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大佬枕邊人

塔木德富豪會2019-09-11 09:22:31


來源:銀杏財經(ID:threemornings)作者:葉一成


張愛玲筆下的女人有三種。


第一種是媽媽型,體貼細緻會照顧人,尤其是身邊的男人,和這樣的女人在一起你會感受到強烈的被愛;第二種是妹妹型,膽小柔弱又害羞,非常依賴男人,和她在一起男人的個性會被無意識地激發出來;第三種則是“異類”,既不會去關心照顧你,也不可能向你低頭,這種女人最是讓人無可奈何。


前兩類深得張愛玲心,她覺得那樣的女人才最可愛,但當你走進商圈時,才會發現張愛玲筆下的每種女人都存活於大佬枕邊,而她們一開始都有著自己獨樹一幟的可愛面。


比如小馬奔騰李明與金燕、國美黃光裕杜鵑,樂視賈躍亭和甘薇,京東劉強東與章澤天,再比如龍湖地產吳亞軍蔡奎,以及噹噹網李國慶和俞渝。


只是,她們當中無論是誰都從最初的可愛女人,逐漸變成了失落的大佬枕邊人。



“出的這個債務我是不認的,我堅決不同意,打到天庭去。”金燕在梨視頻的採訪中說道,她是李明的遺孀,李明則是小馬奔騰的創始人。


金燕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她與李明是校友,一個在電視系一個在攝影系。李明第一次見到金燕的時候就覺得她很特別,而金燕覺得李明特有魅力。


小馬奔騰傳媒公司董事長金燕


李明有個外號,叫大狗,後來業內許多人士比如吳宇森等人都一致叫他狗哥。1994年金燕、李明兩人一起辦了家廣告公司,叫雷明頓,四年後前者去了波士頓大學當學霸,後者則創立了小馬奔騰,把雷明頓給融了進去。


誰也沒想到這兩人會成為校園戀愛走到婚姻的典型例子,就像金燕不會想到她在多年後會因為小馬奔騰的權益之爭失敗而背起一籮筐無名債一樣。


某種程度來說金燕與杜鵑很相似,杜鵑也曾陷入過集團的權利之爭,她是黃光裕的愛人,而黃光裕則是國美電器的創始人。


杜鵑生於書香世家,是金融專業的高材生,1993年的時候因為工作認識了黃光裕,三年後兩人結了婚。有人問過杜鵑最喜歡黃光裕哪一點,杜鵑說了四個字:堅韌不拔。


這種屬性的確貫穿了黃光裕的事業生涯,17歲其創業弄了個國美電器,到2005年的時候他因為無視排擠與惡評,一路激進變成了胡潤百富榜、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的常客,同時也被冠上了教父、價格屠夫、Chinese Idol等外號。


那時候外界都說國美帝國太霸道,黃光裕就是個傳奇。當年有個記者問他是不是付錢給《胡潤富豪榜》了,他反問道:我厭倦了胡潤,還會給他錢?兩年後他還放言遲早有一天要搞定蘇寧。


與之相比杜鵑則要低調內斂得多,雖然跟黃光裕一起捏著國美大約34%的股份,但在黃光裕出事之前你幾乎找不到她的消息。就像金燕在小馬奔騰輝煌時只開著一家素食餐廳並在家照顧女兒一樣,外界能輕易捕捉到的只有小馬奔騰那些年的擴進。


