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軍裝,他們征戰世界賽場……

中國軍網2019-09-13 04:05:24


征戰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體育代表團成立大會,8月29日在中央軍委訓練管理部軍事體育訓練中心舉行。那些即將代表我軍參加世界軍人運動會的體育健兒,是經過嚴格選拔出來的精兵強將。他們當中,有些是贏得過世界冠軍的優秀選手,有些則是初出茅廬第一次參加世界大賽的新兵;有當兵時間長的,也有入伍時間短的,肩扛著校官尉官士官和上等兵等不同的軍銜……這些來自五湖四海的軍旅體育健兒,都有一個共同的夢想——不僅要賽出成績、賽出水平,還要傳遞友誼、共築和平。


在距離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開幕越來越近的日子裡,記者有機會採訪一些正在備戰的外軍體育代表團。許多外軍體育運動員和我軍健兒一樣,也期待著在武漢軍運會的賽場上,向極限挑戰,向金牌衝擊,共同分享軍人勝利的榮耀。不論是我軍體育健兒,還是外軍的優秀選手,他們都在用自己的拼搏經歷,講述著一名軍人追逐夢想、贏得榮耀的故事。



穿著軍裝征戰世界賽場——

是義務是夢想,更是榮耀


■解放軍報記者 範江懷


中國體育代表團在第四屆世界軍人運動會開幕式上步入會場時的情景。原八一女排隊員上官一琳、陳瑤、範琳琳(由左至右)手持國旗向觀眾致意。這3名選手還曾代表中國女排征戰世界賽場,為祖國贏得了榮譽,為我軍增添了光彩。解放軍報記者 範江懷 攝


往事並不如煙


穿著軍裝征戰世界賽場並不是一件新鮮事。


今年6月,記者赴比利時布魯塞爾國際軍體理事會總部採訪。在與巴西籍的國際軍體官員史密斯中校聊天時,我們就饒有興趣地聊到了體育明星參軍的事。他說,貝利17歲時就代表國家隊參加了世界盃足球賽,並捧得了冠軍獎盃,轉年18歲的貝利要當“青年人的榜樣”,應徵入伍參軍,成了一段流傳久遠的佳話。


很多年後,有記者採訪貝利問起了參軍的經歷。貝利說:“我在軍隊中學會很多東西,學會了如何尊重別人,但是我所學到的最重要的東西就是培養自己的紀律意識。毫無疑問,這也有助於我在足壇上的發展。參軍那段時間是我生命中一段不錯的時光。”


貝利當兵的經歷雖然短暫,但確實給青年人樹立了一個報效祖國的榜樣。也正是因為他有這麼一段從軍經歷,當第五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在巴西舉行時,組織者特意請出貝利——點燃了開幕式上的聖火。


結束聊天時,史密斯中校興奮地說,巴西當紅球星內馬爾現在是預備役軍人,只要我們召喚,他也會代表軍方足球隊參加國際軍體組織的足球賽。


我們常說,部隊是一個大熔爐。這對普通年輕人來說是如此,對運動員來說也是如此。軍隊這個大熔爐主要是鍛鍊培養軍事人才,但由於職業的特殊要求,軍人需要從體育運動中獲取天然的“營養”,由此也需要並鍛造了大批的體育人才。


這些體育人才不僅在賽場上為軍隊、為國家增光添彩,也為提高部隊戰鬥力發揮了特殊作用,作出了不可或缺的貢獻。至今為止,軍中很多體育明星依然讓體育迷們津津樂道,翻開現代奧運會的歷史,你很容易找到那些在奧運賽場寫下傳奇的軍人。


芬蘭田徑選手魯米在1924年第八屆奧運會上,創造了奧運會歷史上最偉大的壯舉:一共贏得了5枚金牌。之後,他還創造了一項彪炳世界體壇的奧運會紀錄——一共奪得了9枚奧運田徑金牌。後來,大家送給他一個“芬蘭飛人”的美譽。魯米的長跑天賦是在參軍入伍後被發現的,在一次武裝越野中,別人全副武裝跑得汗如雨下,他跑得不僅奇快,還輕鬆自如。由此,魯米便走上了自己輝煌的競技之路。


