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兒去世800天之後

親子微時光2019-09-11 09:56:37


來源:靈魂有香氣的女子

ID:lixiaoyilhyxqdnz


有多少人還記得2017年6月22日,那場震驚全國的保姆縱火案?


到這個8月結束,是整800天。


永遠失去愛妻和三個孩子的林生斌,是怎麼度過這些天的?



不久前,林先生更新了微博,照片上一個透著靈氣的小女孩讓人眼前一亮。



“感嘆時光飛逝,一轉眼,發現楚寧已經長高了很多,不再是當初跟在姐姐後面的小小孩了。


楚寧是我的外甥女,長的漂亮,活潑,特別的聰明……在她身上,我看到了許多陽陽的影子,她也喜歡跳舞,表現力很好,每次看到她,我都會情不自禁把她抱起來,緊緊的抱著,靜靜看著她。


有時候,思緒會飄蕩得很遠很遠,發現遠方,除了遙遠,卻一無所有。”


▲如今楚寧經常陪在舅舅身邊,代替表哥表姐們給他親情的安慰。


林先生的198條微博,幾乎每一條都在懷念妻兒。文字很家常,卻清明開闊,讓人想流淚。


只有經歷過生離死別而又心懷善念的人,才會具備這樣哀傷但安靜的力量。


縱火凶手莫煥晶被執行死刑之後,他正在慢慢復甦,隱藏悲傷,把全部精力轉回工作,在忙碌中重新找到了存在感。


同事們在他面前也不再那麼拘謹無措了,氛圍越來越融洽。


他有一條養了好幾年的金毛叫喜寶,因為太淘氣,寄養在公司,因此逃過了2017年那場劫難。


喜寶的同伴,一隻叫金寶的狗,卻跟著小主人們走了。



工作累了,林先生就跟喜寶玩一會,是相依為命的欣慰。


不久前,他和公司同事們帶外甥女楚寧出門拍外景時,碰到了“利奇馬”颱風。


他不肯躲,就在烏雲密佈的曠野裡獨自站著。


▲“人生有時候就像天氣一樣,說變就變,完全讓你措不及防。在時光的長河裡,最長的莫過於時間,因為明天過後還有明天,最短的也莫過於時間,因為明天過後是另一個明天。”(文字來自林先生微博)


有天凌晨1點多,失眠的林先生在微博上寫道:“如果說,時光的藤蔓攀爬著光陰的故事,那一天一定是千迴百轉的一枝。”


就像15年前,他第一次見到朱小貞的情景。


福建男生林生斌獨自到杭州打工,棲身在老鄉開的美髮店裡,從學徒到理髮師,總算有了一小塊立錐之地。


就在那個短髮、清秀的女孩推開美髮店大門時,緣分已經註定。


朱小貞老家在浙江麗水,跟著二哥到杭州做服裝生意。兄妹倆沒有多少錢,創業吃盡了苦。


有一次去服裝市場進貨,半路上遭遇小偷,貨款全丟了。兄妹倆頓時崩潰,在路邊抱頭痛哭。


▲那時的兩個人。


被狠狠拋進生活洪流的朱小貞和林生斌相愛了。年輕時的愛情,給苦澀生活注入了一點甜。


朱小貞體諒男友不容易,頂著壓力裸婚嫁給他,連一張像樣的婚紗照都沒拍。


婚後,為了讓日子好過一點,林生斌跟著朱小貞的哥哥做服裝生意。


他拼了命的忙,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凌晨4點就爬起來進貨。


結婚12年,偶而也會爭吵,但林生斌一般都會讓著老婆。像第一次相遇一樣,小貞最喜歡讓他剪頭髮,說有古代丈夫給妻子畫眉的味道。


▲小貞喜歡林先生為自己剪頭髮,兩人開玩笑說她是他最大的vip。


林先生給妻子的微信備註名是“林太”,鄭重裡透著好玩和恩愛。



小貞負責照顧家庭,林生斌負責賺錢。他非常聰明,加上用心經營,乘著電商的風口,生意越做越大,註冊了幾家公司。


他們的家也從出租屋換成小戶型,接著又搬進360平米的高檔住宅。


三個漂亮的孩子陸續降生了。


老大檉一,是個調皮的哥哥,不是摔裂眉毛就是磕破舌頭,磕磕絆絆,一路驚險的長到十歲。


老二臻婭,小名陽陽,是所有父母夢想中的女兒,又乖又美,會跳舞會彈琴,鏡頭前特別有表現力,是爸爸專用的童裝模特。


如果非要說偏心,林先生最偏疼她,尤其喜歡給她洗頭髮,女孩的髮梢緩緩掠過手指,是爸爸最幸福的時刻。


▲陽陽曾是爸爸服裝品牌的小模特,清靈的容顏讓人難忘。


小兒子青潼,他的到來原本是個意外,懷上時親戚們建議別要了,免得太辛苦,但朱小貞捨不得,堅持生下他。


誰知小時侯被“嫌棄”的他越長越可愛,嘴巴特別甜。


林生斌和小貞把一家人的名字鑲嵌在一起,給自己的童裝品牌命名“潼臻一生”。



然而這麼美好的一家五口,並沒有“一生”。



2016年,那個魔鬼一樣的女人莫煥晶進了他們的家。


夫妻倆太善良了,每月給她7500元薪水,還經常給她老家的兒子買禮物。就連三個孩子都懂得在旅遊前問莫煥晶:“阿姨喜歡什麼?我買回來給你做禮物。”


莫煥晶家務做的並不好,朋友們勸朱小貞換個保姆,但小貞覺得,莫煥晶和自己同歲而且同一年生孩子,很有緣。


她寬容地說:“保姆哪能有十全十美的。”


