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為什麼倒在了湖南?

地球知識局2019-09-11 12:11:32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與地理

微信公眾號:地球知識局


NO.1157-湘西會戰


作者:律杉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棉花



湘西是湖南省的“西北門戶”,地處湘鄂渝黔四省交界處。這裡山巒起伏,溪河縱橫,西起雲貴高原,北鄰鄂西山地,東南以雪峰山為屏障,是由東向西從陸路進出我國大西南的重要通道


湘西地區最重要的兩條山脈

西北部的武陵山脈,東南部的雪峰山脈▼


抗日戰爭期間,中日兩軍最後一次會戰“湘西會戰”即爆發於此。會戰以日軍的戰敗畫上句號,是國民黨戰場從防禦轉入進攻的重大轉折點。


今天的文章就以湘西的地理和地形為主要線索,分析雪峰山是如何成為壓倒日寇的最後一根稻草的。




走投無路的日軍


時間進入1945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已進入戰略反攻階段。在歐洲戰場,德軍在盟軍的兩線夾擊下節節敗退,至四月底美蘇兩軍已在柏林易北河以西會師,第三帝國已經搖搖欲墜


美軍蘇軍勝利會師,第三帝國已經大廈將傾、朝不保夕

(圖片來自wikipedia@Pfc. William E. Poulson)


太平洋戰場,掌控制海權後的盟軍截斷了日本的海上交通線,使得日本幾乎斷絕了從中國和東南亞的工業原料和糧食輸入。資源貧乏的日本顯然無力支撐這場戰爭,失敗已成定局。


日本帝國在太平洋上的要塞一個接一個陷落

麥克阿瑟將軍就等著在東京會師順便接受投降了

(圖片來自wikipedia@U.S. Army Signal Corps officer Gaetano Faillace)


但日軍中狂熱的軍國主義分子仍對戰局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準備依託大陸和日本本土負隅頑抗


為此甚至可以把日本要塞化,搞魚死網破?

(圖片來自wikipedia)


為此,在羅斯福逝世當天,日本帝國喪心病狂地提出組建一支婦女兒童均參與其中的數目龐大國民義勇隊,決心在沖繩淪陷後與盟軍於本土進行決一死戰。


光靠挖防空洞搞一億玉碎是不管用的

美軍一方面收縮包圍圈,一方面也在摧毀日本的戰爭能力

日本本土的工業基地正在一個個被摧毀,東京首當其衝

(圖片來自wikipedia@21st Bomber Command)


在大陸上,隨著日本海軍制海權的喪失,當時日軍大本營普遍擔憂美海軍陸戰隊會在中國東部實施登陸作戰。這樣在中國大陸上,日軍勢必會同德軍一樣陷入兩線作戰的窘境,所以必須抽調兵力防衛東部沿海地區。


日本如果失去在大陸的佔領區,自身是必敗無疑的

守住儘可能多的佔領區或許還能有一戰之力

在失去菲律賓以及制海權後,華東就被直接頂在了前線▼


但與此同時,軍國主義陣營中也出現了不同的聲音。其中一份由臭名昭著的侵華日軍總司令岡村寧次親自擬定的作戰計劃徹底改變了中國戰局的走向。


岡村寧次認為,唯有繼續向西進軍,打敗國軍主力,佔領當時中國的抗戰中心四川,才能避免在大陸上遭到中美兩軍的夾擊。


日軍的打算是從湖北和廣東出發向西強行擊垮重慶政府

此時的重慶政府也確實相當虛弱


而就在前幾個月,日軍發動了意在打通中國大陸交通線的豫湘桂會戰。在會戰中國軍一潰千里,日軍達成了作戰目標。岡村寧次由此認定,進入相持階段後日軍仍有能力發動一場意在攻佔四川的戰役。


於是,為了挽回最後的戰局,岡村寧次決定進軍湘西,攻佔湘黔公路,由湘入黔,直逼貴陽,進而威逼重慶,迫使國民政府投降。中國戰場一旦發生動搖,美軍勢必會投入地面部隊,這樣又可以利用中國戰場與美軍展開長期消耗,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日本本土的防務壓力。



取道貴州,是拿下重慶的一個不得已的捷徑

而由於此時國民黨軍隊已消耗到極限,貴州未必守得住▼


要想實現這一目標,首先要攻佔湘西,而要想控制湘西必須要佔領這座位於湘西雪峰山西麓的城市——芷江



現在看來只是個小小城,其實是一個戰略要地

(圖片來自google map)


