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愛挑事兒的明星和最潑皮的路人,誰還敢跟團遊?

反褲衩陣地2019-09-11 12:36:30

《圍城》裡說:“旅行是最勞頓、最麻煩、叫人本相畢現的時候。”


如果同行的都是陌生人,旅程結束後各奔東西,此生不復相見,那就更有機會見識人性的最低處。


最近因為一條微博熱搜,我順藤摸瓜去看了一檔叫做《各位遊客請注意》的真人秀,大意就是由幾位明星分別帶領一隊路人,前往不同的目的地旅遊: 張雨綺帶隊去墨西哥,陳學冬帶隊去中國的香港和北京,鍾楚曦帶隊去印度。看了幾集下來,身為電視機前的觀眾,我社交恐懼症立即發作了,也覺得更加印證了錢鍾書先生書裡那句話。



張雨綺這組團員剛出場時,給人印象還是挺高大上的:有劍橋的博士,哈佛的碩士,有做金融的,搞藝術的,還有不同行業的創業者。本來以為,這些高素質人群聚在一起,應該能碰撞出一些有意思的火花。萬萬沒想到,這些人在一起除了不停碰撞對方撕得火花四射之外就沒幹別的,讓所有觀眾都發出同一個疑問:這些人根本不是來旅遊的吧???



裡面有位女生是劍橋大學在讀博士,因為話比較多,人送外號“小山雀”。你身邊肯定也有這樣的人:嘴碎,但常常說不到點子上。沒啥心眼,不太知道什麼時候該閉嘴。特別怕冷場,但又容易用力過猛。有時候也會嫌他們聒噪,但總的來說並不會真的討厭,團體活動時有這麼一個人反倒顯得熱鬧。 


但這個團裡的人沒這麼客氣,第一天起就集體排擠她。



從張雨綺開始,她問身邊的小山雀,人類學到底研究什麼。小山雀剛解釋了沒幾句,張雨綺就表現出不耐煩,把臉扭到一邊翻白眼,跟另一邊的女生聊起了別的話題。 


不管小山雀是不是真的太囉嗦,這樣的舉動已經連起碼的尊重都談不上了,更何況話題是你自己挑起來的呀,大姐!


張雨綺釋放的這個信息被敏感的團員們接收到了,都開始嫌她話多煩人,並終於在第三天吃完晚飯之後直接達到高潮——吃飽了沒事幹的他們,決定在餐桌上玩一個“本團內你最討厭誰”的遊戲。


請大家一定要好好觀摩這段,張雨綺展示了教科書般的挑事兒功力,在每一個關鍵點循循善誘推波助瀾,最後還能置身事外。 



我想說的是,正常一團人一起出來旅遊誰會玩這種東西???就算早已互相看不慣私下在自己的朋友群裡把其餘團友挨個罵了遍,但面上要玩也是玩“你覺得本團誰最棒”吧?!互相吹吹彩虹屁,畢竟之後還有九天共同行程,不想好好過了是嗎? 


不出所料,幾乎所有人都把票投給了小山雀。之後的單獨採訪他們紛紛表示:小山雀太單純了,我這是在幫助她成長。 


張雨綺關鍵時刻上再推一把,慫恿團友互相撕


說真的,我差一點就信了!不過小山雀應該真的是“成長”了,因為之後的行程中,小山雀的話少了很多。她現在大概懂了,只要是到了新環境,就不應該過早的表達和表現,而要靜下心來默默觀察,判斷情勢。這樣,至少不會踩進那些顯而易見的坑裡。 


但你以為這樣就消停了嗎?錯!集中力量滅掉了出頭鳥,他們又開始了大亂鬥。 



旅行團一行人蔘觀完一個美術館出來之後,紛紛表示玩得不開心。有人說看不懂沒意思,有人覺得其他團員義務講解是臭顯擺。還有一個攝影師,覺得看不懂的人是傻逼,講解的人也是傻逼,反正讓他“一點也不enjoy(原話)”。



但真正讓我驚呆的一幕發生在回房之後,這位攝影師跟室友說:偷偷跟你說哦,那個哈佛碩士其實根本不懂,我在車上一直暗中觀察他,他每次都是到達景點之前先上網搜索再現學現賣講解——是不是很勁爆?!然後兩個男人開始熱火朝天地說起了碩士之前犯的種種錯誤,連拍照姿勢都要貶低一番。 



只能說,男人在背後說起壞話來可真是須眉不讓巾幗啊!



接下來,這組人可能是上癮了,竟然又在一家酒館玩起了“互相說一個對方缺點”的遊戲。我還是那句話:正常人誰會玩這種東西???就算掏心掏肺難道不是要玩“說一說自己身上最大的缺點”嗎??這才剛認識幾天,什麼都不瞭解,這樣的遊戲除了互相給互相添堵之外,有任何積極意義嗎? 



這幾位也真的夠直接,有說別人怎麼打扮也不會好看,有說別人愛表現是因為內心自卑,有說別人崇洋媚外,到最後大家都神色尷尬,還要強行往回拉:啊,這就是旅行的意義,說出來就解壓了。 


還尼瑪解壓???我要是被幾個完全不熟的人這樣肆無忌憚地評頭論足,可能需要當場爆炸才能解壓吧!


