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章輝:從“老法師”轉型公益攝影師 1年半為受助者籌款1200萬 | 講者計劃

騰訊圖片2019-09-11 08:26:47

“講者計劃”為騰訊媒體研究院聯合騰訊新聞發起的分享計劃,邀請已入駐騰訊新聞的優秀創作者分享他們的所聞、所見、所感,以極具思辨力的觀點講述他們對報道、對生活、對社會的認知,騰訊媒體研究院將全程記錄並整理成文分享給大家。本期我們邀請到孫章輝老師作為第2期講者,他的分享主題為《“暖色調”鏡頭下的構圖與光影》。


採訪&編輯/陳玉立


孫章輝,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陽新縣攝影家協會副主席。2012年開始學習攝影,2014年進入湖北攝影技師學院學習,其作品在國內屢獲各類大獎,另有多幅攝影作品在國際賽事中獲得評委推薦獎、勳帶獎、榮譽獎及入圍。

2017年孫章輝榮獲湖北省年度攝影人物獎
2017年入駐騰訊新聞,現主要通過攝影做公益報道幫助貧困家庭。其作品多次發表在《中國攝影報》、《大眾攝影》、《人民攝影報》、《數碼攝影》、《照相機》、《湖北日報》、《湖北教育》、《黃石日報》等雜誌報紙上。



以下為孫章輝老師講述實錄


孫章輝

說起攝影,每個發燒友都有自己的堅守,我的故事也並不複雜。

我本是一名高中美術老師,骨子裡有著教師的單純和執著。認識攝影是源於一次幸運的摸獎,迷上攝影是基於一個樸素甚至有點勢利的“初心”。1988年某銀行舉行活動我幸運地摸到一個紅梅牌傻瓜照像機,於是懷著新奇興奮的心情開始擺弄相機業餘照相,由於學美術出身,照片一出手構圖就不一般,儘管是新手但照片卻頗受歡迎。

從此我便迷上了攝影,風餐露宿,披星戴月,瘋狂而執著地拍攝。功夫不負有心人,2012年我拿到了市攝協證,2013年進入湖北省攝協,2014年順利拿到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證。回顧這一路走過的經歷,我早已不再只是為“證”而攝,而是真正感受到了攝影的魅力,發自內心地迷上了攝影。

2017年7月我註冊了企鵝號,從而結緣騰訊新聞,也得到了騰訊新聞各位編輯的關心幫助和支持,我的企鵝號“圖說陽新”也得到了成長,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文章閱讀量達到了3500萬。目前在公益報道、扶貧報道、地方風光及特色民俗文化宣傳等方面與騰訊新聞建立了良好的內容合作機制。

今天,我想結合我所拍攝的照片,分享一下我個人對攝影、對構圖、對光影的理解。


01

攝景:對暖色調的堅持


2012年接觸攝影后,跟相機就再沒分開過。我經常邀約同事帶著我的相機利用暑假外出旅遊,也拍了不少能夠觸動我靈魂深處的照片。
《仙島之水天上來》丨2017年4月28日拍於陽新仙島湖。作品中陽光殿所在的主體小島突出,而周邊弱化的仙島能反映仙島湖“千島”的地方特色;近景是繞主島的雲霧,氣勢磅礴,遠景是初升的太陽和湖中柔和的暖色倒影。白雲和初陽形成了冷暖的色彩對比,雲霧很質感很壯觀而朝霞則較柔和,又形成了剛與柔的融合,最精彩的是初升的太陽彷彿就近在山頂湖上,使人頓有“天上神島”的夢幻感覺。本作品入選2017年第26屆中國攝影藝術展。
在拍攝這張照片時,當天凌晨三點半我獨自從縣城出發,一個多小時到達景區門口。凌晨的山間空無一人,到處都是黑魆魆的樹影,間或一聲的獸吼平添了恐懼,顛簸行駛經歷一個半小時才到達理想的拍攝點。過了不久晨曦微露,我才真正發現“無限風光在險峰”的真諦,從此這裡也成了我獨有的機位。
事先我預想的是一洩而下的雲海作近景,左邊要隱約出現村寨,中景是陽光殿,這也是仙島湖的標誌性建築,遠景是早霞。前夜下了小雨,天時地利人和,一切如願,這張片子拍好後心中甚喜,7點就及時返回城區家中,來不及休息立刻調片,看到雲水渾然一體,霧籠霞照,美不勝收,甚覺欣慰。
在色彩和光影效果上,我有著自己的絕對堅守——堅持每張片子有滿滿的色彩,倒不一定有主題,很多時候光影就是主題。我拍的片子最開始以山水風光為主,後來人物故事、社會熱點也抓拍一些。片子主要是自己修圖,後期再慢慢構築。在跟作品“二次照面”時,我越發感受到自己對光的熱愛、對暖色調近乎偏執的追逐。


