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辜負!7000萬犧牲換來的世界秩序,豈能任自崩塌?

軍武酷2019-09-11 11:00:34


2014年2月27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表決通過:將每一年的9月3日,確定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



從2014年—2019年,我們度過了整整五個抗戰勝利紀念日。而在今天 ——公元2019年9月3日,第六個抗戰勝利紀念日,已經到來!


但是,在這個特殊的日子:

在中華民族抗日戰爭勝利已經74週年的今天!

在那飽含民族血淚的回憶,早已熔鑄烙印到每一箇中國人血脈魂魄的今天!

在世界局勢風雲詭譎,在74年前依靠千萬人流血犧牲才得以締造的世界戰後秩序正不斷被崩解鬆動的今天!


有些問題我們必須釐清。

有些真相我們必須知曉。

其中利害我們更須抉擇。



什麼是“抗戰勝利紀念日”


1945年9月2日上午.日本東京灣。


曾全程參與了硫磺島戰役、沖繩島戰役的美海軍衣阿華級戰列艦密蘇里號,輪機轟鳴、炮衣褪下、3座三聯裝406毫米50倍口徑的艦載主炮昂首轉向,直指日本東京...



然而,嚴陣以待,做好一切戰鬥準備的密蘇里號,並非是要發動對日攻擊


早在16天前的8月17日,日本天皇便發佈敕諭,命令所有武裝部隊停止一切戰鬥行動,向同盟國投降。

早在5天前的8月28日,首批美軍駐日受降部隊便已經分成空中和海上兩路,成功在日和平登陸。


但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美軍戰艦密蘇里號依舊輪機啟動保持戰鬥狀態,調轉了炮口隨時準備炮轟東京!無他,因為從法律意義上講,尚未正式簽署《無條件投降協議》的日本,依舊還是同盟國的敵人...



當然,當年之所以令密蘇里號如臨大敵的更主要原因,還是因為艦上特殊的“乘員”:

深灰黃軍裝的中國代表

淡黃色軍裝的法國代表

純白短袖、短褲長襪的英國代表

深棕綠、深藍色鑲紅條軍裝的蘇聯代表

以及一身米黃色襯衫長褲,制式常服的美國代表

........

毫不諱言,1945年9月2日美海軍密蘇里戰列艦上的一幕,即使放在世界軍事史上,都可謂罕見——各反法西斯盟國代表將星雲集,而負責對日作戰的美海軍太平洋艦隊,除被尼米茲譽為“上將中的上將”的雷蒙德·艾姆斯·斯普魯恩斯(Raymond Ames Spruance)海軍上將缺席受命“特殊情況下”隨時指揮美太平洋艦隊對日攻擊外,其餘高級將領更是雲集密蘇里號...


如此隆重陣容所為何事?對日受降!



這一刻,足以被載入史冊:

公元1945年9月2日8時50分,西南太平洋戰區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下令:押送日本投降代表登船。


隨即,押送日本投降代表團的美海軍蘭斯多恩號靠前放下小艇將日本代表十一人押送登艦!


日本政府代表,外相重光葵

日本軍部代表,陸軍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

日本外務省代表、日本陸軍代表、日本海軍代表,各三人



九時整:在盟軍官兵的藐視圍觀下,日本投降總代表,在中國上海“虹口公園爆炸案”中被炸斷右腿的重光葵,一瘸一拐的從狹窄陡峭的舷梯上緩緩的爬上盟軍受降的第二層甲板。


在麥克阿瑟的傳記中,對這個細節進行了特別的描述:

重光葵舉步維艱,那條極不合適的假肢,令他疼痛難忍,他用盡全力向上攀登,每蹬上一級,就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同行的梅津美治郎,想伸手拉他一把,卻被他搖頭拒絕...


然而,即使重光葵展示瞭如此“剛強”的一面,但是戰敗者是不配得到尊重的!一瘸一拐走到受降桌前的重光葵一行人,向中法英蘇美五大盟國受降代表鞠躬致禮,沒有得到任何迴應...