從最初的紀錄片及欄目片頭片尾的包裝,到2003年通過電視劇《歷史的天空》正式進軍影視劇領域,相繼推出《甜蜜蜜》《我的兄弟叫順溜》《我是特種兵》等膾炙人口的作品。


再到2008年把觸角伸向電影行業參投《機器俠》等項目,簽約甯浩、張一白、吳宇森等導演,李明帶著小馬奔騰在資本與市場中矇眼狂奔。


彼時黃光裕因為經濟犯罪被拘,杜鵑受到牽連,一年後黃光裕辭去了國美電器董事的職務。


儘管兩家企業一上一下,但是金燕與杜鵑後半生的轉折都定格在了2011。



2011年,蘇寧反超國美,黃光裕入獄後接替其掌權國美的陳曉宣佈因個人原因離職,杜鵑迴歸。


國美控股集團CEO杜鵑


在此之前陳曉一直在國美“去黃光裕”化:一邊稀釋黃光裕家族的股權,一邊策反管理層,引發國美一系列內部人員動盪,權利之爭也由此開始。


黃光裕案二審審判一個月後,杜鵑前腳剛走進陳曉辦公室打時間拖延戰,要求其增加董事會人員,後腳就跑去約見國美當時的第二大股東貝恩資本,讓其放棄對陳曉支持。


把國美一盤散沙又重新聚集以後,杜鵑曾去監獄看黃光裕,說了一句話:等你出獄時,我還你一個更好的國美。也是在這一年,電子商務對傳統零售業產生了較大的衝擊,京東618、天貓雙11等變成零售業主旋律,於是回去後杜鵑就開始化身商界木蘭,著手國美改革。


金燕呢?彼時,小馬奔騰做了上市前高達7.5億元的最後一輪融資,也是那時中國影視行業最大的一筆,其中建銀文化投資了4.5億換得15%的股權成為小馬奔騰的第二大股東。


金燕知道這場融資,但她不知道李明及其家人(姐姐和妹妹)李莉、李萍當時與建銀文化簽署了一份對賭協議。而對賭協議的核心條款是,小馬奔騰必須在2014年到來之前完成上市,否則建銀文化有權在這之後要求小馬奔騰實際控制人或三李中的任何一方,一次性收購所持股權,並且支付每年10%的利息。


那些年小馬奔騰是明星企業,影視業務的強大讓其跟博納、光線、華誼兄弟等一起位列內地一線企業行列。2012年李明繼續邁步向前與印度信實力集團聯合收購了好萊塢特效公司——數字領域。沒錯,就是那個為《泰坦尼克號》《加勒比海盜》製作特效的上市公司,於是有人問小馬奔騰:巴比倫的空中閣樓搬到中國會成為萬里長城嗎?


站在山頂享受極致風景的同時,也得承受住高處的寒風。金燕必須去適應李明日夜顛倒的作息,她曾在凌晨接到李明的電話起來開門,也在凌晨給李明做過飯,甚至在凌晨三點給他包過餃子。那時她覺得自己是在上兩個班,白天一個,晚上一個。


突變還是來了,2014年年初李明因心肌梗塞去世,跟建銀文化說好的上市沒能實現,金燕被推上了船長的位置,此時,她才知道了對賭協議。


金燕以為兌現對賭協議條款是不難的,可後來事實證明,在利益面前不管是自家人還是外人,都不會因為她是李明的妻子而對她做出任何妥協和讓步。


李明走後的第二天金燕找到李萍、李莉說,三個人一定要把公司幹下去,結果隨之而來的便是姑嫂三人的內部之爭,以及建銀文化的外部干涉:


金燕推行激勵機制李莉就駁回,她兌現李明曾向高管承諾的股份激勵,李莉、李萍就否定;她要引入投資者籌錢還建銀文化,建銀文化以估值問題為由不接受導致投資泡湯……最終金燕被迫出走了小馬奔騰,她為了活下去不得已創了個傳媒公司謀生。


此時的零售業也迎來了新格局:騰訊與京東結盟,蘇寧與阿里牽手,國美成為落單者。


杜鵑只能推全渠道發展戰略,但銷售收入僅是蘇寧的55%。她後來嘗試了社交電商,嘗試了超級App的互聯網生態平臺模式,更名“國美零售”走新零售的路子,甚至自己與董明珠一起做直播秀化解國美與格力十年的矛盾,但依然不復昔日的輝煌。


金燕在此期間則被建銀文化以對賭協議中的夫妻共同債務為由告上法庭,背上了2億的鉅債。小馬奔騰也命運多舛,於2017年以3.8億人民幣價格被公開拍賣。


有人把小馬奔騰的沒落比作成費格森爵士離開後的曼聯足球隊,那時看客都說,假如小馬奔騰內部有一個像賈躍亭一樣的冒險家,可能小馬奔騰能走出困境。但他們不知道,賈躍亭幫不了小馬奔騰,因為他自己都泥菩薩過河。


賈躍亭出事以後有人問:甘薇能成為第二個杜鵑嗎?



