲遲未出,或許也是責任未明無法談攏。
  • 湘財“偏愛”廣州承興,曾投出30多億元

湘財證券拉上雲南信託才一年左右,但湘財坐上廣州承興這趟車已有4年多。追根溯源,湘財證券與廣州承興接觸始於2014年下半年,隨後湘財發佈金匯系列。
根據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下稱“基金業協會”)顯示,湘財共設立22期金匯產品,成立時間在2015年2月至2018年5月之間,如今除存續的三期外,其餘的都已正常清算或提前清算。
金匯系列投資期限最初是180天、之後增至360天、540天,每期結束後均可展期(續投),也許湘財投資於廣州承興的產品可能不止22期。
獵雲網瞭解到,湘財金匯系列最初是通過大成創新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大成創新資本”)管理的廣州承興專項資產管理計劃(下稱“大成創新專項計劃”)將資金投給廣州承興。

(來源:湘財金匯1號資管計劃第二期推介資料)
據基金業協會顯示,大成創新專項計劃共15期,成立時間在2015年2月6日至2016年8月10日之間。獵雲網瞭解到,於2018年4月募集的湘財金匯23號仍是通過大成創新專項計劃投資。但目前,大成創新專項計劃已全部清算。
到2017年,湘財證券接入新通道,開始與光大信隴信託有限公司(下稱“光大信隴”)合作,金匯系列通過光大信託-廣州承興應收賬款集合資金信託計劃(下稱“光大信隴信託計劃”)將資金投給廣州承興。
(來源:湘財金匯26號資管計劃推介資料)
據信託登記網公示,目前,光大信隴信託計劃存續的有34號、37號和39號,正好對應金匯存續的3個資管產品,而已經清算的光大信隴信託計劃已無法確定。
根據光大信託此前對媒體的迴應,光大信隴是按照委託人代表指令進行操作,不承擔項目的實質風險。
據湘財證券金匯23號推介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大成創新資本投資於廣州承興的應收賬款融資還有5.42億元未結清,光大信隴的則有26.45億元。倘若這兩家投向廣州承興的資金均來自湘財證券,那麼,在2017年第三季度,湘財證券通過其他通道投向廣州承興的資金就高達30多億元。
 
(圖:廣州承興當期應收賬款融資情況,來源:湘財證券金匯23號推介資料)
但到2018年4月,由於資管新規規定要除嵌套、去通道,很多資管產品不得再設新、存量的也需要到期清退。受此影響,湘財證券不得不停止成立新的金彙集合資產管理計劃。最終,湘財將廣州承興的融資項目對接給雲南信託,併為該類信託產品做代銷。
羅靜出事時,湘財踩雷產品的資金規模僅剩5億多,對其來說是不幸中的萬幸,而云南信託入局才一年左右,併成為“接盤俠”,但最終承受風險的仍是投資人。
值得注意的是,到2019年,羅靜將融資主體變更為廣東康安,廣州承興則變更為擔保方。
根據雲湧系列推介材料描述的變更原因是,“一方面蘇寧從審計角度考慮,不希望上游供應商太過於集中,另一方面,為了避免將來廣東中誠與其實際控股的上市公司江蘇博信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存在同業競爭,因此於2018年將大部分與蘇寧合作的供應鏈業務剝離給廣東康安進行合作。”
但這真的是羅靜變更融資主體的原因嗎?
金匯系列的推介材料顯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廣州承興總負債87.29億元,幾乎全部來源於應收賬款,其中債務人是蘇寧的應收賬款高達56.39億元,佔據總應收賬款的64%多。但根據蘇寧2017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當時蘇寧的應付賬款是130多億元。也就是說當時,蘇寧當時的應付賬款有40%是欠廣州承興的?
(圖:廣州承興當期應收賬款情況,來源:湘財證券金匯23號推介資料)
金匯系列推介材料還顯示, 2017年末廣州承興應收賬款規模為74.8億元;2018年末應收賬款規模為57.46億元,較上年下降23.22%,主要是因為廣州承興將部分業務轉到廣東康安等其他公司。其中,2018年蘇寧、京東等龍頭企業作為付款方的應收賬款金額約為56.08億,佔比為97.59%。
  • 湘財投資了4年多的廣州承興早已無力償債?