在1952年赫爾辛基奧運會上,勇奪男子5000米、10000米和馬拉松3項冠軍的捷克選手扎託佩克,在奧運會史上也留下了一段令人驚歎的傳奇。這位被人們譽為“人類火車頭”的扎託佩克同樣曾經是一位軍人,多年的軍旅生涯磨鍊了他堅強的意志。


如果說,早年的體育人才培養還不太“專業”的話,在現代比較成熟的優秀體育人才培養體系中,世界軍營中照樣湧現了許多體壇明星。


屢屢打破女子撐竿跳世界紀錄、被稱為“撐竿跳高女皇”的俄羅斯選手伊辛巴耶娃,就是一名上尉軍官。


飛碟射擊世界紀錄保持者、美國陸軍射擊隊隊員漢考克,在北京奧運會上力壓一群“老槍”,奪得了男子飛碟雙向比賽的金牌。2008年他才19歲,由此獲得了“超人漢考克”的讚譽。


參加了5屆奧運會、奪得了7枚奧運跳水獎牌的俄羅斯選手薩烏丁,被中國跳水夢之隊稱之為“跳水沙皇”,也是一名有著中校軍銜的軍人。


在我軍,耳熟能詳的體育明星就更多了:被球迷戲稱為“不懂球的胖子”的劉國樑、第一個到NBA打球的王治郅、奧運射擊冠軍李對紅、被譽為“世界羽毛球四大天王”之一的林丹、奧運游泳冠軍焦劉洋、奧運跳水冠軍彭勃……


我軍選手王濤(左)和劉國樑(右)在1995年舉行的第43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中,代表中國隊出戰。他們在比賽中頑強拼搏、團結奮戰,為中國乒乓球隊囊括本屆錦標賽的7項冠軍立下了汗馬功勞。解放軍報記者 範江懷 攝


夢想實現的地方


競技體育的競爭,實際上也是人才的競爭。體育人才的選拔、培養和流動,是運動員成長成才的重要環節。


體育強國或者一些單項的體育賽事,在這方面都有著很多成功的經驗和做法,比如風靡全球的足球、男籃等職業比賽,就有著非常規範和成熟的球員交流和培養的生態體系。


軍事與體育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各國軍隊都擁有自己高水平的體育運動隊,為世界體壇培養了眾多優秀運動員。他們既是體育運動發展提高的積極參與者,也是主要貢獻者。記者今年到歐洲採訪法國、意大利、德國等軍隊運動隊時,就強烈地感受到了這一點。


在德軍的跆拳道隊,記者見到練了15年的跆拳道選手瓦妮莎,2年前她入伍成了德軍跆拳道隊的一名運動員。(歐洲一些國家規定,只有滿18歲,才能參軍入伍)記者問她為什麼要加入德軍跆拳道隊,她說,德軍跆拳道隊的訓練氛圍好、教練水平高,培養了很多令自己尊敬的選手。所以,她很樂意加入他們的隊伍中來,希望在這裡能實現自己的冠軍夢想。


意軍體育軍團主要負責人之一的博季諾中校,是一位老體育工作者。他告訴記者,在意大利奧運軍團中,軍隊選手佔據了參賽人數的三分之一,而軍隊運動員在奧運會上所獲的獎牌,有時能佔到意大利代表團獎牌總數的一半以上。


即將率法軍代表團參加武漢世界軍人運動會的格布赫上校向記者透露,法軍選手差不多為法國奧運代表團貢獻了30%的奧運獎牌,法軍是法國高水平運動體系最大的支持者與貢獻者。


德軍在雅典奧運會上發揮出了最高水平,德國代表團近半數的獎牌為軍隊選手所獲。這些國家軍隊所擁有的不少高水平運動隊,成了很多有運動潛質、渴望在體壇實現自己夢想的年輕人的首選。


