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學榮: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歷史

讀書人馮學榮2019-09-11 10:07:01


廣告合作請加微信:huangmeifangmiku

國民黨部隊腐敗到了什麼地步?李宗仁在他的回憶錄裡說,國民黨部隊的腐敗,已經深入骨髓,以至於在抗戰期間,李宗仁派下屬到軍火庫去領軍火,你哪怕是拿著蔣介石的條子,都要受倉庫員的刁難,為什麼刁難你?因為你沒有給他小費。腐敗到了這個地步。

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楊成武在抗戰期間,下鄉籌集軍費,這華北的農村,鄉紳們平時打日本喊的凶,可是真正輪到自己掏錢了,卻支支吾吾,推推搪搪,最終在酒席上,鄉紳們你推我,我推你,都說自己沒錢,最終怎麼解決呢?誰最富,誰出錢。我幹了。你隨意。

圖:楊成武

國民黨軍隊吃空餉。湯恩伯上報人數,領軍餉,上面不信,派人過來清點人數,湯恩伯不是傻子,知道你來人就是查我人數,於是湯恩伯從周邊的寺廟裡,把和尚都押過來,換上軍裝,和尚和軍人一樣光頭,可以濫竽充數,然而紙包不住火,事情敗露,淪為天下笑柄。

圖:湯恩伯

《陳賡日記》在1938年6月5日這一天,記錄了第十八集團軍772團10連指導員製作假髮票、報假銷的事情,說當時立即逮捕,交軍法審判,可見人性都是貪婪,就算在窮孩子出身的第十八集團軍裡面,貪汙現象仍然無法杜絕,自古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是為常態。

馮玉祥所著《我的生活》。馮玉祥看到英國商人在華北開公司養羊,他認為外國人在中國養羊,吃中國的草,最終掙錢的卻是英國人,他認為這是“經濟侵略”,於是將這家英資公司的羊,全數沒收,說這是愛國。有時候民族主義真是好東西,它能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
清代時候的中國鏢局,最初是僱傭武林高手,押送金銀的路上遇見土匪,真刀真槍地幹,可是後來鏢局們學精了,發現為了掙點錢把小命搭上不值得,索性與江湖土匪談好:我鏢局每年給你上交年費500兩銀子,你保我全年平安通過,土匪倒也樂意,於是收費會員制。



殺手陳順刺殺廖仲愷,圖的是一萬元酬金,然而最終只拿到80塊錢,還搭上一條小命。武士英當年為了一千塊錢的酬金,去刺殺宋教仁,不料最終只拿到30塊錢,而且不久之後,就在獄中被殺人滅口。自古幫人行刺,往往兔死狗烹,這個道理,至今人們還是不明白。

自古屌絲最難拯救,塗國林《獄中記實》1929年,宗教人士到上海漕河涇監獄,向犯人發放慈善食品,犯人將食物拿到手,還沒吃完,髒話就已經出口,恩將仇報,天下loser最大的通病之一,就是不懂感恩,寧與賢人吵架,不與屌絲說話,讓loser自生自滅,最為妥當。

自古有錢能使鬼推磨,1926年,湖北省公安縣,北伐軍賀錦齋團長組織衝鋒,他說弟兄們,攻城成功之後,每人獎勵20塊大洋,不料士兵們竟然回了他這麼一句:要先發錢,再衝鋒。賀錦齋聞之,三觀盡毀,然而不得不面對現實,叫人擡來大洋,錢發了,城也攻下來了。

圖:賀錦齋

政治正確是一頂帽子,扣你頭上,你反駁無力。1927年初夏,蔣介石要中國銀行借錢給北伐軍,中國銀行說不借,蔣介石說之前你借錢給北洋軍閥,現在我找你借錢你不借,這說明什麼?這說明你是反革命!一頂大帽子扣下來,中國銀行嚇得兩腿發抖,趕緊掏錢了事。


鴉片戰爭之前,水師副將韓肇慶,也禁菸,也放煙,一邊禁菸,一邊受賄,禁菸是本職工作,不做就沒有權力,沒有權力就沒有錢,所以必須做,但是錢又不能不收,所以也放煙,總之一手禁菸,一手放行,工作報告漂亮,同時發家致富,當清朝的官,就是這麼好。


1939年11月11日《唐縱日記》:黨國要人存到香港英資銀行裡的錢,一億元以上的有三人;一千萬以上的有三十人;一百萬元以上的有五百人,這批財富足以供國軍抗日整整一年之用。為何存到香港?為了亡國跑路做準備。嘴上說的抗戰到底,其實都是騙你的。


辛亥革命上海光復,革命黨人爭搶滬軍都督的位置,說是開會投票,民主選舉,然而不料,選舉大會變成了罵娘大會,其中革命黨人黃郛掏出手槍,威脅異議者;革命黨人劉福標則揚言要“炸了會場”,大會不歡而散。所謂民主,我們不太習慣。還是打一架,最為實在。


諸如此類的往事,雖然無傷大雅,也無關宏旨,然而歷史的魅力,往往並不在於宏大敘事,而是在於那些被人遺忘的細節和瑣事當中。

小公告:為免失聯,

請加馮學榮備用號“有趣靈魂研究所”

長按掃碼  即可關注


往期精彩文章:

馮學榮:多少虛假的故事,變成世人口中的真相

馮學榮:古今多少荒唐事,不妨且付笑談中

馮學榮:為什麼歷史總是會不斷地重演


馮學榮,70年代生人,現居香港,知名作家,讀史人,著有《日本為什麼侵華》、《親歷北洋》、《不忍面對的真相》、《隱動力》等,是廣州番禺奧園城市天地“別等”書吧的常客與形象代言人。

https://weiwenku.net/d/201349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