隨後,持稿在手的西南太平洋戰區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神色肅然的宣讀道:現在我命令,日本帝國政府和日本皇軍總司令代表,在投降書指定的地方簽字!


一式兩份的受降書文本被分別擺在桌前:

一份是墨綠色真皮封面,華貴異常的盟國文本。

一份是廉價黑布封面,簡陋低劣的日本文本。

話音剛落,一名日本代表躬身上前,在仔細的審視了兩份投降書無誤之後,回到投降位置站立。接著,日本投降總代表重光葵脫下禮帽和手套趨身向前,但不料手杖掉落,又只得艱難的蹲下撿拾,但是禮帽在手、手仗掉落的重光葵,一面卻又從口袋裡掏筆,一時間手忙腳亂,狼狽不堪...


尷尬並沒有結束。


好不容易落座之後的重光葵,在捧住日本投降文本之後,慌亂之中卻又不知道簽在哪裡,一旁的麥克阿瑟只得回頭招呼他的參謀長薩瑟蘭將軍道:告訴他,簽在哪兒


隨後,薩瑟蘭走上前去,中指敲擊著簽字處,極不耐煩的高聲指明:Here!Here!(這裡!這裡!)


在唯唯諾諾里,重光葵在兩份投降書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後,日本軍部代表、海陸軍代表,又依次上前簽署無條件投降書...



日本投降代表簽署完畢後,麥克阿瑟接著宣佈:同盟國最高統帥現在代表各交戰國簽字!麥克阿瑟徑直上前,分別用六支筆完成了簽署。隨後,麥克阿瑟回到擴音器前接著宣佈:美利堅合眾國代表現在簽字!


美國海軍上將尼米茲隨即拿過受降書,完成簽署。接著,麥克阿瑟繼續宣佈:中華民國代表現在簽字!


在商震將軍的陪同下,中國對日受降代表、軍令部長徐永昌上將隨即扯過受降文件,揮筆落下了重重的三字...



這是歷史性的一刻:

伴隨著之後英、蘇、澳、法、荷、新各反法西斯盟國簽署的最終完成,一個延續至今的“新世界秩序”,由此得到初步奠定!


沒錯,在筆者看來:

當下法定於9月3日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不僅僅只是依照“以戰敗國簽署投降書的次日為勝利紀念日”的國際慣例的一個簡單遵照,對於中國而言,其更象徵著中國在“世界秩序”中的一席之地!


為何這麼說?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首先需要明白:


什麼是戰爭?

什麼是第二次世界大戰?

什麼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國戰場?


世界大戰與反法西斯中國戰場


什麼是“戰爭”?


在舒新城先生主編的中國最大綜合性辭典《辭海》一書中,對於“戰爭”,是這樣釋義的:

“戰爭”是為實現一定的政治和經濟目的而進行的武裝鬥爭。是人類歷史出現階級以後的社會現象,是階級間、民族間、國家間、政治集團間矛盾鬥爭的最高形式,以暴力手段反映政治實質,可分為正義戰爭、非正義戰爭兩類。



顯然,對於“什麼是戰爭”,從《辭海》的釋義中我們不難總結出以下兩點:

1、戰爭的本質:不同階級、民族、國家、政治集團之間,因一定政治和經濟目標分歧矛盾無可調和之後的武裝鬥爭手段。


2、戰爭的性質:可分為正義戰爭與非正義戰爭。


這是人類戰爭自古以來必不可缺的兩點特徵,這同樣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從“局部戰爭”逐漸演變為“世界性大戰”的鐵律!


1、戰爭的種子,在“和談”埋下


1919年1月18日,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勝利的喜悅中,作為戰勝一方的法國巴黎,迎來了自己的歷史高光時刻:


包括英、法、美、日、意、中等27戰勝國代表的1000餘人,以勝利者榮耀雲集巴黎,商討制定戰後世界新秩序....