美國陸軍射擊隊是由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親自授命組建的,其中一項重要任務就是培訓和招募奧運射擊選手。


在參加北京奧運會的美國射擊選手中,就有6名選手來自美軍陸軍射擊隊,在北京奧運會一鳴驚人的漢考克就來自該射擊隊。


據不完全統計,美軍陸軍射擊隊共為美國奧運代表團奪得了20多枚獎牌。由此,有媒體戲稱,只要加入了美軍陸軍射擊隊,就等於一隻腳邁進了奧運獎牌的大門。


高水平的體育人才培養平臺,是每一名運動員實現夢想的地方。很多選手都希望在交流和開放的人才成長環境中,尋找適合自己實現冠軍夢、奧運夢的平臺。


當年那個瘦弱的林丹,12歲那年被擋在了省羽毛球隊大門之外。幸運的是,他被八一羽毛球隊的教練收留,從此開啟了自己輝煌的羽毛球生涯。


當年,彭勃與省隊的隊友一同到國家跳水隊試訓,最後隊友留在了國家隊,自己則被退了回來。後來,彭勃參軍加入了海軍跳水隊,選擇了另外一條通往世界冠軍的攀登之路,也正是從這裡他兩度登上了世界軍人運動會的最高領獎臺,並在第28屆雅典奧運會上實現了自己的奧運冠軍夢想。


當年,為了打球,為了自己的乒乓球冠軍夢想,王濤參軍去了新疆。在遙遠的邊疆,王濤十年磨一劍,最終登上了乒乓球的世界最高領獎臺,在別人不看好的情況下,把自己的奧運冠軍夢想變成了現實……


在軍隊這個特殊的群體裡,你不僅能學到競技技能,還能錘鍊一個世界冠軍必不可少的氣質、品格、意志和作風。


法國足球明星齊達內,年滿18歲時也參軍入伍到部隊服役。參軍前齊達內就代表戛納足球隊參加法甲聯賽,是一名職業足球運動員。法軍最大限度地關照了齊達內的足球天賦,他只需週一到週四到巴黎郊區服役,週末可以代表戛納隊參加職業聯賽。


在服役期間,齊達內還代表法軍足球隊參加了國際軍體組織的世界足球錦標賽。當兵期間,齊達內的球技並沒有受到影響,相反他暴躁的性格在部隊受到了約束,意志、團結、作風、血性等方面素質在軍營的磨礪下,變得更加成熟,為日後成為一名足球明星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德軍代表團新聞官施普林少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就說,軍人和體育是密不可分的。優秀的軍人必定也是一個好運動員,而優秀的運動員沒成為軍人那也是很可惜的。


其實,很多優秀運動員都把參軍入伍並能穿著軍裝去征戰世界大賽,當成自己的一個夢想。前不久,備戰東京奧運會的國家游泳隊,專門到軍事體育訓練中心進行了一次軍訓,由此來提升整個隊伍的士氣、凝聚力和精神面貌。


軍訓結束後,泳壇名將傅園慧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自己從小就有一個軍人夢,但是一直沒有實現,通過這次的軍訓,也算圓了自己這個夢想。


傅園慧很有收穫地說,近一兩年的大賽狀態不是特別好,我現在正處在一個比較低潮的狀態中。但是通過這次軍訓,我更加深刻地體會到遇到困難一定要去堅持,努力突破,永不言棄。



都有一顆澎湃的心


我們常說的一句話是:賽場如戰場。反過來在一定程度上說,戰場就是生與死、血與火的賽場。


“軍人天然就是運動員。”這是在歐洲採訪時記者聽到軍隊體育工作者說得最多的一句話。第5屆奧運會1912年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行,時任陸軍上尉的巴頓自費參加了現代五項比賽,獲得游泳第七、擊劍第四、馬術第六、跑步第三的成績。巴頓將軍用自己的行動對這句“名言”進行了最好的詮釋。


