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引入社工十週年:為什麼十個社工七個走?

一時半刻2019-09-11 12:11:41

城市 • 人文 • 藝術


撰文|燎 原

拍攝|calbeer


這是 一時半刻 第 815 篇文章


有人說,社工是社會的「拆彈專家」,保障著社會系統的安全,東莞從2009年引入社工以來,至今已經踏入第十年,從開始的蜜月期,到後來社工的流失率一直居高不下,背後的原因和社工的心態經歷了怎樣的變化?我們採訪了城中多位不同位置的社工,試圖還原社工行業的變遷與現狀。



01

我媽把我抓進派出所


阿華沒有想過,會有一天被自己的媽媽抓進派出所。


和很多家庭一樣,阿華的媽媽黎姨屬於那類整天嘮叨的母親,不時還會責罵他,爸爸則基本不怎麼理阿華,阿華的童年中,最親近的人是外婆。


畢業後,阿華去了深圳工作,遇到了幾個稱兄道弟的朋友,涉世未深的阿華認為這是「我的好朋友」。


沒過多久,阿華在「好朋友」的介紹下,迷上了咳藥水,一發不可收拾。


咳藥水很快耗盡了阿華為數不多的積蓄,阿華回到在東莞的家,開始要求家人給錢買咳藥水,看到自己的兒子像變了一個人,黎姨每天以淚洗臉。


兩個月後,阿華開始把家裡的東西偷出去變賣,以換取金錢買咳藥水。


電視、電腦、電飯煲,甚至石油氣、碗碟筷子,所有能變現的都不會放過,「物盡其用」。


2011年新年前夕的一個晚上,束手無策的黎姨最後選擇報警,哭著將兒子抓進派出所。


派出所的拘留室,凳子是鐵的,桌子是鐵的,所有東西都是鐵的,並且都被固定著,每個角落都很冰冷。


阿華蜷縮著身體,看著地下,坐在冰冷的地上,一動不動。


警察問:你為什麼要喝咳藥水?

阿華沒有說話。


警察問:你知不知道你家裡人會很傷心?

阿華沒有說話。


警察問:你知不知道這樣不對?

阿華沒有說話。


一整晚,無論警察問什麼,阿華都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第二天早上,一個年輕的女生走進了拘留室,警察守在外面。


她對阿華說:你媽媽把你拉進來派出所,我知道你很傷心,我明白你的心情。


話音剛落,阿華的眼淚打溼了凳子上的鐵面。


這句話明顯觸動了阿華,他感覺到這個人跟其他人不同,會在乎他的感受和理解到他。


不到一個小時,阿華走出了拘留室,對這個年輕的女生說「謝謝你,我以後也不會喝咳藥水了」。


警察都很驚訝,「哇,你們都是些什麼人,怎麼會有這樣的效果」。


為什麼警察談了一個晚上都沒有用,而這個年輕的女生的不用一個鐘就能改變他的想法。


這個年輕的女生是一個社區社工。


經常被誤解為「志願者」「義工」「居委會大媽」的社工。


「因為是他媽媽拉他派出所,在那一刻他其實很傷心,很需要人會在乎他的感受和理解到他,社工專業上說的同理他,而不是傳統的說教」社工說道。


同理心、澄清、對質,這些都是社工在學校在學到的專業知識。


即使沒有故意在乎技巧,但四年以來的學習,讓社工早已經潛移默化了一套說話的方法技巧,這些無形的技巧成為阿華改變的重要原因。




02

社工也是「拆彈」專家

 

