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本月電影院唯一奇觀

毒舌肉叔2019-09-11 09:39:57

心跳加速,掌心沁汗,甚至腳底板都爬滿了細密的汗絲。


恐怖片才能給你的高潮體驗。


這次不一樣。


恐怖片嘛,再怎麼可怕,你心裡其實也知道,都是假的。


但是它,全都是來真的——


徒手攀巖
Free Solo


實不相瞞,肉叔有恐高症,坐扶手電梯必須靠內側,靠在外面都心慌;《刺客信條》玩個一兩分鐘就必須停下來,用大拇指擼掉手上的汗。


就肉叔這麼慫的人吧,看完這部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對這幫玩極限運動的人,就只有兩個字:敬佩。


《徒手攀巖》用100分鐘,記錄了33歲的攀巖家亞歷克斯在2017年6月徒手攀登酋長巖的經歷。

由不得你不敬佩。

因為亞歷克斯玩的無保護無工具單人攀巖(free solo),沒有任何外部保護措施,全憑一雙手、一雙鞋、一袋增加摩擦力的鎂粉。

不知道你們怎麼樣哈,肉叔光是看這圖,就已經雙手攥著水龍頭一般呲呲冒汗了:


要知道,哪怕有安全措施的攀巖,也不是100%成功。


更何況是徒手攀巖。

本來就凶險之極。而亞歷克斯挑戰的,又是攀巖界神話一般的酋長巖——

酋長巖位於美國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地球表面最具標誌性的巖壁之一。

高達1000多米的酋長巖,從遠處看上去,就是一塊完全垂直、沒有植被覆蓋的花崗岩巖壁。


這麼說吧。

徒手攀巖本來就凶險,酋長巖,會無限放大它所有的凶險。

試想一下,一個陡直的巖壁上,沒有保護繩索,相當於你在攀爬過程中沒有可以藉助的抓力,你只能儘量摳住巖壁上凸起的小巖點。

同時,幾乎沒有東西給你踩著,腳掌近乎懸空,全靠鞋頭腳尖和巖壁接觸那丁點兒的大小來支撐身體的重力。

也就是說,鞋底和雙手需要在極小的受力面上,承受自己的全部體重。

受力面有多小?

僅僅兩三個指甲大的縫隙。


僅僅一線模樣的突起。


嫌棄這受力面太小?

不不不,艾利克斯一點都不嫌,因為挑戰酋長巖,他還要經歷這個——

一段完全沒有任何受力點的路線,只能放開雙手,跳躍過去。


這麼說吧。

一般攀巖的兩個結局:成功,或者失敗。

徒手攀巖的兩個結局則是:成功,或者死亡。


你看。

為什麼那麼多人痴迷於極限運動?