獵雲網瞭解到,按照合同約定,在應收賬款不能及時到賬情況下,融資方廣州承興和廣東康安有義務回購湘財證券及雲南信託手中的應收賬款。
但是從融資方的財務看,其短期償債能力並不樂觀。
根據金匯、雲湧系列的推介材料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廣州承興應收賬款57.47億元,其他應付賬款50.19億元。所有者權益24.84億元,淨利潤2.05億元,但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淨額為-1.98億元,資產負債率(總負債/總資產)為72.20%。2018年12月末,流動負債佔總負債的比例為92.25%。
(圖:廣州承興2018年業績,來源:雲南信託雲湧系列推介資料)
(圖:廣州承興歷年年業績,來源:湘財證券金匯系列推介資料)
推介材料還披露,在2018年12月末,廣州承興的流動資產佔總資產75.24%;流動負債佔總負債的比例為92.25%。經計算,廣州承興2018年底的流動比率(流動資產總額/流動負債總額)為1.13。(一般認為合理的最低流動比率為2)
從上述財務數據看,廣州承興的資產負債率幾乎是逐年增大,還有流動比率數值,從這些指標看,廣州承興短期償債能力較差。
另外,廣州承興經營活動現金淨流量為負,現金流撐不住,公司就更想要快速變現,其應收賬款融資需求更大。但淨利潤比率(淨利潤/主營業務收入)逐年下降,權益乘數(資產總額/股東權益總額)卻提高,長期盈利能力沒有保證。
(注:權益乘數越大表明所有者投入企業的資本佔全部資產的比重越小,企業負債的程度越高,債權人權益受保護的程度越低。權益乘數較大,表明企業負債較多,一般會導致企業財務槓桿率較高,財務風險較大。)
推介材料顯示,廣州承興對於經營性現金流為負的解釋是:2018年公司整體處於還款狀態,主要是對雲南信託、湘財證券及摩山保理的還款,其中對摩山的保理款已支付完畢。根據媒體報道,目前摩山保理仍踩雷29億元。
但應收賬款融資還款不應該是債務人蘇寧還的嗎?此處留下質疑。
而按照湘財、雲南信託的產品設計,融資方對應的應收賬款到期日早於信託產品到期日,應收賬款週期是6個月,信託產品多數是12個月。再加上雲南信託和湘財證券介紹稱是按照應收賬款8折購買,不存在期限錯配。
舉例說,廣州承興用10億元的應收賬款去融資8億元,按照後期投資年化利率8%計算,8億融資應付利息6400萬元,再加上支付一些手續費等,最終要還的融資額並不超10億元。那麼當債務人回款10億時,這筆錢是完全夠用於還款。
所以廣州承興出現經營性現金流為負不該是此還款造成,除非公司存在應收賬款大量延期或形成壞賬等需廣州承興用自有資金回購。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廣州承興2018年的股東所有者權益有24多億元,但長期投資就佔了19.68億元。其中最大一筆長期投資是廣州承興於2017年通過蘇州晟雋入股博信股份約15億元,並佔股28.39%。
據企查查顯示,在2017年12月20日、2018年11月14日,廣州承興兩次將蘇州晟雋持有的股權全部出質給杭州金投承興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次“杭州金投”,廣州承興為股東之一),出質股權數額約15億元。
也就是說,廣州承興一直在將博信股份的股權用於質押融資,一旦出現問題,這部分資金將不可用。除去這個長期投資,廣州承興的所有者權益剩下不到5億元。
如果廣州承興繼續擴大融資,其財務問題將越發突出。而作為專業的金融機構,湘財證券、雲南信託此前又是如何看待這些風險的呢?
而廣東康安的業績好看在於,現金流為正。截至2018年12月31日,廣東康安應收賬款10.62億元,其他應付賬款14.30億元。所有者權益1.10億元,淨利潤9254.74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淨額為2.45億元,資產負債率(總負債/總資產)為93.04%。
但資產負債率佔比仍很高,近三年資產負債率(全部為流動負債)分別為89.32%、81.81%和93.04%。
企查查顯示,目前,廣州承興及旗下公司的資金均被凍結,凍結金額19億元多。但廣東康安未有資金凍結現象。
從廣州承興的業績看,現金流不足,償債能力差。如果最終確定還款人是廣州承興、廣東康安,那這些踩雷產品回款渺茫。
(注:王女士、文先生為化名。)
- END -
 推 薦 閱 讀

太火爆!開店首日被迫停業,Costco在華沒煩惱?

知乎迅速“下沉”、快手也想“上游”

剖切線上娃娃機:一個風口的消散,滅火造富的遊戲
GP與LP“開撕”,錢到底進了誰的口袋?

理性殺死幻想,“他經濟”終將是曇花一現?

捆“綁”創業利,難“斷"夫妻情

☞剖切線上娃娃機:一個風口的消散,滅火造富的遊戲

雙雄逐鹿——好未來與新東方的“攻城略地”之戰

☞從零到IPO:深入解讀創企生命週期三階段

老基金面臨大考 ,新基金受困“333”法則,“戴著枷鎖的錢”拿是不拿?


 未 經 允 許 嚴 禁 轉 載 

 授 權 請 後 臺 回 復 “獵雲網” 

在看點這裡
https://weiwenku.net/d/201348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