甘薇曾經點贊過一條微博,內容就是杜鵑說要還一個更好國美的給黃光裕。可現在來看,甘薇是無法成為杜鵑了,不過時常被人拿來與甘薇作比較的也不是杜鵑,而是章澤天——他們把這兩人當作嫁入豪門的正反面教材。


甘薇與章澤天早期是一個想拍戲一個只想學習。2004年甘薇認識賈躍亭的時候,章澤天還在南外讀書,是學校顏值擔當和健美操隊隊長。


張藝謀在南京拍《金陵十三釵》時,第一眼就看上了章澤天,給她打了好幾次電話想要合作,但都被拒絕了,後來張藝謀才找的倪妮。甘薇則是2006年在西伯爾旗下的樂視網投資中,拍了手機電視劇《約定》,兩年後順理成章地與賈躍亭走進了婚姻殿堂。


甘薇


很多人都說甘薇有眼光,很會投資,2009年賈躍亭大手一揮又給甘薇投拍了部大銀幕作品《機器俠》,有意思的是小馬奔騰也投了這部電影,這也算是金燕與甘薇為數不多的一次交集了,而同一時間章澤天則因為一張手捧奶茶的照片走紅,被人們稱作奶茶妹妹。


在甘薇心裡,她喜歡賈躍亭“負”有的責任感,就像章澤天后來說喜歡劉強東的細心一樣,2015年兩個女人同時迎來了分水嶺。


這一年,樂視網市值逼近1800億元,甘薇同賈躍亭一起帶著樂視站在了舞臺中心,鎂光燈下她還成立了自己的影視公司,拍了部“窮得坦蕩、雷得銷燬”的網劇《太子妃升職記》,火得一塌糊塗。當年4月樂視手機在北京萬事達中心辦發佈會,甘薇娛樂圈裡所有的姐妹都到場為其造勢。


她的姐妹們都相當有“分量”:劉濤投了5000萬給樂視體育,砸了1000萬到樂視影業;鄧超與孫儷分別以3000萬、2000萬入了樂視影業的股;別的參與者還有孫紅雷、周迅、王寶強、陳坤、賈乃亮、張藝謀、黃曉明、郭敬明等。其中後邊幾個人是體育也搞了,影業也盤了,結果後來樂視崩盤他們被人調侃,踩了個雙響炮。


章澤天則在這一年與劉強東結婚了,此前被爆戀情時兩人還不承認甚至拉馬雲墊背,劉強東說馬雲玩陰的,馬雲後來談及此事:“連馬化騰都發短信問我是不是我策劃的,其實我最開始看到這個指控的時候,還以為奶茶是劉若英。”


婚前京東批准了劉強東為期十年的薪酬計劃,即未來十年裡他每年的基本工資為1元,無獎金,很多人說章澤天虧大了。後來賈躍亭也邯鄲學步搞了這麼一出,2016年底時他說他自願永遠只領取公司1元年薪,那時甘薇還發微博:1元錢的年薪,給咱閨女們買個棒棒糖都不夠。


與甘薇不同的是,章澤天在這個時候就已經藉助劉強東的力量,實現所謂的人生價值了,或者說劉強東與她是相互作用。


劉強東幾乎每一次京東活動之前都會帶著她鬧點新聞做一波營銷,而章澤天則成為投資捕手,從互聯網科技投到醫療,再從醫療投到商業服務領域,與此同時倫敦、巴黎、羅馬等輪轉飛,參加時裝週、品牌活動等。


劉強東與章澤天


她向上替代了甘薇的巔峰,甘薇則因為樂視網爆發的債務危機而從中心退到了邊緣。2017年,樂視公司把班車以及工作餐等取消時,內外人士突然意識到樂視真的完了,至今有人還記得以前的西餐是巴黎貝甜的三明治,不過甘薇滿腦子循環的只有揹負的債務。


