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侵害商業祕密”被吉利索賠21億!威馬這是怎麼了?

車圖騰2019-09-11 10:49:07


文| 騰馬丁博士

車圖騰出品,未經許可,謝絕轉載

  

本以為順利度過2018年底“交付坎”的造車新勢力將在2019年迎來爆發的元年,沒想到接二連三的“暴雷”讓它們迎來了集體“圓寂”之年。在蔚來自燃、小鵬維權之後,威馬吃上了一筆來自吉利的21億元天價官司,此時,創始人沈暉彷彿有些坐不住了。
與互聯網起家的李斌和何小鵬不同,威馬新勢力頭部三強中最不顯山、不露水,創始人沈暉出身傳統汽車企業,自建工廠的路子也傳統,被看作是“最傳統的新勢力。”
而當新勢力的“2019詛咒”以D輪融資關鍵節點遭遇知識產權訴訟的形式落到頭上,威馬是否還能一路穩健下去?沈暉的一封家書能不能在關鍵時刻穩住投資人?我們又該如何看待威馬與吉利的糾紛?
融資節點被訴


“近日,有媒體報道,吉利汽車以侵害其技術祕密及經營祕密為由將威馬汽車及其關聯公司上訴至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請求賠償人民幣21億元,此案將於917日開庭。”這是部分媒體的表述方式。
隨著新聞不斷擴散,引發了網絡上的廣泛熱議,其中不乏“陰謀論”的猜想:“吉利為什麼在威馬剛成立時期不告,偏偏在威馬現在做得不錯的時候才告?”“威馬馬上要D輪融資,吉利偏偏在這個節點上訴,是什麼意思?
難道威馬真如此類猜想所說,遭了吉利的黑手?
如果查詢此訴訟的起始時間、公開時間、媒體報道時間三個關鍵節點,或可看出一些端倪。
車圖騰查詢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網發現,吉利對威馬提出訴訟的時間是2018年,而不是很多網友認為的近期。
由於造車新勢力剛過交付節點,像其他同僚一樣,威馬所取得的成績集中在上半年。根據保監會公佈最新的機動車交強險數據,1-6月,威馬EX5累計交強險上牌量為8548輛,位居新勢力排行榜第一名;小鵬汽車G3上半年累計交強險上牌量為8494輛,位居第二;蔚來ES6ES8兩款車的上半年累計上牌量為7656輛,位居第三。
那麼,既然吉利提出訴訟的節點在2018年,也就是在威馬還並未集中交付的時間,所謂的吉利“見不得別人好”的論調就無從談起了。這樣看來,吉利也是挺冤的。
而第二個節點,即網絡首度公開此訴訟的時間節點是2019423日,《中國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2018年)》白皮書的公佈。在《白皮書》的第七頁,原文以吉利訴訟威馬標的額高達21億元為例,意在指出2018年訴訟案件的影響力提升。
接下來就是媒體大面積報道此事的時間,即前不久的830日。
很多人覺得,830日這個節點有些“詭異”:既不是剛剛提出訴訟的2018年,也不是《白皮書》公佈的20194月,而是像情報一樣突然不脛而走。會不會有什麼內幕?
一位業內分析人士對車圖騰表示,從時間節點來看的話,沈暉首次公開威馬將進行10億美元D輪融資的時間是71日,而媒體曝出的時間在830日,兩個時間點看不出明顯的關聯。
“況且,此案的公開審理時間在917日,即使將對威馬的融資產生影響,那麼這個時間也是法院決定的,而不是吉利單方面操作的結果。”上市人士表示。
而對於是否將對威馬的融資活動造成負面影響,汽車行業分析師任萬付表示,由於雙方糾紛的具體內容還無法得知,或許短期內將無法結案。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並不會對其融資產生影響。
眾所周知,在法律實踐中,大多以侵害商業祕密糾紛提起的訴訟案對有關雙方的調查取證週期長、鑑定複雜,整個過程曠日持久。如果說該起訴訟案件的輿論對威馬不利,那麼影響也是相對漫長持久的,不在於短期的一次融資。
實際上,威馬惹來這場官司,並不是空穴來風。
如果細數威馬與吉利淵源,那麼將涉及幾乎整個威馬創始團隊:創始人沈暉曾擔任沃爾沃中國區董事長一職;聯合創始人、品牌戰略副總裁陸斌也曾任職吉利銷售公司副總經理,併成功主導了吉利子品牌整合和經銷商網絡建設;首席財務官CFO張然曾擔任吉利執行董事,負責吉利財務管理、內部控制、基礎設置裝配以及汽車金融體系管理;聯合創始人兼董事杜立剛曾參與過吉利併購沃爾沃談判團隊;擔任威馬汽車董事、首席運營官的徐煥新曾任職沃爾沃,並主導過新能源技術的開發。
2016年,沈暉曾在一次採訪中對媒體表示,威馬汽車擁有核心員工200多名,其中大部分都是他以前的同事。
有網友調侃道:“吉利控訴威馬這事兒,本質上和特斯拉工程師把源代碼帶到小鵬性質一樣。汽車圈裡面員工跳槽帶走一點企業標準和勞動成果也是常有的事兒。”
而針對訴訟案件本身,雙方並未過多表態。吉利方面表示,“一切以法律判決為準,我們不做額外評論”。威馬則表示:“威馬始終堅持正向研發、自主開發,在確保不侵犯他人知識產權的同時注重對自身知識產權的保護。威馬汽車沒任何侵權行為,我們對贏得這場訴訟非常有信心。”
一萬輛太少?沈暉親任銷售總經理


