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還不紋身?

公路商店2019-09-11 10:57:17


前段時間想弄個朋克樂隊,在朋友引薦下攛了個局。與會者個個大髒辮花胳膊,都是吹逼能手。見面第一時間就開始盤道,從搖滾樂究竟有沒有變成現代的古典,到各自身上的圖案代表著你是哪種後現代門派的分支。


眾人的關注點最後聚焦到了一位皮膚乾淨白皙的哥們身上,他坐在角落裡,外表純潔得就像一隻被非洲獅圍攻的母鹿。


自己喜歡硬核,不抽菸也不喝酒,但談吐有貨,特別對我胃口。


為了和他熟絡起來,我開玩笑說:“你個玩硬核的剋制派手背上連個X都沒有?”


兄弟若有所思,沉默片刻之後作答:


“我覺得自己還沒達到心理目標。”



我以前身邊有一幫會盡任何可能抓住免費紋身會的哥們兒,一有熟人初入紋身行業,每個人都爭當小白鼠給朋友練手藝。


他們身上的紋身及其輕率,長了兩個頭的毛毛蟲,往外面噴牙膏的ufo,有一次為了報復我的事業心,集體在髖部上面紋了一個需要用放大鏡才看得清的鴿子,上面寫著我的名字縮寫。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紋身已經不再是從前印在時尚雜誌上的人體藝術了。現在的它,親民,易得,容易接觸。


一些小眾文化圈子的認知裡,紋身早就擺脫掉了主流的負面形象。


但我們公司的編輯,曾經個個都想成為非主流,或者成為一個朋克,總之是個狠角色,因為嘴賤的人都宣稱不怕被人揍。


但直到我真的弄了一個花臂和雞冠頭之後,我發現沒有人來揍我,他們只是站在一旁嘲笑我。



由於身材走樣,紋身也早已不止一個,每天早上起來在鏡子裡把自己的身體扭成希臘石膏人像一樣,我直視到了自己的所有缺陷。

對於我來說,我所有的紋身都沒有我紋之前想象的那麼酷,它們更像是一部青春的悔恨連續劇。


很多人都問我,胸上紋的是不是敦煌莫高窟的《飛天》

成長的過程中有太多東西隨著時間流逝和你擦肩而過,它的重要性很多人當時也許根本感覺不到,有時候回憶需要製造,而開啟回憶則需要一個引導。


我的同事大蹦驢,剛得到第一個紋身的那段時間,每次上街的時候都覺得自己比平時更凶狠,總感覺把袖子一擼,亮出小臂上那把UMP,走路的時候都自帶奇卡諾匪幫說唱的BGM。


你也許覺得這有點傻,不過單純的想要做一件沒做過的事來擴大認知感受有時候並不是壞事,這種真誠的興奮才是回憶的鑰匙。



有人曾花費巨量時間,瘋狂搜集各種漂亮的紋身圖案,想著以後可以作為參考。


可是很多年過去了,他的身上還是乾乾淨淨的,一個紋身都沒有。


不是因為拖延症,也不是因為貧窮,直到現在,他都依舊多次意淫過能把這個偉大的圖騰帶進墳墓的感覺有多棒。


因為這一類人會高度重視紋身的圖騰性和儀式感。



有個紀錄片,講的是一個澳洲勘探家,他每找到一個礦藏,就會去做一次紋身,把勘察到的礦藏區域的座標點或者名稱紋在身上。


所以,這個逼身上都是金礦、銅礦、蛋白石礦的座標點紋身圖案。


雖然只是一些數字和金礦命名,但看過這篇子的人都一致贊成,“這樣的紋身實在太酷了吧,他的紋身就是他的職業成就!


於是有人給自己立了個規矩,等哪一天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成就,或者辦到了一件能你吹噓一輩子牛逼也不心虛的事情,就把這件事紋到身上作一個里程碑式的記錄。


遺憾的是,你目前沒有何成就,也沒有一件值得吹噓一輩子的經歷,你今年最大的成就,很可能只是買了一雙正品的椰子鞋。


有的人想要別人身上的圖畫想瘋了,結果把乳頭也照搬過來了


就像獨立,噪音類的音樂削弱了一些自身的實驗性質,變成了獨立流行和噪音流行,開始關注起傳播層面的考究一樣。


紋身遺留在精神層面上意義,已經逐漸轉變成了一種商業化的佩戴標識,很多人已經無法感受衝動的真誠,以及他應該揹負的社會意義了。


當下文化市場的符號選擇過於豐富,信仰喪失的社會所見即所得,找到個性來劃分敵我只是為了消費一種身份認同感,我甚至開始懷疑起自己沒有紋身會不會更酷一點。



不是越來越多的人不選擇紋身,而是越來越多的人對紋身更謹慎了。


一旦我產生要紋身的想法,並且礙於生活或工作沒來得及去實現,過段時間,我總是能慶幸地發現,我想扎的圖現在看起來土爆了。


事實上,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 “紋身是固態的,它永遠不能跟上我的進步”。



我曾經陪一個渾身上下沒一塊空地的重度紋身痴漢去激光洗紋身。


他紋肋骨還有胳膊內壁的時候,眉毛都沒眨一下的。這樣的一個大漢,跟我說他在第二個激光療程的時候哭了!這還是在有膏體塗抹式麻藥保護的前提下!


現在想起他被綁在黑皮操作檯上向我嚶嚶求救的表情,還會有應激創傷。



當然,有時候一個紋身承載的並不是某一個意義,它可以代表一個不為人道的祕密。


韋老闆手上那一串泰語,我去年問他搞這個紋身是什麼意思,他告訴我說“這是祕密”。而當今年我們的關係變得熟絡起來,我再次問他紋身的含義,他還說“這是祕密”。


直到後來我才恍然大悟,這個泰語紋身的意思,原來真的就是祕密。



事實上,很多時候判斷一樣東西的是否有意義,就在於它是否被規則認可,當某件事物變得沒有異議時,是沒辦法得到發展的,它會變成流行。


況且現在很多人紋身只是覺得好看而已,當然這也並沒有什麼問題。



有人一直在為了變酷,給自己紮上越來越多的圖,直到擁有了覆蓋所有裸露肌膚的大面積紋身之後,他卻發現自己再也不能變得更酷了。 


像前陣子國外的紋身藝術家,就為那些紋身失敗人想出來的激進紋身覆蓋風格——Blast Over Tattoo。



你可以說這種文化現象,就是很多人“為了不後悔寧願不紋身的心態”的映照。它蓋住的不是他當時稚嫩的審美,而是他不堪回首的往事。

2016年美國哈里斯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全美25%的人有紋身。18到35歲人群裡幾乎半數人都有紋身,每年美國人在紋身上的花費高達16億美元。但超過一半的人對自己身上的成品後悔。




像我們的主編不紋身的原因非常臭屁,只是由於身邊人的紋身太多了。為了能在獨特的人群中顯得更加獨特, 他決定用白淨無毛的皮膚,讓自己顯得更加搶眼。


而我們的另一位編輯,陳只三,不紋身的原因很簡單,他聽過一個說法:紋了身,下輩子就沒有機會自由的選擇性別了。



每個人都有紋身和不紋身的權力,至於為什麼要紋身?互聯網已經說的足夠多了。這次,不管是為了保衛祖國還是什麼別的理由,我們都想聽聽你不紋身的理由。


當然,還在因為疼,能不能罩得住......之類因素困擾著要不要紋身的人,就算了。



編輯:how

視覺:von cony



今天的酷逼都有紋身,但有紋身的就不一定是酷逼了。




https://weiwenku.net/d/201350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