縱然有孫宏斌、許家印等人的接盤,但“樂視已死”的說法已經不言而喻,賈躍亭也在討債者舉橫幅高喊還錢的時候就跑去了美國,留下甘薇在國內還債周旋。


潘石屹的老婆發了條微博說:遇到事就把老婆推出來,真沒出息。



金燕、杜鵑、甘薇以及章澤天都屬於前兩種女人俞渝和吳亞軍就不一樣了,她們是第三種,而這種“不可能向你低頭”的屬性加註在事業中,就更要命了。


龍湖地產與噹噹網都是夫妻店起家,可《圍城》裡說了,同行最不宜結婚,因為彼此是行家,誰也哄不倒誰。於是吳亞軍和俞渝在這條定律下潰不成軍,贏了事業,近乎輸了婚姻。


俞渝跟李國慶是閃婚,1996年書商李國慶在美國認識了華爾街做企業兼併顧問的俞渝,一見鍾情。俞渝說,那個時候自己想結婚,想有個家,剛好李國慶出現,那就他了。三個月不到兩人就領了紅色本本,然後俞渝跟著李國慶回了國。


吳亞軍跟俞渝一樣,也是個狠角兒。高中的時候她就在年級唯一的尖子班,她的班主任直到今天都還印象深刻,因為她雖然是女孩子但為人處事頗有男孩子的作風。


在西北工業大學時,吳亞軍喜歡打籃球,你可能無法想象一個小身板的女生竟也打進了校隊,成為國家三級運動員。這種男性作派在後來也頗為明顯,她經常與好朋友或者她底下的高管以兄弟相稱,外人都覺得江湖氣太重,但她覺得無所謂。


龍湖集團董事會主席吳亞軍


蔡奎與她是1992年結的婚,婚後兩人分開創業,就因為誰也不服誰,所以一個做電腦的生意,一個做貿易建材生意,後來蔡奎發現人家做得不錯才商量合併了一起幹,做了個龍湖地產,於是理所當然地吳亞軍拿的股份比蔡奎多一點。


龍湖成立四年後,俞渝跟李國慶創立了噹噹。別人說俞渝是李國慶的福星,李國慶很認可,他還說俞渝是海龜回國嫁給了土鱉。


兩人在噹噹的分工很明確,一個主內一個主外,一個是CEO一個是董事長,合佔了噹噹快一半的股份。馬雲不看好他們,他覺得這兩人只做單品類,是在傻幹,可不可否認起初公司發展得還算穩當。


相反,別人是看好吳亞軍他們的。旁人覺得蔡奎有頭腦,以前他做拼裝倒賣電腦的生意,賺了點小錢就停手,如果他繼續做下去,說不定現在就有兩個聯想了。


吳亞軍則是很有長遠眼光,有計劃性、有條理、善於管理,兩人配合挺好,不然也不會在成裡五年的時間裡就讓龍湖地產成為重慶地產界的標杆企業之一。


只是,無論是被看好的吳亞軍蔡奎,還是不被看好的俞渝李國慶,都避免不了兩人在事業上的矛盾。



吳亞軍蔡奎的公司剛合二為一時,吳就要求蔡的妹妹離開公司,她不想要家族化的公司。吳的想法是讓蔡的妹妹去大學唸書,但畢業後不能回公司,雖然後來平息了,但為此蔡奎還是很生氣。


