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屆00後已經被拍成電影了

V電影Vmovier2019-09-11 10:48:21


這 是 場 庫 的 第 2210 部 每 日 一 片



BBC花了55年的時間,拍出《人生七年》系列。
導演Michael Apte 期望通過記錄來探索:
一個人出生的社會階級,將在多大程度上決定他的未來。

《人生七年》主角們小時候與年老時的照片對比
而在中國,有一部追蹤00後成長的紀錄片,拍攝前沒有任何探索目標,只是想單純記錄,誰曾想一拍就是12年——
《零零後》
這不是一部新片子了,早在2017年的時候就在央視播出過,豆瓣評分8.3。
最近這部片子重新剪輯,登上了國內院線,片中00後們的教育問題,再次引起了大家的關注。
👇
紀錄電影《零零後》預告片
咱們來看看,導演在不知道拍什麼的情況下,都拍了什麼:
2006年,張同道在北京郊區的一所幼兒園裡,架起了一臺攝像機。
沒有固定拍攝的對象、沒有劇本,就這麼開始了。
等到他關機查看素材的時候,發現這群孩子實在太有趣。
導演張同道
於是,最初的沒想法,變成了好奇。
他好奇這群孩子未來會是什麼樣的,幾經協調,拍攝繼續進行。
《零零後》也成了國內第一部長時間記錄孩子成長的紀錄片。

今天的我已不是昨天的我

 
2003年出生的談雨萌,在3歲的時候入學「芭學園」幼兒園。
她是《零零後》系列紀錄片裡第一個出現的孩子。
一雙有神的眼睛,古靈精怪的性格,喜歡粉紅色。
鏡頭閃到2016年,也就是13歲的她,一本正經、堅定地對著鏡頭說:
我討厭粉紅色。
她的爸媽說,孩子變得太快了,不止身體上的變化,心理上的變化是我們最拿捏不準的。
從前喜歡粉紅色的萌萌,恨不得所見範圍內都是粉紅。

現如今,她覺得粉紅色極土,黑白灰才是真愛。
變化,是這位00後的第一個特點。
隨著年齡的增長,萌萌開始有了煩惱,而她的煩惱相應也會讓父母憂愁。
 
討厭二胎
 
“我從來沒想過要妹妹”。
2年半以前,萌萌有了一個妹妹小柚子。
妹妹的到來,讓萌萌厭惡家庭環境。
計劃生育以來,8090乃至00基本都是獨生子女,我們早已習慣家中只有一個孩子,獨自稱霸的狀態。
對於突如其來的二胎,萌萌很難接受。
難以接受的狀態就是,壓根不理這位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
她的父母說,對於二胎,他們徵求過萌萌的意見,她並沒有強烈地反對,才生下的。
而萌萌卻說,她不反對的意思不意味著贊同。
同樣是二胎家庭,萌萌的發小家,就沒這麼劍拔弩張。
姐妹倆玩得很好,她們的媽媽說,就讓姐姐帶著妹妹,培養她們的感情。
可是這種方法在萌萌家並不適用。
唯一能讓姐妹倆親近的方式,是滿足萌萌願望後提出陪妹妹玩的條件。
媽媽自我安慰著,自己小時候跟哥哥也不是很親,畢竟有血緣親情,長大後兩人的關係會緩和。

跟爸媽疏離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需要空間。
不再希望爸媽過多幹預自己的生活,詢問每天發生的事情。
當然,他們也不再願意分享。
萌萌每天回到家,就把自己關到屋裡,戴上耳機玩遊戲。
鄰居看到都說,萌萌好像是個外人,柚子、爸媽才是一家人。
萌萌的媽媽面對鏡頭留下了眼淚。
對於女兒跟自己疏遠的事情,她不能接受,並說著:從前不是這樣的。
同在屋檐下,孩子有自己的煩惱,父母也有他們的苦衷。
一家人,關上門,各自有心事。
不過,這一幕並不只出現在00後的生活裡,每一代人基本都經歷過。
 
自己玩是舒服還是恐懼?

