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R背後,商業銀行面臨的真正挑戰

經濟金融網2019-09-11 21:49:13

利率並軌只是冰山一角,在中國經濟事實上處於底部區域,市場開始切換到存量競爭模式的時候,商業銀行在相當一段時間內將面臨幾個普遍性而又相關性的問題。

一、“資產荒”問題

“資產荒”的本質不是擁有資金找不到資產,而是市場上資產端收益率的下降要遠遠快於負債端成本率,從而能找到覆蓋負債成本的資產難度愈加困難。說到底,“資產荒”其實就是市場適應低利率的一個過程在低利率環境中,央行推動貨幣利率向資產端利率靠近,會對銀行淨息差帶來衝擊,儘管這種衝擊,商業銀行近十幾年在研究(迎接)利率市場化的時候已經有心理準備。

目前,對銀行而言,風險偏好在經濟下行期變得相對審慎和保守,信貸資產逐步轉向數量有限激烈競爭的大客戶,使得自營貸款、自營非標資產的規模增長和風險定價均遭遇嚴峻挑戰。

二、存款增長問題

當市場上“資產荒”愈演愈烈且資產收益率下降時,商業銀行為了防止利率市場化後存款的損漏和流失(儲蓄存款尤為明顯),過去幾年相繼以期限錯配和較高槓杆承擔風險的資產管理工具來止漏,從而導致大量存款轉換為資管產品(含理財、結構性存款、基金等),在資本市場、債券市場、貨幣市場和非標市場加速流轉,追逐金融資產,一方面導致資產收益率不斷走低,形成依靠貨幣增長的脫實向虛的局面,另一方面引起存款的增長乏力。當自營存款增長緩慢時,儘管市場化的融資渠道和窗口已經打開,但始終無法真正把握市場化融資來源和利率的穩定性。雖然2016年以後,在嚴監管和金融行業脫虛向實的背景下,銀行業負債端壓力有一定緩解(成本降低),無論零售存款還是公司存款均迎來了總量增長的局面,但這種局面更多是市場給予的“紅利”,並非銀行自身經營策略提升帶來的可持續現象,並且存款增長的波動難題一直沒有很好的解決。

利率並軌會加劇這種不穩定性,當低利率時代到來,存款的策略難題再次出現,零售存款逆勢反轉異常艱難(零售存款價格更敏感),這對零售銀行轉型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三、淨利息收入問題

“資產荒”主要存在於公司銀行,但隨著國內消費信貸市場的快速增長,零售銀行的資產荒也開始出現苗頭,而零售存款增長乏力短期難以扭轉,這些因素疊加將導致:

1、公司銀行資產業務收益下降(風險偏好因素+優質貸款競價)

2、零售銀行存款業務收益減少(基於FTP計價)

雙重夾擊下,最終必將引發淨利息收入的緩慢增長甚至負增長。

在商業銀行以自營貸款和非標投資為主體的資產負債結構下,如果其淨利息收入緩慢增長或負增長,說明其生息資產和加權風險資產的增長幅度要遠遠快於淨利息收入的增長幅度,也就是加權風險資產投放的效率(RORWA)呈下滑趨勢,而這將進一步衝擊ROE等指標,並間接影響PB(估值)。

以上問題都不是短期內能夠立竿見影能解決的,需要戰略和管理上的系統佈局和調整。

一、破解資產荒難題實質是“經濟下行期客戶精準定位”的問題

未來,迫於盈利的壓力,銀行一定會邊際上修正風險偏好,小微業務成了破局的必然選擇(也是政府希望的)。針對小微戰略,商業銀行要尋找正確的路徑和方法,基本的原則和思路包括:(1)小額分散原則;(2)利用大數據建立和優化風險評估模型及打分卡模式;(3)尋找真正滿足客戶需求的產品體系;(4)建立成本領先的策略。過去商業銀行的小微業務走過太多彎路,這段彎路總結起來就是:只有發展指標,沒有發展模式;重視貸款客戶,忽略存款客戶;關注貸款經營,忽視客戶經營;喜歡大額貸款,厭惡碎片貸款。

而大客戶經營看起來像是經濟下行期的“避風港”,各家銀行高度一致的集體擁抱。大客戶經營的精髓在於“名單制”管理,但客戶的“大小”是相對的概念,中小銀行的大客戶可能只是國有銀行的一箇中型客戶,而中型客戶與股份制銀行和部分大型城商行的“門當戶對”更容易在銷售上實現匹配。總體上來說,客戶定位或許更重要的是“怎麼做”而不是“做什麼”。

稍顯尷尬的是,從全球商業銀行實踐來看,大客戶業務總體是微利甚至虧損的。對於銀行人來說,這一類客戶“看著香,吃著苦”,大客戶的議價能力往往讓銀行收穫規模的“面子”而沒有太多賬面收入的“裡子”,一線的營銷人員或許最能感受大客戶服務的“苦與樂”。但從轉型的角度看,大客戶依然是公司業務最重要的客群,因為投行化的目標客群天然就是大型企業。商業銀行通過遴選部分門當戶對的大型客戶,採取名單制管理,定位為戰略客戶併為其提供更全面、更優質的金融服務是屏蔽競爭對手、提升競爭力的現實選擇。但名單不能唯“大”,而要找準真正的核心客戶,實現風險與收益的匹配。

