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臉會是5G潮流,但換臉遊戲不是

北國騎士2019-09-11 10:07:07

刷臉有風險嗎?最近,刷臉支付橫生枝節,罪魁竟然是一款週末刷屏的社交小遊戲。一款名為“ZAO”的AI變臉遊戲,在火熱了一天之後就陷入了隱私風波,更被一些人引申為可能影響刷臉支付的安全。

 

實際上,這些年,在社交軟件中,這種明星臉等等遊戲層出不窮,每一次也都鬧出不小的動靜,但隨後就一定銷聲匿跡,留下的都是一地雞毛。不可否認,這種將個人重要信息上傳給莫名其妙的網站的方式非常危險,玩這種遊戲導致的隱私洩露可用於很多犯罪領域,絕對是得不償失。

 

但是,這種隱私洩露是否會成為犯罪分子盜用支付的隱患呢?嚴格來說,隱患是有的,因為可能有人去嘗試,但這種風險卻完全可控。

 

針對網絡上一些半開玩笑的引申,9月1日支付寶官方在微博上做出了這樣的澄清:請大家放心,目前各類換臉軟件不管換的有多逼真,都無法突破刷臉支付。據支付寶安全中心的迴應來看,刷臉支付”採用的是3D人臉識別技術,在進行人臉識別前,也會通過軟硬件結合的方式進行檢測,來判斷採集到的人臉是否是照片、視頻或者軟件模擬生成的,能有效地避免各種人臉偽造帶來的身份冒用情況。


可以這樣說,不管“ZAO”不造,這個“ZAO”確實存在涉嫌過度收集用戶個人信息的爭議,但這種被收集的個人信息完全不會影響到刷臉支付的安全。如此,那些已經將面容共享給了ZAO的人,可以放心了。

 

在5G時代,臉確實很重要,因為視頻成為底層業務之後,臉就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方便的認證途徑,也甚至會成為賬戶的主入口。現在,網絡上識別一個用戶主要靠手機號,未來可能主要靠一張臉。

 

你一登錄APP,就識別了臉,連祕密都不需要輸入,這就給很多APP創造了脫離PC、手機等終端的機會,可以讓很多不方便或沒有辦法用手、也沒有途徑輸入密碼的地方成為移動互聯網的新場景。

 

在這個領域,我們可以初步想象到的,主要有一些食品店,刷臉可以真正做到衛生,在游泳池、海邊等等,可以用一張臉解鎖太多櫃子、水龍頭甚至增強銷售,當然,還有一個就是出行領域,無論是火車、飛機還是公交地鐵,一張臉就可以暢行無阻。

 

據報道,監獄裡面已經用上了刷臉支付。2018年12月,支付寶推出了首個人工收銀的刷臉機具“蜻蜓”。2019年1月,螞蟻金服領投提供智能商用硬件及物聯網解決方案的“商米科技”D輪融資。2019年5月,領投3D攝像頭生產商“奧比中光”D輪融資,而在此前,螞蟻金服與奧比中光已經合資成立生產“蜻蜓”攝像頭的子公司“螞里奧”。2019年4月,支付寶在推出二代蜻蜓時宣佈將在刷臉支付領域投入30億元。

 

我們要便利的享受新技術,就一定會有隱私方面的顧慮,就如同當初我們一樣擔心手機驗證碼。但是,這種小心也是應該有界限,並非是杞人憂天。於是,我們必須時時刻刻保護好自己這張臉,不能無原則的洩露給不放心的服務方,也要對於合規合法的應用報以支持和信任。

 

要保護好我們的生物識別信息,另一方面要靠這些服務機構的技術能力,靠有關監管機構的把關。以支付寶為例,2017年,支付寶在肯德基的KPRO餐廳試點了刷臉支付,成為刷臉支付在全球範圍內的首次商用試點。當年,支付寶的“刷臉支付”被世界權威《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評為“2017 年全球十大突破性技術”。螞蟻金服引入眼紋識別技術結合採用針對眼部區域專門研發的活體檢測專利技術,也能夠有效抵抗人臉照片和視頻攻擊。

 

至於一些人擔心的人臉被存儲的問題。支付寶解釋,以人臉識別為例,肖像即是用戶隱私,但在技術實現上,用戶的“肖像”並不存在,通過對生物特徵進行多重加密和脫敏後,通過網絡傳輸和在服務器端進行存儲和比對的僅僅是一長串數字密碼,由於擁有核心知識產權的的人臉圖像脫敏技術和非對稱密鑰的作用,即使這串密碼被洩露,也不過是沒人能懂的“天書”,無法還原為用戶的“肖像”。


馬繼華,關注通信、科技、互聯網、金融及新媒體

公眾號:北國騎士(Nknight)

2008年搜狐優秀博客;

2009年移動互聯網影響力人物;

2010年LBS最具影響力博客;

2010年通訊產業十大名博;

2010年通信領域網絡十大人物;

2013年互聯網百強自媒體;

2015年騰訊科技最具影響力自媒體;

2015年通信圈自媒體大神;

新浪財經意見領袖,百度百家十大作者,微博簽約自媒體

每日一文十五年,每年講課一百天,用最通俗的語言解讀最深刻的內涵


https://weiwenku.net/d/201349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