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面的失敗,尋常的生活。

誰最中國2019-09-11 10:03:15





文字 |「誰最中國」
圖片 |「喵嗚不停」 

這是一個痴迷成功的時代,

我們都被裹挾其中。


接受自己的平凡,

在今天好像成為了一件可恥的事情。


但我們之於地球,地球之於宇宙,恆河沙數。

不為他人眼光所動,誠實面對自我,認真生活。

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嗎?




還記得那篇曾轟炸了朋友圈的熱文《你的同齡人,正在拋棄你》嗎?

摩拜創始人胡瑋煒套現15億,成為部分人眼中的成功人士代表:年輕、貌美、富有。別人名利雙收之時,你被掩埋在人群中默默無聞,已然被時代所拋棄。


這個信仰成功的年代,是從煽動了半個中國的“勵志演講家”陳安之開始的。

陳安之,他出版過《創業成功的36條鐵律》、《陳安之推銷法則》,他稱自己為全亞洲最頂尖的演說家和銷售大師,27歲即通過自我奮鬥成為億萬富翁。

他的勵志演講,總而言之就是:喊口號。



後來,陳安之的偽成功學被各大媒體曝光之後,他好像銷聲匿跡了。

然而一個陳安之倒下了,千萬個“陳安之”變了個臉,站了起來。有些是被強行安排成人生導師,有些則是假借了科學的名義。

彷彿我們讀了唐駿的《我的成功可以複製》、讀了馬雲的《我的人生哲學》就能擁有和他們一樣的社會地位。



在名人傳記式成功學之後,科學成功學也興起了,比如李笑來的《把時間當作朋友》。和前兩種不同的是,科學成功學的確是有一定邏輯的,它不是喊口號或餵雞湯。

然而,這種與其稱為科學,不如說是一種智慧。這種智慧是精神上的成長,並不意味著社會上的成功。



其實追求更高的社會成就是非常可貴的人生目標,畢竟社會的發展需要這樣的人來推動。但有的人追求成功學,只是為了假裝自己有一顆上進心。他們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卻清楚社會想要什麼。

陳安之也好,偽成功學也好,煽動人們情緒的熱文也好,它們都是對當下的一種投機取巧,一種傳播上的作惡。它們所表達的,是在將財富和權力作為成功的單一維度衡量標準的今天,彷彿只有達成這樣的成就,人生才是有價值的。



我們總是在說“三十而立”,然而現代意義上的“立”,卻並非孔子的本意。所謂“立”,不是指人到三十就必須在生活中有所建樹,必須具有權威和影響力。而指的是精神上的“立”,是對自我的清晰認知,和獨立人格的完善。



歌手李健曾在採訪中,這樣解釋“立”字:從字源學上來講,就是人活在天地之間而已,只不過最上面的“﹑”告訴我們,活著要有一些光亮,一些智慧。


而恰恰,我們對於很多事情的理解常常也就差這麼一點兒。



很多人都跟風叫他竇仙兒,卻不理解他為何選擇仙兒。

如果說當年的竇唯是憂鬱而憤怒的,洞悉世間陰暗又無力改變的,那麼現在的竇唯更像是一個隱於市的常人。會買菜做飯,會謝頂發福,會坐坐地鐵,會寫寫音樂。



作為一箇中國搖滾樂的領軍人物,一個曾被視為90年代時尚圈的先鋒潮人,一個動不動就會被貼上“王菲前夫”、“黑豹成員”標籤的大IP,以他當年的影響力,若想在樂壇如日中天,是可以的。

但他選擇了拋下光環,平凡活著。



這樣的竇唯很讓人驚喜。謙遜又清澈,知道什麼是無用之物,也知道什麼是必須堅持的。對他而言,無用的是曾經伴隨他的名聲地位,堅持的是需要用音樂表達自我的需求。



前兩年,竇唯戴著墨鏡,衣著樸素乘坐地鐵的照片被傳到網上,大家好像才突然想起了有竇唯這麼一個人。於是紛紛跑去聽他現在的音樂,去好奇他現在的生活。還有人在知乎上發了一個帖子:竇唯目前在幹什麼?