其實,《零零後》不止單純記錄了孩子們的成長,還突出了「芭學園」內的教育觀念。
「芭學園」校長大李老師,有自己獨到的教育經。
她不覺得教育是從小學才開始的,幼兒園的孩子已經可以懂得教育的含義。
跟孩子講道理,幫助他們形成獨立的人格。
很多家長總理所當然地認為孩子還小,不懂的事情很多。
可當你跟他們對話就會發現,大人所謂的高深理論,孩子們都明白。
比如,大李老師發現教室裡有個叫一一的女生,
總是一個人行動。
沒有朋友、不跟大家玩。
一一的孤獨帶有高雅感。
她不是被排擠,而是自願自己待著的。
她覺得跟小朋友們在一起宛若爸媽跟在屁股後,很麻煩。
一一的媽媽說,自己跟一一爸都屬於比較安靜的人,就沒覺得孩子不融入集體有什麼問題。
大李老師卻覺得,人作為群居動物,總歸是要交朋友的,是需要交流的。
這個問題不重視,等大了她需要接觸社會的時候,就會吃很大的虧。
會覺得自己跟社會格格不入。
她把一一帶到一邊,耐心地問:
你不需要朋友嗎?那萬一有天爸媽不在了,誰陪伴你?
聽到爸媽不在了,一一放聲大哭。
大李老師的談心被中斷,不過她邀請了一一的媽媽來幼兒園陪讀。
不難發現,一一除了依偎在媽媽身邊,不跟任何小朋友接觸。
好不容易有一個朋友,一一想到的是炫耀,“看,我有朋友的。
而當這個朋友走開後,一一又覺得十分難過。
她的這種難過不是失去了朋友,而是失去了炫耀的資本。
大李老師直言,這樣是不對的。
多年後,10幾歲的一一回看自己幼兒園時期,忍不住說:“如果放到現在,我可能沒辦法做到不跟人接觸,不交朋友。
而現在的一一,已不在孤獨地自己玩耍,雖然還是很安靜,但她並不排斥與同學接觸。
尊重、平等溝通的教育觀讓大李老師及時發現了一一的問題,並及時改正。
本片的導演張同道,同樣贊同大李老師的這種觀念。
他把剪輯好的素材給每個被拍攝者及家人看,覺得不妥的地方就刪掉,避免他們因此受到傷害。
除了好奇,想知道每個孩子今後的發展,導演張同道還有一個拍攝私心。
他的兒子也是00後,他想知道,該如何跟00後相處。
起因是有次跟兒子一起洗手,兒子大喊燙。
張同道很納悶,明明自己剛洗過手,一點都不燙,兒子怎麼會覺得燙呢?
是不是無理取鬧?
幾經思索,他才明白,自己的手飽經風霜,而兒子的手還很嫩。
他意識到,對待孩子,不能想當然,要傾聽他們的想法。
這一點,《家有兒女》裡的夏東海就做的很好。
平等交流、尊重想法、給足空間。
拍攝《零零後》前後,導演張同道還陸續拍攝了《小人國》《成長的祕密之小學時代》等紀錄片。
在這兩部紀錄片裡,能看到孩子在幼兒園的喜怒哀樂;
《小人國》劇照
還能看到幼兒園畢業後的他們,有的進入公立小學,有的在私立學校,有的移民海外…
《成長的祕密之小學時代》劇照
家庭的不同選擇,催生了他們的別樣未來。
目前,導演還打算繼續記錄這群孩子的生活,直到他們結婚生子,把自己的孩子送進幼兒園。
也算是完成了對一代人傳承的記錄。
儘管這份記錄不夠全面,但導演認為:
 “沒有誰能夠代表一代人,但每個人都蘊含著一代人的DNA。
記錄,或許才是最大的意義。
畢竟,一個時代沒有紀錄片,就像一個家庭沒有相冊。

你成長過程裡有哪些特擰巴的事情


(點擊下方圖片可直接跳轉至文章


又到開學季,
你經歷過哪些南北差異,
歡迎掃碼或點擊“閱讀原文”參與互動~



如果你喜歡這部紀錄片,

就點亮“在看”👇

https://weiwenku.net/d/20135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