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旗“東進”,這個國家中心城市跨出關鍵一步

財經記者圈2019-09-11 08:18:02


編者按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全新的城市競爭的賽道,它不只是城市規劃面積的擴容,而是城市發展能級和城市功能的突圍。對成都而言,此時選擇“東進”,可謂正當其時,順勢而為。

文|西部菌,原載於西部城事(ID:xibuchengshi0518)

最近,區域政策頻密落子。

從上海臨港片區,到深圳先行示範區和青島上合區,再到前兩天批覆的6大自貿區,多個城市和地方被委以重任。

還有一個城市在短期內迎來多個發展機遇。

先是西部陸海新通道總規發佈,三條通路中的一個起點正位於成都;差不多同時,成都市城市軌道交通第四期建設規劃(2019-2024年)獲批。到2025年,成都地鐵運營里程將超過600公里。

上個月,《成都市東部新城空間發展戰略規劃(2017-2035年)》審議通過,正式明確東部新城是國家向西向南開放的國際空港門戶樞紐、成渝相向發展的新興極核、引領新經濟發展的產業新城、彰顯天府文化的東部家園。

此一規劃意味著這個西南門戶城市在未來20年將一路向東,跨越龍泉山脈,開闢新空間。

身負建設國家中心城市重任,GDP位居全國第八,常住人口僅次於重慶、北京、上海的成都,在過去十多年裡一路高歌,成為不折不扣的網紅城市,也是上個城市發展賽道中最大的贏家之一。

打造東部新城,這個城市展現出了“再贏一次”的雄心。

01

成都已跑贏第一賽道

過去十多年,成都到底是靠什麼崛起的?

有人說這是因為有四川8000多萬的人口和西南腹地作支撐,也有人說是靠國家政策的厚待,這些都肯定是重要因素,但西部菌認為,更為重要的是,四川省和成都市層面,率先認識到做大做強城市平臺的重要性。

拿下吉利、富士康、戴爾、京東方等巨頭,舉辦財富論壇、世警會等國際活動和賽事,城市形象打造與人才爭奪一馬當先,這些年成都在內外兼修上不遺餘力。

與此同時,人口規模和經濟體量不斷壯大,在城市規劃上,也極具大城意識。從“南向”打造高新區、天府新區,再到建設東部新城,都展現出開疆拓土的渴望與野心。

眼下的成都,已成長為全國名副其實的強省會城市,省會城市綜合體量排名僅次於廣州。

如果說在前幾年,有關強省會模式的利弊尚存爭議,那麼,這些年,從欠發達地區的江西、河南、廣西、安徽,到先發地區的江蘇、山東、浙江等,都紛紛提出要提高省會城市首位度,突出省會城市的龍頭帶動作用,強省會的必要性已愈發獲得認同。

強省會之所以重要,就在於它超強的彙集和轉化資源的能力。一個省,一個區域,沒有突出性的中心城市,何以在注意力時代吸引流量和關注度?何以承載國家戰略的賦能?何以為區域發展招攬足夠多的資源、政策?

事實上,在國家頂層設計層面,優先發展大城市的信號也越來越清晰。《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明確,超大特大城市要大幅增加落戶規模。這與過去多年對大城市的“恐懼”明顯不同。

中國城鎮化已進入都市圈和城市群發展的階段,沒有龍頭城市的“擎天柱”作用,都市圈和城市群也就無從談起。

當前中國三大頂級城市群——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毫無例外,都有超級中心城市的帶動和支撐。成渝城市群之所以能夠成為第四極,說到底也還是因為有成渝兩大雙核“頂天立足”。

近日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再次定調:

新形勢下促進區域協調發展,要按照客觀經濟規律調整完善區域政策體系,發揮各地區比較優勢,促進各類要素合理流動和高效集聚,增強創新發展動力,加快構建高質量發展的動力系統,增強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經濟發展優勢區域的經濟和人口承載能力。

毫無疑問,在發展中心城市、增強中心城市在經濟和人口承載能力等方面,成都屬於先知先行。在這個城市發展賽道上,成都已先贏一步。

02

東部新城為大成都繼續導流

打牢區域中心地位的底座後,成都下一個標誌性大手筆,就是跨越龍泉山東進——打造東部新城。

為何要打造東部新城?