俞渝李國慶的矛盾除了決策上的意見相左,還有李國慶嘴炮引發的負面。


2009年龍湖地產上市,緊接著一年後噹噹也去美國敲了鍾,正是高光時刻,2011年一到李國慶就與投行摩根士丹利女職員在網上掀起了一場罵戰。


李國慶譏諷投行是吸血鬼,吸噹噹的血,女職員嘲諷李國慶是吃軟飯的,如果沒有俞渝,他就是個北京大街邊上撿垃圾的。


然後俞渝召開了記者會擺平了負面輿論,三年後俞渝在中國商界木蘭年會上說假如我有選擇,我絕不會和我的老公一起創業,跟他創業就像陪太子讀書。


噹噹網董事長兼CEO俞渝


說完後俞渝就跟李國慶達成了共識:俞管理當當,李車內造車開闢新噹噹(自出版、實體書店、電子書、文創等新業務)。


李國慶罵戰那一年吳亞軍辭任了公司CEO一職,一年後她與蔡奎紅本換紅本,離婚了,後者分得了超過200億的資產。


吳不是一個小氣的女首富,有一次龍湖公司聯歡會抽獎送禮物,吳亞軍因為時間匆忙沒來得及備禮,她直接把脖子上的項鍊送給了中獎員工。


吳江湖人緣也極好,綠城的宋衛平看人眼光又毒又高,他甚至嘲笑過萬科產品質量粗糙、人臉皮厚,但他覺得龍湖能當得上綠城的競爭對手,而他本人也一直喊吳亞軍為吳阿姨,包含了一絲絲對對手的尊敬,一絲絲對女強人的佩服。


吳無論多麼江湖氣在事業上有多成功,她也是一位需要被照顧的女人,去年她帶著小兒子去大洋彼岸治了八個月的病,她跟人說當時頭髮都愁白了,後來兒子手術成功後她心裡的石頭才落了地。


那段時間蔡奎在做什麼?買房子。龍湖地產舉行2017年業績會,吳亞軍到場了,另一邊的蔡奎則以13.99億港元的價格買下了一套豪宅。


李國慶沒比蔡奎好到哪裡去,他一直怨著俞渝。


2016年噹噹網退市的時候市值縮水到5.4億美元,僅為上市時的四分之一,那時候有人跟李國慶說中國人還不習慣給一個夫妻店幹活,兩人得分開,李國慶沒怎麼當回事。


去年1月份,李執掌的三歲小噹噹被俞渝強制收回,俞在商業上很保守,十多年前噹噹嘗試開拓別的業務時俞渝就很小心了,只要投入的幾百萬沒有得到回報或者出現同類型競爭對手,俞渝就要收手,以至於別人都說他們是在躲投資人。


小噹噹被收回的時候,又遇到噹噹賣不賣海航的關鍵節點。本來小噹噹一事李國慶心裡就不舒坦了,海航的事情又讓兩人意見發生了分歧:俞渝說賣,李國慶不想賣。後來海航突發變故,終止了收購計劃,只是海航事件成為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兩人事業徹底分道揚鑣。


從去年5月份開始到12月,李國慶5次提出淨身離開噹噹,但都沒成功。也正是在12月他在微博上因為劉強東明尼蘇達事件嘴炮“為兄弟兩肋插刀”,後續又就俞敏洪“女性墮落”的觀點及吳秀波小三門事件連續嘴炮,俞渝受不了了,用噹噹官博發表了一段文字撇清了噹噹與李國慶的關係。


前不久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李國慶又打起了嘴炮:有些事情,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俞渝。他還說自己成不了馬雲或者劉強東,因為他連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


畢竟,主動請辭的體面與被趕走的那種落魄還是有著天壤之別。


去年年中eMarketer調研的一份數據顯示,國內電商市場阿里佔據超過58%的市場份額位列第一,京東居第二,拼多多第三,噹噹的市場份額不足1%,噹噹境況不好,而在他的認知裡噹噹沒有俞渝會更好。


“我真告訴大家,夫妻儘量別一塊創業了,外界也經常傳我們離婚,為什麼沒離?就一條,價值觀還算一致。”李國慶彷彿變成了一個怨男。


李國慶與俞渝


或許,吳亞軍與蔡奎、李國慶與俞渝,這兩對商圈的模範夫妻,從曾經的相愛,到如今的相殺,正印證了那句:只有你深得我意,也只有你最不識擡舉。



張愛玲說,愛情本來並不複雜,來來去去不過三個字,不是我愛你,我恨你,便是算了吧,你好嗎,對不起。


如今放在這些大佬枕邊人的身上,再合適不過了。


在去年劉強東明尼蘇達事件以後,章澤天在京東體系中的存在感已經明顯減弱,“去章澤天化”彷彿迫在眉睫,今年京東JD+智能奶茶店停業,這間奶茶店三年前開業的時候劉強東還跟章澤天一起去了,緊接著她卸任了劉強東旗下一家公司(重慶嫩綠茶藝)的董事職位。


