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營銷天才:一個身價飆升到2000億,一個卻淪為階下囚,這差距也太大了!

碩士博士圈2019-09-11 12:12:45


戴志康與馬雲都是1964年出生,兩人的老家也相距不過200公里。

1985年,21歲的戴志康意氣風發,他剛從人大金融專業畢業。

而此時,21歲的馬雲,則剛剛經歷過3次高考落榜,好不容易擠進杭州師範學院英語專業就讀。

1987年,戴志康從人總行研究生部畢業,也就是著名的“五道口”研究生院,進入中信銀行總行,擔任行長辦公室祕書。

而馬雲還在大學裡拼命學英語,參加學生會,努力做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一年後,馬雲終於畢業,被分配到杭州電子工業學院教英文。業餘時間,他在西湖邊上發起了英語角,在杭州翻譯圈小有名氣,算是一個有近百號粉絲的小小V。
  

產業經濟學高級課程班(符合條件可申請博士學位)


而此時的戴志康,已經擔任德國德累斯頓銀行北京代表處中方代表,人生正是無限風光。

1992年,鄧公的南巡講話,將創業風潮吹遍了大江南北。

馬雲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火苗,成立了海博翻譯社,請退休老師做翻譯,但經營狀況並不如意。

為了生存下去,馬雲揹著大麻袋到義烏、廣州去進貨,翻譯社賣起了鮮花和禮品,還曾經推銷過醫藥。

這一年的戴志康,已經組建了中國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出任總經理。隨後,又創立證大集團,並擔任董事長。

1995年,在“327國債事件”中,大舉做空國債的管金生鋃鐺入獄。

而剛滿30歲的戴志康,在這次做空中居然賺了幾百萬,挖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這時的馬雲,二次創業做了“中國黃頁”,三年後低價賣出,好不容易才拿回了10多萬元。


1999年,馬雲與戴志康,出現了命運的第一次邂逅。

此時,創立6年的證大,已是淨資產高達2.5億的金融集團,並涉足房地產業務。
 
馬雲呢?經歷了三次創業失敗,他依舊不死心。

1999年春節離開北京之前,馬雲帶領大夥第一次去了長城,還在一個小酒館裡喝二鍋頭,唱《真心英雄》。
 
最後,馬雲跟團隊攤牌,“準備回杭州再創業,但是工資只能付得起500元,不許打的,辦公就在我家那150平方米,做什麼暫時還不清楚。”的確,當時賬面就剩下幾萬塊錢,別說租間幾十平米的辦公室,按月發工資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

就這樣,馬雲帶著18羅漢,在杭州湖畔花園創立阿里巴巴。

這所湖畔花園的開發商,不是別人,正是戴志康的證大。

此時的戴志康一定想不到,一個寄居在他旗下物業的同齡人,將在35歲這一年開啟人生的逆襲,並一路成為中國首富。

2004年,戴志康憑藉17億的身價,在胡潤百富榜中排名57,而這一年,馬雲剛剛創立了支付寶,還在跟ebay搶市場。

人生的前40年,戴志康和馬雲,就像兩條沒有任何交集的平行線,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而命運的轉折,卻在這時悄悄發生。

2005年,位於上海浦東的九間堂別墅開盤,在當年的地產圈轟動一時。

九間堂以白色高牆為建築元素,融入了不俗的藝術氣息,開創中式別墅之先河,比後來的泰禾院子早了十年,至今仍是頂級中式豪宅的代表。

充滿藝術品位和人文氣質的建築設計,使這個項目獲得了眾多名人青睞,而其中,就包括剛剛飛上枝頭的馬雲。
 
這一年,馬雲而通過收購雅虎中國,獲得了10億美金和一大批優秀的工程師,以及來自楊致遠的技術支持。此後,全世界開始關注中國互聯網,開始關注阿里巴巴,馬雲開始了真正的輝煌征程。

誰能想到,九間堂別墅,成為馬雲和戴志康命運的第二次相逢。

此時的馬雲,已經變成中國互聯網界耀眼的新星。

五年前,他好不容易買下戴志康湖畔花園150平的房子,作為創業根據地;

五年後,他已成為戴志康的座上賓,買下850平的九間堂大宅作收藏,輕鬆的就像買白菜一樣。

原本天地之差的命運,在兩人41歲這年,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同一起跑線上。


2007年,阿里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當年的胡潤百富榜,馬雲排第148位,身家50億;而戴志康排在第65位,身家100億。

