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素靈:回憶我的師尊(九)| 守神之治,天地為使(上)

正安文化北京2019-09-12 23:50:28

 前言 


一個重要的答案,也許可以由老師在片刻間給出,但對於生命,這些答案多半是一層層的束縛,一個個不自覺的陷阱。





方向一錯,滿盤皆輸


總覺得莊子和師尊是一類人,他們都是活在世間的神仙,無所持而往的真人,低微的我很難去想象他們白雲之上的飄逸,卻可以感受他們靈魂的溫暖。


很多人終其一生追求這靈魂的熱,追尋生命的光,遺憾的是,多少人連身體的溫暖都追求不到,甚或為了錯覺出賣自由和生命,比如多數愛情、娛樂、遊戲、婚姻等等。方向一錯,滿盤皆輸。


某日,年少的我聽聞了第五個人的失戀故事後,心裡亂糟糟,我問師尊:“您年輕時候,愛上過誰嗎?”師尊:“沒空談戀愛,後來有空來不及了。你大概有愛上沒有得到的人吧?”


我努力想了想,說到:“我實在除了自己的意淫外,就沒有失戀過。其實,我不是為了愛上誰得不到而痛苦,就是挺孤獨無聊,為了不能實現理想的自己而痛苦。”我濡濡地回答師尊。


不出所料,師尊笑得一下子把一口茶全噴出來。時隔多年憶起此景,恍然隔世,有時想想,我都已經快老去了,居然還經常那麼幼稚,唉......


師尊笑指門外青山,說:“你在屋內可以看見山,因為門開著。如果心門關上,自然就只見到自己在黑暗中,當然孤獨無聊。你看看你們這些年輕人,個個一副失魂落魄、精虧氣暗的樣子,沒一個真信中醫的。”


這話打擊面大,我低頭聽訓之餘,偷偷瞟了旁邊的二師兄一眼,他毫不客氣地回我一白眼。大師兄從來比較乖巧,笑眯眯地上趕著請教:“師尊,那怎麼樣才能精滿神足?”


“滾一邊去!”師尊大聲咆哮,給了大師兄一腳。我腦筋一轉,大師兄這次虧了,肯定是打斷師尊談話的興頭了,立馬給師尊續上茶水。果然,師尊喝一口茶,興致滿滿地接著講,何謂“真信中醫”。


其實師尊是比較好哄的,像個小孩,一高興就對我們這群牛彈琴,津津樂道那些自己極端熱愛的事。


雖然我以前讀的書裡面從來沒有描寫過那麼情緒化、兒童化的高人,但師尊所做的一切,像太陽般自然發出光芒。他熱愛周圍的一切人,卻從沒有要求過所有人必須跟他想的一樣。



守神之治,天地為使


“你們教材裡說天人合一,歷代的中醫典籍裡也一直講天人合一,你們從來就沒合一過。你們幾個是自絕於天地,自絕於萬物,要是哪天連呼吸和吃飯都拒絕,就可以翹腳了......”


自絕於天地,類似的話,師尊告誡過很多次,多到我能耳朵起繭,但我好久也沒能明白。


等到後來,心裡清靜些,行住坐臥間聽聞到樹木生長的聲音,沉浸於日月旋轉,星辰列布,整個宇宙宛若一個生命,在它的體內,大大小小的生命自然化成,萬籟交合......我的眼淚流滿了衣襟。


有些領悟,總是帶著感傷的愧疚,就像抱怨命運,卻終於知道原來是自己辜負了命運。抱怨天地不公,最終了解到,是自己堅硬地拒絕天地恩情。


我把這一感受告訴師尊,師尊遞過一本陳舊發黃的小冊子,告訴我:“你現在勉強可以學一學當醫生的基本道理,你終於打開一道門縫,讓風吹進來了。”


我壓根沒指望那本冊子會是什麼絕世祕籍,從跟隨師尊,師尊遞過來的書有《卡耐基成功之道》、《紅樓夢》、《西遊記》、《鏡花緣》、《封神榜》、《解剖學》、《中國食譜》、《金剛經》、《千金方》等等,共計不下百種。