2006年的時候,中國大陸還沒有多少人聽說過「社工」。


2008年,如今被譽為國內社工行業發展「黃埔軍校」的深圳開始引入社工。


次年,東莞也跟隨著步伐,在2009年下半年開展社工行業。


當年,東莞政府牽頭引進的香港資深社工做督導,希望通過香港社工的豐富經驗幫助本地社工快速成長。


「那時候政府對社工的支持力度很大,兩三年後還提高了社工工資,那時候覺得前景很光明,社工團隊也是很有活力的隊伍。」一位資深社工介紹道。


2010年,機緣巧合下,穎琪成為東莞第一批社工。


剛開始社工工作的穎琪經常會面臨一個尷尬:應該怎麼解釋我的專業。


「社工是什麼?是不是義工、志願者,是不是不用收錢的」


直到如今,雖然不理解社工與志願者區別的人已經少了很多,但還是會有很多人不明白社工的價值。


阿華的個案發生在2010年,當時的社工最後跟進了整整兩年,中途黎姨甚至讓社工不要再打電話過來,黎姨已經放棄了阿華,認為阿華已經「無得救」。


但社工還是一直定期跟進阿華的情況,直到阿華戒掉了咳藥水,找了一份維修電腦的工作,做回一個正常人,阿華很感謝這個社工,沒有放棄過他。


一開始社工接觸阿華媽媽的時候,她整個人是凋謝的,眼神很哀怨,到了後來,她整個人神采飛揚,眼神有光芒。


一個人的問題不單單是你一個人的問題,而是一整個家庭的問題,他不好他整個家庭都不會好,他好整個家庭也會有變化。


家庭是社區的細胞,每個人都會在社會系統中發生關係,對社會的影響很大,一個人的轉變可以輻射好多人。


「假如阿華繼續喝咳藥水,在家裡的錢都被偷完的情況下,他會不會偷外面的?他會不會搶?其實每個這樣的案例都是一個很大的社會危害,是社會一個定時炸彈。」


假如有社工的介入,很多報復社會的人,不會走到這一步。


做了兩三年社工後,拆解了不少「潛在的炸彈」,感覺到「原來這個專業真的會為社會帶來奇蹟」。




03

家人伴侶的不理解


夢玲是虎門一個社區社工。


在她的日常工作中,接觸到的個案類型有親子關係、婚姻關係、工作關係。


在社工做的個案中,從絕對成功和失敗來看,可能大部分都是失敗。


但社工的這些工作無形中對人的身體或多或少產生了效應,起到「播種」的作用。


社工的工作同時讓夢玲收穫不淺。


這份工作的特殊性也讓社工的性格、價值觀,思維方式會不一樣。


無論現場有多激烈,作為社工,會比一般人更多一點耐性去了解事情的真相。


在很多人看來,社工是一份清閒的工作,朝九晚五,等著下班,但其實下班後,社工的工作還在以另一種方式繼續。


夢玲的電話24小時都不會關機,還試過好幾次在看電影時收到電話,便中途離場,馬上去到現場,「如果是家暴現場一定要馬上趕過去。」


於是,不少社工可能都會面臨伴侶的怨言和家庭的壓力。


「這麼少錢,那麼辛苦,還被以為是居委會大媽,為什麼還要做?」 




04

勸人做社工,天打五雷轟?


在社工行業流傳著一句話:勸人做社工,天打五雷轟。


純萱畢業於東莞理工學院社會工作專業,大學的時候一直覺得,這個專業能實踐自己的理想——助人自助。


「助人自助」是社工專業的基本理論,這裡的「自助」最主要是指幫助服務對象是自己可以幫到自己,要治本。


最簡單的例子是:當一個人找不到女朋友,相親節目會直接塞一個女朋友給他,而社工會幫助他找出找不到女朋友的原因,擇偶標準問題還是自己定位等原因,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為了解決服務對象的根本性問題,社工不單要接觸當事人,還要接觸當事人的老師、父母、朋友,瞭解事情的根本原因。


因為一個人有問題,可能是周圍的家庭、環境、土壤出了問題。


這樣就需要大量時間、精力,成本很高,可能一兩個月才產出一次成功的個案。


純萱在踏入社工行業第二個月就被上級領導質問:這兩個月你為什麼「無做野」?才產出一個個案?


我們一年七萬六買一個社工崗位,七萬六可以做到好多大型活動,一個活動200人受惠,為什麼要跟個案?




05

做得好與不好,是100塊的區別


七萬六是社工行業一個人皆熟知的數字,如今東莞政府購買社工崗位標準為7.6萬元/人/年,這個數字多年未變化。


七萬六中扣除社工機構經營費用後,剩下部分即為社工工資所得,大概每個月四千塊,從2011年至今八年來,一直停滯在四千塊。


純萱從東莞理工學院畢業後,在松山湖做社工,稅後工資是3800元,如果工作做得好績效工資為150元,做得不好績效工資為50元。


並且上升空間極其有限,絕大部分人做多幾年還是同樣的工資。


「剛畢業時,四千多塊錢覺得可以,但一年後,別的同學已經七八千,我還是拿四千,這時候就會開始反思自己的價值,一直拿四千塊,我能活嗎?」純萱激動地說道。


在社工行業,由於政府撥款長等原因,拖欠工資也是時有發生的事,純萱在剛畢業的頭三個月便沒有收到任何工資,對於本已沒有積蓄的應屆畢業生而言,這點是災難性的打擊。


做了一年社工後,如今純萱已經轉到其它公司做策劃。


當初入職社工時,純萱的社工團隊有十個人,在離開的時候,其中八個人已經離職。


數據顯示,東莞從2009年下半年正式開展社工行業以來,社工流失率一直維持在15%-20%的高位。


當然,這不是僅東莞存在的問題,在珠三角其它城市,問題同樣存在。


在某社工公眾號中,一般文章的閱讀量都在一兩千閱讀量,但其中一篇「沒錢,你憑什麼做社工?」閱讀量達到了1.2萬。



06

畢業後不做社工


美碧是剛剛踏入社工行業的畢業生,半年時間,已經澆滅了她大部分熱情。


幫領導寫演講稿、在社區打雜、走到路上做網格員,這是美碧半年時間裡的大部分工作,這與她的預想有著天壤之別。


由於一線社工一般都駐紮在社區工作,經常會被社區安排其他社職責以外的工作,這是社工行業常見的「社工行政化」。


社工難以發揮他本來的功能,實現其價值,成為社工流失的另外一大重要原因。


也因為經常被安排在社區打雜和缺少宣傳包裝,讓大眾對社工的印象還停留在「志願者」和「居委會大媽」,社工的社會地位一直難以提高。


在東莞一百公里外的香港,社工的地位與醫生、教師無異,待遇也較高。


甚至社工崗位「只認」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大學幾大高校出來的學生,對社工的要求比較高、專業能力要求高。


有東莞高校的教師表示,他們最大的困擾是,每年培養了很多社工專業的學生,但他們畢業後都不做社工。


「幾年前,我問學生畢業後會不會做社工:一半的人都會舉手,到了上學期,一個,兩個,沒了。」


上個月,大一新生過來社區交流,瞭解到社工的薪資情況後,說:你們做的很好,你們也很厲害,但是我不會加入你們。


社工行業的人才流失日益嚴重,各種因素也基本把新的人才拒之門外。


從業人員質量的下降,導致工作成果質量也在下降,政府看到社工工作質量低,自然更難以提高行業的工資標準,工資標準低又進一步降低了從業人員質量。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沒有人知道,社工什麼時候才會迎來自己的春天。


燎 原

平凡裡創出空間


品牌推廣/活動策劃

朱小姐 13790292173 

( 微信與電話同步 )

https://weiwenku.net/d/201351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