章澤天現在在京東有職責或有影響力的公司,只剩下大概十家,然而這個數字曾經最多一度超過了400,她本人也被傳出要遠赴劍橋大學深造,曾經柔弱害羞的奶茶妹妹終究還是失落了。


杜鵑拖著國美繼續等著牢中的黃光裕,雖然這幾年戰略時常調整,但是國美業績卻止不住地下滑,這個昔日的家電零售連鎖巨頭如今市值只搖擺在169億上下。


黃光裕的辦公室交由杜鵑後,被杜鵑收藏的藝術家畫作佔據牆壁,以前室內風格是黃光裕式的帝王格調。只是,帝王格調可能與國美已不匹配,因為舞臺中央已經沒有了國美的位置。


所有人都在期待黃光裕的迴歸,所有人都認為只要這個傳奇回來,這個市場就將發生改朝換代的變化。畢竟只愚人節一條“明年出獄”的緋聞,就足以讓國美股價上漲5.48%。


杜鵑也很期待,她最大的心願還是做黃光裕背後的女人,相夫教子,她每個月去看黃光裕一次,一次半個小時,最常說的話就是:等黃光裕重掌國美,我就能做一點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了。


甘薇心甘情願地成為失落人,她說賈躍亭值得自己付出,但到今天債務問題也沒解決,賈躍亭依舊沒回國,曾經那個喊著“讓每個人更好地參與體育”的樂視體育也在上個月被爆出,已吊銷營業執照。輝煌不再,但殘骸依舊。


吳亞軍的前夫蔡奎近幾年不斷地大手筆拋售龍湖集團股票套現,過自己的瀟灑日子,而吳亞軍也不後悔,她覺得女人做企業家很重要的是要做一個選擇題,她給的排序是:好的企業家>好的母親>一個馬馬虎虎過得去的老婆。


李國慶離開噹噹後重新創業做了個書友會,他覺得自己的這個項目將會達到30萬人,公司變現可以通過用戶付年費的方式。


不融資,不補貼,不燒錢,他計劃第一年會員費總得收到一個億,第二年三個億,第三年十個億。俞渝對此不予置評。


金燕依舊在與背上的鉅債抗衡,一審敗訴後的一個月,她在朋友圈說:屈辱,侮辱,剝奪,不公,不義,我已相處了三年九個多月了。


她很不能理解,對賭協議一沒有自己的簽字,二沒有用於夫妻共同生活,甚至她都從未擁有過小馬奔騰的股權,最後卻要她來承擔一切。不理解也沒辦法,她在辦公桌上放了多個版本的《上海生死劫》,時刻提醒自己要撐下去。


不過,她有時也會懷念跟李明的大學戀愛時光,偶爾買2.4塊的一包春城煙,0.3元的一根羊肉串,兩人漫無目的地在街上溜達。雖然沒錢,但很快樂。


她對《人物》記者說,最美好的時光還是一起擠公交,大公共汽車中間有個轉盤,像手風琴似得,她跟李明就站在那地方轉,互相拉著對方。


“那你說是喜歡壓抑狀態,還是喜歡一個自由狀態呢?但如果說讓他活過來,我是不是願意再回去,我也願意,他自己說的很清楚,你為這個家犧牲的是最多的,那我聽到這句話,我覺得我乾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面對《人物》記者的採訪時金燕淡然地說。


喜歡這篇文章的話,分享給你朋友哈!


來源:銀杏財經(ID:threemornings)作者: 葉一成

免責聲明:本文不代表塔木德富豪會觀點,僅供讀者參考。

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進行刪除。小編微信(81525345)

https://weiwenku.net/d/201349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