我對師尊遞過來的書,早就失去了期望,何況本門的經典都是用一種【師尊不解釋,就任何人看不懂的】文字寫的。


我恭敬地接過小冊子,封面無字,內襯上有八個毛筆字,一望而知,是師尊的筆跡——【守神之治,天地為使】。


回憶過去,總覺得更多的是幸福,深深的幸福,雖然也有遺憾,有苦痛掙扎,但更多的是美好和幸福。有時候異常自豪,時光的流逝,空間的轉變,種種人情世故,沒有一絲一毫能磨滅我心中的光明。


看完那本小冊子後,我常常腹誹,如果讓師尊去當中醫老師,他一定是個深受好評卻極其差勁的教師。


深受好評,是因為醫術高超,個人魅力強大;極其差勁,是因為他的授課方式相當糟糕,多半是告訴學生“東邊遠處有座山”類似的話,接下來,是空白,靠學生自己去填寫。


有多遠,有多高,是登頂還是去挖藥,或者去逮只狐狸等等,這是學生自己的事情。


當我把腹誹變成埋怨,當面嘲笑師尊只能教導驚才絕豔的超人徒弟,而不適合帶普通人時,師尊立馬說:“這乃因材施教,是最科學的教育方式。”


我那時並不知道師尊是怎麼想的,甚至想到也許因為我們不是傳人,不值得花心思訓練。


在我看來,在多數人的學習或習慣養成中,能有強大的外力監督逼迫,才是最能成就的。若是生活舒適,自由發展,往往成不了材。這個疑問直到我辭別師尊,才有了答案。



平平常常就好


師尊臨別,最後說:“世間的道路有千萬條,不管選擇什麼,都望你們能夠心滿意足地渡過此生。自古無論求道也好,醫道也好,萬事也好,有幾人能至如意境地?世人都望後輩成就,我願你們沒有要成就的心,沒有要追求的事,平平常常就好。”


現在我一想起這些話,就止不住流淚。世上最慈祥的父母就是希望孩子能夠平平安安、平平凡凡一生,只是因為這世界足夠嚴酷,父母的羽翼無法保護孩子那麼廣,所以才會逼迫孩子要傑出、要努力,其實他們巴不得孩子不承受一點點世界帶來的傷痛。


孩子長大,因為要生存、要愛、要認同、要自由、要成就、要幫助他人。一路跌跌撞撞,傷痕累累,回首心情是千瘡百孔,當學會堅強,學會技能,弄一大堆知識,卻發現自己離幸福很遠。


師尊的一言一行、家庭生活、朋友交往,乃至讓我們去填那些空白,是一直在教導我們打破模式而活,真正獲得自由,掌控自己的生命。


他其實一直在逼迫我們一次次迷茫、莫名其妙、前思後想、艱難選擇,是在逼迫我們面對自己、認識自己。一個重要的答案,也許可以由老師在片刻間給出,但對於生命,這些答案多半是一層層的束縛,一個個不自覺的陷阱。


權威和模式,可以成為認識本心的絕大障礙。今天看來,通過師尊這些訓練,我至少得到了絕大的勇氣、自由思考的習慣和獲得真正幸福的力量。


(連載文章,下週繼續)


往期回顧:

回憶我的師尊(八)| 人之為學

回憶我的師尊(七)| 心的教導

回憶我的師尊(六)| 如何遇真師

回憶我的師尊(五)| 師尊其神

回憶我的師尊(四)| 神醫之路

回憶我的師尊(三)| 神醫、真人

回憶我的師尊(二)| 驚人的門派和身份

回憶我的師尊(一)| 拜師


 老師介紹 

◆ 正安文化特邀講師

◆ 中醫學博士,道家灸法傳承者

◆ 一生致力於傳統中醫的繼承與推廣

◆ 是一位對中醫和傳統的生命科學有很深的造詣的俠骨禪心的女中醫


 相關課訊 



開課時間

11月9、10日(第2期)


課程諮詢

010-64009772

158-1110-0090

(明老師)


上課地點

北京市東城區國子監街40號

正安文化


進入閱讀原文獲取大醫之道課程詳情

https://weiwenku.net/d/201367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