它不僅僅是人類對自我恐懼極限邊界的探索。

更重要的是,它是人類憑藉自身的極限潛能,去拓寬這邊界的象徵。


絕非簡單的有勇無謀。


極限運動並不是我們普通人潛意識裡的“作死”。


看下艾利克斯你就知道了——


在貿然挑戰酋長巖之前,他做了大量的調查和研究。


那我需要好好計劃一張地圖
我需要心裡有個譜 知道哪些是最難的部分
它們都在哪


他仔細研究過即將挑戰的每一寸路線,每一線巖縫,每一絲突起。

來源@國家地理

而後,才是根據巖壁每一處細小差別,提前設計好適應此處的攀巖技巧。


然後,練習。

亞歷克斯用了兩年時間去熟悉地形路線。在真正無保護攀爬之前,他先在有繩索保護下反覆練習路線,弄清每一個細節。

有時候,這種信心
來源於充分的準備和練習


和我們讀書那會的“考前模擬”有點像。

要會“背題”,也就是對攀爬過程中所有動作都銘記在心,知道每一個巖點的手感、每一個落點的腳感。

我通過一遍又一遍地練習動作
來擴大自己的舒適區
我一遍又一遍地經歷恐懼 
直到不再恐懼


一遍遍把路線刻在自己血肉裡形成肌肉記憶還不夠。

他甚至還會在房車裡“冥想”。閉著眼睛,在腦海裡形成路線的畫像,模擬攀爬過程,哪裡出錯就重新構思一次。

一方面可以鍛鍊肌肉記憶,另一方面突破大腦的限制,以便更加從容地應對攀爬過程中出現的問題。

除了對路線的熟悉,身體肌肉也要隨時準備著。

就算是閒著沒事,亞歷克斯也會在自己的房車上做引體向上,鍛鍊指力。


最後,裝備。

不要以為艾利克斯是腦子一熱,真什麼裝備都沒帶就去了。

實際上,亞歷克斯和團隊多次藉助儀器實地探測,深入瞭解巖壁的成分和構造,才選取相對安全的“搭便車”攀爬路線。

同時,攀爬時間也是經過精準計算的。

要躲過太陽的暴晒,還要選好風力合適的時間段,最終才決定下午四點左右開始攀爬。

月亮四點五十落下
太陽七點三十升到尖頂
大概八點零五太陽會照射到攀爬難點


可以這麼說。

如果把徒手攀巖比喻成一場壯觀的煙火。

我們看到的,只是煙火在夜空綻開的短暫一瞬。但讓煙火成功的真正原因,並不是這一瞬,而是那漫長繁複的準備、設計、組裝、點火。


肉叔今天要跟大家聊《徒手攀巖》,不僅僅是它即將要在內地公映,還是因為肉叔看到一則新聞,很短:


8月28日凌晨4時許,兩名男子相約從消防通道爬到昆明高達350米的恆隆廣場上進行極限運動傘降。昆明市公安局盤龍區分局稱,其中一名男子裝備發生意外導致受傷後搶救無效死亡,另一名男子未受傷,現被警方行政拘留10天。


是意外麼?

是,也不太是。

8月23日,事發大廈剛剛開門營業,兩人就在網上相約挑戰,事發當天從尚未開放的-4層地下車庫,趁物業上班之前潛入,釀成慘劇。

重點是——

短短5天,又是臨時起意祕密潛入,他們對要挑戰的大廈,乃至當天的氣象、風力、裝備,真有足夠的瞭解?

類似的慘劇並不是第一次,時不時就見諸報端:

2014年初,美國一對新婚夫婦不顧公園規定爬上基奈薩瓦山,在大雪封頂的高峰跳下。28歲的妻子因為降落傘未打開,不幸身亡。在妻子去世後的第十一個月,丈夫巴特勒在挑戰滑翔傘時,因設備故障不幸遇難。

2014年底,著名的極限運動家、25歲的英國人Gareth Jones在悉尼南邊海灘的一個90米的懸崖上進行自拍,並上傳照片到個人社交媒體上。兩日後,他被發現摔死在懸崖不遠處的海灘上。

2016年8月27日,國外一位翼裝飛行運動員在瑞士坎德斯泰格一座山頂進行Facebook直播時發生意外失誤摔死。

號稱“中國極限挑戰第一人”的吳詠寧,10個月的時間裡,前往重慶、長沙、武漢、寧波、上海多地,攀爬從100米到468米高度不等的建築高樓,留下301段極限挑戰視頻後,於2017年11月8日在長沙的一次極限挑戰中失手墜亡。


回到極限運動。

肉叔雖然不敢玩,但我是真心敬佩艾利克斯他們。

所謂勇士——

並非無畏。

而是有所畏懼,然後,去挑戰它、戰勝它、並馴服它。


絕非像一起起事故中的那般貿然。


再給大家推薦一部紀錄片,當年激勵肉叔一個人扛著自行車飛到大理騎完滇藏線的《車輪不息》。


這幫人玩的可比滇藏線凶險多了。


在細細的山脊線上全速下坡衝刺,電光石火風馳電掣。



帥麼?爽麼?


當然。


但務必記得,他們不僅僅拍下了自己衝山時的英姿,也拍下了他們的準備工作——


從網絡調研,到實地勘測,不光研究地形地貌,甚至連地質構造也要整明白。


——土層和岩層究竟夠不夠支撐我的動作?



就算是純粹瞎編的動作片《極盜者》,編劇也知道,要讓角色們像海洋學家、水文學家、空氣動力學家、氣象學家般調查之後,才可以去挑戰海洋之眼。


你看。

極限運動絕不只是簡單的玩命,閉眼一跳,用無畏去謀殺獵奇的眼球。

相反,它的本質是敬畏——

敬畏自己,敬畏自己從生理到心理、從體能到精神、從勇氣到意志的極限邊界。

對無保護攀登而言 精神狀態也很重要
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控制你的大腦


更重要的,敬畏自然。

要知道,你要馴服的,永遠只能是自己的恐懼,而非自然。


艾利克斯稱得上勇士——

科學的規劃、大量的練習、完善的裝備、嫻熟的技術、強大的心理素質、敬畏的精神態度。

最後。

才是極限運動。

而缺少以上任何一項,甚至哪怕只是任何一項稍有鬆懈……

那種心跳加速掌心沁汗時,並不是在刺激的極限運動。


那就是大腦發熱的愚蠢自殺。



編輯:郵差叔叔


生命永遠比任何東西都可貴
↘↘↘
https://weiwenku.net/d/201349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