軍隊的主業是練兵打仗、保家衛國,但在和平時期還要履行許多非戰爭軍事行動,比如搶險救災、海外撤僑、海外護航、海外醫療和人道主義援助,等等。從廣泛意義上說,除了軍事之外,軍隊還需要從事其他行業諸如醫療、科研、教育、科技、體育等方面的人才,以提高自身的硬實力和軟實力。


體育從功能上劃分,一般分為競技體育和大眾體育。我國由此也曾制訂了兩個計劃:奧運爭光計劃和全民健身計劃。軍事體育也兼顧著這兩個“計劃”:一方面是強身健體為打贏,另一方面就是在體育賽場上爭金奪銀為軍旗增輝。


記者在歐洲採訪德法意等國的軍隊體育運動隊時瞭解到,他們不管是體育中心也好,體育運動隊也罷,為提高部隊戰鬥力服務,都有兩個維度:對內,直接為提高部隊訓練水平服務,打造的是部隊的硬實力;對外,在比賽交流中樹立好軍隊文明、和平、友誼的良好形象,打造的是軍隊的軟實力。


法國陸軍參謀長弗朗索瓦將軍曾著文讚揚法軍體育軍團:軍事世界與體育世界的融合造就了冠軍團隊的成功,這也是這個特殊團隊的王牌所在,該冠軍團隊完美融合了兩個價值如此相似的不同世界;集體和友情的力量是無法比擬且不可抗拒的,可以戰勝所有困難,也正是這種力量使我們的軍隊得到效率上的提高和靈魂上的昇華……


正是得益於體育運動在軍隊建設中的獨特作用,法軍非常重視提高自身的體育運動水平,由此來推動部隊戰鬥力的提高。


在記者看來,法軍發展體育運動甚至有點“不計血本”——法軍國防體育中心建在了寸土寸金的楓丹白露森林公園的中心位置,其體育場館和配套設施相當齊全。2003年4月,法國國防部和體育部簽署了一項框架協議,從法規層面確保了武裝部隊體育運動的高水平發展和提高。


鼓勵適齡青年參軍入伍報效祖國,這是世界各國普遍倡導的做法。當然,澎湃的愛國熱情和無須提醒的義務責任,又須在依法的機制中得到規範。這其中包括體育人才的交流、培養和使用。


在法國採訪時,格布赫上校向記者介紹說,歐洲的一些軍隊運動隊還有一些臨時招募計劃。軍隊運動隊可以根據參賽的需要,與一些優秀運動員協商,臨時招募他們到部隊,代表軍隊運動隊參加國際大賽。比賽結束後,臨時招募的選手可以回到自己的地方俱樂部繼續職業生涯。不管是招募入伍,還是臨時招募,都是依法依規進行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很多國家都對徵兵制進行了調整,多為義務和志願相結合的兵役制度,強制要求一定的年齡內必須服一定期限兵役的國家很少,韓國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我們經常能看到韓國的一些優秀運動員服兵役的新聞。


其實,作為一個熱血青年,服兵役保家衛國是義務,更是神聖使命。在歐洲有一個無須提醒約定的共識:軍隊的利益就是國家的利益,軍隊的榮譽就是國家的榮譽。我們既要有捍衛國家利益的本領,也要有擦亮“國家名片”的使命感。


在和平時期,不管是普通的公民,還是從事體育運動的選手,能通過法定程序穿上軍裝,代表軍隊征戰世界賽場,不僅是義務,也是一個夢想,更是一種榮耀。特別是在世界舞臺上,我們有機會為國家為軍隊展示自己的聰明才智、貢獻自己的力量,不僅無上光榮,也能贏得國人的支持和點贊。


(本文刊於《解放軍報》2019年9月6日05版)


來源:“34號軍事室”微信公眾號

編輯:張琳 胡恬 

編審:張華婧

投稿郵箱:zgjw_81@126.com

https://weiwenku.net/d/201370017