 

如果說張雨綺這邊是男女混合大亂鬥,陳學冬那組就是一個人搶完所有戲份。 


說真的,節目看了幾集,就算不是相關行業從業者,也知道這種真人秀一定是有臺本的。之前純明星集體旅行,估計各人都還有偶像包袱,臺本再怎麼寫,也不敢豁得太開。總體還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旅行快樂真美好。


但這檔明星結合路人的旅行真人秀,明顯就是找了一大幫攻擊力爆表的路人來承擔所有的爆點、熱搜、收視率。我甚至懷疑劇組在面試路人時,唯一的標準就是這個路人夠不夠潑皮。


但,陳學冬旅行團裡的這個成員,絕對是頂天立地的戰鬥基。


這個人叫賢賢。跟小山雀類似,他也非常話多。但是又不太一樣,小山雀想到哪兒說到哪兒,沒什麼目的性,賢賢卻明顯是想要成為整團焦點人物。尤其他對陳學冬十分熱絡,對其他路人則態度冷淡,簡直讓人懷疑他是不是來追星的。有一對雙胞胎姐妹開始對他很友好,結果幾次熱臉貼了冷屁股,也把他的小心思看透了。



後面的戲碼更精彩。吃飯的時候,團裡一位老阿姨說給大家看看面相,結果賢賢當場說不要看我,我不信這些,搞得老阿姨下不來臺,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離開香港的時候,他竟然把酒店的電話裝進包裡帶走了。不管有意無意,總歸錯在自己,然而酒店電話追來的時候,他態度還特別囂張。 


如此種種,一言難盡。也難怪團裡的人對他不滿,還有人乾脆當面開懟。還好有陳學冬一直在穩住場面,才沒有演變成全體大批判。 



要說陳學冬真的是善良,一路上都在為賢賢滅火,同時又很有原則,而非一味遷就。當嘉賓謝依霖臨時參團被賢賢纏了一整天,吃晚飯時陳學冬堅決地讓他坐到遠處,而事後還能私下跟他把道理清楚。 


張雨綺那個團的人真應該好好學學:當著整個團說別人缺點,那叫懟人;真為了別人好,請私下和當事人聊。 


賢賢的問題,一位團友看得很清楚: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到香港的第一晚,因為沒能跟陳學冬住一間房(這個要求真的讓人:???),他出走了一次;到北京之後,因為陳學冬不讓他坐在謝依霖身邊,又出走了一次。


這樣一個人跟你一起旅行,我就問你怕不怕?


誰都會有崩潰的時刻,但是作為成年人,大多數時候都會選擇自我消化。所以情緒穩定是我現在對朋友的最基本要求。我真的很害怕身邊有這樣情緒化的定時炸彈,而且還是這種不順從他不滿足他就要隨時隨地當場爆的那種。 


跟上面兩組相比,鍾楚曦這組人實在是太幸運了,她們可能是節目製作方設定的正能量對照組:真的像是一群好朋友出去玩的感覺。不端架子,不搞小團體,不裝腔作勢,不區別對待,細微之處還能看到彼此的關懷照應,簡直是文明之光。這大概就是很多人在參團之前對跟團遊的想象。真心希望他們能把這樣的氛圍持續到旅途結束。


(當然作為節目效果擔當的撕逼組,我現在只希望他們能真情實感地撕到底,別半路給我搞什麼成長和解的雞湯!)

 


看完幾期節目之後,如果你問我願不願意跟團遊,老實講,這種十幾天的團我肯定是不會參加的。


即使張雨綺那組全團互撕的場面不太容易遇到,陳學冬這組也是警鐘長鳴:只要碰上一個作天作地的,就足以讓人崩潰。哪怕運氣好碰到鍾楚曦那組人,玩到最後也還是心累。


不過我覺得也沒必要徹底排斥跟團遊,畢竟有些項目和路線如果沒人帶著真的很難體驗到。不知道你發現沒有,節目中的三個團儘管後來走向各異,一言難盡,但頭一兩天都還算是和諧。所以可能只要跟團的時間足夠短,大家還是可以稍微收一收忍一忍的。 


所以現在的我,比如有一週假期,常會抽出不超過兩天的時間參加一個特色團:在後街小巷騎騎單車,去農場採點奇怪的水果,跟當地人學一學特色菜……大部分時候體驗都還算不錯。 


其實不要說是陌生人,就連朋友一起出行,一路舟車勞頓,如果還能玩得其樂融融,那絕對會讓友誼走進新時代。可惜這太難了,更多時候都是見證翻車現場,倒不至於當場翻臉撕逼回來就拉黑,但也常常憋出內傷,心有餘悸。所以這些年下來,真能一起旅行的朋友竟然屈指可數。 


年輕時候曾經認為,旅行的一大意義就是能結識天南海北的朋友。如今早已沒有這種奢望,只想管好自己,並好好珍惜身邊人。


旅途中的陌客,就微笑著擦肩而過吧。 



本評論只針對節目播出內容

微信&微博:反褲衩陣地



↙️旅遊的時候,你需要這個

https://weiwenku.net/d/201351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