芷江夾在湘、資、沅三大水系中間,東臨長沙、衡陽,南瞰桂林、柳州,西枕芷江盆地。這一地區是進出黔、川,威逼貴陽,迂迴重慶的軍事要衝地帶。芷江若失、貴陽危急,重慶將陷於不保。


日軍要繞道湘西強攻山區,主要因為長江三峽難以突破

相比三峽天險,湘西算是easy模式了


更為重要的是,芷江機場還是當時中美空軍唯一的前哨基地。赫赫有名的陳納德和他的飛虎隊即駐紮於此。從芷江機場起飛的戰機,轟炸了日軍佔領的衡陽、長沙、岳陽、漢口、南京等前沿陣地和交通要道,掌握著中南地區的制空權,實為日軍的心腹大患。


除了華東的日軍受到威脅外,日本本土也遭到大規模轟炸

到戰爭後期,日本只得大量將軍工建設轉移到中國東北


而橫亙東南的雪峰山如同屏障般守衛著這座城市。日軍想要奪取芷江機場,必須攻佔雪峰山區,中國軍隊要想守住芷江機場,非阻敵於雪峰天險之外不可。雪峰山區上空霎時陰雲密佈,一場惡戰即將降臨。


芷江機場當時是中美空軍的一個重要基地,相當的老資格

現在的芷江機場已經是新世紀擴建後的樣子了

(圖像來自google map)



節節抵抗,誘敵深入


1945年4月9號,陳兵資水東岸的日軍,5個師團共計8萬餘人,兵分南北中三路,由益陽,邵陽,東安向芷江方向發起進攻。以雪峰山為主戰場,以爭奪芷江為目地的湘西會戰就此拉開了序幕。


這次日軍彷彿是鐵了心要拿下芷江,拿下重慶


日軍中路以第116師團作為主攻部隊,沿湘黔公路直插雪峰山腹地的隆回-洞口-江口一線,意圖拔除國軍主陣地後奪取芷江機場


直插雪峰山脈的一路(圖像來自google map)


北路為輔攻,意在強渡資水,攻佔新化,漵浦,辰溪一線,從右側策應中路主攻部隊。南路的目標則是攻佔新寧,武岡和綏寧縣交通要道長鋪子,然後再沿巫水進攻洪江,從左翼策應中路主攻部隊。


日軍的南北兩路部隊欲在中路主攻部隊牽制國軍主力時,分道包抄,在奪取芷江機場的同時實現對國軍主力的圍殲。


三路並進(圖像來自google map)


面對三路敵寇,國軍調遣了多支王牌部隊前去阻敵,其中由王耀武率領的第四方面軍的第100軍,第74軍,第73軍作為會戰主力,負責芷江正面戰場防禦。這三個軍均裝備了美式武器,其中自抗戰以來參與了多次重大會戰的第74軍更有國軍第一主力之說。


第六戰區胡璉則率領老牌嫡系部隊第18軍火速從鄂西南下,加入第四方面軍序列,與王敬久第十集團軍及湯恩伯的第三方面軍一部一起策應兩翼。


湘西會戰中國軍隊指揮系統表

(圖片來自《中國抗日戰爭史地圖集》)▼


為備不時之需,國民黨政府特意從緬甸戰場將裝備精良的新編王牌第6軍空運至芷江作為總預備隊待命。


新六軍搭乘運輸機趕赴參戰


此外,掌握著戰區制空權的中美空軍混合大隊從芷江機場不斷派出飛機,在進行偵查的同時對敵後交通樞紐進行猛烈轟炸


(圖片來自wikipedia)▼


果然,失去制空權的日軍在準備充分的國軍面前並沒有佔到什麼便宜


北路的日軍兵分兩路。一路從沅江向益陽進犯,沿資水而上;另一路從寧鄉西進,20 日攻佔桃江,繼續向安化西進,中國守軍第73軍依憑重炮擊退了日軍的多次進攻,北路日軍損失慘重,未能再度西進


益陽-桃江-安化(圖像來自google map)


南路的日軍進展也不順利,遭到了國軍的節節抵抗。日軍先發制人在國軍主力尚未就位時攻佔了新寧,然後向西邊的梅口發起進攻。但這裡的守軍準備充分,日軍苦戰數日未果,調整戰略集結重兵轉而進犯武陽