▲林先生說,小貞恬靜,熱愛生活也很有儀式感,每逢佳節都要把家裡佈置一番,聖誕節會有聖誕樹,萬聖節會有南瓜燈,春節就會掛上大紅燈籠……她的生活狀態不像是這個浮躁時代的人。


誰料到,眼前這個保姆是十惡不赦。


莫煥晶沉迷網絡賭博,之前在三個僱主家裡多次行竊,來到林家更是賊溜進了寶藏。


她多次偷金器、名錶去典當行寄賣,還撒謊說老家買房,向小貞借了11萬多元,輸得精光。


為了繼續搞錢,這個又貪、又毒、又蠢的女人,想出了一個近乎弱智的辦法。


她決定放火再撲滅,騙取女主人的感激,以便繼續借錢。


2017年6月22日凌晨5點多,莫煥晶用打火機點燃茶几上的一本書,扔在布藝沙發上……



事情發生時,林先生在廣州出差。接到消息趕回來,一切都晚了。他捶胸頓足,痛哭,從廢墟里撿出零星幾件殘存的衣服,拼命地聞著妻兒的氣息。


他們曾約好,冬天去馬爾代夫補拍婚紗照,結果一切戛然而止。


強烈的悲慟、憤怒、疑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他的“餘生”就這樣開始了。


出事後,他每天都不知不覺走回原來的家,站在一片焦黑中,好像看到燈光通亮,潼潼搖搖晃晃跑來跑去叫媽媽,陽陽和檉一坐在沙發上看動畫片,小貞在添加碗筷。


▲那些熟悉的生活場景,歷歷在目。


一個多月裡,林先生兩次進了急診室。


第一次是半夜守靈暈倒,第二次是去寺廟為妻兒祈福之後失足墜下瀑布,多處骨折。


他總是遊離在半夢半醒之間,突然驚醒,孤獨感迎面撲來,一片蒼涼。


實在忍不住眼淚,就趕緊擡起頭,閉上眼,讓眼淚倒流回去。


那種感受撕裂一般蔓延全身,心臟頓停難以呼吸,幾秒後像從深水掙扎出水面,吸一口氣,緊接著又周而復始。


他發誓要堅強,而不是縮成一個球,悲哀的躲在角落裡發呆。



謠言隨之襲來,有人造謠說林先生提出天價賠償,一個孩子一億。


他冷靜迴應:妻兒無價,只要公道。


採訪視頻裡,他剋制冷靜,有理有據,有人說他是“最體面的受害者”。


剋制是對世界的良善,卻是對自己的狠辣。


內心咆哮著命運不公,又強逼自己要冷靜,兩種極端情緒撕扯著。


2018年初的一次庭審,林先生失聲痛哭,再也忍不住,抓起桌上的水杯砸向審判席上的莫煥晶,混亂中不小心砸到一位女法警。


平靜下來後,他立即公開向法庭、向被傷到的女法警道歉。


經歷了無盡漫長的煎熬,2018年9月21日,莫煥晶終於被執行死刑。





今年4月2日,林先生與物業等8家被告達成民事和解,最終用“放下”這麼一個很多人無法理解的方式畫上了句號。


身心俱疲。


從法院出來,林先生直奔機場,去了秦嶺深山。他聽朋友說,那裡的小學生從來沒穿過校服,他想去為每人做一套校服。


看見孩子們的笑容,他覺得心裡好過了一些。


▲山區孩子的笑容和熱鬧,可以讓林先生稍感安慰。


林先生對抗絕望、自我救贖的出口就是慈悲。


出事第47天,他骨折正養傷,在電視上看見九寨溝地震的消息,立即捐錢並寄去2000多件衣物。


傷愈之後,他去福利院做義工、捐衣服、為孩子們理髮,想把對老婆孩子的愛延續下去。


▲“我和小貞在對視的時候,陽陽跑進了畫面,叫哥哥快點拍下來,感覺好暖心。”(文字來自林先生微博)


他成立了“潼臻一生”公益基金會,呼籲提升高層住宅防火水平,提醒人們更重視消防安全,並促進家政服務業完善保姆的甄選、管理。


出事才8天,他就強撐著在微博上對祭奠和聲援的網友們致謝。“謝謝”一直是他的高頻詞。


一位網友說出了我心裡的話:


“需要說感謝的是我們。謝謝林先生,教會我們在面對無妄之災痛失摯愛的時候,還能始終懷著一顆感恩之心繼續前行。”



看見林先生如今的狀態,稍稍為他鬆了口氣。


每個人,都免不了面臨至親至愛的離去。雖然不會那樣慘烈,但那種綿長入骨的痛,是需要很長時間、很大能量、很多剋制,才能渡過去的劫,也是必須要渡過去的劫。


鐵達尼號沉船,傑克彌留之際對露絲說:聽著,你要離開這裡,你要繼續。你要生很多孩子,你要看著他們長大。


露絲看著有生之年最愛的男人沉入海底,然後咬著牙活下去,生兒育女,幾十年後成為一位看似再尋常不過的老婦人。



她忘了他嗎?


沒有。只是用了一種勇敢的方式,替他在人間走下去。


就像《尋夢環遊記》說的:死亡從來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世界。只有遺忘才是終極死亡,真正的親情與夢想不會在連接的花瓣橋上消失。


林先生的路還有很長,祝他平安。


作者:紫宸,靈魂有香氣的女子簽約作者。資深編輯、新聞評論員,專注研究中國女性情感與社會心理。文章經授權轉載自公眾號:靈魂有香氣的女子(ID:lixiaoyilhyxqdnz)

https://weiwenku.net/d/201349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