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禮是道送命題

簡單心理2019-09-11 12:19:04

圖/Hollie Fuller


你們說,在做心理諮詢的過程裡,諮詢師該不該收來訪者的禮物呢?
 
如果你不假思索地回答了“不”,那恭喜你,你非常具備心理諮詢職業的倫理意識。
 
但如果你不假思索地回答了“不”,並認為這是一道送分題,hold on,再聽我們講這麼一個故事:
 
心理治療師 Judith Warren 在《紐約時報》的專欄中講述過自己的一段經歷。他有一名叫Tim的來訪者,在治療師休假回來後的第一次諮詢時帶來了這麼一份禮物:一盒手工糖果。
 
故事到這裡其實沒什麼特別——一盒糖果而已。正當治療師準備做出迴應時,Tim 先拋出了一個“炸彈”:“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不會收下它。”他狡黠地笑道,“誰知道我有沒有可能往裡面加了點’料’呢?”
 


治療師顯然被這顆“炸彈”命中了,一邊保持鎮靜,一邊陷入了思考:
 
Tim 接受治療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他曾經透露,在他小的時候,父母會在他的食物中摻入鎮靜劑,等他不能動彈時虐打、折磨他。他開始害怕進食,難以入睡,以至於至今都骨瘦如柴。
 
那麼Tim 的禮物又有什麼含義呢?是在報復治療師拋下他去休假,同時他卻要像條狗一樣地工作嗎?又或是對治療師的不信任與懲罰,覺得治療師不靠譜、不足以幫他從童年創傷中恢復?
 
最重要的,禮物,這盒糖果,又該怎麼處理呢?


故事講到這裡,我們要開始重新思考這個問題:面對來訪者送的禮物,說“不”就是正確答案嗎?又或者,說“不”,然後和來訪者討論被拒絕的感受,就是正確答案嗎?



真實的諮詢情境永遠不是簡單的yes or no,就像故事中講到的那樣,如果處理不好,這道“送分題”,很有可能變成一道“送命題”。

心理諮詢與心理治療中,如何處理禮物,一直是一個重要的倫理議題。

  • 中國心理學會臨床與諮詢工作的倫理守則規定,諮詢師不得以收受實物的方式作為專業服務的回報(中國心理學會,2007);
  • 美國心理諮詢學會(ACA)的倫理條款則指出,諮詢師應理解接受來訪者的禮物所帶來的挑戰(ACA,2011)。

也就是說,職業倫理不允許諮詢師從禮物中獲利,但具體的處理方法也並不是簡單的接受或拒絕,而是一個複雜的決定。
 
諮詢師接受或是拒絕來訪者的禮物,該考慮哪些因素?ACA列出了這樣幾個方面:禮物的金錢價值、諮詢關係、來訪者的動機與諮詢師的動機(ACA,2011)
 
禮物的價值可能是最明顯,也最“方便”的一項判斷標準。高價的禮物會帶有更多的利益成分,而這一點可以說是諮詢中的“紅線”。國外相關研究發現,絕大多數的諮詢師都不會接受價值50美元及以上的禮物;而對5美元以下的禮物則更容易接受(Knox,2008)。而國內的諮詢師則普遍認為,超過50人民幣的禮物都是不符合倫理的(葉斌,朱建軍,鄭寧,2002)。



然而情況總有例外。在美劇《捫心問診》第一季第12集中,“硬漢”海軍飛行員Alex在第三次諮詢時不由分說抱來了一臺頂級咖啡機,理由是“想要在以後的問診中有好咖啡喝”。
 
一臺頂級咖啡機,毫無疑問價格不菲,是不該接受的;然而最後治療師Paul卻留下了它——原因當然不是“可以喝到優質咖啡”這麼簡單。
 
在這段諮詢關係中,一邊是來訪者性格強勢、咄咄逼人,甚至連經驗豐富的治療師都感到hold不住——堅決拒絕可能會損害諮詢關係;同時,來訪者身在軍營,在家裡也受到父親與妻子的限制,諮詢室可能是他為數不多的可以表達自己、滿足自己愛好的地方。這臺咖啡機正是這樣的標誌。
 
這也告訴我們,諮詢關係與諮訪雙方的動機,對是否接受禮物的決策也起著決定性的影響。


通常我們送別人禮物,或是有求於人,或是表達感謝,或是增進感情。送給諮詢師的禮物也有類似動機:諮詢結束時對諮詢師的感激;諮詢開始時希望取悅諮詢師、得到更多關照;或是通過禮物來“制衡”諮詢師,操控諮詢過程;甚至還有可能像開頭講的那個故事一樣,蘊含著攻擊、報復或者性的誘惑(Knox,2008)。
 
對有控制意圖、暴力與性意味的禮物,諮詢師是無論如何不可接受的(Koocher & Keith-Spiegel,1998);而對另外兩種動機,諮詢師則需要更多地考慮對諮詢關係的影響。

對來訪者表達感激的小禮物,更多的諮詢師會傾向於收下,考慮到貿然拒絕可能會損害諮詢關係,尤其是對一些較為敏感、難以承受拒絕的來訪者(Knox,2008)。而為了取悅諮詢師、“增進感情”的禮物則值得更多的思考與討論:來訪者先前可能就有“送禮別人才辦事”的觀念,接受禮物就是對這種觀念的強化,甚至可能使諮詢“變味”——從無條件積極關注變成了有條件積極關注(Knox,2008)。
 
諮詢師接受或拒絕來訪者的禮物,除了出於維護諮詢關係,也可能是為了緩解自己的焦慮(Srivastava & Grover,2016)。對一位新手諮詢師來說,收到來訪者的禮物時的意外與緊張感,可能會促使自己做出一個決策——接受或拒絕,然後,接下來就會面對大量以“後悔”或“自責”為主題的內心戲。



所以講了這麼多道理,到底應該怎麼辦?
 