面對大家的好奇,竇唯只在該帖上低調做了一個統一的回覆:專心做音樂而已,無心顧及外界龐雜。


對比《黑夢》時期的懷疑和暴躁,現在的竇唯,曲風是這樣的:



也許對一些人來說,人生的意義是登山,需要向高處走。

但對竇唯來說,他更像流水。流向低處,卻能包容萬物。


若說竇唯的平凡,是主動的選擇。許巍的平凡,則是被生活賜予的徹悟。



“我想超越這平凡的生活,註定現在暫時漂泊,無法停止我內心的狂熱,對未來的執著。”

這是許巍29歲時,寫下的歌曲《執著》。那時候的許巍,從西安奔到北京,和紅星生產社簽約。



也許是許巍本身就帶有的偏執和敏感,又或是性格中的沉重使然,讓許巍的歌曲中總是帶了點傷感。追逐夢想的過程難以順遂,懷揣著一腔熱血的許巍,迷茫在都市中,有點模糊了最初的願望。



長期的壓力讓許巍患上了抑鬱症,於是他選擇回到西安,和親人生活在一起。直到夏天的一個傍晚,他一個人在陽臺上,抱著琴。那個瞬間,許巍突然想明白了,然後寫下了《禮物》。

“我想有你在身邊,與你一起分享,在寂靜的夜,曾經為你祈禱,希望自己是你生命中的禮物。”


之後許巍又回到了北京,繼續他的音樂生涯。但同過去不一樣的是,現在的許巍已經不需要超越平凡了,他早已在長久的平凡生活中完成了自己的非凡。



在採訪中,許巍說道,“人的常態是要面對家長裡短、柴米油鹽,生活中所有的事情你也要有,也會有。還是要回到正常生活裡頭的,要感受快樂和悲傷,我覺得人,就是這樣,當然我現在也在慢慢體驗。”

仰望多了天空,會覺得石頭也很可愛,會覺得腳下縫隙中生長的野草也很可愛。



你口袋裡有什麼?

你最愛的是什麼?

你在恐懼什麼?



2010年,導演雷德利·斯科特和託尼·斯科特在全球最大的視頻分享網站YouTube上,邀請全世界的網民用相機記錄下2010年7月24日自己的一天,並回答以上三個問題。

最後他們收到來自190個國家和地區的總計近4500小時的視頻,並把這些視頻剪成了一部95分鐘的紀錄片《浮生一日》。



在同樣的一天,有人從床上爬起趕去工作,有人正躺在病床上準備接受手術。有人在家裡同為子女舉辦生日聚會,有人在奮力拯救因狂歡節人群被踩踏致傷的受害者。



相同的問題,人們的回答毫不出奇。口袋裡裝的無非是最日常和珍惜的物品。最愛的無非是居住的場所,相濡以沫的同伴,用心養育的寵物。而最怕的,無非是死亡、是衰老、是疾病、是孤獨。



但這些千篇一律但又感情真摯的回答,卻是每一個人最真實的平凡生活。儘管大家的愛與恨是如此相似,但每一份情感對自己來說,都有著無可替代的價值。



影片在最後,附上了一個普通女孩的自白。
她說,這一整天,自己都在期待有什麼美妙的事情發生,能放到視頻裡,告訴全世界。然而好事不總有,這一天十分平常。
她承認了自己的平凡和普通。但也坦言,想憑自己的努力,成為一個值得溝通的人。
最後,女孩在視頻裡這樣說道:



不是事業有成,不是人中翹楚,不是萬眾矚目。

但這樣的平凡,同樣能美好而充實。


在《平凡的世界》中,路遙這樣寫道:

“對大多數人來說,生活的變化是緩慢的。今天和昨天似乎沒有什麼不同;明天也可能和今天一樣。也許人一生僅僅有那麼一兩個輝煌的瞬間——甚至一生都可能在平淡無奇中度過。



不過,細想過來,每個人的生活同樣也是一個世界。即是最平凡的人,也得要為他那個世界的存在而戰鬥。從這個意義上說,在這些平凡的世界裡,也沒有一天是平靜的。”


編輯丨阿普普

-參考資料-

《李健自述:立與不立皆辛苦》三聯生活週刊

《許巍:沒有什麼能夠阻擋》南方人物週刊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進入『誰最中國』微商城
https://weiwenku.net/d/201349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