《富水安瀾》2016年7月連續20多天的披星戴月、風餐露宿,克服蚊叮蟲咬、戰勝酷暑炎熱,終於創作完成。雄偉的富水大壩歷經98+大洪水依然固若金湯,從空中俯瞰特別的地貌和自然的光線構成了一副天然的太極八卦意境,冥冥之中昭示著富水安瀾。本作品獲湖北(黃石)園林博覽會舉辦的“這裡春天最美麗”全國攝影比賽特別收藏獎。

在拍攝風景照片時,我會不斷騰挪拍攝地點,並預估拍攝成片後的結果,如果腦海中的想象有實現的可能,我就會不斷地在這個地方進行拍攝,這也是我近年來很少到外面去採風的理由。

在我看來,繪畫更多是畫家內心的圖像,攝影則更多是外部自然客觀的圖像,拍照按快門的瞬間是由他的主觀意識決定的(為喜歡不喜歡而按)。但這個意識受他的審美訓練和內在圖像思維的影響。

風光照要拍好,最重要的是畫面要有視覺中心點,由此而“誘”導去看照片的其它地方,這跟寫文章是一樣的道理,太平了要麼是很好的景區糖水片,要麼是留念照。拍攝時間對風光照的影響也很大,早間日出、晚間日落是我個人認為較好的時間點,若再以雲海點綴其間,就如中國畫的留白效果,能勾起人的無限遐想。


02

述情:光影對氛圍的烘托


攝影中比較重要的一個點是到達並發現觸動你內心的場景以及瞬間。不同的構圖方法、拍攝角度、如何利用前景/背景去營造出有意境的照片,都是你在拍攝之前要考慮的東西,而每一種拍攝手法都有它背後的意義,它會放大人在瀏覽照片時的不同感受。
《慈母手中線》丨2014年12月13日拍於陽新楓林鎮,當時記錄的是老人在為在外工作的兒女準備回家過年整理棉被。“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兒女是母親永遠的牽掛。
這位照片中的老人是我在下鄉採風時認識的,淳樸慈祥,總是笑眯眯地給我們聊著農村那些事。那時趕上兒子兒媳過年打工歸來,老人便忙著縫新棉被,於是我就以這個頂逆光角度拍下了這張老人像。
選擇中午是由於天井的光照下來能把房內環境照亮,但由於光比問題,要想房內景物可見,天井光肯定會過曝的一片白,於是後期我用了暖光進行補救,還起到了烘托畫面氣氛的效果,臉部的光是被子反光(逆光拍人像在沒有反光板作用下會偏暗或面目全非),這些應該在拍攝前就要心中有數。
有時照片還可以體現某種故事性,當中會包含人與人、人與物的互動,又或者是人物本身表達的感情令讀者產生“共情”,拍攝角度要選取當時環境中最適合的光線或背景進行考量。
《孝敬》丨2015年2月5日拍於陽新縣王英鎮的一個鄉村。尊敬老人,孝敬長輩,剛蒸出的第一輪年粑要送給村裡威望最高最年長的老人嘗。
就像《孝敬》這張照片,其光影與構圖主要是為了突出我要表達的視覺中心點,做過年粑先敬老人是祖輩流下來的美德,三個人的出現也就是三代人,代代相傳,人與物與情通過照片中喂年粑的動作結合在一起,令讀者產生共情。
那好照片的定義是什麼?其實再多的條條框框都是每個人自己的內心標準。說簡單點,能引起讀者真實內心共鳴的照片就是好照片。身邊的影像往往更貼近生活,更引起大眾共鳴,“詩和遠方”故可怡情,但腳下堅實的土地更加厚重情深。所以後來慢慢的我不再出門了,一心只拍家鄉風景、身邊的人文,實踐也證明了這一點——我獲獎的作品幾乎都出自於生我養我的地方。