二、需要從風險定價平衡的角度推動淨利息收入增長

商業銀行的利息收入與貸款總量和風險定價能力具有正相關性。風險資產快速擴張,可以帶來利息收入的增長,但也一定伴隨風險的擴張。依靠風險資產獲取利息收入的發展速度任何時候都應遵循穩健審慎規律,而這一規律絕不是停留在口號上,而是應該落實在文化、理念、流程和機制上。

想要實現利息收入增長,只有兩條路可以選:

1、保持資產(貸款)的合理增速。2008年次貸危機後,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曾說過,“什麼都可以快,唯獨金融不可以” 。快車幾乎是翻車的唯一原因,對銀行而言,應充分審慎瞭解當下的風險,明確該做什麼,保持合理的發展速度。銀行的核心是風險管控,風險管控的核心是人(模型算法背後也是人的因素),人需要時間的積澱、經濟週期的歷練,才能認清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不同機構對速度的理解和訴求以及承受能力不同,關於速度的爭論,業內有一個不成文的“經驗值”——GDP是實體經濟發展的真實反應,一個銀行發展最合理的速度,應該是貸款增速與GDP增速基本保持一致。

2、建立科學的風險定價機制。速度快不起來的時候,提升利息收入的精細化管理尤其是定價能力,將是唯一選擇。業務的定價本質上是對客戶風險的計量和補償,是由業務的風險程度所決定的,天底下沒有高收益、低風險的事。現代商業銀行科學的貸款風險定價是依據量化分析技術,採用內部評級體系和模型所建立的全面風險管理體系實施的。如果說保持貸款的合理增長速度是防範風險的基石之一,那麼科學的風險定價能力則是基石上的一條有效路徑。貸款風險定價能力必須注重於以下幾個問題:關注評級,且當客戶的評級結構發生漂移,模型需要及時優化;依據外部事件和信息變化,提高評級頻率;定價時應適度考量壓力測試下的定價水平;貸款期間發生的客戶評級遷徙應在貸款合同上有約束的基本條件;任何時候,風險定價的科學性和合理性都是針對客戶而非產品。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專業人才。利率並軌後,商業銀行的資產負債管理重要性將急劇上升,而現實中,大多數銀行的資產負債管理部門不過是財務部門的“附庸”,專業力量亟待加強。

 三、追求低成本資金的永恆意義

利率市場化讓存款的質與量成為“矛盾共生體”,低成本資金對於銀行的意義,除了賺取利差收入,更在於風險防控。低成本存款越多,就能用低成本資金做更多的低風險業務,一線客戶經理冒高風險發展資產業務的衝動就會減小,業務發展就會更加理性。以富國銀行為例,即使是在歷次金融危機中,盈利能力同樣保持在行業較高水平,重要原因之一在於其擁有較大比例的低成本核心存款。

高質量、穩定的低成本核心存款,關鍵是分散化。

2008年次貸危機之後,為了防止銀行因期限錯配而喪失流動性,巴塞爾國際銀行監管委員會提出了流動性覆蓋率(LCR)監管要求,銀保監會將其引入中國流動性監管體系。 擁有足夠的優質流動性資產,被LCR作為重要要求。眾所周知,優質資產的首要特徵就是客戶結構分散化。與之對應,分散化也是提升存款質量的重要保障。

優質存款包括儲蓄存款、小企業存款、清算及託管類存款等等。但相當一部分銀行對公存款對大客戶的依賴十分嚴重。對大客戶的過度依賴和集中,使得該類存款的弊端不斷顯現:一是導致存款餘額大起大落;二是導致成本高企。大企業的議價能力,使得客戶規模與成本率反向特徵顯著,小額存款成本率低是不爭的事實。

推動存款的分散化,不僅是流動性監管政策的導向,也是保障銀行流動性安全、獲取低成本存款的有效途徑。小企業、零售客戶資金量小、來源分散,但規模龐大、整體穩定性強,該類客戶對利率的敏感性相對較低,且在與銀行議價的過程中不佔主動地位,註定將成為利率市場化下商業銀行競相追逐的存款來源。

總而言之,新LPR是否帶來利息或成本的某種具體變化,並不是最重要的問題。對於商業銀行來說,過往漫長的利率市場化進程中,真正像歐美日、港臺銀行業曾經遭遇的“死傷無數”挑戰少之又少,今天,整個行業普遍存在“溫水煮青蛙”式的“科學管理麻痺”,長期處於和習慣“非市場化利率環境”後,一旦遭遇變故,會有經營管理上的強烈不適,而只有那些提前佈局,持續投入資產負債經營能力建設的機構才會處變不驚,從容應對。




來源:微信公眾號“西澤研究院”
https://weiwenku.net/d/201356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