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王菲初戀,演了20多年配角,49歲摘柏林影后:她不動聲色,又美又酷

女人坊2019-09-11 12:25:18

點擊上方 藍字  ▲  關注訂閱 女人坊

歡迎轉發到朋友圈

來源:一日一度(ID:yryd115)


她演了20多年配角之後,演了一次主角,就成了中國內地第一位柏林銀熊獎影后。

她是《小歡喜》裡“別人家的媽媽”。

沒生過孩子,卻演活了無數個母親角色。

不是主角,卻深受喜愛,說話不多,卻句句有理。

當彈幕裡觀眾為她刷屏,微博上網友送她上熱搜,

我知道,她終於紅了。




01


1970年,她出生於內蒙古呼和浩特。

原名森吉德瑪,藏語意思漂亮善良的姑娘。詠梅是父親給她取的漢語名。

誰成想,越出落,這個名字就越襯她,人如其名,恰如其分。

父親是蒙古族,母親是漢族。

讓她的臉既有遊牧民族的灑脫大氣,也有江南女子的清秀溫婉。

美的很高級。




性格上也是,她熱愛呼和浩特的遼闊草原、天藍如洗,但骨子裡是卻個敏感倔強的人。

不像其他蒙古族孩子那樣活潑,她反而有些不合群。

小朋友們湊在一起很熱鬧,詠梅卻提不起興趣。

她總是獨來獨往,一個人玩雪、扔石頭,或者打掃房間,然後坐在那裡,胡思亂想。

有人說她太驕傲,可她因為自己的“異樣”,甚至有一點自卑。



孤獨的小孩,都渴望被認同,希望被關照。

父親是個優秀的男人,風趣博學,長得也帥,

帶給她很多藝術上的薰陶,和思想上的引導,

偏偏沒怎麼誇過她,還總說她不行。

後來在接受採訪時,詠梅說她並不懷念青春,敏感的孩子不會有快樂的童年。

她想,就這麼冷清安靜地過吧,不太好也不太壞。

但命運不忍美人皺眉,已悄然為她安排了起承轉合。

有道是,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02


冰雪美人安靜地長大,還越長越美。

放《血疑》的時候,有人說她像山口百惠。



《紅高粱》播了,又有人說她長得像鞏俐。
年少的男孩總來逗她,詠梅也不解風情。
讀完高中,她就進了政府機關當打字員。
誰知單位突然來了個名額,專門針對老少邊窮地區,要送她去北京上大學。
而且還是對外經貿大學,當年比北大清華還難考。
去了北京,她看到了比草原更遼闊的世界。

那個年代,人們為搖滾樂瘋狂,就連不愛熱鬧的詠梅,也不例外。
她和一群女孩子一塊兒去聽黑豹的演出,還參加了MV女主角的試鏡。
那一年,竇唯還沒離隊,欒樹還是鍵盤手,王菲還沒簽上陳家瑛。
長髮飄飄、氣質脫俗的詠梅,意料之中的被選中了。
讓她來拍《Don't Break My Heart》的MV。
誰知道前腳試鏡完,後腳詠梅一衝動,
學著張曼玉和鐘楚紅,給自己燙了個爆炸頭。
到了現場,鼓風機再怎麼吹,也飄飄不起來。
沒有任何表演經驗的詠梅,面對鏡頭有點慌,還有點傻。
但這個好看又神祕的白衣女孩,還是讓人挪不開眼。
好似瀟灑江梅,向竹梢疏處,橫兩三枝。


03


一條玩票性質的MV,似乎沒激起多大的水花。

生活平靜地繼續,詠梅大學畢業,去了深圳,進了一家外貿公司上班。

北京這邊,竇唯和王菲在一起了,離開了黑豹樂隊。

欒樹失戀了,接過主唱位置,開始站C位,全國巡演。

命運又撞了她一下,給她撞出一個真命天子。

女人幾次關鍵時刻:上大學、嫁人,她都是幸運的。

不過機遇是運氣,把握機遇卻是選擇。


一次,  詠梅聽到欒樹的歌《美麗的天堂沒有悲傷》,一下子就被觸動了。
“現在我獨自面對這一切,時常會疲憊卻從不流淚”
做了多年朋友,她突然聽懂了他的苦痛和彷徨。
無論舞臺上的欒樹是多麼的桀驁不馴,面具之下,她感受到了逞強和脆弱。
潸然淚下,詠梅發現,自己愛上了這個男人。
內向敏感的她,勇敢了一次,毅然辭掉工作,回了北京。
如果說一個人的氣質裡,藏著她走過的路,讀過的書,和愛過的人。
那麼欒樹,就是藏在詠梅氣質裡的那個人。
詠梅曾說:“別人都說我有氣質,其實我覺得氣質就是你自信,你放鬆。”
而這份放鬆和自信,就來自於欒樹的理解與溫暖。
和欒樹在一起,她開始慢慢學會不較真、變得不擰巴,才有瞭如今的詠梅。
她學會了相愛的人不該互相傷害,而是共同進步,相互給與。
“很多女孩很羨慕我,覺得我過得很開心,老公對你那麼好,我說這個‘好’不是要來的,你不給他,他不會給你,一定是相互的。”
詠梅在生活上把欒樹照顧的很好,而欒樹在精神上對她非常包容,經常為她寬心解惑。


欒樹說妻子既是媽媽,也是女兒。讓他無比依賴,又由衷疼愛。
說起來,倒是很像童文潔和方圓的相處模式,幸福又安穩。
好的愛情,果然會讓人變得柔軟。
欒樹是紅過、躁過,還上過一陣子八卦新聞的人,但和詠梅在一起之後,他低調了很多,轉到幕後,遠離喧囂。
一個是搖滾圈才子,一個是娛樂圈美女,相戀26年,0緋聞,不吵架,成為一段佳話。
正應了那一句,雪滿山中高士臥,月明林下美人來。