但是,剛剛與會的各國代表或許怎麼也想不到,在巴黎等待他們的除了最初的丁點喜悅以外,更多的卻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冗長和疲憊:


會議開始,新生的蘇俄及德國便被排斥在和會以外——各國代表認為理所應當,半途倒戈的蘇俄及戰敗國德國,自然不配參與“勝利者的會議”。


會議中途,在日本代表的要求下,和會不顧中國多番抗議,強行將德國殖民中國山東半島的權益,轉讓給日本,並拒絕中國一切有關“國家正常化”的合理議案——英法美意日等列強認為理所應當,作為各國慣於壓榨侵犯的孱弱中國,自然不配要求“戰勝者的權益”。



會議結果,在歷時五個多月扯皮以後的6月28日,各戰勝國終於在巴黎近郊著名的凡爾賽宮鏡廳簽訂了《對德和約》——英法就處置德國問題出現重大分歧,美國總統威爾遜就未來世界關係提出的“十四條建議”遭到失敗,日本及意大利對殖民地勢力的擴展未得到實質性突破。


雖然,在這場“帝國主義分贓大會”上,英法美意日五大列強就未來世界秩序的制定達成了最終妥協——在《對德和約》簽訂後,法國總理克里蒙梭一臉嚴肅的將極為苛刻的條約交給德國代表團之後,一旁的法國元帥福煦曾這樣嘆道:“這不是和平,這是二十年休戰。



所以,福煦之所以如此嘆息,指的僅僅只是協約國《對德和約》的嚴苛嗎?“五大列強”之間和平肇始便已經存在的矛盾和裂痕,或許才是這位元帥慨嘆的主要原因!


當然,這樣的裂痕在三年之後由美國發起,以對“巴黎和會”結果極為不滿的中、意為主幹,對英法進行脅迫的“華盛頓會議”中,同樣沒能得到解決:

《四國條約》中,美國繼巴黎和會拒絕加入國聯後,確認不受“凡爾賽體系”約束!

《五國海軍條約》中,在英美脅迫下,日法兩國的海軍發展權益遭到重大損失!

《九國公約》中,在英美法脅迫下日本被迫放棄中國山東權益,但美國提出“門戶開放政策”,中國再次淪為列強角逐地!


2、戰爭的觸發,是歷史的補償


正如筆者在上文對“戰爭本質”總結所說的那樣:戰爭是不同階級、民族、國家、政治集團之間,因一定政治和經濟目標分歧矛盾無可調和之後的武裝鬥爭手段。


而回顧歷史我們不難發現:


1922年之際,當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代表世界新秩序的“凡爾賽—華盛頓體系”最終成型的那一刻,作為世界主要秩序締造者們之間的政治、經濟訴求,可謂矛盾重重!



1929年於美國爆發,進而席捲英法德日意等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大蕭條”,成為了觸發戰爭的第一顆雷。


據相關資料統計:

大蕭條直接導致美國700萬人因飢餓而死,英國則有500—700萬人失業、德國則因鉅額戰敗賠款拖累,經濟陷入完全崩潰、日本50%的工廠處於停工狀態,國內到處都是失業工人和食不果腹的流民...



如何擺脫經濟危機?

✦英國靠著廣袤的全球殖民地,構建了英鎊貿易區。

✦美國背靠自己的勢力範圍美洲,構建了美元經濟圈。

✦法國則憑藉其殖民地及歐陸影響力,聯合比利時、瑞士、荷蘭等國,共建法郎經濟圈。


但是,本國市場狹小,既無廣袤殖民地、隨著英美法的貿易壁壘又喪失了大部分國際市場的日本、意大利、以及已經逐漸恢復的德國,又該如何自救?


日本叫囂“生命線”!

德國提出了“生存權”!

意大利首個復燃“法西斯”!