對待此事,沈暉顯得認真了。在91日沈暉發給內部員工的一封家書中表示,“來自傳統車企和新造車企業的挑戰和壓力越來越強烈,但是,這不會放緩我們在正向研發,堅持自主知識產權方面的投入力度,相反,作為初創企業,我們更要強化研發的投入,強化用戶價值的創造。”接下來的意指更加明確:“不懼寒冬,不懼舊勢力的挑戰,更不懼怕推動變革的阻力。”
這封家書的前半部分完全可以看做是沈暉對訴訟案件的迴應。一方面表態“我們在正向研發”,一方面表示不懼挑戰。
而家書的後半段則公佈了威馬成立以來的最大一次人事調整,這絕不僅起源於官司糾纏,更是出自對自身業績的反思,以及下半場的重新佈局。
沈暉表示,將在內部推進組織變革,91日起兼任銷售公司總經理,對銷售公司及戰略規劃中心進行組織架構調整。
另外,將加速智慧出行、新零售等領域的發展,高級副總裁陸斌將出任首席出行官,祁立人任首席零售官,並設立首席增長官一職,未來幾周內到任,三者均向沈暉彙報。
從沈暉親自兼任銷售總經理,並新設首席增長官來看,沈暉對目前的業務開展是有些焦慮。
一方面,造車新勢力的窗口期正在關閉,資本市場的熱錢都去5GAI了,還沒交付的新勢力凶多吉少,而已經走在最前、吸金能力最強、融資最多的蔚來汽車都在大面積裁員。威馬的命運類似,成立至今累計銷量1萬多輛,遠遠達不到10萬輛盈虧平衡點。
另一方面,今年7月起新能源補貼正式退坡,連老牌新能源車企比亞迪都在7月下滑,新勢力更是遭遇要銷量、還是要利潤的生死拷問。威馬是官宣退坡依然不漲價的企業之一,這對於新勢力來說可謂是難上加難。
而作為新勢力中,威馬是在最快與最穩之間拿捏得最為平衡的企業,本次能否安然度過訴訟風波,在組織架構調整後銷量是否會有起色,還需時間檢驗。
附沈暉內部信原文:

車圖騰

資深汽車媒體人暮四先生(劉小悶)領銜打造

 騰爺文化 · NDIMedia旗下新媒體 

暮四(劉小悶)個人微信:musixians


https://weiwenku.net/d/201350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