04


按現在的話說,詠梅還是個斜槓青年。
一邊上班,一邊在許戈輝工作室兼職做主持人。
當時她主持一檔《約會星期天》的節目,溫柔知性,談吐優雅,十分受人喜歡。
許戈輝也很欣賞她,所以在電視劇《牧雲的男人》尋找女主角的時候,推薦了她。
導演也覺得她符合女主的氣質,連她有沒有表演經驗都沒問,就簽下了她。
詠梅興高采烈之餘,更多的是心虛。
畢竟不是科班出身,唯一的出鏡經驗就是給黑豹拍MV。
她只能暗自咀嚼劇本,揣摩人物,那段時間,她廢寢忘食,只為了能演好這個白領麗人的角色。
沒上過專業課,光是臺詞這一項,就難住了她。
怎麼說才不生硬,不彆扭,才能流暢地表達人物,大段大段的對白,她練了無數個日夜。
她有天分,更有不達目的不罷休的耐力。
“臺上三分鐘,臺下十年功”,落下的功課她要用成倍的努力去追趕。
詠梅從未因為自己是業餘的,就降低對錶演水平的要求。

反觀一些流量明星,流於表面,摳圖敷衍,倒是大言不慚。
這個角色獲得了觀眾的高度認可,她又在《日照女人心》中飾演了一個軟弱賢妻良母。
她逐漸體會到了表演的樂趣,索性換行,認真做一個演員。
除了興趣,另一個原因就是自由。
草原上奔跑過的她,不願受朝九晚五的束縛。
每拍完一部戲,她就去過自己的生活,看書,寫字,旅行,怎麼舒服怎麼來。
隨著經驗的豐富,她的演技日益增進,經常出現在熒幕上。
她是《孝子》中孝順賢惠、任勞任怨的大兒媳,
她是《亂世書香》中知書達理,能擔家族興衰的徐書容,
她是《陝北漢子》裡行俠仗義的蒙古格格,
她是《刺客聶隱娘》中沉著冷靜的聶母,

她是《中國式離婚》裡清醒豁達的肖莉,

她是《小歡喜》裡把星辰大海還給喬英子的劉靜阿姨,

她飾演的角色,既有傳統女性的溫柔純善,也不乏現代女人的獨立果敢。
她的表演張弛有度,與人物融為一體,自然放鬆。
她不動聲色,卻讓人看了一眼,還想再看第二眼。
她不是最好看的女演員,卻自帶一種獨特的氣質。
正所謂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


05


她的作品很多,但都不是主角。
因此,許多人眼熟,卻不知她姓名。
直到今年2月,她突然憑藉《地久天長》摘得柏林電影節影后,
成為中國內地第一個獲此殊榮的女演員,才走入了公眾的視線。
除了她之外,只有張曼玉和蕭芳芳獲得過這個獎。
在這個“突然”之前,她演了快30年配角。
除了《牧雲的男人》,幾乎都是配角。
人是慣會看臉色的,做配角沒有那麼光鮮,甚至還有一點窘迫。
甚至有些劇組,換衣服都擠在一起,男人也不迴避。

但她說自己是手藝人,表演是門需要匠心的手藝。
她要慢慢打磨,不在乎角色大小。
闊別C位數十年,一舉奪魁,這是歲月的沉澱,也是命運饋贈給她的禮物。
獎勵她多年堅持,不急不躁,用心表演。
正如她自己所說: “我沒有波瀾壯闊的傳奇故事,沒有一鳴驚人的轟動效應。”
一路走來,她只是一步步慢慢走,一部部好好演。

她用最笨拙的方法,把自己從一個沒學過表演的業餘選手,修煉成了實力派。
這個獎,水到渠成,實至名歸。
哪怕是排隊,也該輪到她了。
年輕的時候,她和陶虹、張涵予、潘粵明、葛優這樣的演技派合作,做配角無可厚非。
年紀大了,演技成熟,渾身本領,反倒沒有戲可接了。
演員趙立新曾吐槽過這個現象,我們不缺好演員,但他們沒有好機會。
觀眾審美停留在年輕的皮囊上,奧斯卡影后弗朗西斯什麼的,也只能演惡婆婆。
但她不爭不搶,不怨不艾,也不消極放棄。
她相信“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認真地演好每一個角色。
導演樑邁說,詠梅是一個大氣有張力的演員,並且能沉得住氣。
功夫不負有心人,星光不問趕路人。

終於,這塊金子發光了。
一部《地久天長》讓她盛名在外,一部《小歡喜》讓她深入人心。
而名利雙收,於她也不過是一句“幸運”,優雅得體,謙遜從容。
不要人誇好顏色,只留清氣滿乾坤。

06
詠梅明年就50歲了,五十當知天命。
近年來,她拍的戲不多,但拍一部精一部。
閒下來時,寫字看書,買菜做飯,練練瑜伽。
不愛買名牌包,也不會買千元以上的衣服,舒服為主。
省下來的錢,她會去做公益。


不是紅毯硬照走過場,她會素顏出鏡拍視頻。
她是實打實地在關心患病群體,希望幫助到他們。
年齡沒有帶走她的美貌,反而讓她越走越穩,越演越漂亮。
中年女演員的春天是否到來,還未可知。
但詠梅的人生下半場,腳步輕盈,正要啟程。
本文為寫詠梅,提到了不少詠梅詩,
而當年父親為她取名時,正是因為喜歡這一首:
“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喜歡本文的親,請在末尾留言、在看哦👍

長按二維碼,關注女人坊

https://weiwenku.net/d/20135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