這一年,戴志康最引以為傲的商業綜合體——證大喜瑪拉雅中心破土動工。

這個項目融入了酒店、美術館、舞臺和商場,由日本知名建築師操刀,設計理念非常超前,即使今天看也十分震撼。

然而,喜馬拉雅中心“太超前”了,文化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但是在商業上卻未能帶來直接的經濟回報。

這個項目足足耗去戴志康近30億資金,而喜馬拉雅只租不賣的模式,需要運營10多年才能收回所有成本。

2010年,為了挽回喜馬拉雅中心的失誤,戴志康以百億天價拿下外灘地王,試圖靠這個項目一把賺回三個喜馬拉雅中心。

但事與願違,這時的證大賬上只有5億,二期46億土地款眼看到期了卻沒錢支付,最後項目不得不割讓給復星的郭廣昌。

兩次麓戰商業地產折戟而歸,不僅讓證大集團元氣大傷,更錯失了做大做強的黃金髮展期,逐步淪為二流規模的房企。


2014年,50歲的馬雲,迎來人生的高光時刻。

阿里巴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馬雲以1500億財富首次問鼎胡潤百富榜中國首富。

而此時的戴志康,則深陷商業地產困局,證大集團現金流日益吃緊,業績大幅下滑出現虧損。

2015年1月,戴志康宣佈,退出房地產業。

他的解釋是:“作為一個產業,一個生意,房地產對我而言已經不重要了。這個行業太擁擠,不需要這麼多公司。

而事實上,戴志康前腳剛走,地產行業就迎來了2016-2017的黃金爆發期,從後來的視角看,證大地產當年的出售,顯然是一次嚴重的戰略誤判。


從1999年湖畔花園的第一次邂逅,到2014年人生際遇的截然不同。

十五年間,馬雲完成了從一窮二白的創業者,到中國首富的逆襲;

而戴志康,則上演了一幕“成也房地產、敗也房地產”的人生反轉劇。

從35歲到50歲,同樣是天地之別,只是兩人所處的位置已經發生了變化。
命運的折線,在不經意間,交叉、互換。


然而,故事並未完結。

2015年,離開地產的戴志康,回到自己的金融老本行,這次他瞄準了互聯網金融,而這個領域的奠基者,恰恰是馬雲旗下的螞蟻金服。

早在2010年,國內P2P尚未興起時,戴志康就已經在互聯網金融領域佈局。

他相繼創辦海門證大農村小額貸款,P2P平臺上海證大財富,推出“撈財寶”產品,還參股了北京捷越聯合(同樣是金服平臺)。

經過幾年的發展,證大的微金融貸款規模達到數百億,在全國建立了400多個分支機構和網點,擁有員工2萬人。

到2018年7月,證大金服累計服務近49萬名借款客戶,累計促成借款約320億元。


可好景不長,亂象頻生的P2P行業,終於受到嚴格管制,大量平臺爆雷或退出。


2019年9月1日,一個爆炸性消息創來,戴志康被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查封相關涉案資產。

而此時,阿里巴巴公佈2019年二季度財報發佈,淨利潤超300億,而螞蟻金服的淨利潤預估為43億元。

這一年,馬雲和戴志康,都剛剛迎來人生的55歲。

曾經高起點的金融學霸戴志康,成於房地產,也敗於房地產;成於金融,也最終敗於金融。

投融資高級課程班(符合條件可申請博士學位) 


曾經三次高考落榜的學渣馬雲,在戴志康開發的樓盤裡啟動自己的事業,不僅實現人生的屌絲逆襲,還順手就摘下了互聯網金融的頭把交椅。

相同的年齡,截然不同的人生軌跡,讓我們看到了生命的無盡可能。

一個從泥淖中,登上了萬千人無法企及的巔峰;一個卻從康莊大道,走向了人生的至暗時刻,命運的交錯令人唏噓。

戴志康為什麼輸?

他先選錯了商業地產,又選錯了P2P,他的方向一直在變,缺乏持續積累,若從一開始就只幹住宅,今天必是千億房企。

馬雲為什麼贏?

他選對了電商平臺之路,從1999年起的二十年,堅持只做一件事,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

所以,選對路,堅持住,不認命,才是草根逆襲的王道。

本文轉自濤哥雜談(jerryhetalk)

精彩人物 


沈南鵬徐小平董明珠周曉光李飈


劉漢元蘇志剛經濟學博士金融學博士



https://weiwenku.net/d/20135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