1931年9月18日,在久已有之的歷史蓄謀和現實經濟政治等多方面的迫切下,日本少壯派軍官悍然發起了“九一八事變”。


而事變發生後,因南京蔣介石政府及東北軍總司令張學良的“不抵抗政策”,僅僅五個月,中國東北全境四省共計140餘萬平方公里土地,就全境陷落日本之手!


然而面對日寇侵略,國民黨蔣介石集團選擇屈服之辱尚且不提,對於日本這一絕對破壞凡爾賽—華盛頓體系的撕裂行為,以英法為首的國聯及美國方面的態度,則可謂“短視”...


1931年9月21日,中國駐國聯代表施肇基向國聯理事會控告日本侵略中國領土,破壞國聯盟約。


1932年1月21日,由英國人李頓侯爵領銜的“滿洲事變國聯調查團”正式成立,並在長達8個多月,日本侵略成果皆入囊中之後,才發表《李頓報告》,指出日本發動的事變是侵略中國的行為。


1932年12月的國聯大會上,在《李頓報告》下日本的所作所為雖飽受各方指責,但英、法兩大國卻對此清淡描寫,國聯以外的美國方面對此也未作任何表態,而摸清了“三強”不干涉態度的日本,則於次年4月宣佈退出國聯!


至此,因對外侵略獲取了巨大收益的日本,正式成為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戰場的策源地!



當然,在英法禍水東引的“綏靖政策”及美國的“孤立主義”下,如此的一幕,開始不斷上演:

1935年3月容忍希特勒重整軍備;

1935年10月容忍意大利侵略埃塞俄比亞;

1936年3月放任希特勒武裝進佔萊茵區;

1936年8月對德、意武裝干涉西班牙採取“不干涉”政策;

1937年7月縱容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此後又策劃太平洋國際會議,陰謀出賣中國,同日本妥協;

1938年3月默許希特勒兼併奧地利;

1938年9月通過《慕尼黑協定》,英、法及幕後美國決定犧牲捷克斯洛伐克,求得“一代人的和平”。



然而,事實證明侵略者的野心是沒有底限的:1939年9月1日,也就是蘇德簽署《互不侵犯條約之後》的僅僅7天,兩國從東西兩面對英法扶持,意在“扼蘇控德”的波蘭,發起了全面進攻!


英法禍水東引政策破產,被迫向德國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全面爆發。


筆者相信,看到這裡時一定有人會問:

你在“中國抗戰勝利紀念日”,耗費如此篇幅來溯源二戰世界戰場的形成,到底有何用意?

其實筆者想強調的無外乎兩個字:秩序!


正如上文所表現出來的那樣,當1922年代表戰後新秩序的“凡爾賽—華盛頓體系”被正式建立的那一刻,戰爭其實便已經開始了倒計時。


無他,只因新秩序主導國們,不僅缺乏一個合理有效的制衡,更因為其彼此之間,根本不存在一個統一的最高遊戲法則。



當然,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這樣的“最高遊戲法則”也根本不可能出現:

英法對於美國染指歐洲的警惕。

美英法日意對於蘇聯紅色革命的恐懼

法國希望削弱德國,一統歐陸直面英美

英國希望藉助德國來平衡法國在歐陸的勢力

英美法對於日本在遠東勢力擴展的分歧態度

英日法對於美國意圖染指中國事務的警惕態度

.........


於是,一個被刻意壓制的中國與強大且慾求不滿的日本,鬆散了亞洲的基礎。一個被時刻排擠在外的蘇聯與想要衝出牢籠的德國,構成了歐洲的亂局。


至於“凡爾賽—華盛頓體系”真正守門人的英法美三國,要麼互相掣肘,要麼淡漠孤立,然後,在秩序崩壞下全世界都成為了犧牲品....