武陽是綏寧、洞口至洪江間的交通樞紐,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國軍緊急調遣74軍和94軍火速支援,在中美空軍的緊密配合下,採用“正面牽制,迂迴包抄”的戰術展開反攻,很快便奪回了武陽。日軍的進攻部隊在多支中國軍隊的夾擊下,損失慘重,南路主力幾乎被全殲,武陽一戰成為了湘西會戰由被動轉向反攻的標誌,為日後的反攻作戰打下了基礎。


在南路日軍全力進攻武陽的同時,日軍68師團調動剩餘的兵力向武岡發起猛攻。武岡此時只有一個營的守軍,但在當地百姓的配合下與十倍之敵血戰數日毫無懼色。國軍奪回武陽後,立馬率軍馳援武岡,夾擊日軍。


武陽、武岡接連受挫後,日軍在南線已經銳氣殆盡

(圖像來自google map)


而負責正面進攻國軍陣地的中路日軍在芙蓉山與使用美式裝備火力強大的國軍相持數日後決定繞開芙蓉山,轉而進攻洞口鎮。洞口守軍面對日軍的奇襲措手不及,無奈後撤。日軍佔領了洞口鎮。但很快趕來的中國援軍將洞口鎮團團圍住,雙方再度陷入僵持。


在江口、青山界、松山、圭洞一帶中日雙方也展開了激戰,陣地來回拉鋸,中國軍隊還佔據了上風。至此,日軍各路進攻作戰基本宣告失敗。



最後的勝利


日軍中路雖然陷入僵局,但相較於幾乎全滅的左右兩翼情況還是比較樂觀的。不甘失敗的日軍妄圖依憑中路,孤軍突進,一舉拿下芷江機場。


中路日軍此時已抵達雪峰山腳下。雪峰山綿延數百里,山勢陡峭,在江口鎮處形成一道狹窄的峽谷,中間便是從湘西通往中國大西南的惟一通——湘黔公路。青巖和鐵山兩處陣地猶如一道鐵門,鎖住了湘黔公路的咽喉。江口是雪峰山最重要的一處險關,江口一過,芷江無險可依


大山之間的交通要道江口

(圖像來自google map)


日軍決定在江口孤注一擲。5月1日,日本先頭部隊600餘人向中國鐵山陣地發起進攻,江口阻擊戰打響


守軍第74軍54師連續擊退了日軍9次衝擊。次日,日軍增至千人繼續攻擊鐵山陣地。與此同時另一路日軍千餘人對青巖高地也發起猛攻,但都未能攻破防線。六日後,日軍派出6000餘人的部隊對兩處高地實施波狀式強攻,國軍在空軍的配合下猛烈還擊,日軍潰逃。國軍在江口累計殲滅2000餘名日軍,日軍中路主力遭受重挫。


蔣介石聞訊大喜,兩次下令湘西國軍全線反攻。


日軍此時左右翼俱失,中路在與國軍的僵持中也日趨被動,若再不撤退則要面臨全軍覆沒的風險。面對國軍的反攻,日軍無心戀戰,紛紛向東潰退


國軍一路追擊,在山門、洞口一帶再度遭遇日軍主力。但此時的日軍已是強弩之末,在國軍的飛機重炮面前潰不成軍。國軍相繼奪回山門、洞口。至此,中國軍隊最終實現了對日軍的包圍。


湘西會戰中被俘的日軍


但正當國軍要圍殲日軍之際,國軍高層卻擔心被包圍的日軍困獸猶鬥,國軍會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因此命令負責防衛石下江的一個團撤離戰場,網開一面,以免魚死網破。日軍殘部利用這個缺口迅速逃出合圍,長達55個晝夜的湘西會戰就此結束。


日本人終於意識到,自己已經到達了擴張的極限,中國軍人已經不會再放棄一寸國土了。日本在中國戰場上,開始轉入無可挽回的敗局。




湘西會戰中,掌握制空權的中國軍集中兵力,利用蜿蜒七百餘里的 “雪峰天險”與日軍決戰。經過兩個多月的鏖戰,最終殲敵於雪峰山東麓,迫使日軍殘部退回原據點。粉碎了日軍侵佔芷江、摧毀芷江機場的圖謀。


歷史總是充滿戲劇性,就在三個月後,日本中國派遣軍副參謀長今井武夫少將乘坐日本中國派遣軍總指揮官岡村寧次的專機來到了湘西。


他請求國軍為已經投降的日軍保障安全,談判的地點,就選在了他們最後慘敗的芷江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封面圖片來自wikipedia


END



擴展閱讀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135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