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得用多少金條才能送你們去留學啊!”這句話,他至今銘記!

中國軍網2019-09-13 04:05:21


4日上午,中央宣傳部、中央和國家機關工委、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北京市委聯合舉辦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系列論壇第四場活動,邀請5位軍隊先進模範人物,暢談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國防和軍隊建設發展成就,並結合自己親歷的強軍故事,與網民進行在線交流。
我們根據論壇實錄進行了摘編,一起聆聽!



中國工程院院士、陸軍工程大學教授錢七虎(中),火箭軍某旅政治委員李保國(右一),中國人民解放軍航天員大隊一級航天員劉洋(左二),中國工程院院士、解放軍總醫院第四醫學中心研究員付小兵(右二),武警某部獵鷹突擊隊特戰三大隊大隊長王佔軍(左一)5位軍隊先進模範人物合影。

 

“我們國家還有人吃都吃不飽,國家得用多少金條才能送你們去留學啊!

  

錢七虎:
 
1937年10月,母親在逃難途中的小船上生下了我。7歲時,父親因貧病離世,母親靠擺小攤維持生計。說實話,如果沒有抗日戰爭的勝利,沒有1949年的全國解放,沒有國家的助學金支持,我早就會和哥哥姐姐一樣失學、失業。
 
1954年經組織保送,我進入著名的“哈軍工”學習。當時防護工程專業沒人選,因為要跟黃土鐵鏟打交道,但是我始終服從組織分配,讓我學什麼就學什麼。大學六年我只回過一次家,年年都被評為優秀學員,是全年級唯一的全優畢業生。
 
1960年,我被選派到莫斯科古比雪夫軍事工程學院學習深造。當時有位老紅軍跟我說:“我們國家還有人吃都吃不飽,國家得用多少金條才能送你們去留學啊!”我始終牢記使命、刻苦學習,獲得工學副博士學位。
 
留學歸國後,我克服各種困難,一門心思做學問、搞研究。1980年職稱評審時,連助教、講師都不是的我,直接評上了副教授。後來,組織又考察選拔我當了院長、評了院士,在專業領域取得一些成就。
 
今年1月8日,習主席在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親自為我頒發了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獎章和證書。
 
一路走來,我常對老伴和身邊同志說,沒有黨的培養就沒有我的一切,唯有獻身黨的事業,才能報答黨的恩情。

 

“使命必達”背後——有人一上午連做6408個仰臥起坐

  

李保國:
 
網上有這麼一個段子:在中國有一家極其神祕的“快遞公司”,他們長年深居簡出、隱姓埋名,24小時接單、全年無休,業務覆蓋全球,所送之物無人願意簽收。這家備受矚目的“快遞公司”就是我們火箭軍。
 
為了送好“使命必達”的“東風快遞”,近年來火箭軍部隊無預告拉動、隨機抽點發射全面推開,循環滾動值班、常年備戰機制形成常態,跨區駐訓、實兵演練、紅藍對抗常年組織,實戰能力不斷提升。
 
我們旅雖然組建時間不長,但錘鍊打贏本領一刻也不曾放鬆,廣大官兵自覺練技術、練戰術、練膽氣,比學趕超氛圍非常濃厚。
 
這裡給大家講個故事,我們旅一名政治指導員,有次參加上級組織的創破紀錄大比武,從早上8點到中午12點,連續做了6408個仰臥起坐,當時腰背上的衣服都溼透了、磨破了。在全旅官兵共同努力下,我們旅接收某新型導彈後當年參加上級考核,所有發射架均具備獨立測試操作能力。

 

“萬一、萬一我真的回不來,你一定要答應我兩件事……”

  

劉洋:
 
有人曾問我:“你難道真的不怕死嗎?你有沒有想過可能會回不來呢?”其實,沒有人會不珍惜生命,只是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一些事情值得去奮鬥和犧牲。
 
記得執行神九任務前的一天晚上,我和愛人在航天城院裡走了一圈又一圈,兩人都沉默不語。
 
最後,我擡起頭對他說:“萬一、萬一我真的回不來,你一定要答應我兩件事:第一,替我照顧好爸爸媽媽,他們就我一個女兒;第二,娶一個能顧家的妻子吧,這麼多年,沒能好好地照顧你。”還沒等我說完,他就打斷我:“不,你一定能回來,我等你!
 
面對小家與大家、生命與使命的碰撞和抉擇,寧可虧欠小家決不愧對國家,這就是我們所有航天員無怨無悔的選擇!


 


“我終於可以穿上襪子了!

  

付小兵:
 
一段時間以來,我國人口老齡化不斷加劇,糖尿病變得高發,我帶領團隊對國內148萬住院病人的體表創面流行病學特徵進行了研究,發現糖尿病足創面(糖尿病誘發的難愈創面)已經成為我國創面發生的主要病因。
 
我先後到國內50多個城市的130餘家醫院,深入調研3000餘例創面患者,進一步搞清了創面發生特徵,搞清了創面難癒合的發生機制,並以此為突破口,研究制定了4種療法,使糖尿病足的總體截肢率下降至7.2%,遠遠低於歐洲的22%和日本的52%,典型單位的總體治癒率從60%上升至94%左右。


一位在1942年遭受戰爭迫害的老年創面患者,由於下肢創面始終沒有癒合,受傷後70餘年裡從未穿過襪子。經我們治療後,老創面竟然奇蹟般地癒合了,這位老人激動地淚流滿面,“我終於可以穿上襪子了”。


 


“從那以後,我們出國比賽再沒有碰到過不準備中國國旗、不會演奏中國國歌的情況”

  

王佔軍:
 
2010年夏天,我第一次出國到匈牙利參加第9屆世界軍警狙擊手錦標賽,這個賽事有“槍壇世界盃”之稱。
 
經過激烈角逐,我們奪得軍隊組團體冠軍和警察組團體亞軍,實現了中國在這個賽事上獎牌零的突破。賽事組委會特別震驚,因為之前我們連前十都沒進過。《歐洲時報》還在頭版刊發了“中國,讓世界驚訝”的報道。
 
這裡,我還想給大家透露一個鮮為人知的細節:這次比賽的頒獎典禮比原計劃推遲了整整2小時,為什麼?事後才知道,組委會沒有準備中國國旗,現場軍樂隊也不會演奏中國國歌,還是臨時從我國大使館借來的國旗和國歌音樂。
 
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個人與國家結合得是如此緊密,只有國家強大,別人才會真正尊敬你;同時,國家的強大又是通過一個個人、一件件事來印證和體現的。所以說,“走出國門,你代表的就是國家形象”這句話絕不是一句口號。
 
當時我就下定決心:必須拼命練就過硬本領,“軍人打不贏,一切等於零”!從那以後,我們出國比賽再沒有碰到過不準備中國國旗、不會演奏中國國歌的情況,因為我們拿獎已經成為了常事。




來源:“人民網”微信公眾號

編輯:柴瀟

編審:任旭

投稿郵箱:zgjw_81@126.com

https://weiwenku.net/d/20137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