作為來訪者,到底要不要給諮詢師送禮物?對諮詢師來說,來訪者的禮物到底要不要收?

講到這裡,相信已經不會有人把它當做一道簡單的是非題了。對每個來訪者、每個諮詢師,其實並沒有標準答案,有時甚至也沒有“正確”答案。我們在這裡只能給出一些建議,讓大家能更輕鬆地做出一個更好的決定:
 
最根本的原則,是關心來訪者的福祉,不傷害來訪者。這一點也是所有心理諮詢與治療倫理的基本原則。儘管是老生常談,但往往也是最容易被大量細節淹沒而忽略的。所以在感到迷茫時,不妨問問自己,這樣做真的對ta好嗎?如果難以判斷,那麼這樣做會對ta造成傷害嗎?
 
除了倫理底線之外,建立自己的判斷標準。在諮詢倫理中,“有益”與“有害”只是光譜的兩端,還有漫長的中間地帶。甚至有時,諮詢師通過適度的“越界”(boundary crossing)還可以鞏固諮詢關係(Williams,1997)。諮詢師要了解倫理的邊界,同時也要設立一條自己的邊界——這樣的禮物我能收下嗎?我能hold住拒絕對來訪者的影響嗎?



真誠、明確地與來訪者討論,但要有節制。如果設立了“不收禮物”的原則,最好在諮詢開始就清晰、明確地告知來訪者並解釋清楚,最好口頭與書面的形式並用(Knox,2008)。一旦收到了禮物,與來訪者討論禮物的意義是很有必要的,但千萬不要過度。過多的討論可能會使來訪者感到尷尬甚至羞愧(Knox,2008)——“不就一個小禮物為什麼揪著不放,我是不是做錯事了?”
 
相信我,讓來訪者害怕諮詢師比收個小禮物可怕多了。
 
感到焦慮、內疚是很正常的,但不要過於害怕犯錯。新手諮詢師往往會對倫理議題特別謹慎,然而過度的焦慮與內疚無疑是不利於諮詢的,既影響諮詢關係又影響正常發揮。再說,只要不是原則性的錯誤,一兩次決策失誤其實並沒有那麼嚴重。
 
Rimm 與 Masters 在《行為治療》中有一句話,讓我特別受用,也送給大家:

“What has been done in therapy can be undone”(Rimm & Masters,1979)。心理諮詢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諮詢師與來訪者通過長期的互相影響來完成改變,而禮物的處理固然重要,也只是其中一個瞬間而已。



最後,我們的故事其實是有大結局的:
 
治療師與Tim討論並理解了他的動機——讓諮詢師體會一下他自己小時候的那種痛苦。諮詢結束後,治療師還是收下了這盒糖果。拿出一顆,思慮再三,小心翼翼地放進口中——
 
很甜,很美味,並沒有“加料”,一顆都沒有。
 
治療師突然感到,Tim先前的種種行為,除了讓治療師感同身受之外,也在用他的方式“餵養”著治療師與他自己。
 
在下一次諮詢時,治療師告訴 Tim,糖果很美味,他很喜歡。
 
Tim直直地看著治療師的眼睛:“所以說,你信任我了。”說著,他笑了。



參考文獻
ACA (2011). ACA code of ethics. Journal of Counseling & Development, 84(2), 235-254.
Knox, S. (2008). Gifts in psychotherapy: practice review and recommendations. Psychotherapy, 45(1), 103-110.
Koocher, G. P., & Keith-Spiegel, P. (1998). Ethics in psychology: Professional standards and cases (2nd ed., ).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Rimm, D. C., & Masters, J. C. (1979). Behavior therapy: Techniques and empirical findings. NY: Academic Press.
Srivastava, A., & Grover, N. (2016). Reflections about being offered gifts in psychotherapy: a descriptive case study. Psychological Studies, 61(1), 83-86.
Williams, M. H. (1997). Boundary violations: do some contended standards of care fail to encompass commonplace procedures of humanistic, behavioral, and eclectic psychotherapies? Psychotherapy, 34,238–249.
葉斌, 朱建軍, & 鄭寧. (2002). 關於心理諮詢與治療中來訪者請客送禮的討論. 中國心理衛生雜誌, 16(3), 211-213.
中國心理學會臨床與諮詢心理學專業機構與專業人員倫理守則制定工作組. (2007). 中國心理學會臨床與諮詢心理學工作倫理守則(第一版). 心理學報, 39(5), 947-950.



再多瞭解一下心理諮詢師?





 閱讀原文 ,關注 “簡單心理” 微博

心理學短科普/治癒小漫畫/心理日曆

↓解鎖更多有趣好玩的內容

https://weiwenku.net/d/201351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