03
希望:做最“主流”的表達

我理解攝影“決定性瞬間”的重要性,但於我而言那個“決定性瞬間”往往來得比較“遲緩”,不是時間上的趕——快快快,過了這一秒,就再拍不到這個畫面了。而是對構圖和光影的堅持——一定要等到效果最好的時候。
於我而言,最合適按下快門的瞬間,是光影效果最大化的那個時刻,而不是社會新聞裡記錄下事故的那一經典瞬間。
《希望之光》丨2014年10月3日拍於陽新陶港鎮的一個鄉村。一縷光線下,在這種四壁空空、地潮且渾暗的生活環境下年輕媽媽帶女兒仍在孜孜不倦地看書,體現出望女成鳳的渴望。榮獲2015年德國DVF國際攝影巡迴賽GIP金牌。
2017年國慶節期間,我的學生從南京回鄉下老家舉辦結婚典禮,邀請我去做證婚人發言。利用這個機會,我帶上相機在村子裡走走轉轉,很結緣地遇上了這一幕,陽光從破舊的狹小窗戶照進來,廚房裡環境體現的是貧困,媽媽抱著孩子就著陽光在讀書,作為老師立即被片中的場景感動,當時就想到了“鑿壁借光”的故事,這一抹陽光照亮孩子讀書,也照亮一家人的希望。照片樸實自然,沒有矯揉造作,也沒有後期處理。
照片是否能“勾住”人是一門學問,該怎樣讓畫面“勾住”讀者?突出視覺中心點、畫面不能太平。勾引住讀者後,畫面表達的內容一定要有故事性和可讀性。特別是拍人文,能讓人產生聯想與感悟。
《燭光》丨2012年5月15日拍於陽新縣高級中學內。這是2012年高考前的一個夜晚,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湖北陽新縣高級中學高三的一個教室的場景,因為故障學校突然停電,但沒有一個學生藉此理由放鬆自己,課桌上本已書山漫漫,書山上又亮起燭光點點,頓時照亮了整個教室,學生們依然埋頭在“書海”中。作品在國內外各大攝影比賽多次獲獎。
再看《燭光》這張照片。陽新是一個打工大縣,外出務工人員的孩子大多留在家裡讀書。但他們對孩子都給予殷切期望,希望他們能夠通過讀書改變像自己一樣的命運。作為一名老師,我能做的只是在學習和生活上給予他們更多的關心和幫助,當我把這些照片發給家長時,他們激動得熱淚直流:“再苦再累也值!”
這張照片也具有兩面性,一方面是雖然停電了,但這些貧困山區的學生卻絲毫沒有停止追求夢想的腳步,在燭光裡他們青春的臉龐寫滿堅定,這代表希望、積極。但我曾經也取過這樣的標題:書山有“路”燭為“徑”?從另一個角度進行理解,課桌上本已書山漫漫,書山上又亮起燭光點點,筆直的燭焰暗示著死一般靜止的空氣,層層疊疊的的書本,讓本應溫馨的燭光也泛起寒意,它體現了教育的沉重。
照片是藝術,我們大可以自己帶著個人思維進行不同的解讀。