相關官方表述是:

從國家戰略全局看,東進是促進成渝相向發展、推動新時代西部開發開放的有力支撐,為成渝城市群加速晉級世界級城市群注入強勁動力。

成都東進,與重慶攜手,既是成都突破盆地約束、尋求城市永續發展空間的必然選擇,也是推動區域協同發展、代表國家參與世界城市競爭的主動擔當。

微觀意義上,可以理解為解決大城市病,為城市發展打開新空間。

在西部菌看來,東部新城之於成都,更有兩大現實價值:

首先是繼續做大做強城市平臺,提升對人口、資源、政策、產業的導流能力,將國家政策賦能發揮到極致。

近幾年的人口爭奪大戰中,成都表現不俗。去年新增常住人口居全國第五位。但是,在落戶搶人的邊際效應逐步式微的大背景下,如何構建新的人口吸引力優勢,是所有城市共同面臨的挑戰。

來源:第一財經

成都的答案,是開闢一片新天地,為新的人口、資源、產業聚集,再造新平臺和新機會。

關於新城建設的巨大綜合效應,80年代的深圳特區、90年代的浦東新區,都一再獲得證明。

更何況,收縮城市開始出現,人口、資源向中心城市聚集,已勢不可擋。中心城市拿什麼來承載新的資源和人口,開闢新的發展空間,其實是為數不多的選擇。

應該注意的是,建設東部新城,不只是打造一個新的開發區,而是真正意義上打造一座“公園城市”。

成都對西部主城區和東部新城的定位是平等的“兩翼”關係,也就是說,從公共服務到基礎設施到城市功能,東西兩翼都將等量齊觀。

未來,真正意義上的“新成都人”將誕生在東部新城,成都的產業質變,也寄託在新城之上。這從五大新城的產業結構和分工就可以看出:

此外,新城建設,更是為國家政策賦能加槓桿。

細數這些年區域發展的國家級戰略:西部大開發,一帶一路,國家中心城市,自貿區,以及剛剛公佈的西部陸海新通道,乃至將上升為國家戰略的成渝城市群,成都都被賦予了重要的角色。

雖然說不少區域發展政策,像自貿區尚在擴容之中,惠及面越來越廣,但像成都這樣該得的國家政策一個不落,確實屈指可數。

當然,光有政策是不行的,政策如何消化,給予的紅利如何最大化吸取,還是得靠自身努力。而跨過龍泉山脈,打造一座基於新發展理念驅動的“未來之城”,就是成都給出的重量級綜合性解決方案。

事實上,東部新城規劃定位中的“國家向西向南開放的國際空港門戶樞紐”、“成渝相向發展的新興極核”,就是直接呼應對接國家戰略。

03

跨越龍泉山,成都要再贏一次

中國目前的城鎮化率剛接近60%,距離一般發達國家水平至少還有10個百分點以上的巨大空間。

這個空間的填補,或說任務的完成,顯然主要落到了區域中心城市、大城市的肩上。

也因此,我們看到,通過規模倍增,提升城市能級,這些年已在越來越多的城市得到實踐:

北京打造通州副中心,上海增設自貿區臨港新片區,深圳杭州設立錢塘新區,西安推進西鹹新區代管,鄭州更是要與開封、新鄉、焦作、許昌四市深度融合,建設現代化大都市區……

奧體中心建設工地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全新的城市競爭的賽道,它不只是城市規劃面積的擴容,而是城市發展能級和城市功能的突圍。

對成都而言,此時選擇“東進”,可謂正當其時,順勢而為。

對外,當前內陸開放在整個國家戰略中被提到一個更高的位置,越來越多的城市都開始注重培育城市的規模效應,成都在省內首位度已處於高水平的現實下,要繼續提升城市的發展後勁和動力、活力,在新的發展、競爭賽道上更進一步,就必須要拿出新的“武器”。

所以掛旗東進的另一個現實價值,就是助力成都在新的城市競爭賽道中再次獲得主動性和優勢。

無論是之於成都城市空間的拓展,還是之於新的產業結構升級和城市規模效應的壯大,“東進”都是一個不可多得選擇。

對內而言,發展到目前階段的成都,也完全有實力和條件去開闢“第二主戰場”。這主要體現為三大機遇:

代管簡陽,打通了“東進”的空間限制;重慶向西發展,增加了成都“東進”的牽引力,未來成渝城市群升至國家戰略,向東發展也是對成都的必然要求;天府國際機場建設,為成都“東進”提供了不可替代的壓艙石和驅動力。

天府國際機場建設工地

可以說,成都“東進”,目前坐擁天時地利人和之便。

這座西南省會城市,正在開啟新的征程,以實力拱衛中國的大後方和發展的迴旋空間。

04

小結

從秦開始,兩千多年來,成都城址未變、城名未改、中心未移,形成了“兩山夾一城”的城市格局。

在新的內外發展環境下,跨越龍泉山,再造一座“公園城市”,擁抱“一山連兩翼”的新格局,註定是載入成都城市發展史冊之事,也是一座千年大都的重新起航。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晴朗天氣,推開窗戶就能見到雪山,一直是成都人民引以為傲的一件事。

而跨過龍泉山,成都人矚目東望,視線所及當是更遼闊的大地,更讓人心動的遠方。

●高手都是長期主義者(百萬級閱讀熱文)

●年入10萬以下,該怎麼做投資?

●誰是下一個“深圳”?

https://weiwenku.net/d/201348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