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極簡,才是最高級的活法

物道2019-09-11 12:11:30


物道君語:


一砂一石一世界。


如果用一個字形容秋天,
恐怕“枯”最適合不過了。
但在東方禪寺裡,
有一種“永不枯萎”的庭園。
在大德寺大仙書院庭園一角,

會看到一簾瀑布。


水從庭園深處最高大的立石瀉下,
隨山的走勢,瀑流被截成三段,
一段比一段開闊壯麗;
離開山澗、拐過石橋,
水上多了寶船往來點點島嶼間。



回過神來看,
所謂瀑布湍流不過是白砂上劃了些線條,
那些高山懸崖也只是一塊立石,
這種庭院叫做“枯山水”。


禪僧覺得再壯麗的山水,
我們也不可能據為己有。
所以他們用砂石模仿山水,
構造出了一個極簡的精神世界。
一砂一石,心有山水。



生活在城市裡的我們,
會在小小的水泥格子裡,
春養水仙夏種荷、秋等桂花冬賞梅,
擼不起貓也會買個小魚缸養養龜。
但是花開不過一季便凋零,
寵物也只能陪在我們身邊十幾年。
禪僧的心思似乎比我們更柔軟,
看不得生命的逝去,
所以想到用常綠樹、苔蘚、砂礫等,
“靜止”、“不變”的元素來造園。


枯山水庭園是僧人坐禪冥想的場所,
裡面沒有了花朵這樣充滿情緒的植物,
有的只是素樸的砂石,
生命中自然就少了疑惑、脆弱和唏噓。


作庭僧不戒說:造枯山水像寫科幻小說,
從一無所有構思出人皆嚮往的異想時空。
學園林設計時跟著師父遊走過不少大山大水,
每一個地方他都想放進自己的作品裡。
所以每次在構思草圖的時候,
他在一面白牆前打坐,
回憶在貢嘎山缺氧的快感、
回憶比睿山的瀑布壓在肩膀的重量,
然後一點點地作捨棄,
最後只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回憶。


當他再睜開眼再看白牆時,
山有了大概的形狀,
水也有了模糊的線條。
他便用寧靜至枯寂的白砂描繪出一種永恆,
不管颳風下雨、四季如何變幻,
庭園始終不變。


剎那的光輝不代表永恆,
但平凡可以,
無數個平凡的瞬間加起來便是一輩子。
精神的極簡,是撥開繁華後鏡子前的自己,
那個無比真實、平凡的你。




越來越多人喜歡通過旅遊暫時逃離生活。
但心不靜、滿是掛礙的人去哪都是障礙。
冰島太冷、撒哈拉太熱...
即便走遍天涯海角,內心也還是無處安放,
到頭來只是換了個地方吃飯睡覺罷了。

有句話說得好,
“山水沒有特質,特質在於人心。
枯山水舍花、舍水,
通過不斷的捨棄來表達澄澈的內心。
捨棄其實也是一種表達,
它把美的東西藏起來,
留給觀者更多的想象。

如何看懂一幅枯山水?
首先不能踏入庭院,
而是在廊亭靜觀全貌。
先要找最高大那塊立石,
那是水流之源。
深山幽谷中落下一滴滴雨水,
涓流匯聚、順山而下成了小溪,
小溪邊川河時會撞出漩渦,
川河繼續延展便成了海。


龍安寺方丈庭的枯山水有一點妙:
15塊立石點綴在白砂上,
但無論站在哪個位置,
永遠只能看到其中的14塊。
這是作庭師故意給看客留下的“不圓滿”。
精神的極簡,就是要學會放下,
有舍才有得,
不圓滿的生活才有所期。




在東福寺龍吟庭,
同一處枯山水,
不同人竟看出天與海的差別。
看海的人說:上淨是波紋,眼前海波濤洶湧。
看天的人說:白砂青天、黑砂是雲團,
一遇風雲化成龍。
可在經驗老道的作庭師心裡,
面對枯山水是需要勇氣的,
因為每一個人面對它,
看見的都是自己內心的慾望。



所以每天清晨,
僧人們都會用耙子在砂上繪出紋理。
然後踏入白砂上,
開始直面內心、作自我反省。


砂紋反映禪師的修為。
用佛家一句俗諺說就是:
“毒蛇飲水水成毒,奶牛飲水水成乳。”
就像我們平時看周圍的世界,
當你願意相信美好,
世界包羅萬象;
若處處帶著成見,
到哪都只會看到枯水假山一般無聊的世界。


枯山水就是這般,
站在它面前,時間會凝固在一瞬,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
或許每個人心中對枯山水的體會都不一樣,
但是寧靜放鬆的感受,
會留在每個人的腦海裡。
真正生活的智者,總能在簡單的事物中有所明悟。
他們深知唯有斷離苦惱貪念,
方能無窮妄欲心自在,語默動靜以自然。
然而對於我們來說,
活得簡單點,足矣!


文字為物道原創,圖片來源於網絡,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邀您參與中秋爆款特惠 〉

月餅|茶酒|好禮

下單再減¥60


▼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中秋特惠專場。

https://weiwenku.net/d/201351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