04

責任:積小善,成大愛


從2018年4月開始,我慢慢地進入到騰訊新聞的公益報道之中,到目前為止我已發佈230多篇公益文章,為重大疾病患者和貧困家庭籌款達1200多萬元,雪中送炭地提供了救命的資金支持。
《河南表兄妹打工中產生感情 無知結婚生娃 9年後才知犯了大錯》
比如在《河南表兄妹打工中產生感情 無知結婚生娃 9年後才知犯了大錯》這一報道中,河南白血病女孩病情險惡,治療費用高達幾十萬,但其家境困難,父母又只是普通的打工者,根本無力承擔。
通過採訪,我們得知他們是親表兄妹,而生在農村的他們竟不知道近親不能結婚,這某種程度上可能成為文章的“引爆點”,於是我們認為不僅應該通過新聞報道為其拉動籌款,更應該通過文章宣傳近親結婚是違法行為。 
但我們又是猶豫的,因為既擔心會對家長造成負面影響,也擔心網友會噴“後果是無知造成的”而不捐款。然而我們沒想到的是,絕境中的父母說“只要能救女兒的命,我們顧不了那麼多”,更沒想到全國網友是如此包容、大度和具有善心,最終募集善款總額達30萬元,騰訊新聞平臺上的閱讀量高達420餘萬。孩子因善款得以繼續治療,其父母感激我們的救命之恩,我們自己也被愛心網友的善心所感動,正是”聚小善,成大愛“的結果讓我們決心在公益的道路上繼續前行。

《父癱瘓妻重病兒患癌 三代人蝸居50平方廉租房:好死不如賴活》
同樣,在《父癱瘓妻重病兒患癌 三代人蝸居50平方廉租房:好死不如賴活》這篇公益報道中,我們來到了湖北通山縣通羊鎮,尋訪到了柯雲海的家。雖然之前對他的家庭情況已有基本的瞭解,但走進家門的一剎那我們還是被眼前所看到的窘境震撼。
不足十平米的客廳裡擠得滿滿當當,柯雲海75歲的老父親半臥在靠牆的舊沙發上,母親坐在父親的腳邊,患尿毒症的妻子陪著5歲的白血病兒子柯琦峰玩著斷了尾巴的塑料恐龍,一張冬天的烤火桌擺在中間被當成了飯桌,上面堆滿了老少三個人的藥和一堆病歷,柯雲海翻著手機裡的電話,尋思著還能找誰借到錢。通過騰訊新聞發佈報道之後,我們當天為其籌到了約36萬元。
通過騰訊新聞這個平臺,我個人的業餘生活變得更加豐富,人生價值也得以體現。特別是通過騰訊新聞進行公益籌款,向社會傳遞了正能量,這是令我感到真正快樂的地方。扶貧報道也讓優秀的扶貧領軍人物不再默默無聞,得到了他們應有的社會尊重,並深受當地政府的讚揚。


05

尾聲


如今科技的力量為攝影帶了變化,比如無人機航拍被越來越多人使用。但我認為拍照最重要的還是大腦,相機拍不好無人機就拍得好了?並不見得。在有了上帝的視點後,一定要研究畫面的構成要素,這個視點離地面多高拍出來的畫面才美?不一定是越高越好。
其次是要思考我們所要表達的畫面內容,無人機升機點的位置設置等,這些我一般都會事先作些考慮。利用無人機攝影同樣需要腳踏實地,需要“心”的投入。
片子拍得多了,看的人也就多了,慢慢一些讀者也就認得我的照片了。後來有記者把我的攝影風格總結為:喜歡上那“一抺紅”。這也就是我攝影調子所一直堅持的“暖色調”:快樂人生、不斷上進、知足常樂。

https://weiwenku.net/d/201348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