而在74年之後的今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廢墟上痛定思痛,歷時74年數次輾轉而不變的“以核武為有效制衡”、以“五常鬥而不破為最高遊戲法則”而穩固建立起來的“後雅爾塔—聯合國決策體系”,(蘇聯解體後雅爾塔體系便宣告崩潰,但雅爾塔體系殘渣仍存,新東方對峙於2000年左右形成,2012年之後逐步進入高潮),在世界某“一超”國家的盲目下,正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戰!


毫無疑問:和平的基礎,正在發生鬆動。




文章最後,筆者有話說


2019年8月29日,伊朗外長扎裡夫表示:如果華盛頓想要舉行會談,那麼美國必須遵守《伊核協議》,並且停止針對伊朗人民的“經濟恐怖主義”。     


2018年5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議》,同時恢復此前為履行協議而放棄的所有對伊制裁,並將施加額外的經濟懲罰。



毫無疑問,去年5月特朗普的此項決定,不僅直接導致了伊朗的“強力反彈”徹底扭轉其棄核進程,在世界各“反美國家”中,美國這種視聯合國決議如無物的態度,同樣在世界範圍內掀起了一股“恐慌”!


對於無關弱國而言,“恐慌”或許只是止於心頭,但是對於“懷璧其罪”,又稍有實力的小國而言,消除“恐慌”的唯一安慰,只能是一件物品核武!


而小國擁核氾濫又意味著什麼?不僅既有世界秩序的維護成本將呈現幾何上升,在“邊緣不可控”下,現有世界的政治格局,更有可能一夜驚變!


誰造的孽?


自1991年象徵舊東西方對峙的雅爾塔體系走向崩潰,在新東方西方對峙體系尚未建立的情況下,近三十餘年來,在一己之私的政治短視下,肆無忌憚的敗壞著第二次世界大戰所締造的世界秩序基礎、無所顧忌的施行“大國白色恐怖霸權主義”的美國,可謂“居功至偉”!



當然,美國的黑手對準的不僅只是“吃瓜群眾”。


✦2011年,美國為佈局其“中東囚俄戰略”,公然違反《聯合國憲章》,支持恐怖分子對敘利亞合法政府進行顛覆!

✦2013年,美國為達成其“重返亞洲戰略”,公然繞過聯合國國際法院,私設“南海仲裁庭”,非法劃分我國合法疆域!

✦2014年,美國為增強其“東北亞牢籠戰略”,公然褻瀆《波茨坦公告》,默許支持日本內閣修改憲法,解禁集體自衛權決議案!

✦而在今天,公元2019年9月3日。在世界反法西斯勝利74週年之際!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74週年勝利日之際!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7000萬犧牲,而締造的和平秩序平穩運行74週年之際!


條約精神被踐踏、國際秩序被褻瀆、野心不死的“戰敗國”竟公然宣稱將進行航母改造....



航母代表著什麼?進攻!戰敗國膽言進攻又意味著什麼?秩序的徹底崩壞!如此亂局,“秩序的捍衛者”當何去何從?


中華文明幾千年來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七十四年前的那場戰爭的起始因由告訴我們、中華民族幾十年來追求人民幸福、國家富強、民族復興的時代使命告訴我們:

✦秩序,必須被捍衛!

✦霸權,必須被制止!

✦和平,絕不容許被淪為犧牲!


朋友來了有好酒,要是那豺狼來了,有獵槍!



為感謝廣大粉絲的長期關注和支持,文末給大家分享一個穩妥的投資機會,它就是科創板新股投資。

 

2019年中國正式設立科創板,旨在加速中國高科技企業的發展,進而突破美國技術封鎖。薛掌櫃科技創新組合,主打科創板新股投資,成立以來年化收益率已超15%目前薛掌櫃科技創新組合已成功打中下一隻即將上市的科創板新股安博通(688168打新收益預計在該股上市後即可體現,現在買入提前佈局立享新股收益!

 

 長按掃碼,一鍵分享科創新股紅利


 (歷史收益不代表未來表現,投資需謹慎)

 

點擊閱讀原文,把握2019年最核心投資機會

https://weiwenku.net/d/20135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